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六十二章 猛料

序神殿在前年之前的騷亂之中已經被徹底摧毀,所有逐,並且絕對不允許重新建立新的神殿,大部分鐵杆信徒都被殺死。

王維跟隨阿拉貢回到國都,在皇家的圖書館之中,王維找到了一些扔在角落之中的古籍。幾個專門研究古代史的老師傅來給王維他們講述關于那個曆史時期的事情。

秩序神殿提出的口號是建立整個世界最大的秩序,全大陸和平而且穩定。當時有很多有志向的人都是秩序神殿的信徒。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也許是神低估了人類的貪婪,有不平就有紛爭,最終戰爭毀掉了一切,而秩序之神被當作戰爭的罪魁禍承擔了一切。這件事到底是怎麼回事早就已經沒有人知道,而現在,秩序神殿已經徹底的消失在了人們的記憶之中。

王維和那幾個古代史研究員談了一整天,連吃飯都是在研究院完成的,王維得到了不少關于所謂秩序之神的消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秩序之試使徒在世界各國推行他們的計劃的時候似乎出意料的順利,各個國家和藩王都鼎立支持,這種事請即便是在這個已經穩定的世界上都非常罕見,完全難以理解。

而關于條紋,幾個研究員都表示聽說過相關的描述。秩序使徒身上的東西代表的是絕對的平衡,當然也許是絕對的權威,不過具體的細節已經無人知曉。

從圖使館出來出來,王維感覺自己的腦門子里面仿佛有什麼東西要冒出來。漲地很難受。戰時階段,大街上冷清的很,想找個地攤吃點東西都沒有。回到皇宮,阿拉貢說是要找一些資料,王維他們就回到給他們寢殿,找廚師做了一些清淡的東西,不過王維吃的很慢,不相識有什麼胃口似的。

“我說,你們倆就沒個知道的?”

王維對正在猛吃的赫莉和菲莉絲問道。說道年紀,她們兩個比神殿出現的可早多了。

“不知道,你應該清楚,這些神在我們看來大多數都是偽神。他們的力量並不一定比地獄地一些大領主強多少,我們對他們並不是很關心他們到底在忙些什麼,很多神出現的時間甚至沒有超過百年就消失不見了,我們對他們的興趣可能還不如一些好吃的。”

菲莉絲揮揮手說。

“正相反,我倒是知道一些。”

赫莉笑嘻嘻地用餐巾擦了擦嘴角的糕點渣。

“你不知道才奇怪了,整個地獄之中凡是能夠到你這個級別的,也只有你一個總會往人界跑。”

菲莉絲說。

“恩,恩。無論什麼這都是知識。”

赫莉說。

“一千多年前,正好我被召喚到了大陸上來,你知道我要對付的是什麼人嗎?沒錯。就是這個傳說之中的秩序使徒的敵人,那些人類英雄,而召喚我的人正是秩序神殿的祭祀哦。



“我終于知道為什麼神殿隨後會被毀滅了。”

王維若有所思。

“沒錯,一般人都認為地獄是不受神待見地地方,所以當一個地獄生物和一個神的使徒站在一起的時候。尤其還是一個傳說之中最恐怖地地獄聲,那麼這個時候,即便是神的使徒。也會被認為是一個邪神的使徒吧。”

“不過,召喚我的是一個使徒的鐵杆信徒,你知道,我對任何召喚都是來者不拒地,所以我就去了,結果當時我發現了一件很好玩的事情。那個所謂神之使徒所使用的神力非常特別,他並不像是一般地神使一樣從神那里獲得力量,而是通過他的自身發出神力來,這根本不是神使,而是神才能做到范疇。不過,我不是很喜歡那個神使,尤其是他身上那種隨時都要控制你的力量我非常不喜歡,所以我做了一件事。”

赫莉咧著牙做了咬的姿勢。

“我轉過身去,對著神殿方面噴了一口地獄炮彈就走了,後面的你也知道了,使徒方面失敗了,被憤怒的人類都給砍翻了。”

“故事倒是很曲折,但是之前我問你你怎麼不說呢?”

