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召喚千軍 第二章 眼前的殺人

你聽說了他關于那個世界毀滅的兩個問題了嗎?”

費爾南多突然話鋒一轉。醉露書院

“如果你知道世界的毀滅對你來說只不過是一個百分之五十的選擇題的話,那麼你會做什麼?如果你的世界將會在明天毀滅你會做什麼?”

威爾斯笑著說。

“這個問題問住了很多哲學家,也問住了很多人,也包括我。也正是因為這個問題,所以我才會突然想開了很多事情。而當我最終做出決定,並且將我的決定付諸實踐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的決定其實是我早就已經做出的了。”

威爾斯說。

“聽起來很有趣。”

“是的,很有趣,當我知道了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在家里整整思考了三天。三天時間,我不斷的問自己這兩個問題。一個人權利最大的頂點是什麼?無非就是能夠像是做一道選擇題一般去毀滅一個世界。而一個普通人最害怕的是什麼?當然是害怕自己的世界會在第二天毀滅。正是因為害怕世界毀滅,所以才會讓能夠毀滅世界的人站在權利的頂點。”

“所以,統治這個世界的人,其實是帶來這個世界毀滅的人。



“所以,掌權者,無論走到哪里,他唯一能帶來的的就是毀滅。”

威爾斯輕輕的喝了一小口酒,濃濃的酒香沿著口腔滑落,化作陣陣熱流。

“聽起來,你似乎是徹底的頓悟了。”

費爾南多說。

“是的,我已經想開了。就和我對凱恩說的一樣,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他的時代才剛剛開始,如果我們能夠僥幸活著熬過這次浩劫,也許我們還會再有心思考慮別的問題吧,不過現在,我感覺我有些累了。”

威爾斯說。然後將杯子之中的酒一飲而盡,轉身推門離開的酒館。

“帳算你地。”

聲音遠遠飄來。

“這個老家伙,果然還是那麼吝嗇。”

費爾南多搖了搖頭,繼續對自己的啤酒發呆。

突然!費爾南多沒來由的一陣心煩意亂,緊接著酒館外面傳來一陣女人的尖叫聲!費爾南多立刻跑了出去。結果看到遠處一個人倒在了血泊之中!那個人正是宰相威爾斯!

“該死的!老混蛋!你怎麼了!”

獅子大公幾乎一眨眼就沖了出去,一把將倒在地上地威爾斯給抱了起來。醉露書院

“果然,我感覺,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了。”

威爾斯說出幾句話之後,緊接著一歪頭。渾身失去了一切力氣。獅子大公這才看到。他的心髒竟然沒了!

“真***,糟透了!”

費爾南多坐在了地上,半天不知道應該說什麼。

艾薩克帝國宰相遇刺身亡。

這件事在整個艾薩克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在他死之氣之前唯一見到的人就是費爾南多大公,這個和宰相的兒子是一輩地大公憤怒莫名。作為一個掌握著整個艾薩克國內三分之一重兵的大公,竟然有人在他地眼皮底下殺了一個宰相!還是在大街上!

當時尖叫地女子是一個路過買東西的,根據她的供述。行刺者偽裝成了一個路人,在經過宰相的時候,他突然發動了攻擊,在宰相的胸口一掏,然後整個人就消失在了街道地深處,那個女子一開始還在奇怪。因為老者當時沒有倒下,只是摸了摸胸口的位置,甚至臉上還帶著被人惡作劇一般的苦笑。直到女子靠近地時候才發現那個老人的胸口竟然空了,她這才驚叫起來。

蒂娜,王維,三個大公,兩個驗尸官站在尸體的前方。驗尸官正在檢查宰相的尸體,沒有多余的傷口,全身只有一處致命傷,他的胸腔仿佛被什麼東西從里面炸開一樣,心髒消失,導致大腦缺血而死。

行動的乾淨利落,一看就是專業人士的作品。

那些躲藏在黑暗之中的組織,一直都過著有幾天沒明天的日子,他們只看今天手中的錢怎麼花,從來不問明天怎麼辦。

這些亡命之徒從來就不在乎世界會變成怎麼樣。

沒有多余的線索了,那名刺客甚至連毒都沒用,可見他對自己有多麼的自信。

幾個小時之後,結論已經基本上全部得出,但是沒有任何可用的線索。

威爾斯的兩個孫子站在門外,王維下的命令,他們不准進入,看到幾個大公出去,他們立刻沖了上去,哭啞了的嗓子對大公們詢問結果如何,當得知威爾斯已經確切而死的消息之後,他們幾乎當時就暈了過去。

房間之中,王維和蒂娜站在尸體的兩側,王維眉頭緊鎖,看著老人的尸體。醉露書院

“走的倒是很安詳,臉上甚至連一點痛苦的表情都沒有。”

王維幾乎是嗓子之中冒出來幾個字說道。

“是的。”

蒂娜有些茫然的附和著說道。

“是的……”

王維看著蒂娜的眼睛,一動不動。

“你別看我,我不能……”

“我知道,老家伙找過你。”

王維突然說。

“什麼?”

