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二十章 預計的恐怖損失

“你能看出我沒胃口?”

阿拉貢抬起頭來,看著坐在對面的那個家伙。

“不,剛才在你說的很投入的時候,你的肚子叫了。”

王維說。

“是麼,真是很抱歉。”

阿拉貢笑了笑,然後咬了一口水果,很甜。

“說句老實話,我記得我說過你,你有的時候真的很娘們,但是你不信。你知道我有個屠夫的外號,你也知道折購網外號是怎麼來的,你我和你在思考問題上就有本質的區別。我能看到那些事情,但是我不會將這些事情變成我的壓力。相反,我會讓這些事情變成我的動力。”

王維說。

“從戰爭開始到現在,艾薩克派往前線的士兵已經陣亡的大約一萬六千多人,他們都是在托爾金境內的大小戰役之中陣亡的。我們艾薩克軍隊人數一共只有區區百萬,比起托爾金的人數來還不到一半,我們將其中的五十萬都派往了托爾金的各個戰場。你知道艾薩克派往托爾金戰區的最高指揮官是誰麼?”

“是小費爾南多,我知道。”

阿拉貢說。

“沒錯,是小費爾南多,那個繼承了費爾南多名字的人,我老婆的哥哥,將來嶺南郡的大公。如果可能的話我並不希望是他去負責前面的戰斗,但是你瞧,我並沒有說什麼,小費爾南多在幾個月前被魔鬼派來的刺客刺殺,但是幸好這家伙命大。要不然的話可能我們現在就不需要談論他了。”

“你知道我說這些是什麼意思麼?我就是要告訴你,戰爭就是這樣,尤其是魔鬼的戰爭,我們沒有辦法指望我們能夠獲得完勝,我們只能之王我們能夠以最小地代價來獲得最大的勝利。而所謂的代價,就是死亡。我在戰爭開始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心理准備,我會告訴我自己,這就是戰爭。戰爭不會給我們將感情的機會。一個戰士,如果他能夠在死之前殺死兩個敵人,那麼對于我們來說,我們就是以一倍的代價獲得了兩倍的戰果,這就是我們指揮官們要做的事情。至于感情。你可以選擇在戰爭勝利之後來談,但是不是現在。”

“也許,你說的有道理。”

阿拉貢兩只手來回擺弄著果子,除了他咬地第一口之外,他幾乎沒動,而王維一邊說一邊幾乎將整個果子都吃完了。

“那麼,你是不是心情好些了?”

王維遠遠的將果核扔掉。

“也許,是吧。”

阿拉貢勉強露出了一個笑容,他希望自己能夠做到如同面前這個人一樣冷酷。但是他不是這樣的人,他有些太感性了。

“好吧,我相信要你接受這種說法需要一定的時間,不過我也不打算繼續給你上思想課了,我也不不信你來我這里是來上課的。”

王維說。

“你說地對,其實我是在擔心金字塔的建設問題,正好想到了這幾天發生的事情。有感而發而已,不用擔心。”

“我從來就沒擔心,你是托爾金皇帝,如果你連這點事情都處理不好。你就沒有活著的意義了,還不如在前線死掉算了,省的站在我眼前影響心情。”

“那還真是謝謝你了。”

阿拉貢無奈的說。

“不客氣,我這個人一向很仗義的。”

王維厚顏無恥的說。

“你的意思是說,同時修建這四座也要分先後順序是嗎。不能同時修建。”

晚飯。王維自然而然地招待了這個可憐的皇帝,阿拉貢感覺王維給他准備的食物仿佛是人間最美味的奢侈品。

“是的。由于兩座和兩座的間隔太遠,我們只能先選擇靠近艾薩克一方的兩座開始修建,這樣地話我可以保證能夠最大程度的縮短工期,同時由于速度的提升,我認為也會減少更多的士兵損失。”

“總地工期不會被延長,因為主體構建的過程是可以依次開始的,只有後期安裝的過程會非常麻煩。而由于能夠提前讓兩座金字塔建成,我們也能夠很輕易的將戰線進一步縮短,由于防禦沿線被直接鏈接在艾薩克地防禦體系上,一旦建成,那麼南方防線將會基本無憂。”

王維咽下嘴里地食物,指著牆上的地圖說。

“那麼問題呢。”

阿拉貢問。

“唯一要擔心地就是魔鬼可能會給最後防線施加前所未有的重壓,所以我已經決定調集我所有能夠使用的火力,將一切都壓在最後的防線上,保證最後的防線不會倒掉,是我們唯一要操心的事情。”

