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五章 奉獻

位面戰爭基本上我們都不擔心,唯一要擔心的迪魔高照我們的計劃前進。而亡者們的入侵,我想你就更不要擔心了,只要他在明年年底之前不出來,那麼我們就可以保證,位面通道一旦打通,火元素位面的那些家伙們保證會把整個流放位面給點著的。”

高森說。

“相信會如此吧,我已經留了不少東西在被流放位面之上,如果發展順利的話,我想至少能夠幫助龍族一點忙吧。”

王維說。

“時間差不多了。我也要離開了,也許下次再來,就是戰爭結束的時候了。我走之前給你帶來了個東西,這是我們深淵能夠給你的最大的幫助了。”

高森將小小的瓶子交到王維手中,瓶子本身是水晶制成的,里面有一個乒乓球大小的光球,散發出柔和的光芒來。

“這是?”

王維眼珠子瞪大了。

“這是在過去的戰爭之中陣亡的所有惡魔的靈魂,他們的身體已經被毀滅,所以他們自願被這個靈魂瓶子封閉,並且成為你力量的一部分。”

高森說。

光芒很柔和,但是體積很大,那足以說明了靈魂的強大。盡管看上起只有一個,但是那是因為瓶子很小,所以靈魂只能看到最大的一個。但是王維足以感覺到靈魂之中所包含的強大能量。

“其中有幾個是我很尊敬的人,請你一定要好好的使用這份力量。



高森說,然後從他的空間之中又拿出來一件黑色的武士袍子。

“這是星火陛下將她的鱗片磨碎,用純淨的力量制成絲線,做成布,用她的血上色,然後用星星鐵炮制出來地衣服,我相信。這個世界上將不會再有比這個更能保護你的衣服了。”

王維接過來衣服,沉的離譜,他感覺自己的呼吸有些困難了。

“還有最後一個。”

高森突然將另外一個瓶子交給他。

“這個瓶子里面是我的靈魂,盡管這種可能性很小,迪魔高根的強大程度超過我們地預計的話,那麼你就引爆這個靈魂。無論發生什麼。我都將會被強行召喚到這個空間來,我會用我全部的力量維持一個足夠星火陛下通行地通道,我相信。那個***肯定不會強大到連陛下都能打過的地步吧。”

高森說。

“混蛋!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王維終于感覺到自己的眼角有什麼東西要流出來。

“當我還是一個孩子的時候,我是一個廢物,不會魔法,連武技也學不會,我被很多惡魔欺負,大惡魔,小惡魔,一些好心的惡魔會救下我,但是更多的是在看熱鬧。而我只能哭。”

高森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後來,我遇到了陛下,她在一旁看熱鬧,但是當別的惡魔離開之後,她卻沒有離開。她來到我跟前告訴我說,這里是深淵。在這里你唯一能做地就是提升你的力量。讓你成為最強大的惡魔。”

高森坐回到沙發上。

“于是我告訴他,我不會魔法,也不會武技,我甚至比一般的廢物都廢物。”

“可是她卻對我說,‘你的肌肉又不是長在別人身上。學那些干什麼?男人。只要力氣就足夠了。’。”

“我牢牢的記住了這句話,我開始發瘋一樣鍛煉自己地力量。既然我不能在別地方面有所超越,我也一定要在力量上強過別人。當一段時間之後,我揍倒了那些欺負我的混蛋之後,我得意的對星火陛下去炫耀,結果被他一拳打倒在地,整整一個月的時間里,只要稍微一笑鼻子都會疼。”

高森嘿嘿的笑著說。

“再後來,她就成了我唯一地目標,她到哪里我都要跟著她,我唯一要做地就是打倒她。看著她從一個和我一樣的小孩,慢慢變成成年地深淵巨龍,然後變成領主,最終,變成讓整個地獄都為止膽寒的深淵龍後星火。我看著他和另外一頭巨龍相愛,又看著他失去自己的愛人,看著他被惡魔陷害,看著他離開深淵。我開始不斷的追逐她,一直來到人界。在這里我才終于遇到了我真正的愛。”

“我停止了我追逐,我知道我該做什麼。玲玲是我的愛人,我愛他,也也愛我,我終于不在追逐星火了。幸好,這個時候還不晚,我能做的還有很多。”

高森微笑著看著王維。

“當我知道星火終于從悲傷之中解脫出來之後,我非常高興,也很感謝你。你做到了我想做,但是已經絕對做不到的事情。所以,請你不不必有任何顧慮,請使用我的力量吧。”

高森說完,整個人就在一陣閃爍之中變成了玲玲。

突然出現的玲玲滿臉都是淚痕,她一把將王維手中的瓶子奪了

淚水大滴大滴的落下。最終,她還是將瓶子交給了

“一開始,我還以為,一旦這個世界毀滅了,我們的契約也就消失了,我就帶著他到虛空風暴去,但是現在看來,我果然還是一個自私的人。”

玲玲來到王維跟前,一把拉起他的衣服領子。

“給我的契約追加一條,我現在就要回到虛空風暴去!”