蒂娜奇怪的問。

“他找過你,而且和你談了些什麼,估計你也不會告訴我。不過沒關系,因為他也同樣和我說過不少東西,同時我也答應了他,而且,我認為,也許這件事還有更好的解決辦法。”

王維轉過身去,看著門外剛剛被救過來的兩個人,冷笑著說。

“對不起。”

蒂娜低著頭給王維道歉道。

“不用給我道歉,因為他找我的事情我也沒告訴你。”

王維笑著說。

“還是思考一下,一個宰相倒下了,你打算讓誰來當這個新的宰

“其實,這正是威爾斯找我談的事情之一。”

蒂娜說。

“他說,如果有一天他不在了,那麼你將會成為艾薩克的新宰相。”

“果然,都安排好了。”

王維來到牆角的一個沙發上坐下。

“這個老家伙,其實他什麼都知道,不過就和他自己說的話一樣。他累了,要休息了,結果把一堆爛攤子交給我,他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親手交給別人,自己卻以死謝罪去了。”

王維用手支著腦袋。看著躺在中央冰冷台子上的那個老頭。

“好吧,好吧!就按照你是意思去做,誰讓老子他媽地是一個好人來著!”

王維哈哈大笑的起身,來到大門前。

“艾爾,艾達。給我滾進來!”

王維喊道。

艾爾和艾達是威爾斯孫子的名字,他們臉上早就沒有了當初和王維見面時候的輕浮感。取而代之是沉重的悲傷。

“跪下!”

王維沒讓他們進門。只是讓他們跪下。

“混蛋!讓我去見我們祖父!”

艾爾地嗓子幾乎快說不出來了。

啪!啪!

一巴掌。艾爾和艾達的一邊臉腫著飛了出去。

“要麼在門口跪下,要麼滾蛋!”

王維站在門口,紋絲不動。

“混蛋!”

艾爾想要沖上來,結果被艾達拉住。

“艾爾,這里是我們的祖父!”

兩個人齊齊單膝跪地。王維離開大門,朝著他們身後走去。緊接著兩個人的另外一條腿一陣劇痛,竟然被王維給踹的雙膝跪地!

“你!”

艾爾轉過身來。結果依然被艾達拉住。

“祖父!”

兩個人彎腰,卻被人按住腦袋猛地撞到地上,然後暈了過去。

“走!”

王維對還在里面的蒂娜說道。

不知道過了多久,艾爾和艾達醒了過來,他們捂著腦袋,眼前似乎還冒著金星。抬起頭來,天都快亮了,周圍一個人都沒有,甚至連衛兵都沒有。

“這個該死地混蛋!”

艾爾咒罵道。

“你這個蠢貨,我怎麼和你說地,不要和他起正面沖突!你難道想死嗎?現在那個老混蛋剛剛死,沒有人罩著我們!就算他殺了我們也沒有人會說什麼!”

艾達將艾爾給罵了一通。

“對不起,大哥。”

“別說這個,去看看那個老混蛋去,黑暗之手做的事情我倒是很放心。”

看起來最老實的艾達說。

來到台子前方,老人已經被一塊白布蒙了起來。

艾爾抓住布的一角,剛想要先起來,動作卻停在了一半上。

“干什麼?快掀起來!”

艾達罵道。

“你,你來!”

艾爾竟然在害怕。

“廢物,蠢貨!”

艾達一把將將白布掀開。

在台子上,曾經的祖父正躺在那里,上身赤裸著,胸前一個大洞,血跡已經被擦拭乾淨。整個皮膚顯得異常蒼白,甚至也有些發灰。他地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大,大哥,我也有些害怕。”

艾爾躲在艾達身後說。

“害怕什麼!他已經死了,現在整個威爾斯家族的家長就是我們!”

艾達一把將艾爾拉到威爾斯尸體之前。

“看著他,看著這個老家伙,他現在已經不再是我們地阻礙,我們現在可以為所欲為,將不會再有任何人限制我們!這個膽小的家伙,他沒有做到的事情,即將由我們來做到。”

艾達狠狠的說。

“但是,沒有了祖父,我們真的能夠對抗那個男人嗎?”

艾爾這個時候又沒有了底氣,事實上,他一直都沒敢往尸體的方向看去。

“看著我,艾爾。”

艾達的聲音突然溫和了起來,艾爾轉過頭來,正好看到艾達的眼睛。那雙眼睛帶著光芒,仿佛能夠攝人心魂一般。

“只要我們兄弟攜手,就能做到任何事情,你盡管放心好了。”

艾達一邊說著,一邊將艾爾抱在懷里,黑色的條紋從艾達的脖子上游動到艾爾的臉上,然後又退了回去。

“是的,大哥,我相信你。”

艾爾得到了莫大的安慰一般,情緒也得到了緩和。

兩個人將白布給威爾斯的尸體蓋上,離開了檢查室。天已經蒙蒙亮了,陽光從窗戶的之外照射進來,小鳥在外面歡唱。

突然,白布下面的尸體坐了起來,一把拉開臉上的布。

“躺著太無聊了,還要這麼躺幾天啊。”

那個‘尸體’抱怨著。

【】

艾薩克帝國宰相在皇城酒吧喝酒歸來被暗殺,這種事請很快就在整個艾薩克帝國內部傳的沸沸揚揚。其實,對于所有艾薩克老百姓來說,帝國宰相威爾斯的名氣遠遠不如別的官員。盡管他貴為宰相,但是在一般老百姓眼里,比起那個鐵血男人差遠了。不過宰相即使宰相,被人暗殺的宰相還是引起了很多人的爭論,大部分都傾向于認為這是魔鬼搞的鬼,試圖讓人類世界變的混亂。少部分人認為是托爾金搞的鬼,因為最近艾薩克的發展太迅猛了,托爾金打不過凱恩,只能拿最弱的宰相下刀。

當然,也有非常微小一部分人認為,這是艾薩克內部政敵的手段,目的就是為了趁著這種混亂的時候消除異己。

不過,艾薩克官方唯一的說法就是‘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