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七十三章 阿拉貢的疑惑

著阿拉貢來到會長的驛館,周圍駐守的兵力讓阿拉貢讓他明白似乎這個家伙是來真的。讓所有的守衛的兵力全部集合,王維帶著阿拉貢來到內部,會長和幾個同僚比起剛來的時候幾乎老的十幾歲,憔悴的讓阿拉貢看著都心驚不已。

“這是怎麼回事,你在虐待他們?”

阿拉貢皺著眉頭問道。

“如果你再這樣自己胡亂猜測結果,老子就直接對著你那張英俊的臉打過去,把你的臉變成一張爛臉,你信不信?”

王維握著拳頭說,阿拉貢絕對相信這兒家伙做得出來這種事請。

“殿下,我們在這里並沒有受到任何虐待,變成這樣,是因為……”

眾神教派聯合會會長看了桌子上的資料一眼,飛快將視線轉開,仿佛這東西刺眼一樣。

“這是什麼?”

阿拉貢指著桌子上的東西對王維問道。

“資料,你們知道的那部分資料,而這些是全部,詳細的描述了當時發生的一切,我估計你會喜歡的。”

王維對著阿拉貢做出一個請的手勢,阿拉貢疑惑的拿起一份東西來,打開,然後,他沉默了。

許久,他扔下了第三本,而桌子上還有很多,阿拉貢臉上一直帶著的那種淡然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淡淡的憤怒。

“凱恩,你怎麼能捏造這種東西出來!”

阿拉貢喉嚨嘶啞的說。

“你有沒有發覺一個問題,我的王子殿下,您最近似乎對我有很大地成見。當我向您展示一些東西的時候,您首先想到的就是我在欺騙您,而不是說我正在以一個朋友和盟友的身份給您一些應該的幫助。讓我們來想象,是誰將鋼鐵戰艦最強大的那種賣給了你們,是誰將燃晶大炮首先賣給了你們,是誰讓交通首先在你們國家發展起來?是誰讓哪些小國團結在你們托爾金身邊?”

“想想看,我的王子殿下,我給您帶來了這麼多禮物,但是我是否向您要求過一分。哪怕一分的報酬嗎?那麼現在我調查出來的這些事情,您不相信。好吧,您告訴我。如果說我是偽造地,那麼我偽造這些東西到底有什麼目的?艾薩克。能得到什麼好處!再進一步!你告訴我,偉大的王子殿下,你們托爾金能有什麼損失!”

王維拉著阿拉貢地衣服領子吼道。

“不。你們托爾金連一毛錢的損失都沒有,神殿在你們托爾金境內,不會給托爾金帶來一毛錢地稅收,不能促進經濟的發展,甚至讓更多的人脫離勞動生產,讓托爾金地整體稅收下降,難道你們托爾金是白癡嗎?”

王維滿嘴吐沫星子都噴到了阿拉貢的臉上。

“不,不是這樣的。”

阿拉貢臉上的憤怒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疑惑。

“是的,你說的很對。你說的一點錯都沒有,但是為什麼我認為是錯的?”

阿拉貢更加奇怪了。

“很好,你還沒有喪失基本的判斷力。”

王維伸出手去按在滿臉茫然地阿拉貢的腦門上。

“傾聽你靈魂的聲音。如同低語一般,你會得到源自你內心地最真實。”

王維的手上冒出絲絲地白光。但是都被他的頭發擋住,沒有被任何人看到。

“我想,我可能需要休息一下,請原諒。”

當阿拉貢再一次抬起頭來的時候,他說。

“請便。”

王維微笑示意。

阿拉貢離開房間,聯合會的會長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沒說什麼只是繼續呆呆的坐在沙發上。

“你們准備一下,過幾天你們就可以離開這里了,我想,不會有人喜歡這個地方的吧。”

王維說。

“影響暫時消失了。”

離開房間,露娜對王維說道。

“是的,我看出來的了,看起來暗示非常明顯。不過那個老家伙也沒想到,這個老兄自我的意識非常強烈,他自己有自己的一套邏輯判斷標准。幸好我的靈魂低語還能用,暫時安撫了他的靈魂,讓他的邏輯自己陷入了混亂。而人就這點好,邏輯混亂之後人的邏輯就會重新捋順整個過程,他到了事情的真實一面。但是那只是暫時的,過不了多久這件事情就會被那個老人意識到,他還會重新施加更多的影響在他身上,不過那個時候就不是我們能夠阻止的事情了。”

