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七章 即將到來的小生命

靈的分娩,其實是由精靈自己決定的。一般說來,.已經不能成為一個母親,但是阿拉貢的妻子很顯然是個例外,她不但和一個人類相愛,而且還重新獲得了繁衍後代的能力。

按照精靈的生理結構,胎兒會在精靈媽媽的肚子之中孕育三年,三年之後,胎兒會停止生長,一直到精靈回到世界樹之下,將生命的種子種入自己的體內,得到世界樹的祝福之後,一個新的精靈才會誕生。

當然,這個過程是絕對保密的。

阿拉貢的妻子是一個真正的白精靈,這也是他為什麼會在幾年前幫助精靈一族對抗地獄巨人的原因。他的妻子的懷孕過程早就已經結束,但是因為阿拉貢一直都沒有時間,所以善解人意的妻子並沒有說這件事,一直到阿拉貢想到自己的孩子竟然已經到了該出生的時候,這才明白,原來妻子已經為自己默默的付出了這麼多。

想要生孩子,需要先找世界樹,而想要找世界樹,那就要先找王維。

阿拉貢很高興的發現自己當時一直和那個家伙保持著良好的關系是多麼明智的選擇,這讓自己現在可以非常放心的去找那個男人而不用擔心別的問題。而老皇帝也為當初阿拉貢拉住自己而感到非常慶幸,畢竟自己的孫子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這點無容置疑。

精靈要生產必須通過自己的意念來聯系世界樹,只要那個精靈是一個純粹的白精靈,那麼當她想著世界樹的時候,世界樹就能聽到他的呼喚。于是,當一個精靈想要生產的消息傳到了灰龍堡,灰龍堡眾人的反應首先就是呆住了,然後則是陷入了狂喜之中。在這種沉悶的時刻,一個小生命地誕生能夠人們的心中充滿無限的快樂。這簡直比任何事情都能夠喚起人們心中的感情。

“一個新的生命呀,盡管不是白精靈,但是在這個時候出生,實在是太令人高興了!”

云雀捂著自己臉,高興的說。

“一個人類和一個白精靈結合,能夠相愛就已經非常令人不可思議了。竟然還有了孩子,這更令人不可思議。”

赫莉說。

“有什麼不可思議地。”

蒂娜指著自己的鼻子問。

眾人皆驚,人們突然想到,這個和人類沒有任何區別的女孩子其實是一個有著四分之一白精靈血統的人!

“因為精靈很少能夠和人類正常交流,能夠不打架都不錯了,能夠和一個精靈進行交流,這個人類不是壞到了極點,就是善良到了極點。”

王維說。

“那麼,那位阿拉貢王子是壞到了極點還是善良到了極點呢?”

赫莉笑嘻嘻的問道。

“顯然。他比我想象的要善良的多。”

王維說。

既然這等大事要發生在灰龍堡,灰龍堡方面自然不敢怠慢。王維直接出動了航母戰斗群護航。駛入托爾金內河航道,然後在海港登陸,換乘幾次地鐵抵達嶺南郡,然後再由八頭獅龍帶著他們最終抵達灰龍堡。

一路上,托爾金的皇帝都跟著,他親眼看到了傳說之中能夠一炮轟死一頭巨鯨戰艦的超級戰艦,然後看到了平穩安全地地下運輸線路,最終,他們來到了傳說之中奢華也腐敗城市,灰龍堡。

王維遠遠的就等在城堡外面迎接著他們。看著幾個人從吊籃之中走出。王維幾步上前。一手撫胸,輕輕地給老皇帝行了一個晚輩禮,然後給了阿拉貢一拳!

“恭喜了。”

阿拉貢臉上的高興絕對不是裝出來的,誰有兒子的時候那份期待和向往都難以用語言了表述。

“嘿嘿嘿嘿。”

阿拉貢現在只剩下傻笑,一句多余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行了。讓我看看。嫂子呢?”

王維超阿拉貢的身後一看,果然。一個溫婉的女性精靈盈盈的站在那里,微笑的對王維行了一個淑女禮,整個動作優雅無比,簡直就是典范之中的典范!過不看起來似乎沒有人類一般地大肚子,很奇怪。

“你個家伙,果然命好,也不知道嫂子當時是不是沒注意,怎麼會讓你這個家伙給騙了呢?”

王維說。

“你是說,你地命不好嗎?”

赫莉眨巴著純真的大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著王維。王維立刻意識到身後數道飽含殺氣的視線不斷的在背後掃了掃去。

“怎麼可能,這個家伙怎麼能和我比!他地命在好能有我好嗎?”

