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七十八章 死亡的老師?

國王顫巍巍的抱著阿拉貢,淚水從眼角滑落。

老國王病重,這種事情在整個托爾金國內除了宮中的部分人之外,根本沒有人知道,而現在老國王醒來,自然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慶祝,但是更多的是一種人們心中的喜悅,而這種喜悅和多少沖淡了一些阿拉貢老師去世蘇引起的哀傷。

阿拉貢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應該告訴自己父親,這位托爾金的皇帝。如果告訴他,他怕這位皇帝會傷心,會生氣。但是如果不告訴他,這位老人甚至還是自己父親的老師,他害怕父親將來知道之後會更加難過。

他有些左右為難。

第一天醒來,老皇帝只能勉強的在床上做一些動作,吃簡單的食物,第二天,老皇帝就能下床走路了。到了第三天,皇帝就已經可以在阿拉貢的陪伴之下在皇宮只總到處走了。

對于這個多年不見的皇帝,更多人都是抱著一種驚喜的態度來看的,畢竟一個皇帝這麼多年不處理政務,將所有的事情都交給自己的兒子,可見也是對他兒子的信任。

“原來,我已經失去意識了這麼多年,不過在我醒來之後,看到你已經能夠將整個國家治理的如此井井有條,我也感到十分欣慰啊。你也終于長大了,不是那個總是纏著我陪著你玩的小孩子了。”

老皇帝高興的說。

阿拉貢離開皇宮的時候還是一個小孩子,當他回來的時候已經是一個小伙子了,可是那個時候皇帝就已經完全失去意識了。所以皇帝對自己兒子的印象還是一個小孩子一般。

“無論如何,父親。只要您沒事了就好。”

阿拉貢說。

“是啊,我一直都在混沌之中,直到突然好像聽到了老師地聲音,他將我喚醒了,我才能夠醒來,不知道老師在什麼地方?”

皇帝看著阿拉貢的眼睛問道。

“老師他……”

阿拉貢的語氣有些猶豫。

“他已經不在了嗎?”

皇帝試著問道。

阿拉貢點了點頭。

“是嗎。也是。這麼多年了,一直都是讓他照顧著我們,結果他死我也沒去看他一眼。”

皇帝有些慚愧的說。

“其實,老師他剛剛去世。明天就是追悼儀式。”

阿拉貢說,這件事是瞞不住了。

“什麼!你怎麼不早說!快,快帶我去見老師!”

皇帝急急的說。

阿拉貢領著老皇帝一路走到內宮,在一座不太的殿堂之中,一座華美地水晶棺放在中央,周圍的人都在忙著布置。

“老師!”

老皇帝一時激動。差點摔了一跤。他甩開阿拉貢的手幾步來到寒冰棺材之前。

“傷痕?”

老皇帝一眼就看到了那尸體上明顯的傷痕,絕對不是自然死亡!

“他是怎麼死地!”

皇帝突然轉過頭來看著阿拉貢。

“我想。那是一個意外,請您息怒,這個故事講起來,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


阿拉貢揮手讓所有人出去,然後兩個人一直坐在這座宮殿之中。從早晨一直聊到晚上。

“原來,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凱恩,這個膽大包天的混蛋。竟然敢做出這種事情來!阿拉貢!調兵,我要你立刻出征艾薩克!去向把那個男人的腦袋給我砍來!”

皇帝憤怒的說。

“恐怕,不行,父親,除非,我們想面臨魔鬼和艾薩克地兩方面攻擊。”

阿拉貢拉著皇帝,讓他坐下。

“現在,魔鬼就盤踞在遠古競技場,那是那個男人給魔鬼們劃分的地盤,他地目的是為了給人類爭取時間。同時他還親自去了被流放的世界,找到了讓亡者入侵減緩的方法。而最重要的是,一旦我們和艾薩克交惡,我們之間地同盟關系被解除,我們托爾金不一定能夠在未來即將面臨的戰爭之中占到便宜。”

阿拉貢說。

“經過多年的發展,艾薩克早已經成為能夠和我們相抗衡地國家,他們研究出來的黑色武士,便攜式燃晶大炮,以及各種個樣的武器都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一旦開戰,損失將會是不可估量的。”

“這幾年來,因為和艾薩克交惡。三個國家變成了艾薩克實際的領地,四個國家被滅國,成為我我們托爾金和艾薩克兩方的占領區。父親,對于這樣的一個對手,輕易出兵是非常不明智的。”

阿拉貢基本上就是在就事論事。

“好,你果然長大了,竟然連我的話也不聽了。”

老皇帝氣喘籲籲,腦門上一頭虛汗。

“那個是我的老師,是將我從混沌之中喚醒的人!也是你的老師!你就這樣讓他死在這里嗎?”

