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十三章 全民戰爭?

對于艾薩克在戰爭其間所表現出來的善意,托爾金自然不能視而不見,畢竟有那個男人在的國家,想要只占便宜不出血是絕對不可能的。不過在這種時候,托爾金即便是想表示點什麼估計也很困難。所以,他們的新皇帝阿拉貢干脆直接給艾薩克寫了一封感謝信交道了王維的手中。于是王維干脆把這封感謝信和艾薩克支出的東西放在一起,做了一張表格,上面折算了一下艾薩克支出的總價值。

最終,王維得出結論,阿拉貢的這封感謝信其價值可以在這片大陸上買下數個中等規模的國家。

史上最貴感謝信一出爐,無疑是為緊張的戰爭情緒添加了一絲緩和的樂趣,盡管前線的戰爭依然吃緊,但是後方普通人的生活依然沒有受到太大的干擾。但是那些不普通的人則肯定沒有這麼好的心情。

阿拉貢就是心情非常差的人之一。

人類到現在還沒有取得一次像樣的勝利,魔鬼正規軍的實力的確太過于駭人,而戰線卻還全都攤在了阿拉貢的眼前。

地圖上。灰龍堡的地獄裂隙被那個男人用超級武器給封住了,通往艾薩克的道路也被那個男人建起的金字塔要塞擋住,艾薩克的守軍幾乎都在這里。

以為戰時臨時協定,托爾金必須負責他周邊小國的安全,但是戰爭打到這個份上,別說小國了,就連托爾金的版圖都被吃進去了一大塊。誰還有心情顧及那些小國的死活?

這幾天那些小國地皇帝天天來皇宮里面鬧騰,看似出主意想辦法,但是實際上那些都純屬于站著說話不腰疼型的的家伙懂什麼?他們地國家頃刻沒滅。國土被占領,整個國家里面可能連一塊像樣的磚都找不到了,歎什麼戰爭?

這個時候阿拉貢卻突然想起來當初某個家伙說的那些話。他突然意識到,那個混蛋將這些小國皇帝扔給別人是多麼明智的選擇,至少不會有人在耳朵旁邊磨嘰。

再一次安慰了那些小國皇帝,已經是皇帝的阿拉貢和他的軍事專家們一起研究著整個戰場的形勢。地圖上,大陸北方大部分區域之內都有戰爭,而大陸南方,一片甯靜。魔鬼們不敢靠近金字塔,也就無法越過那道戰線進入艾薩克。盡管這可以說以一場人類的勝利。但是艾薩克任何一個軍事專家的眼里,這種勝利都有些過于匪夷所思。

看起來那個家伙似乎知道魔鬼要入侵。金字塔建好的瞬間就是魔鬼們入侵地時間。但是如果那個家伙如果真的知道魔鬼什麼時候。開始入侵地話,為什麼不把這些金字塔建立在地獄裂隙附近呢?就好像是他們艾薩克國內地那個超級武器一般,籠罩在地獄之眼上空的雷云會將所有從地獄裂隙之中出現的生物轟成碳粉。沒有一個魔鬼敢出來嘗試一下這東西地威力。

那片土地安甯的仿佛在這里幸災樂禍一般。

盡管阿拉貢知道這樣思考問題是不對的,但是他始終還是認為,自己依然沒有走出那個男人的圈套,那個家伙的井太深了,當你爬上一個階段地時候。你會發現。其實你上方還是碗口大地一片天空。

和那個男人打交道,阿拉貢知道一個原理。那就是。當你看不出他要做什麼的時候,最好還是去問問他,說不定他會透露一些能讓你知道地事情,當然如果他告訴你了,證明這件事基本上已經在實施之中,沒有人能夠阻礙了。

但是那總比什麼都不知道的強,那太被動了。

但是,幸好,阿拉貢也不是沒有什麼准備的。身為一個皇帝,他能做的事情其實遠比某個人要多的多。

和某個人打交道,誠意是一定要拿出來的,最基本的誠意就是有事情主動去找他,而不要讓他來找你。一旦他來找你,那麼人任何事情他都要占據上風,那是和自己過不去。

所以,阿拉貢親自來到艾薩克。名義上阿拉貢是以皇帝之間的相互交流來到這里,首先會和艾薩克的蒂娜女皇交換一下國書,然後再探討一下國際形勢,這自然是一個皇帝上台之後要做的第一件事情。畢竟阿拉貢自從登基以來就一直忙著戰爭,這些事情根本沒有任何時間去做。現在趁著前方戰線不那麼吃緊,他能夠抽出空來面對唯一一個這個大陸值得他對話的國家。