王維立刻正義言辭地說。

“不過真奇怪呀。”

赫莉來到精靈

將耳朵靠在它的小腹前方仔細聽了聽。

“怎麼什麼動靜都沒有呀?”

老皇帝感覺自己有一種要拔劍地沖動,那不是生氣,而是嚇的。他很清楚這個看似可愛的小女孩是誰,他能夠清晰的記得整個大陸上幾乎所有對她的傳言,三頭地獄狼,赫勒西斯托。這個和天災齊名的生物絕對不是那種能夠用常理能夠衡量的單位,讓她碰到自己的孫子,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和老爹比起來,阿拉貢則要自然的多,似乎阿拉貢天生就能和任何人任何生物打成一片一般。

“別胡鬧,你會不知道這個?”

王維直接把赫莉給拉了回來。開玩笑,看看那個老爺子擔心的樣子,如果在這里突然又犯病了,自己可擔當不起。

“請和我來把,我已經在艾薩克之星之中給你們和你們的隨從准備好的房間,你們先去休息一下,換寫隨便的衣服,然後會有人通知們來參加專門為你們准備的接風晚宴。”

王維說著,就著眾人進入了艾薩克之星大酒店。由于戰爭時期,這里已經全部停業,王維只是將鑰匙牌交給他們,讓幾個人帶著他們上去了之後就離開了。

阿拉貢和妻子一起進入了專門給他們准備的浪漫套房,寬闊的房間和舒適的布置讓兩個人都很驚喜,畢竟在別的國家建設的分店並沒有這麼龐大的規模,自然也達不到這里的標准。

“害怕嗎?”

看到妻子正在出神的望著窗外的世界樹,阿拉貢從背後抱住愛人的腰肢,雙手搭在她的小腹上掌心的熱量透過薄薄的衣衫滲透進了皮膚之中,精靈一把抓住令他的手。

“不,這里是世界樹,白精靈誕生的地方,只有在這里,白精靈將會無所畏懼,我我們將不會害怕任何事情,因為我們知道,無論發生什麼,世界樹總是和我們在一起的,所以,我們不害怕。”

愛人輕輕的說。

“那麼,你是在為我擔心吧。”

阿拉貢將下巴搭在愛人的肩膀上,臉和臉貼在一起,親密無間的愛人之間,不需要說太多就能明白相互之間的心。

“有些。”

精靈說話不會拐彎,能夠到這種程度,已經是變相承認她在為阿拉貢擔心了。

“對不起,自從你跟著我以來,我就沒有讓你安心過。一直以來你都在為我擔心,你對我好,我是知道的。”

阿拉貢閉上眼睛,享受著和愛人之間的交流。

“所以,請你相信我,當這一切結束,我想我們什麼都不會繼續做下去了,我會老老實實的當一個皇帝,人民安居樂業,幸福快樂。你和我,還有我們的孩子將會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快樂的一家人。”

阿拉貢說。

“我相信你,我一直都相信你的。”

精靈溫柔的撫摸著阿拉貢的臉頰,說。

所謂的接風晚宴和一般人想的不一樣,並不是在城堡之中,而是在世界樹下!

世界樹那龐大的樹干比城堡還要粗,樹皮上滿是奇異的符文。

頭上的樹葉發出柔和的光芒,就像是點亮夜空的一盞盞明燈,將夜晚的大地照的一片明亮。

宴會上,明顯喝多了的王維毫無保留的恭維了自己的老婆和老婆,以及老婆,和老婆。這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幾乎每一個和王維關系曖昧的人都被他點到了名字。蒂娜女皇也出現在宴會上,顯然,她也對這個精靈女人更有興趣,因為他的母親很有可能就是通過這樣的方式生下自己的。

小小的灰龍堡,兩個皇帝,一個大皇子,一個宰相,一晚上,官階最高的四個人都喝高了。

已經很久沒有喝酒的王維忘記了,自己號稱千杯不醉的天賦其實已經失效了,整個宴會上他幾乎是第一個喝醉的,也是第一個被喝趴下的。當他滿嘴胡話的被抬回到城堡之中去,剩下的幾個也都倒在了桌子上。

他們太高興了。

當然,蒂娜女皇被抬回去之後的瞬間就行了過過來,身為一個八階的魔法師,她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醉倒。看著放在一旁到那個還在說著夢話的男人,蒂娜臉上一陣陣發燒,剛才在宴會上,那個人站起來指點江山的樣子讓自己很高興,當然,也很尷尬,畢竟現在自己是女皇,不能拋開的太多了。

可是。

人家阿拉貢已經有孩子了,自己為什麼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