皇帝一巴掌打在阿拉貢的臉上,阿拉貢沒有生氣,也

駁,他知道。父親的思維還是在他昏迷之前,那個還根本提不上什麼氣候。即便阿拉貢告訴皇帝艾薩克現在有多麼強大,皇帝也不會相信。

強行讓老皇帝相信這件事肯定是不可能的,那麼只能等待時間來證明一切了。

老皇帝越來越生氣,越來越生氣,結果突然一頭栽倒在地上。幸好阿拉貢身手相當不錯,一把將老皇帝給接住。

“父親!父親!”

阿拉貢急著將老皇帝送回到寢宮,醫生診斷的結果只是說老皇帝有些激動,所以才會暈倒,而不是重新回到了失去意識的狀態,只要休息一下就不會有大礙了。

離開寢宮,阿拉貢坐在皇室花園的一顆大樹下,看著天空之中的滿月。

“晚安,王子殿下。”

一聲熟悉的聲音突然傳入阿拉貢的耳朵。

“如果我是你,我就沒臉在來這個地方,凱恩。”

阿拉貢說。

“可惜你不是我,我會來這個地方,那是因為我知道我必須來,無論是因為你還是因為我。”

王維說。

“我沒有心情和你比嘴力。”

阿拉貢閉上了眼睛,一腦子漿糊。

“我也是,不過你也應該知道,這件事錯不在我。”

王維來到阿拉貢正面說。

“我不想討論這個事情。”


阿拉貢很煩。

“這不是以你的意願決定的,你給我安了一個謀殺的罪名,同時也不允許我的辯解?托爾金真的已經可以強大到目中無人的地步了嗎?”

王維冷笑著說。

“好吧,就沖著你這句話,我讓你辯解,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辯解的。”

阿拉貢瞪著王維說。

“很好,我要說的就只有一句話,你一定要聽好了,我之所以來說這句話是因為我們曾經是戰友,所以我會和你說,當我離開這里,無論你做任何決定,都將和我無關。”

王維來到阿拉貢跟前,點著阿拉貢胸口說。

“我沒殺你的老師。”

王維就說了一句話,然後就離開了。

這是那個男人說的。

阿拉貢很清楚的知道一件事,那個男人從來不在乎比別人說他是屠夫,戰爭之中,凡爾納損失了八萬戰士,他將這件事全都攬在他的身上,從來沒人說那是艾薩克的士兵做的,都說是他一個人做的。然後是雨果,大小仲馬。滅城,滅國。他從來不在乎自己已經背負了多少人命。

阿拉貢曾經和老師同樣思考過這個男人的價值觀。

結論驚人的一致——那個男人只做自己喜歡做的,不做自己不喜歡做的。

這個結論說明了一點,如果是他做的,他絕對不會否認,如果不是他做的,他也絕對不會承認。

他從艾薩克來到自己的皇宮之中,選擇了一個只有自己在的時間,只對自己說這樣一句話。

阿拉貢知道,那個男人在這種情況之下說的話有近乎百分之百的真實性。

但是,自己能相信他嗎?

畢竟那個人不是和自己無關的平民百姓。

“凱恩,艾薩克,灰龍堡。”

阿拉貢自己念著。

“大約從今天開始,我們就再也不能像是戰友一樣站在一起了吧。”

【】

第二天是老師的葬禮,這次葬禮驚動了很多國家,盡管沒有當初凱恩‘死’的時候那麼轟動,卻也讓不少國家派出了代表參與。當然,許久不見的托爾金皇帝成為了人們最大的焦點。在這次葬禮上,艾薩克也方面也送來了悼詞,不過並沒有被宣讀,而是被皇帝當場撕碎扔掉了,這個舉動讓很多小國竊喜不已。阿拉貢只能暗暗搖頭。

托爾金如果和艾薩克交惡,那些小國能得到什麼好處?

阿拉貢悲哀的看到人類的劣根性,竟然在這個時候還如此淋漓盡致的表現出來。

那些小國一個子兒的好處都不會有。

今天暫時的和平都是那個男人一點點換來的,這個時候如果不團結,那麼還什麼時候團結?

如果說什麼人的臉皮最厚,那麼除了艾薩克的凱恩之外,估計就沒有人敢擔當這個重任了。就在托爾金皇帝將艾薩克的東西撕碎之後,外面的突然傳來通報,艾薩克的使節到。

這個時候能出現的人,除了那個男人,還會有誰。

“老師!”

某個家伙還沒進門,一聲鬼哭狼嚎就冒了出來,然後一個渾身喪服身影就直接沖到了寒冰棺材前面,一把扶住棺材。

“老師!我對不起你啊!”眾人都驚呆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