玲玲對著王維吼著說。

“我要讓那個看起來很爺們的白癡知道,他老婆絕對也不是隨便就會逃跑的孬種相位精靈!”

【】

“真不愧是我喜歡的人,太帥氣了,不像某些人,大老爺們一個,竟然還會哭。”

看著相位精靈消失在契約強行達成的光芒之中,耶利拉不著痕跡的抹了抹眼角。



“別說我,你在干什麼?”

王維轉過頭去用力的抹了一把臉,才回過頭來對耶利拉說道。

“我是女的!”

耶利拉惡狠狠的說,然後看著王維手中的瓶子。

“高森,一個只用單純的蠻力就領會了規則的強大惡魔,這就是他的靈魂,看起來卻是如此弱小。”

耶利拉喃喃的說。

“不,你不知道靈魂的力量,所以你才會這麼覺得。”

王維歎了一口氣說。

“一個人越是單純,他的靈魂力量就越是強大。而這個家伙,他更是單純無比。能夠毫無目的的追隨我母親這麼多年,並且最終做到這種地步,所作的已經超越一個惡魔能夠做到底地步了,所以我絕對不會使用它,即便不使用這力量,我也能干掉迪魔高根。”

“你哪來的這種自信。”

耶利拉是知道迪魔高根力量的,她可不信這種事情。

“我自信自然是有道理的,不過暫時還不能告訴你,你就等著好了。”

王維笑著說,但是耶利拉能夠看的出來,這種笑容是非常勉強的。

惡魔能夠通過自己的靈魂複活,這是常識,他手中握著的惡魔的靈魂,就等于是握著惡魔們的生命,也許不多,但是卻足以讓人感歎。如果說王維只是為那些不相識的惡魔的奉獻感覺到感動的話,那麼高森的舉動則是讓王維感覺到了壓力。

如果失敗,他是否真的會引爆他的靈魂來強行打開一個通道?

不可能的,王維自問自己絕對做不到這種事請,自己身邊的任何一個人都很重要,他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一個人死去,也絕對不會允許任何一個人死在自己手里。

【】

艾爾和艾達按照王維說的,搬出了宰相府,這是曆代宰相和他們家人居住的地方,不是宰相家人是不能居住在這里的,即便是曾經的宰相也不一樣。艾薩克給艾爾和艾達重新安置了一套宅邸,那是給曆代高官養老的地方,被稱為艾薩克大道,是曆朝曆代高官安享晚年的地方,這里歸艾薩克官方所有,所有人都只有居住權,一旦老人離世,這里就必須歸還艾薩克。

艾薩克的體制就這一點好,最大的優點就是這樣絕對公平,不會出現任何爭執。

艾爾和艾達站在自己新家門口,臉上卻一點喬遷之喜都沒有,由于他們和某個男人之間的關系不好,這一次搬遷竟然連一個人來看望都沒有,平時都是叔叔爺爺輩分人們連一個都沒來,最多只是派人送來了禮物而已。

“那個人,想要把我們趕盡殺絕。”

艾達看著忙忙碌碌的工人們,小聲對一旁的艾爾說。

“是的,他要把我們趕盡殺絕。”

艾爾重複著說。

“所以,我們必須要做點什麼。”

艾達說。

“是的,我們要做點什麼。”

艾爾呆呆的重複。

“艾達!”

艾爾突然抬起頭來。

“什麼,艾爾。”

艾達說。

“那個男人這是要把我們趕盡殺絕!我們必須做點什麼!”

艾爾說。

“是的,你說的對,但是我們要怎麼做才好?”

艾達問道。

“我還不知道,但是那個男人總會有敵人的。”

艾爾皺著眉頭,重新變的不再言語。

“那麼,托爾金怎麼樣呢?”

艾達開口說道。

“是的,托爾金。”

艾爾呆呆的回答。

“對了!艾達,我想到了!我們去找托爾……”

艾爾話剛剛喊出來一半,立刻被艾達捂住了嘴。

“小心點,也許會有他的耳目。”

艾達說。

艾爾立刻重新將頭低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