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七十九章 要我負責?

他是誰?”

皇帝看著那個男人,奇怪的問,老師是皇家的老師,可是皇家什麼時候有這麼一個人?

“他,就是凱恩。”

阿拉貢捂著自己的臉說。

“凱恩?”

皇帝的雙眼之中冒出了危險的光芒。

“是的,陛下,我就是凱恩。”

那個那人哭的鼻涕一把淚一把的,看起來倒是傷心到了極點。

“那麼,你是自己結束自己的生命,還是我來幫你?”

皇帝一把從侍衛的身上抽出劍來,架在王維的脖子上。

“請陛下聽我說一句話,說完之後,您再決定我的生死。”

王維悲痛萬分的看著皇帝,一臉真誠。

“父親,請冷靜一下。”

阿拉貢連忙將皇帝手中的劍奪下,在這種時候,這個男人既然敢來,那麼他自然是有什麼依仗的,他絕對不是那種老老實實等著被人干掉的家伙。

“冷靜?行,我讓你說,我倒要看看,鼎鼎有名的開凱恩,到底想要告訴我什麼!”

皇帝冷笑著說,手氣的直哆嗦。

“我和阿拉貢是好朋友,當我們第一次在戰場上開始,我們就是患難與共的好朋友。

我們親密無間,我把我能想到的所有的好處都毫無保留的分給了他,為的就是要讓我們能夠永久的將我們的友誼流傳下去,不是托爾金和艾薩克之間,而是我們個人之間。當阿拉貢將他的老師介紹給我的時候,其實我是非常高興的,盡管我是一個無神論者。但是我依然對有知識是老人充滿了尊敬,所以我虛心向他求教。盡管老師他並不喜歡我這個學生,但是那並不影響我對他地尊敬。”

“神殿發生的事情絕對是一個悲劇,也許源自于我們國內的一些問題,但是那絕對不是我的本意,您知道。現在這個時間誒處于非常時期,魔鬼的威脅,被流放位面的威脅,讓人類生活在一個有今天沒有明天地時代之中。也許一般民眾還不清楚這些事情。但是我們作為上位者的,自然要比他們更能理解更多事情。在這個時候,突然發現在國內竟然還有一個團體,他們不生產,不勞動,不用繳納任何賦稅。卻讓人們每天做著毫無疑義的祈禱活動,這簡直就是讓社會衰敗的根源!”

“而在檢查之中。我們竟然還發現了如此多讓人不可原諒地事情,甚至還有的神殿以神的名義訓練性奴進行販賣!這怎麼能不讓我生氣?”

“于是,我決定徹查整個事情,在這期間也得到了阿拉貢王子的同意,我們一起進入神殿城檢查。結果老師他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在神殿城。而且不聽我的任何解釋就對我進行攻擊。眾神在上可以證明,我可沒對老師動一下,老師之所以被被沖開完全只是我身體上的保護神器自己地行動。所以說,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一個意外,是一場在人生觀和價值觀完全不同短情況之下進行對話的一場錯誤地對話。”

王維說的悲悲切切,周圍有不少人都跟著暗暗點頭,因為無論是從什麼地方傳來的消息都說,當時這個男人其實並沒以偶還手,只不過是檔了一下。結果那個老人就死了。

“也就是說,一個人的死,你只用一句意外就可以掩飾過去了嗎?”

皇帝看著滿臉眼淚的男人狠狠地說。

“掩飾?原來陛下就是這麼看我的人格嗎?”

王維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轉過身去對周圍地大臣們說道。

“我自從加入艾薩克國籍以來,征戰四方,凡爾納,雨果,大小仲馬帝國,獸人軍團,艾克族,甚至是亡者,魔鬼!我凱恩名下的人命何止百萬!如果真的是我做的,我會為一個老人而大老遠跑過來掩飾一下嗎?”

王維看著皇帝的眼睛說。

“倒是您,皇帝陛下,您也不是剛剛才認識我的,自從我來到這個世界開始你就是皇帝,到現在還是,盡管我從來沒見過您,可是阿拉貢做的每一件事應該都有你的授意在里面把,難道說,您就真的認為我會是一個不敢負責人?”

王維說到這句話的時候語氣之中已經沒有了尊敬,而帶著火藥味了。


“他是大托爾金帝國皇帝的老師!你能負責?!”

皇帝再一次將劍奪了過來,氣的渾身都哆嗦了。

“直接在我手里死掉的皇帝就有兩個,間接死掉的還有兩個。一共四個皇帝都在我的手里死了,哪一個我沒負責?”

