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六十八章 異教徒和無神者

美麗的蒂娜女皇,院眾神的光輝與您同在。”

會長是貴族出身,禮儀自然不會有任何欠缺。

“請坐,會長先生,我來為您介紹,這位是凱恩。”

蒂娜指著那個還在往嘴里塞點心的男人說。

“凱恩先生,如雷貫耳。”

會長實在是無法用笑容連面對這個強行關閉了國內上百個神殿的男人。

“謝謝,早晨聽到女皇的召喚,所以還沒吃飯,只能過來這里先吃點,讓您見笑了,要不您也吃點?”

王維用一口紅酒將嘴里的東西送下去,然後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說。

“請不用客氣。”

會長示意自己已經吃過了。

“既然凱恩先生也在這里,那麼我就直說了,我這一次來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女皇陛下能夠恢複宗教自由,讓人們能夠自由的選擇自己的信仰,恢複那些被查封的神殿,您知道,最近我的辦公室里面已經快成哭訴的地方了。”

會長小幽默了一下。

“很遺憾,這件事您應該對他說,整件事都是他做的,和我沒關系。”

蒂娜優雅的指了指一旁的男人。

“但是,您是女皇。”

會長說。

“即便我是女皇,我卻不是神,我可管不了所有的人。”

蒂娜笑著說。

“那麼凱恩先生。”

會長無奈地看著一旁的男人。他想要直接從這個小女皇的嘴里撬開一絲縫隙,但是顯然,這個小女孩比他想象的要狡猾的多,直接將所有的責任全部推給那個男人,誰都知道,這個直接導致了幾個國家分崩離析的男人絕對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你先看看這個。”

王維扔給對方一本如同國家曆史一般厚重的東西,看得出來,還是匆忙之中裝訂起來的,書頁和書頁之間都不齊。

“這是什麼?”

會長疑惑地拿起來隨便翻了一翻。

“仁愛神殿,販賣戰區兒童十二名。獲得機金幣二萬枚,走私糧食三十噸,在戰區哄抬物價,非法盈利金幣六百七十枚。”

“健康神殿,偷取信徒供奉食物,特產,財寶,金幣等,總計價值金幣六萬,秘密處死舉報者一名。”

“這。這是都是什麼!”

會長只是翻了兩頁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這是所有被查封神殿的調查報告,從這些神殿收繳的東西數量之巨大,已經可以養活一個不算太大的小國幾年了。在加上這些販賣婦女。兒童,奴隸,走私,私設公堂,秘密刑訊,謀殺,等等罪名。我想這些已經足夠讓我有充分的理由封閉那些所謂的神殿了。”

“不可能!在神的注視之下。他們絕對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會長絕對不相信,認為這是而已的詆毀。

“在神的注視之下?這片大陸上有多少給神你比我清楚,神真的會看著你?而且,那些所謂地神就沒有貪婪的?”

王維碰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你,你這是惡意構陷!神是偉大而且無私地,怎麼會有貪婪?”

會長氣的肺都要炸了。

“那麼你認為我這些東西都是假的嗎?”

王維聲音變的冷起來。

“不能說都是假的,但是絕對沒有這麼多!”

會長肯定的說。

“也就是說,你張嘴說的一句話比起我親自調查出來地事情還有法律效力?”

王維瞪著大眼珠子看著會長。

“因為那些神殿祭祀都是我親自審核的,他們的人品無可挑剔!”

會長還在力爭。

“你是白癡嗎?”

王維一把將會長提起來。

“現在你就問問你的神。我接下來會怎麼做,如果說對了。我就放了你。如果說錯了……”

王維從牙縫里面說。

“我,我……”

會長自然是回答不來的。

“你聽著。從現在開始,你跟著我,一步步的跟著我,我要讓你跟著我去看看那三十個神殿到底有沒有問題。”

王維說。

“這個家伙,難道又要得罪教派?”

