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六十六章 地獄來的老相識

宮之中,阿拉貢的老師已經換下了祭祀的袍子,穿著現書房之中,阿拉貢自然要對某個男人的事情和老師解釋一下,他相信以老師的寬宏大量,肯定會原諒的。

當然,和他想的一樣,一個老人自然不能和自己孫子一樣年紀的小孩子慪氣,所以老師也輕易的原諒了王維的不敬,但是隨後,當阿拉貢打聽秩序之神事情的時候,老師的眉頭卻皺了起來。

“為什麼打聽秩序之神的事情?我們只要信仰我們自己的神就可以了,別的神,我們沒有必要知道的。”

老人似乎認為阿拉貢對自己的神信仰不堅定,有些不快的說。

“並不是這樣的,老師,我之前離開了一段時間,就是和凱恩去了一次神殿城,在那里那個男人似乎要調查秩序之神的的事情,還多次提到關于一些奇怪的條紋的問題,對于眾神的事情,我知道老師是這方面的權威,所以我自然要來問問您了。”

阿拉貢趕緊解釋清楚。

“你說,你前幾天是去和那個男人調查秩序之神的事情?”

老人的表情更加嚴肅起來。

“是的,老師。”

阿拉貢不知道老師到底怎麼了,只能小心翼翼的說。

“從今天開始,你不要在和那個男人見面,而且也絕對不允許那個男人再一次踏進我的神殿之中。秩序之神是邪神!凡是和那個人沾染上關系地人都將會遭到的詛咒!”

老人指著阿拉貢的腦門子說道,雙眼之中暴起的光芒瞬間將整個並不明亮書房照的一片雪白,黑色的條紋從他的脖子上蔓延到臉上,然後再次消失。

“是的,老師,聽從你的吩咐。”

阿拉貢雙眼茫然的說。

【】

吃過午飯,王維再一次來到神殿跟前,神殿地大門緊閉,沒有一個信徒來這里祈禱,周圍也幾乎看不到一個人。作為信徒主力的騎士們都上前線去了,而一般人也不會在這個時候來這里祈禱。

連續敲了幾次門,大門都緊閉,試著感應一下內部的情況,神力將整個神殿嚴密的封鎖起來。

王維有些郁悶,于是他返回皇宮,到皇帝的書房門口。結果門口的衛兵說,阿拉貢正在處理機密事物,不允許任何人進入。

機密事物會在書房之中研究嗎?

王維看著被神力封鎖的大門,嘴角咧開一個很愉悅的微笑。

“怕了?怕了就好。就怕你不怕。”

離開正殿,回到寢殿,王維決定想個辦法重新進入神殿之中去一探究竟。

但是計劃是計劃。就在他想是不是直接硬闖的時候。露娜突然冒了出來。

“維,先把這個放一下吧,灰龍堡傳來消息,魔鬼的第二批部隊到了。”

露娜說。

“到就到了把,沒什麼關系,直接開戰,能砍死多少砍死多少。反正我們只是要拖延他們地時間而已。”

王維現在並不關心魔鬼的問題。

“問題就出在這里,有一隊魔鬼砍翻了另外一隊魔鬼,他們直奔灰龍堡而來,而且點名要見你。”

露娜說。

“這麼邪門?我認識他們?”

王維奇怪了。

“豈止是認識,還是老相好呢!”

赫莉幸災樂禍的聲音傳來。

“不會吧,難道是耶利拉?”

王維立刻想到自己在地獄之中唯一地熟人。

“沒錯,除了她還有誰?你的契約看來在你不知道的時候生效了。”

赫莉竊笑。

“這里好不容易稍微有了點進展,算了,回頭在來說。反正現在他們都躲進烏龜殼子里面去,見都見不到。”

王維就這樣回國了。一直到回國。阿拉貢都沒有再出現一次,仿佛人間蒸發了一樣。盡管知道異常,王維也只能將這件事放一放,畢竟面對未知的威脅,還是先把已知的解決了才好。

回國,回到灰龍堡,王維休息都沒休息,直奔地獄開口。這個開口變的更大了,漫天的黑云壓抑地讓人喘不過氣來。

再一次見到耶利拉,這一次她穿了一件非常合身的皮甲,沒有和往常一樣赤裸著上身,不過他頭上的兩根彎角卻被什麼東西給掰斷了,原本放在角上的金環現在被帶在手腕上。

一看到王維,對方首先是一臉的不可思議,然後則變成了很灑脫的笑容。

“果然,和我想的沒錯,王維,你是一個很有膽子的人,竟然在失去力量的情況下

扛我地一拳。”

耶利拉似乎是在敘舊。

“我倒是沒想到你竟然會自己找上門來,我還以為你會跟著迪魔高根一起沖上來呢。”

王維有些無奈的說,畢竟小聰明被揭穿,自然是很令人不爽。

“那個白癡他也配讓我幫他?”