王維的聲音終于變冷了。

“好,來人!把這個狂徒給我拿下,生死不論!”

皇帝高聲喊道。

“您

要這麼做嗎?您確定你不在乎由此帶來的後果嗎?您個老師比起你沿海城市上百萬人的生命都重要,或者說,您確定您能夠獨立面對魔鬼和亡者的攻擊嗎?或者說這句話。”

王維幾步走到阿拉貢面前,然後看著皇帝說道。

“您確定,您不在乎您的國家會變成怎樣嗎?”

王維的話已經帶有非常明顯的威脅了,阿拉貢阻止了將要沖上來的衛兵們,然後急忙將皇帝拉到一邊。

“父親,您如果這樣做,會讓兩國陷入戰爭之中,而一旦戰爭,我們托爾金絕對不會占到任何便宜!”

現在的阿拉貢也只能以這樣的方式來勸說,但是他最擔心的,還是這個男人的狂勁一上來,這里估計就沒有一個能離開的人了。

“這個,混蛋!”

皇帝咒罵著。

“我不是混蛋,王子殿下,請您一定要記住,在這種時候,任何試圖破壞我們之間友情的做法都有可能是魔鬼的陰謀,一旦托爾金和艾薩克之間的友情崩潰,那麼唯一會獲得好處的只有魔鬼們。”

“最後,請您保重,陛下。”

王維轉身就離開了。

皇帝根本連頭都沒回,仿佛一看就會被感染病毒一般。阿拉貢看著王維離開之後,把皇帝交給貼身侍衛,然後追了出去。

“我一猜,你肯定會出來找我。”

王維的聲音在牆角後面傳來。

“你剛才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

阿拉貢看著王維問道。

“恕我直言,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感覺您的父親有些反常,他顯得非常急躁,而且,他的靈魂躁動的厲害,這不像是一個正常人應該有的情況,你知道,只有受到什麼影響的人才會這樣。按照之前他支持我們之間的情況來看,他不應該是一個如此急躁的人才對。”

王維很奇怪的說。

“您,說的很對,我也感覺有些問題,父親,和之前我記憶之中的父親似乎不太一樣,他自從醒來就很急躁。”

“醒來?”

“是的,醒來。”

阿拉貢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其實,這件事要從我離開皇宮之前說起。”


阿拉貢將事情大概的說了一遍。

“原來如此,那麼今天是我的不對,我不應該如此刺激您父親,但是我想我就不去給道歉了,你知道,如果他再見到我,恐怕還會被氣的不輕。”

王維無奈的說。

“抱歉,我知道這件事不是你的本意。”

阿拉貢說。

“沒關系,我們是好朋友,請你記住這一點,我絕對不會害你的。”

王維拍了阿拉貢的肩膀一下,阿拉貢仿佛感覺到瞬間仿佛有刺痛一下,但是很快有消失不見。

“是的,我相信你不會的。”

阿拉貢說。

【】

“他真是太善良了。”

看著阿拉貢離開的身影,赫莉冒了出來,大發感慨。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我才和他成為朋友,我都覺得我自己的品質太差勁了,所以我必須找一個品德高潔的人來時刻站在我身邊。”

王維長歎了一口氣說。

“我也看出來了,你最近開始越來越壞了。”

赫莉說。

“不過看起來更加有男人味了。



“算了,你就別胡扯了。”

王維切了一聲。

“一個微型金屬分裂體已經進入了他的身體之中,那可是真正的高科技產物啊,菲莉絲的血,魔晶,再加上秘銀生物結合在一起,將會沿著他的血管流到他的腦子之中,然後將他的精神發送回來,菲莉絲就能夠分析出他的精神所受到的影響,然後得出結論。”

赫莉說。

“但願一切順利吧,菲莉絲不在,我也不好說太多事情,但是我總感覺那個剛剛醒來的皇帝有些太詭異了,昏迷和醒來的時候都太湊巧了。正好阿拉貢在外有所成就的死後昏迷,在那個老頭死的時候醒來,而且那個老頭還是皇帝的老師。如果對我說這里面沒有什麼問題才奇怪呢。”

王維說。

“但是那個人畢竟是皇帝,我們也沒什麼辦法。”

赫莉說。

“等等看看,至少我們已經把釘子插到身邊了,一切就看我們的運氣如何了。”

王維說。

“混亂之痕,這個名字還真貼切,夠讓我們混亂了。”

赫莉笑嘻嘻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