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十二章 免費贈送黑武士

戰爭繼續進行,但是魔鬼們似乎再一次和人類陷入僵持,而打破這一僵持的竟然是艾克族,部分艾克族竟然找到了地下的岩漿脈絡,將岩漿引入了地獄裂隙之中,于是這一次開始,地獄裂隙噴出的黑煙之中竟然有了硫磺的味道。魔鬼們開始鬼哭狼嚎,因為岩漿並不破壞地獄裂隙的表面,他們溫和而且安靜的將地獄裂隙從下方堵死。

魔鬼們開始變的不安起來,他們變的奮不顧身,最大原因就是他們知道有更多的同伴會在他們身後,但是一旦他們知道他們身後的老家要被堵死,魔鬼們就沒有了現在的安逸。

他們對進攻也變不再那麼積極,人類則趁機收複失地。

一切仿佛曾經發生過的一樣。

但是,沒有多久,艾克族的人突然無法繼續將岩漿引入地獄裂隙,因為地獄魔鬼之中竟然也有岩漿魔!他們用比艾克族更加強大的力量將岩漿重新倒彙到地下!

“你看,我說這是拉鋸戰吧,來來回回的拉鋸,迪魔高根就是在做這種事情,他要消磨人類的耐心,讓人類看到希望,然後絕望,最終發覺沒有辦法,只能孤注一擲,我突然發現,原來我可能會有人作伴了。”

王維說。

此時,魔鬼們已經重新和人類接觸,戰爭再一次起來,灰龍堡的地獄裂隙之外,處處是戰爭,艾薩克國內反而是最平靜的。一半的艾薩克軍隊都已經離開的國境,去支援別的國家,剩下的一半駐守國內,隨時保持警惕。

灰龍堡的蠍子女孩們也在每個戰場上戰斗著,沒有了蠍子身體地她們。之前地戰斗經驗已經失去了作用。從現在開始,她們必須依靠每一場戰斗來積累足夠的經驗,這也是王維想要的,畢竟時間留給他們的太少了。

不過,就在這種時候,外海龍島的老龍突然出現了。他給王維帶來了一個非常不好的消息。

被流放之地地位面阻隔出現松動,盡管暫時無憂,但是基本上表明,亡者入侵的日子不遠了,老龍向王維尋求幫助,希望能夠為龍島提供一些支援。但是當老龍來到大陸之後才發現,人類似乎已經自顧不暇了。

老龍帶著失望離開,龍族最終只能依靠自己,而人類也只能依靠自己,沒有什麼人能夠幫助他們。

王維在老龍離開之前攔住他,並且告訴他----如果外海龍島最後的防線真的守不住的話,別做任何傻事,立刻離開龍島。到大陸上來。亡者無法碰水,即便是位面通道真的建立起來。僅僅憑借外海龍島那點空間並不足以讓他們立足,還是能給人類有依稀喘息之機地。不過老龍當時並沒有給任何表態,他只是說,威雅已經八階,她已經能能夠預言到很多事情。盡管神看到的世界已經發生了改變。但是總體的方向,終歸會是朝著一個結果前進。

老龍沒有說什麼結果。但是從他的表情看來,這個結果不怎麼樣。

王維沒說什麼,他很清楚現在說什麼都沒用,對于人類來說,面臨的事情將會比龍族難一萬倍。

但是,也許付出的代價沒有自己當初想象的那麼多。

但是,那也只是也許而已。

其實戰爭真正開始是一個很緊張,也很無聊的過程,身為指揮人員地王某人自然不能到前線去,那些女孩們也不會同意他沖上去的。唯一地可能性就是稍微在後面操心一下。


戰爭對人類非常不利,人類的一切努力只不過是讓人類拖延了時間而已。而這種時間拖延的過程其實是建立在人類大量消耗的基礎上的。

魔鬼並不在乎自己人地死活,他們只在乎戰果地取得,結果就是,魔鬼獲得了非常不錯的戰果,當然消耗地卻是人類。

眼看人類即將被逼入死胡同,掄起戰斗的實力來,人類絕對不是魔鬼的敵手。論起指揮能力來,人類更不是有著遠遠超過人類存在的戰爭史的魔鬼的對手。人類占據了天時地利,但是在絕對的力量面前,這些東西意義不大。