耶利拉一把拉著王維原地坐下。

原來,在回到地獄之後,耶利拉立刻就去尋找她效忠地領主,結果那個領主告訴她,他已經宣布效忠于迪魔高根,將所有地軍隊都交給迪魔高根指揮,包括耶利拉在內。

火爆脾氣的耶利拉自然不能承認這結果,于是他直接就將那個領主給暴打了一頓,然後帶著自己地舊部離開軍隊,但是沒有想到的是,迪魔高根竟然早就已經知道她要回來,他布置好了陷阱,將耶利拉抓到。他要對耶利拉進行效忠的轉化,說白了就是要對耶利拉進行洗腦,洗腦的過程很順利,但是耶利拉是一個混血兒,盡管被強制洗腦,但是他還是有一部分意識隱藏了起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莫名的波動讓她突然意識到,自己曾經似乎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那是那個魔鬼留在自己身體之中的一滴血液,她為了以後尋找他而留下了一滴血液,而這個時候,這滴血液所代表的東西已經被她清晰的感受到。那種契約,那種力量。

耶利拉知道,自己被騙了,但是也正是因為自己被騙了,反而會因此而獲救。

“我假裝被控制,同時利用契約的力量重新恢複了我的身體,我脫離了他的控制,趁著他不注意,我離開了他的城堡,重新找到我的舊部,他們都因為不服從迪魔高根的指揮被關了起來。”

耶利拉指著身後那些同樣失去雙角的魔鬼們說道。

“我一直以為魔鬼都是見利忘義的的家伙,這麼說,他們對你還是相當忠心的。”

王維說。

“魔鬼當然都是見利忘義的家伙,但是我們都不是魔鬼呀。”

耶利拉笑著說。

“你知道為什麼我對你那麼感興趣麼?就是因為你說你是一個惡魔的混血兒,和我一樣。我一直都在尋找和我一樣的存在,讓他們加入我的隊伍,我們都是同胞,這也是為什麼要要留下你的一滴血的緣故。你可能不知道,在地獄之中,像我這樣的混血兒有很多,但是他們基本上都得不到太多的優待,甚至一般的魔鬼待遇都要低下,我的目的就是為了團結起來我們混血兒。但是沒想到,我當初只是為了重新找到你而做的事情現在竟然成了救命法寶。”

耶利拉說。

“這就叫好人有好報。”

王維說了一句大實話。

“是這樣。我逃離之後,迪魔高根快被我們給氣瘋了,他派出了好幾撥軍隊來追我們,不過他們哪里是我們的對手?混血兒最大的特點就是力量強大,接連幾場戰斗下來,我砍翻了他們很多個領主,那個痛快。那些白癡,還敢給我臉色看,這次我都把他們大卸八塊!為了防止我們之間會誤傷自己人,我和我們同伴們都把頭上的角給掰斷了,這樣只要看著頭上帶角的,肯定不是我們的人,殺起來太過癮了。”

“也許是看著我們對他們已經無法構成威脅,迪魔高根開始放棄對我們的追捕,然後他開始專心的在地獄裂隙附近囤積兵力,以等待裂隙打開的那一天。”

“請等一下,你說他在地獄裂隙附近囤積兵力,那麼別的領主就沒有人管嗎?我記得很多領主都很厭惡他。



王維奇怪的問道。

“這正是我也奇怪的,每當迪魔高根進入一個界域,和一些領主接觸之後,那些領主就像是中了邪一樣,對迪魔高根死心塌地的拜服,就算是我,如果不是你的契約力量,我也在不知不覺之中被他們控制了,真的令人難以置信,到那時那個時候我的狀態真的就是對他言聽計從,甚至他讓我死我都絕對不會有任何反對。”

耶利拉說。

“這樣的情況,還真是不常見,你當時的狀態是怎樣的?是不是聽到有很多人對你說話?而且還是柔聲細語的?你很安心,很舒服,然後你就被控制了?”

王維仿佛想起了什麼問道。

“你在監視我?”

耶利拉滿臉的謹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