蒂娜頭疼的看著王維。

【】

眾神教派的會長被王維捆成了一個粽子,和王維坐同樣一輛馬車來到距離這里最近,也是皇城最大的神殿,少女神殿,這個神據說是少女地保護神,信奉他的少女能夠永葆青春。

在神殿地最外圍,艾薩克士兵已經將整個神殿團團圍住

間則是無數女孩,女人,老婦人。

“聽著,給她們十秒鍾,讓開一條道路,否則直接施放酸雨術,把她們地臉都變成爛臉。”

王維盡管是小聲說的,但是基本上附近地女孩們都聽到了,幾乎是瞬間,她們就讓開了一條通往大門的路。

“女人可以不要生命,但是絕對不能不要臉,這就是女人的信仰,你知道嗎?”

王維笑著說,而會長一言不發。

“惡魔!你無法靠近這里,神力已經封鎖了大門!你無法打開!”

王維拉著會長走近大門,神殿的祭祀們都手持武器擋在大門口,王維沒有靠近他們,而是揮了揮手,後面幾個士兵立刻讓開,幾個士兵推著某樣東西走了過來。

“我看看,是你們的身體硬,還是燃晶大炮硬。”

“你!你敢要是敢開炮,就對著我們的身體開炮吧!”

幾個祭祀立刻擋在大門上。

“放心好了,我不會對著別的地方的,你們阻礙正規軍執法,已經是死罪了,我根本不需要對你們進行保護。”

王維無所謂的站在一旁。

“你,你真的要對他們開炮?”

會長大聲對王維喊道。

“當然,難道我弄大炮來是給你看的?”

王維理所當然的說。

“但是他們都是人!是你的同胞!”

會長嗓子都喊啞了。

“我的的信條之中只有敵人和自己人,沒有同胞的說法,我我來說,既然擋在我的路上,那麼他們就要有所覺悟了才對,准備為你們的神獻身吧。”

王維獰笑著說。

“和他們拼了!”

幾個老祭祀一喊,一些年輕的祭祀立刻沖了上來,然後被艾薩克正規軍幾下子砍死。

“襲擊正規軍,無論理由,死罪。”

王維說。

“該死的,是你說要開炮,他們才沖過來的!”

“可是我沒開炮,我只看到了他們襲擊了正規軍。”

王維笑著說。

年輕祭祀被砍死,血液讓還在義憤填膺的女孩們驚慌起來,面對軍隊的刀光,她們根本不敢亂動,而幾個老祭祀立刻打開神殿的大門,躲了進去。

“你瞧,姑娘們,你們被那個老家伙甩了。”

【】

女孩們憤怒的看著軍隊做的一切,但是她們沒有將自己敵視的眼光看著在別人身上,而是王維。在他們看來,這個男人才是一個真正萬惡不赦混蛋,竟然敢對神都不敬。

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個男人從來就都沒敬過。

“你們都聽著,我知道你們很不爽。不過,我比你麼還不爽,不過這吧需要你們知道,你們唯一要知道的就是,等一會兒我會把大門打開,你們和我一起進去,你們應該看到了,神殿一直都在你們的保護之下,我們的人沒有進去,等一會兒你們看到的一切東西可別說是我安排的。”

“尤其是你,會長大人,我今天會帶著這你一個個走完每一個被我包圍的神殿,然後,我要讓你親自在我面前簽署一份文件,到那個時候我相信你一定會非常高興的。”

炮轟神殿,這種事情除了在很久之前的異教徒戰爭之中出現過,到了現在早就已經淡出了人類的視線,神殿的一統協會制度讓神殿和神殿之間變成了團結協作關系。到了現在,竟然再有一個人要炮轟神殿。

“你難道是異教徒……”

會長小聲說道。

“錯了,我是無神者,我對看不慣的就是這些吃干飯的白癡們。”

王維說。

燃晶大炮在如此近的距離轟擊一個相當有曆史的大門,還是木質大門,根本沒有任何懸念,大門被輕易的轟碎,堵在大門後面的一些桌椅板凳被轟朝後面飛去。軍隊紛紛沖進神殿之中,王維對那些信徒們做了請的手勢,女孩們不敢進去,但是他們身後都有軍隊的武器頂著,只能進去。

神殿之中傳來幾聲慘叫,然後就看到一些先前沖進去的士兵正架著幾個祭司往外走,身後的幾個士兵抱著一些渾身赤裸,滿身都是臭味的女子往外走。

“報告長官,發現幾個密室,里面關著一些女性,還發現一個金庫,暫時沒有辦法打開,不知道里面藏著什麼。”

一個負責人過來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