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三章 新宰相的上台

薩克很低調的進行了國家內部的追悼一是,然後對宰葬,他的兩個孫子在葬禮上幾次哭的暈了過去。包括女皇在內的所有重臣都出現在了葬禮上,包括眾多對威爾斯意見不合的大臣們也都很悲傷。盡管政見不同,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威爾斯作為宰相的其間,正是艾薩克快速發展的時候,正是因為他的治理有方才會使艾薩克能夠如此快速的發展。

甚至連外界一項風傳不合的凱恩都到了現場。

凱恩一直繃著臉,他送上了一個從來沒有在大陸上出現過的畫圈。同時簡單的說了幾句話,然後就離開了葬禮現場。其實有很多人都猜測那個男人才是凶手,但是在這種時候,任何一句毫無疑義的猜測都會成為自己的斷頭台,尤其是涉及到那個人的猜測的時候。

王維一路冷臉出現,然後離開,沒有一個人敢上去搭話,一直到回到灰龍堡,他來到地下的密室之中,在這座星星鐵做成的地方,曾經是羅薇爾的研究室,現在這里已經整理一新,里面充滿了溫馨的格調。

“葬禮已經結束了,您就暫時在這里住上一段時間吧。”

王維對正在書桌後面看書的老人說。

【】

艾薩克的宰相死了,那麼必然要有一個新的宰相成為代替這個宰相的人。

在艾薩克,曆史上所有的宰相都是由威爾斯家族繼承了威爾斯這個名字的人來出任宰相的。可以說,威爾斯的這個名字就代表了整個艾薩克的發展史,就和費爾南多這個名字一樣三個大公,一個宰相,每一個出任宰相和大公的名字都是由他們的姓氏來擔當的。但是這個時候宰相地兒子已經在戰場上去世,而他的兩個孫子還很年輕,能不能當在宰相都要另說。

則個職位是如此的重要,必須要找到一個合適的人選。

就在葬禮之後的第二天,蒂娜女皇就在例行地朝會上宣布了新宰相的人員。

灰龍堡領主。

凱恩。

這兒決定幾乎讓所有人都沒想到。凱恩?那個來到艾薩克第一天就直接用板磚砸了一個議員,然後有當著皇帝的面揍了雷諾子爵,在競技場指著萬人的鼻子罵的凱恩?

開什麼玩笑?

這個宣布讓很多人都覺得不能接受。

但是,這就是蒂娜女皇地決定。

“這個決定我完全不能同意!女皇陛下!”

說話的是艾爾,威爾斯地孫子。兄弟之中地弟弟。

“自從艾薩克帝國建國以來,威爾斯家族就是艾薩克帝國的主持內政的家族,即便是我的爺爺已經去世了,還有我們在。我的祖父一直都把我們兄弟當作接班人一樣培養,為地就是當有一天他不在了。有人能夠替他們治理這個國家。他一個外人,憑什麼能夠擔任宰相!”

艾爾說的話倒是有道理。

現在的宰相威爾斯基本上也就是這個年紀當地宰相。不過那個時候的威爾斯可是在整個艾薩克帝國鼎鼎有名青年政治家,比起這兩個孫子來要強的多了。

“一直以來,的確都是繼承了威爾斯這個名字的人來擔當宰相的職務,但是你們兩個誰繼承了這個名字?”

蒂娜對這兩個家伙的舉動有些好笑。

“我!”

艾爾高聲說。

“祖父死後,自然就是直系血親的我們繼承了這個名字!”

“那麼。艾爾,艾達,你們兩個告訴我。現在這個國家最需要的是什麼?如果你們當了宰相之後,你們首先要做的是什麼?”

蒂娜沒有反駁他們,而是對他們問道。

“現在的國家最需要的自然是穩定和發展,如果我成為宰相,首先要做的自然就是盡力穩定國內,摒除一起不安定的存在,讓人們安居樂業。”

艾爾說。

“說的不錯,那麼凱恩,你來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蒂娜對王維說道。

“我同意他們的答案。”

王維開口說。

“但是這里不是考場,女皇既然任命我當宰相,那麼我就是宰相,從今天開始,威爾斯家族擔任宰相的曆史就已經結束了,如果你有任何意見,請將你們的意見留在宰相府之中。請二位和你們的家人在一周之內全部離開宰相府,國家會為你們安排新的住處,在住處安排妥當之前,請你們不要隨便離開皇城,這是為你們著想

王維說。

“威爾斯家族為奉獻了這麼多年,難道到頭來及換來了這麼一個結果嗎?”