相比較之下,艾薩克方面反而因為掌握了黑武士的制造技術而得以保存了很大的實力。黑武士無論是對戰還是生存能力比起一般的人類來說都強的多,比起托爾金幾乎空耗的結果,艾薩克方面的損失寥寥。

不久之後,托爾金的皇帝阿拉貢終于坐不住了,要求艾薩克開放黑武士的制造技術,要求將所有的戰士全部黑武士化,以極大提高人類的戰斗能力。對于這種請求,如果是在平時,王維直接會一個大嘴巴子抽過去,堅決不予理會的。但是現在不同,現在的情況是,人類正在不斷的遭到魔鬼的蠶食,人類損失一點,魔鬼的入侵就會被延緩一點,給人類爭取的時間就會更多一點。

于是,在經過再三的請求和協商之後,王維終于同意開放黑武士的秘密。

其實很簡單,就是冥蝗附體。

連阿拉貢額不得不承認,這個家伙的運氣實在是很好,這種生物為什麼就沒有被他們碰到?由于這種改造方式只需要簡單的適應過程而全然沒有任何副作用,于是幾乎就在戰場上將整個改造過程全部完成了。

效果是顯而易見的。

進行黑武士化改造的戰士們戰場生存率大大提高,以前那種純依靠人數去堆的作戰方式得到了有效改觀。最重要的是,魔鬼們的進攻竟然再一次被遏制了!

黑武士帶來的是戰斗力成幾何數的增長,生存率提高。也帶來的戰斗開銷的突然暴增。黑武士的高攻擊力是依靠強大的後勤支持作為准備的,而作為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糧食出產國,艾薩克當當仁不讓的必須要將整個糧食的供應的義務承擔起來。

在這個時候,一份臨時戰時協定代替了所有的貨幣交易,任何時候都必須以這份協定為最優先,也就是說,無論資金是否到位,糧食必須要充足供應。

對此艾薩克方面沒有任何不滿的表示,當然。也不可能有任何十分情願的表示。

“灰龍江三國所有的糧食都被調集到了戰場上去,但是我們換來的卻是這樣一份東西,他們要我們的燃晶大炮,要我們的冥蝗黑武士,甚至還要我們的糧食,還有什麼是他們不要的?”

蒂娜揮舞著手中的那份戰時協定對她的宰相,王維說。

“他們至少沒要我們的金子。”

王維嘿嘿的笑著說。

“這是一個宰相應該說的話麼。”


蒂娜捏這王維的鼻子來回的扭著。

“掉了!掉了!”

王維趕緊求饒。“好歹人家在用人去堆這份勝利,我們付出了只不過是小小的一部分東西而已,我們何必要如此緊張呢。”

王維好不容易掙脫開,揉著自己的鼻子說。

“如果我們在將來的戰爭之中失敗,那麼我們最終都會死去,那麼我們根本沒什麼可擔心的。但是一旦我們勝利,那麼整個艾薩克的優勢將會蕩然無存。世界的兩極將會變成單級世界,到那個時候艾薩克就完蛋了。我是艾薩克的女皇,我自然不會為我們失敗之後的事情操心,就算是死了,將來也是你來接我們走,可是我不能忍受出現被人反過來陰的事情。”

蒂娜說。

“我也是。”

王維反過來捏這蒂娜的鼻子,然後將最靠近蒂娜圓潤的耳朵。

“我什麼時候讓別人在我身上占到過便宜?”

“他要,我們大可以給他,反正對我們來說,這些糧食也是可有可無的,艾薩克國內的糧食出產就已經能夠滿足國內需要,甚至還有出口,幾年的囤積,我們的糧食比你想象的要多的多,您沒喲必要為這種事情擔

王維說。

“至于冥蝗,那就更沒喲必要了,冥蝗之主和冥蝗之間的關系是絕對的主奴關系,是造物的關系,我們不承擔任何倫理負擔和財務負擔,他們用我們的,吃我們的,那麼我認為將來他們將會非常有必要在回饋給我們。”

“我的意思是說,如果將來我們勝利的話,他們絕對不會出現任何你想象之中的事情,就好像我們賣給他們的那些戰艦一樣。”

王維將蒂娜抱在懷里,來回搖晃著,就好像哄小孩一樣。

“說道戰艦,你的那個號稱,永不沉沒的大陸怎麼樣了?”

蒂娜小聲問道。

“放心好了,保證是你喜歡的風格。”

王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