艾薩克。

對于遠道而來的托爾金皇帝,也是這個大陸上唯一一個能夠作為艾薩克盟友的皇帝,蒂娜女皇給與了足夠的尊重,他被蒂娜女皇在皇宮的正門前迎接,這已經是最高禮儀了。

身份的不同代表了待遇的不同,上一次他來到這里的時候是以托爾金皇子的身份,而這一次他是托爾金的皇帝,這個身份讓他只能住進專門的地方,而不是例如艾薩克之星之類的暴發戶酒店。

在例行的接風晚宴之後,這位皇帝委婉的提出想要和某個人交流一下大陸形勢,然後王維答應了。

不過,當托爾金皇帝真正開始開口問的時候,他卻有些張不開嘴。

艾薩克國內一半的兵力都在外國打仗,剩余的大部分兵力都在邊境駐守,國內基本上處于空虛狀態。艾薩克現在基本上已經傾盡全國的力量來維持這場絕對不能輸掉的戰爭。那麼,阿拉貢要問的事情要從何談起呢?

“我估計,你想問的是,你們托爾金都,亂套了,為什麼艾薩克國內卻還風平浪靜呢?”

看這大皇子顧左右而言他的說了半天毫無邊際的東西,王維終于替他把話說了。

“您說笑了。”

阿拉貢說。

“我最惡心的就是那些有話不敢說,還想問的家伙,當了皇帝結果膽子卻變小了。”

王維盯著對面那個皇帝的眼睛說。阿拉貢身邊的護衛都是之前的那些護衛,自然知道這個名為宰相的家伙其實就是一個人形凶器,他看不在乎對方的身份是什麼。

“那麼,你能解答我的疑惑嗎?”

阿拉貢干脆也直接默認了。

“遺憾,不能,有些事情,當我們不能用常理來解答的時候,我們可以將其歸結為人品問題。會發生這種事情,自然是因為我的人品非常好的緣故,你知道,這些事情是只能意會,不能言傳的。”

王維說。

“扯淡。”

阿拉貢直接罵了一句,他會信剛才的那些廢話才邪門了,這個家伙如果能這麼直接說出事實來,除非他轉性!

“你看,反正我也不會告訴你實話,你又何必問呢。”

王維坐在蒂娜女皇的旁邊,直接無視了身旁的大領導。

“其實這一次來,我最想知道的就是關于你的布置。我總感覺你似乎在布置一個非常大的局面,但是我始終猜不出來,你布置的局面到底是什麼,因為我無法按照常規的想象來模擬你的思維模式,畢竟你實在是太特殊了。”

“我就把這句話當作是誇我了。”

“我的確是在誇你,畢竟你讓我感到了壓力,在你面前我有一種抬不起頭來的感覺。每當看到地圖,我就有一種被你當小孩子耍一般的錯覺,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這種無稽的感覺,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這種事請肯定和你有關。無論是我的判斷,還是我的直覺,都表明你絕對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混蛋,而這個混蛋即將變成了一個非常危險的瘋子。而最令人悲哀的是,這個危險的瘋子即將帶領我們呢走向勝利。但是最令人感到害怕的是,我們不知道這個勝利究竟是用什麼換來的。”

阿拉貢一口氣說完,看了看蒂娜,又看了看王維。蒂娜女皇繼續優雅的看著他,表情一貫很溫和,而那個家伙也在看著他,臉上帶著相當平易近人的笑容。

“你的直覺果然非常靈敏,我猜他救過你的命,否則也不會自信到憑直覺就來找我問這麼失禮的問題,你看,你都嚇著我們女皇陛下了。王維說。

“我的精神比你想象的要好的多,凱恩宰相。”

蒂娜張嘴說。

“多謝提醒,女皇陛下。”

王維點頭致歉,阿拉貢咧嘴。

“那麼您能稍微透露一些你要做的事情嗎?即便不是最要緊的情節,哪怕只是讓我和我的戰士們安心也好。”

阿拉貢再一次追問道。

“其實告訴你一些也沒什麼,我正在計劃一次全民參與的戰爭的戰爭,一個讓每個人都參與到戰爭之中來,讓他們親自體會到戰爭的痛苦和悲愴,然後當我們勝利之後,那些人就會告訴他們的子孫後代,人類只有團結在一起,才能共度難關。”

“說的真好。”

阿拉貢說。

“多謝誇獎,不勝榮幸。”

王維說。

“那麼,您打算讓人們怎樣參與其中呢?”

阿拉貢問。

“簡單,把他們全都帶到戰場上去,只要他們能活著回來,我的目的就達到了。”

王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