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七十章 策略

著事態的發展,皇城境內的神殿被一個個徹底檢查,跟隨重兵和燃晶大炮。凡是聰明點神殿早早的就把大門打開,一些真正老牌的大型神殿在這個過程之中得以保存,當然,大部分都在這暴風雨之中徹底被清洗。

最終,整個皇城之中能夠得以保留的竟然就只有五座神殿,空間門之神斯皮茲羅姆算是一個。盡管也檢查到了一些問題,但是都是雞毛蒜皮的小事,直接被王維壓住了。畢竟這個家伙是老媽信仰的神,自己不能做的太絕。

簡單來說,凡是被認定為有毛病的神殿一律遭到的查處,神殿被查封,同時開放神殿內部允許任何人隨意進入驗證證據。總的來說,還是比較公開,公正的。部分祭祀直接被軍隊帶走,而少部分被當場處死,所有和神殿有關系的人都在一夜之間被請到了軍隊之中喝茶。

神殿系統的不滿開始變的越來越強烈,很多人都認為,軍隊就是軍隊,他們沒有權利檢查神殿,更沒有那個權利對神殿之中的人進行任何可能性的審判,只有神殿內部的神殿法庭才能。

眾神教派聯合會是整個神殿系統最通俗的官員,他代表了整個神殿系統的利益。而會長本人此時卻在艾薩克疑杳無音訊,更加讓神殿系統感到艾薩克這是在對他們采取敵視態度,神殿聯合會再一次派遣代表來到艾薩克。要求面見會長,同時要求查看所有調查地數據。

這一次艾薩克非常配合,他們立刻將這些新來的一批代表弄到了會長所在的驛館,當他們見到會長的時候會長正在一堆資料之中愁眉苦臉,憔悴的幾乎都像是變了一個人。

然後,他們立刻就得到了他們想要的文件,一開始他們還對文件的真實性提出質疑,但是到了後來,會長竟然對這些東西都點了頭,于是那些代表們立刻明白。這一次並不是無妄之災,而是有些事情真的被查了出來。

其實,神殿系統內部一直都知道這些神殿大大小小出了些問題,而一直以來,神殿方面都對神殿系統上繳了非常優厚的管理費,所以神殿系統也對這些事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在他們看來,無論這些神殿如何折騰,畢竟他們也只是暴露在眾人視線之下的一個小機構而已,能到什麼程度?

但是現在他們似乎明白,神殿地那些家伙們。甚至比他想象的還要貪婪。

不過,即便他們已經想開了,他們也無法離開驛館。層層重兵已經限制了他們的自由,甚至整個驛館都被布置了法陣,連一絲魔法信號都不允許傳出。

然後,王維將掌握的部分證據公開了出去,包括很多駭人聽聞的東西。這些證據被批量印刷,然後送到全國各個地方,任何一個有人的地方都要被送到。自從調查神殿以來。全國各地的抗議聲音就沒有停止過,這一次公布證據,就是為了要平息所有反對的聲音,要讓人人情正確的信仰和錯誤的信仰之間地區別。

同時,王維還宣布,在未來的兩周之內,任何人都可以來到皇城隨意調閱任何原始資料,甚至對神殿內部進行檢查,以比對這件事的真實性。路費由灰龍堡方面報銷。

而在短短地三天時間之內,湧入皇城的人就有數萬之巨。

蒂娜坐在皇宮最高的空中花園之中。看著這座屬于自己的城市。一旁的咖啡早就已經涼了,但是她卻沒什麼心思思考這些問題。

咚。

門被推開。發出沉重的腳步聲的人緩緩靠近,然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端起桌上地咖啡一飲而盡。

“真是夠苦的,喝這玩意兒對身體沒好處,喝茶。”

那個男人說,凡是能這樣說話的,只有一個人。

“怎麼樣了?”

蒂娜站在陽台邊上沒動彈,手牢牢的握住陽台的扶手。

“能關的都關了,能砍的都砍了,收繳各種財寶無數,解救婦女兒童無數。”

王維說。

“我知道有些神殿可能真的是這樣,但是真的能夠到這種地步嗎?”

