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十九章 茶不思,飯不想

就在阿拉貢還沒有做出任何決定的時候,刺眼的光束劃破天空,落入魔鬼的隊伍之中,然後就是仿佛井整個黑夜變成白晝的光芒和空氣爆炸的產生的轟鳴。轟鳴之後,腥臭的氣味彌漫在空氣之中。魔鬼們停住了腳步,他們意識到自己已經進入了金字塔的射程之中,然後他們開始嘶吼著後撤,不過金字塔似乎沒有打算放過他們,閃電一次次的落入他們的隊伍之中。顯然,金字塔早就發現了他們,但是一直等到他們沖到快要碰到阿拉貢軍隊的時候才攻擊。

能夠看出來,魔鬼們很不甘心,但是他們沒有任何辦法,金字塔不是他們能夠抗衡的,這些魔鬼之中沒有一個大領主級別的超級魔鬼,他們只能後撤。

“魔鬼,撤退了,陛下。”

一直在阿拉貢身邊的侍衛長看著遠處消失的血紅眼瞳,長出了一口氣,對阿拉貢說道。

“是的,撤退了。”

阿拉貢木然的說,因為自己一時的興奮結果導致損失慘重,阿拉貢幾乎不能原諒自己。指揮官可以不記得自己戰勝的每一次戰斗,但是一定會記得自己的每一次失敗,而這一次失敗則是阿拉貢終生的恥辱。

“請不必難過,陛下,那些兄弟們都是好樣的,他們沒給您丟臉。”

侍衛長保持著嚴肅代表表情,但是嘴角依然微微有些顫抖。

“是的。”

阿拉貢說。

他現在不能承擔這個責任,阿拉貢什麼都不能說。在戰場上,指揮官是一個軍隊的靈魂,一個指揮官的失誤是沒有必要讓士兵知道的,因為那會讓士兵失去對指揮官的信心。這在戰場上絕對不允許。阿拉貢可以在戰爭結束之後賠罪,但是現在不行。

他必須如同一個皇帝一般去戰斗。

而皇帝,是不會犯錯誤地。

進入金字塔的范圍,魔鬼的追趕就結束了,但是阿拉貢知道,事情才剛剛開始。金字塔輻射范圍之外的部分區域之內托爾金的士兵已經開始駐守,盡管范圍並不如以前那麼大,但是依然會是惡戰連連,阿拉貢必須要快速著手將其余的大部分金字塔全部建立完成。而現在,他必須開始整頓手中的隊伍。

這些軍隊大部分都不是托爾金軍人。而是之前那些小國的軍隊整編在托爾金軍隊之中。之前的戰斗盡管損失很多,但是並沒有上到托爾金的主要,但是經過這之後,這些軍隊已經不能再消耗了,因為手中地這些軍隊一旦消耗完,那些國家將會一無所有。

“歡迎您的到來,陛下,你總算來了。”

王維遠遠的就走了過來,對阿拉貢打著招呼。

“謝謝你。”

阿拉貢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拍了拍王維的肩膀說。

周圍就是城鎮。軍隊的指揮官立刻安排那些傷兵們進入城鎮之中進行治療,從後方還來了一大批祭祀們,他們攜帶著大量的草藥,專門負責救治那些傷病。

“另外四座金字塔准備的怎樣了。”

阿拉貢基本上沒有任何休息,直接來到王維住的地方。他非常需要知道這件事情。

“一切都已經就緒,只要你能擋住魔鬼六周的時間,但是恕我直言,我認為這幾乎不可能。”

王維說。

“六周時間,一個半

阿拉貢不知道是第幾次重複這句話了,自從王維將他送到了這里之後,阿拉貢就一直這樣重複著。

這里是小鎮鎮長地家,現在鎮長已經帶著人們逃離了小鎮,這里原來的居民已經一個都沒有,取而代之都是軍隊。金字塔的存在緩解了壓力。讓軍隊能偶稍微殘喘一下。但是阿拉貢知道,在金字塔的兩側,惡戰才要剛剛開始。既然金字塔附近的進攻已經無法成功。那麼魔鬼們勢必會全力進攻金字塔還沒有填補地漏洞,這這個漏洞要比金字塔防禦的范圍要大的多。

魔鬼們一定會吸取教訓,托爾金將會面臨空前的危機。

軍隊早就已經開始在指定的地點集結,阿拉貢不會給魔鬼進入那些范圍任何的可能。他知道,自己是皇帝。他不但要為他自己的軍隊負責。他同時還要為自己的國家負責,為整個人類負責。