王維說。

“菲莉絲讓我告訴你,她有辦法找到一個方式來幫助

拉貢身上留下一個印記,這個印記將和他的精神緊密起,不會被人發現,這樣,也許我們能知道到底那個家伙的動向。



露娜說。

“這正是我所需要的,等到那個家伙重新緩過來的時候,他就會立刻來找我的。”

王維說。

【】

阿拉貢將自己鎖在房間之中,他疑惑的看著鏡子之中的自己,直到剛才以前,他都如同在夢中一樣,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發生了如果不是王維的提醒,他真的還沒意識到自己竟然在潛意識之中將那個男人當作自己了自己的敵人,可是,為什麼會這樣?他不是自己的敵人,他是自己的同盟,神殿城的死活和自己有什麼關系?

王維說的對,盡管神殿城在托爾金,但是也僅僅只是如此而已,神殿城一直都是以中立的面貌示人,他們甚至從來沒有給托爾金任何的賦稅,而平白在這個地方占據了如此龐大的土地。可是為什麼自己從來就沒有覺得這種事情很很反常呢?他似乎認為這是正常的,可是,又有哪個皇帝會同意這件事呢?

稍微休息了一下,阿拉貢又再一次回想起連自己剛剛看到的東西,一件件觸目驚心的事件就這樣擺在自己面前。那個男人從來沒有騙過他,可是就算是騙了他又怎麼樣,他要做的只不過是對神殿城動手而已。

他為什麼要對神殿城動手?因為他國內發生了惡性事件。國內的惡性事件會不會和自己老師的事情有關系?

阿拉貢不相信那個人會如此的小氣,但是更具體的事情他基本上都想不起來了,似乎有什麼事情正在發生,但是他不知道那是什麼。

【】

當王維再一次見到阿拉貢的時候,這位已經早就過了而立之年的大王子精神比之前看到的好多了,他誠摯的對王維道歉,謙遜一如既往。而王維也對那天發生的事情道歉,說明自己並不是真的有意冒犯,然後阿拉貢當著王維的面同意了關于協助神殿城調查的事情。

這正是王維需要的。

王維要求阿拉貢王子跟在自己身邊,暫時不要回到托爾金境內去,反正阿拉貢暫時國內的事情都以極高交由大臣處理,他也不忙著離開。而他本人也正好想要知道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于是他決定和王維一起進入神殿城。

會長和那幾個倒黴的同僚們都一起跟著這一次的檢查隊伍前進。

有的托爾金和會長的親自跟隨,這一次的檢查隊伍終于順利的進入神殿城。檢查隊伍都是艾薩克的正規軍,由于神殿城一直都宣布中立,不隸屬于任何一個國家,所以托爾金這一次正好只是開放了國境允許艾薩克軍隊路過而已,而對神殿城的反對要求基本上無視。

阿拉貢說的話很有道理:托爾金不是給你們看門的。

這里是神殿城,這里不是艾薩克國內,這里云集了全世界的信徒。尤其是接連的戰爭,更是讓無數人加入了神的隊伍。神殿的信徒人數短短兩年之內幾乎翻了兩番。

這也就造成了這里的自我意識非常強,他們認為自己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擁有自己的主權,他們不允許任何外敵的入侵。

而就在這個時候,神殿騎士團們也被召集起來,駐守神殿周圍。神殿甚至給這些信徒們發放武器,要求信徒們用武器保衛自己的信仰。

可以說,這是除了信仰之戰以外,第一次有人讓信徒們如此團結。

眾神教派聯合會的會長親自出面,要求那些神殿不要鼓動信徒們使用暴力,因為他很清楚,那個人是以暴制暴的高手,他絕對不會對擋在自己路上的人手軟。

會長親自上門,找到阿拉貢,然後兩個人一起求了王維半天時間,王維終于同意給他們兩天時間,讓他們去說服神殿解除武裝,但是這個組合卻遭到了神殿的敵視。其實,會長這個職位只是眾神教派的表面文章,真正控制的這些神殿的還是神殿議會,這是由每個神殿大祭司共同組建的結構。在他們看來,有著官方背景的眾神教派聯合會並不是他們的代言人,只有他們自己才能控制自己。

所以,這個會長和阿拉貢的好意被他們解讀為要他們繳械,于是他們被激憤的信徒們給感趕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