王維說。

聽起來似乎很輕松,但是阿拉貢卻很清楚,一旦這樣做,沒有了另外的戰線分擔壓力,所有魔鬼軍隊都會湧向最後的戰線,那里幾乎也就會成為整個人類和魔鬼決戰的戰場!守住那里,人類將會和魔鬼軍隊形成最終的對峙局面,而一旦失敗,整個人類最堅固的戰線將會在瞬間變成笑話。

聽起來,更像是一場賭博,而賭的,則是阿拉貢是不是真的那麼有信心,有實力來守住這最後的防線。

“你估計過,我們的損失嗎。”

阿拉貢放下了手中的勺子,他看著地圖,地圖上那條紅線很短,但是他很清楚,那里漫長的戰線將會是一切結束的地方。

“是的,稍微估計了一下。”

王維指著地圖上一直標注在那里的一組數字說道。

“什麼!”

阿拉貢激動的站了起來,那組數字一直都在那里,他一直以為那是那個位置所需要的軍隊數,但是。那數字竟然是標注地損失預計!

“我很遺憾。但是這的確是我的預計,當然,這只是純人類戰士的預計,還沒算其余的經濟損失。”

王維說,語氣之中沒聽到一絲別的東西。

“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

阿拉貢還是不能接受損失竟然會達到這種程度的預計。

“這只是猜測而已,我是按照魔鬼進攻程度最大化來預計的,實際上肯定不會有這麼嚴重地損失,但是我制定計劃都是按照最大損失來進行制定的。所以我的計劃總是能夠滿是充裕。”

王維說。

“你的思維簡直如同魔鬼一樣恐怖,我甚至無法想象你竟然把這些損失當作數字一樣對待。”

阿拉貢像是自嘲一樣的說道。

“那麼我要將其當作什麼來對待呢,恕我直言,這些東西對來我來說地確是一個數字,如果你不能上戰場。那麼我要做的就是做這些數字問題。而怎麼讓這是數字比我估計的要小,則是我們要解決的最主要的問題,不是嗎?”

王維說。

“你說的很有道理。”

阿拉貢也已經沒什麼心情吃飯,他決定起身告辭。

“對了,陛下。”

王維叫住了阿拉貢。

“如果托爾金還有什麼你一直還隱藏著不想讓魔鬼知道的武器的話,現在就是時候使用了,你知道,這一次我們容不得任何失敗。”

王維說。

“我知道了。”

阿拉貢轉身離開。

同時修建七座金字塔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無論是時間還是精力都不可能。這就是王維當時告訴阿拉貢事情。

但是。

“但是你能同時建造四座,那點距離不是問題。”

赫莉看著阿拉貢離開地背影說。

“是的。”

王維說。

“那個恐怖的數字其實是你估計的兵力布置。”

赫莉接著說。

“是的。”

王維說。

“你在騙他。”

赫莉說。

“我當然是在騙他,如果不騙他。這個家伙怎麼會老老實實的將他們托爾金的武器庫打開?”

王維說。“你還真是一個矛盾地人,一方面在為人類的未來奔波,另外一方面卻有在算計自己人。”

赫莉一臉的無開奈何狀。

“我沒有算計自己人,我只是告訴那個家伙,如果他不想成為魔鬼的餡餅。最好還是老老實實地來打。”

“不得不說,阿拉貢真的是一個天生當皇帝的材料,看看戰爭到現在,他做的一切。戰爭盡管損失慘重。卻能夠有效的阻截魔鬼地進攻,悲天憫人地態勢能夠讓所有的士兵們看到,沖到前線去,和那些戰士們在一起,鼓舞士氣。最重要地是。他把那些小國的部隊幾乎要耗光了。可是沒有一個小國皇帝敢說什麼的。”

“戰爭到現在,他托爾金的損失沒有我們看到的那麼大。在這種時刻,我們如果不讓他做點什麼的話,可能一直到最終勝利都會沒有什麼什麼事了。”

王維說。

“你想的還真遠。”

“我還的確是想了一些事情,作為一個老牌帝國,托爾金不可能只有這點東西就撐著他的國家,他肯定也有什麼是我不知道的。在艾薩克崛起之之前,雨果,凡爾納,托爾金之間的聯系其實也是非常緊密的,如果說他們之間沒有點什麼秘密協議,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阿拉貢的人品很不錯,但是那只能是當他是朋友的時候,一旦他的身份成為皇帝,那麼我們就要用皇帝的視角拉看他,而我看到的,則是一個狡猾無比的機靈鬼。”

王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