“當然,不是。”

王維看著桌子上有一份資料,笑了笑,然後來到蒂娜身後,從後面抱住她說。

“人們信任

了,我這一次要打破他們地信任,所以必須要下點猛話,我一點都不在乎所謂神如何如何,我只在乎我能不能將神殿之中的貓膩徹底查清楚,搞明白。而且你難道不覺得信仰神這種事情要不要都行嗎?”

“赫莉說過,大意志不需要人信仰,真神就算信仰了,也沒幾個人能夠真正獲得神力,更不會對你地祈禱有任何反應。偽神更不用說,他們能搭理你就算怪了,剩下地半神艾嘉能清楚的告訴我們。你看,神這種生物對人類地信仰來說根本就是可有可無的東西,信仰什麼的,你可以信仰財富,自由,權利,唯獨是神,你信他毫無疑義,他不能保佑風調雨順,不能管理吃喝拉撒,甚至連正義邪惡也不在乎,他們有他們存在的意義,甚至很多神使都不是神的信徒!”

“而神殿,這種地方卻打著神名義養活著一群不生產,不勞動,卻享受尊敬的廢物們,讓人們醉心于和神交流而不是信仰自己的雙手,這種地方,要他有什麼用?留下幾個真神的神殿就可以。”

王維說。

“你說的都有理,我也很清楚你的看法,但是我很擔心神殿城會發生激烈的反彈,他們也許會召集死忠信徒發動對你的襲擊,你不反擊不行,但是一旦你開始反擊,用你的刀子鎮壓國內的老百姓們,那麼造成的結果將會更加嚴重,到那個時候,事情可能會失去控制!”

蒂娜是站在一個很宏觀的角度來思考的。

“無論他們會不會發動戰爭,這都是有可能的,而且我也做好了准備,我就是要把他們逼急了,我要讓他們自己露出他們的尾巴來。”

王維說。

“我最擔心的就是有不明真相的老百姓們受到他們的鼓動而起來鬧事。”

這才是蒂娜最害怕的。

“放心好了,對于這種事情,我早就有了計劃,任何一個信徒都會有家人的,而信徒的家人卻並不一定是信徒的,只要讓他們的家人知道我們是為了他們好就好了,至于一些死忠的信徒,就交給他們的家人慢慢改造。不過,萬一碰到冥頑不靈的,總要有幾個榜樣出來,只要沒人是死神的信徒,我就不信他會真的盯著刀刃往前沖。”

王維說。

轟轟烈烈的活動還在繼續,王維很明白自己要做什麼,他開始要求各個郡縣在領土之內發布各種宣傳材料,召集不明真相的群眾,向他們講解為什麼軍度要取締這些神殿,告訴他們這樣做是為了他們。同時要求各地的軍隊嚴密注視各地動向,有任何事情發生都絕對不能隱瞞,真正遇到找事兒的就絕對不能姑息。

由于這些策略比較到位,所以一時半會兒,盡管出現了一些人抗議,但是還沒有發展到太嚴重的地步。

而這個時候,那位會長的作用就體現出來了。

當王維來到會長所在驛館的時候,會長和額他的那些同僚們人人都瘦了一圈,他們很擔心,有的擔心自己的未來,有的擔心自己的生命。他們每天進食很少,體重下降的飛快,幸好這里的醫生不錯,所以才沒有人病倒,不過會長本人卻是衣服病懨懨的樣子。

“會長大人,這些天過的怎樣?”

王維走進房間,看著正坐在桌子後面的會長問道,王維剛才已經了解到,這位會長除了睡覺吃飯,就是在看這些資料。

“老實說,我一直在等你來。”

會長沒有回答王維的客套話,而是開口說。

“哦,這麼說你有事情要對我說。”

王維來到他對面坐下。

“這里的事情,都是在神殿之中發生的嗎?就沒有調查錯誤嗎?”

會長沒有指向,但是誰都知道他在說什麼,那些同僚們也都把耳朵豎了起來。

“盡管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同時我也希望這種事情沒有發生,但是我只能很遺憾的告訴你,這些事情每一件都是經過嚴密的調查取證,最終得出的結論,就和你看到的一樣。他們都是真的。”

王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