艾爾和艾達臉上都寫滿了悲憤。

“如果你的爺爺還活著,我想任何人都不敢將你們趕出宰相府,但是現在,很遺憾,威爾斯家族已經沒有一個人能夠在這個時候站出來承擔這個任務了。而且,即便是和你說的一樣,無論威爾斯家族如何,請問你們二位對整個艾薩克帝國有什麼貢獻足以讓你們住在那個地方嗎?”

“那你又有什麼貢獻!除了帶來無盡的殺戮之外!”

艾爾憤恨的說。

“我的貢獻不需要告訴你,如果你平時哪怕稍微向你的爺爺學習一點你就會知道我到底有什麼貢獻,不過現在,你只要知道肯定比你多就可以了。既然你這麼想要這個位置,我也不好死皮賴臉的蹲在這里不走,現在我就將宰相的職位讓出來,我倒要看看,你的政見將會如何施展,到底那個人會站在你們那邊!”

王維的這句話就有很明顯的威脅意味了。整個艾薩克國內,除了他本身自己的灰龍堡勢力之外,三個大公之中的一個是他的老丈人,而另外兩個基本上也是和他一個鼻孔出氣,來呢皇帝都是可能和他之間關系曖昧不清。這樣一個男人說的話,有誰敢不聽?誰有敢在這個時候敢冒天下之大不韙?

艾爾滿懷希望的看著幾個平時自己爺爺的老部下,但是很遺憾,沒有人理會他急切的眼神。威爾斯是一個值得尊敬的老人,但是他們的孫子不是。

“很好,這麼說他們已經做出了選擇,你們出局了。”

王維說。

“那麼你們現在可以離開了,以後如果皇宮沒有專門的傳訊,請不要隨便進入皇宮的范圍之內,而且很重要的一點是,請你們一定要保持相對的冷靜,請不要做一些超過你們能力范圍的事情。”

【】

鐵血宰相凱恩的上台成為艾薩克曆史上值得記住的一筆。這代表著有著上千年曆史的威爾斯家族統治艾薩克帝國的時代全面過去,艾薩克帝國已經進入了凱恩時代。

一個由他開創,並且發展,最終即將走向未知的時代。

【】

玲玲終于回來了,和相位精靈米婭一起兩個相位精靈在前方忙了接近一年,終于將所有的設備全部接續完畢,灰龍堡大擺慶功宴,為兩個精靈小姐接風洗塵。米婭和玲玲都喝的醉醺醺的,滿嘴胡話。當慶功宴結束之後,王維拉著走路都發飄的玲玲來到地獄裂隙附近,玲玲渾身一陣閃爍,就徹底清醒了過來,渾身的酒氣都不見了。

“見過千杯不醉的,但是還沒見過喝醉還能這麼快醒過來。”

王維佩服這個玲玲的本事。

“八階了,也不是沒有進步,至少我能精確的控制元素微粒進行相位轉換,剛才只不過是將酒精全部換相了罷了。”

玲玲那是相當的得意。

“高森有空了?”

王維問道。

“是的,最近都很有空,具體的情況等到他來的時候在和你說,聽說他又給你帶來了一些好東西。”

玲玲說。

當耶利拉見到玲玲的時候,她用力的將這個有著七彩雙翼的相位精靈看了遍。相位精靈來自虛空風暴之中,能夠在別的位面見到他們的可能性非常低,即便是耶利拉也沒有見過幾次,這一次竟然還見到了一個八階的相位精靈,自然很好奇。然而,她最好奇的還是玲玲和高森之間的關系。

“您好,我是高森的妻子,我叫玲玲,是一個相位精靈。”

玲玲倒是很大方。

“你好,我是耶利拉,是高森的仰慕者!”

耶利拉不甘示弱。

“原來如此,你好,仰慕者。”

玲玲詭異的笑著說。

“你好,高森的相位精靈。”

耶利拉也詭異的笑著說。

完全讓人不能理解的談話方式,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敵人效應?

王維捂著自己的腦門,相當納悶。

“廢話無用,還是趕快把他召喚來把,我倒是有很多事情要問他。



王維趕緊打破這種明顯要變的尷尬的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