他決定不惜一切代價防守六周的時間。他只能這樣做。

他決定去找那個男人。

離開鎮長的舒適地房間,外面的天空已逐漸暗了下來,他的侍衛在門口端著剛剛熱好地食物走了過來。從早晨進入房間之後,阿拉貢就一點東西都沒吃,現在他感覺有些餓了,但是他沒有任何胃口,他為自己即將做出的決定感到惡心。

“分給弟兄們吃吧,我去找凱恩,會在那里吃的。”

阿拉貢說,言下之意就是,他不帶任何侍衛去,侍衛長自然是不同意這種決定的,但是阿拉貢堅持這樣,他無奈,只能送阿拉貢離開。

小鎮之上滿是軍隊的人,每個人見到阿拉貢地時候臉上都帶著笑容,他們熱情地對阿拉貢行禮,他們將阿拉貢侍衛是他們的救星,是人類地拯救者,但是每當看到周圍人們的眼神之後,他就會感覺到渾身的難受,他臉上的笑容變的僵硬,他感覺自己非常不自然。

他在迷惑。

那個男人住在金字塔附近的地下,說實話,盡管是地下,以那個男人絕對不受委屈的脾氣,依然是以艾薩克之星的標准來裝修的。阿拉貢來的時候,王維正在出口處看著天發呆,一直到阿拉貢靠近才發現他來到。

“很少看到你這樣放松警惕的樣子,天上有什麼。”

阿拉貢來到王維跟前,奇怪的看著天,他在好奇那個男人究竟在看什麼。

“不是放松警惕,天上也什麼都沒有,是這幾天趴在桌子上看圖紙看的太多了,以至于脖子很疼,我正在做活動頸椎的活動。”

王維說,他用右手橫過來搭在左邊的肩膀上,同時用力向右扭脖子,頸椎的骨頭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仿佛沒上油的破機器一般。

“聽你那憔悴的聲音我就知道你說的肯定是真話。”

阿拉貢學著王維的樣子也用力扭了扭脖子,結果他發出的聲音比起王維還大。

“一聽你的聲音我就知道你肯定比我還憔悴。”

王維放下胳膊,用力的來回繞動肩膀。

“也許吧。”

阿拉貢說。

“我猜你來找我肯定不是發現了我這里從不外傳的健身操,告訴我,你在擔心什麼?”

寂靜了一會兒之後,王維開口打破了平靜。

“三座金字塔能夠覆蓋的范圍很有限,除非剩余的四座金字塔能夠順利修建起來,和艾薩克的六座金字塔組成一個巨大的防禦陣線。這個由十三座金字塔組成的防禦陣線能夠將魔鬼的大軍完全阻隔在我們的本土之外。”

阿拉貢說。

“那你還擔心什麼。”

王維看似不經意的問,但是阿拉貢很清楚這個男人什麼都知道。

“那些魔鬼不是傻子,他們很聰明,我們的任何計劃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他們清楚的知道一旦他們無法在我們之前占領這些地區,他們就有可能一輩子都無法進入我們的國家,所以,接下來我們要面對的將會是前所未有的戰斗。”

“戰線縮短了一半,但是戰斗強度可能會上升一倍,也許魔鬼可以,但是我們人類的士兵們會熬不住的,我有很多護國神器,但是你知道,這東西能夠輻射的范圍非常有限,對于這種國境戰線級別的戰爭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阿拉貢停止了王維一樣的動作,坐在眼前那塊因為斷裂而被仍在一旁的砌塊上。

“我很想知道,在這個時候,究竟我做什麼才能夠讓我的損失降到最低。我的意思是,盡量減少軍隊的損失,自從全面戰爭開始以來,我已經看的夠多死亡了,盡管我沒有親自在前線上,但是我很清楚的知道,那些報告上的每一個數字都代表了什麼含義。士兵們很害怕,我堅持在前線上和他們在一起,就是希望他們知道,他們的皇帝是在他們身邊的,但是我知道這對于他們來說起到的作用甚至不如一把好的武器。”

“士兵們在哭喊,我親耳聽到一個士兵在死之前喊著自己母親,他死的很殘,魔鬼們幾乎將他撕成兩半,但是士兵們將他送回來之後就再一次沖到了戰場上去,和那些魔鬼們拼命。一個士兵看著我,讓我對那個即將死去的兄弟說點什麼,但是當時什麼都沒說,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在那個時候,我突然感覺到很茫然,我不清楚自己要如何表達我自己的感情,就好像我的靈魂不再是我自己的一樣。”

“我也有過這種時候。”

王維停了下來,做到阿拉貢身邊,然後從戒指里面掏出來兩個碩大的水果,一個仍個阿拉貢,然後在自己的那個上啃了一大口。

“我猜你肯定沒吃飯,距離開飯的還有一段時間,你先吃點這個湊合一下。”

王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