王維看著赫莉那張小臉問道。

“你之前問的是條紋,我的確不知道那個條紋代表什麼含義。然後當我知道秩序神殿的時候,我也在懷疑這個所謂的秩序神殿到底是不是我當初看到的那個,直到剛才那兩個人說關于那場戰爭的事情我才知道原來那個時候的倒黴蛋竟然是他們。”

赫莉一臉無辜。

“事情一步步清晰,但是還有很多細節需要完善。如果那個時候我看到的條紋男真的是那誒神所謂的神使,那麼他再一次出現要干什麼?他找我又是為了什麼?他難道要讓我建立這個世界的新秩序?”

王維大言不慚。

“算了,你的世界新秩序還沒建立,恐怕整個世界要

毀了。”

露娜對王維從來不抱任何希望。

“你太小看我了!”

王維表示抗議,不過被很痛快的無視了。

“關于秩序之神的事情,我應該回頭去問問那個王子,你還記得他經常說的神諭嗎?他可能也是某個神的信徒,而且還能聽到神諭,說不定他能知道些什麼呢。”

“我也能聽到艾嘉姐姐說話呀!”

伊莉丹突然冒出來一句話來,全場立刻很無語。沒錯,在這里,艾嘉當然可以被當作一個神供奉起來,好歹也是能顯靈的半神,總比那些偽神要強的多吧。

“抱歉,這件事我也不太清楚,我關注這個世界的時間不太長。”

伊莉丹的聲音突然變成了艾嘉的。

“沒關系,不知道就算了,反正我們這里沒有一個知道的。”

王維說。

吃過東西,王維離開寢殿去正宮找阿拉貢,那里有阿拉貢的書房,而且那里之間連著皇宮最大的資料室。

敲門進去,阿拉貢正趴在桌子上看著一些相當有分量的大書。

“托爾金全史?”

王維看著這書名。

“是的,每一位皇帝從即位開始就會有專門的史傳人員記錄整個曆史,從開國皇帝開始一直到現在。”

阿拉貢指著一句話對王維說。

“看,這里就是我父親的記錄。”

阿拉貢指著那一頁說。

“不久之後,在這里就將會寫上我的記錄,當我擊敗那些魔鬼之後。”

阿拉貢長歎了一口說道。

“抱歉,從回來之後我就拿來了這個,結果卻沉迷在我的父親的故事之中,你說,我這個人是不是有些不太適合當皇帝?”

阿拉似乎有些惆悵。

“如果你要覺得不行,那就把國家給我,反正我是從來不嫌棄我的地盤小的,反正我家有皇帝,扔給她就行。”

王維哈哈笑著說。

“對了,自從認識你以來我還從來沒見過你家老爺子呢,什麼時候帶我去見見他?好歹我也和你們國家愛打過這麼多交道了,不去見見皇帝總不好吧。”

王維仿佛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

“這件事,還是回頭再說吧,現在天已經晚了,父親可能已經睡下了。”

阿拉貢委婉了拒絕了則個提議。

這本書盡管名叫托爾金全史,但是涉及的內容卻遠遠超過托爾金的國家范圍,從幾乎涵蓋了從藩王林立時期一直到現在所有的內容。尤其是前面的曆史,更是可以向上追述千年。

“你信仰神麼?”

兩個人正在看著,王維突然問道。

“是的,信仰神。”

阿拉貢說。

“是什麼神?”

“正義與裁決之神。”

“你相信那個神是真神嗎?”

王維相當不禮貌的問出了這個問題,畢竟這是在面對一個信徒,而不是酒館的酒客。

“是的,那位神是真正存在的。”

“那麼,你幫我向您的那個神打聽打聽這件事如何?”

【】

阿拉貢的老師站在書房的門口,他推著餐車,那些是為阿拉貢准備的晚餐。王子一回來之後就立刻忙碌起來,甚至連飯還沒來得及吃。不過他卻突然在門口停下了。

“是凱恩,目標變更,誘導凱恩。”

老人身上發出低沉的聲音,而門口的侍衛就好像沒聽見一樣直直的站著,直到老人重新將腰玩下去,侍衛才仿佛突然看到一般將他攔下,仔細

“殿下,請吃點東西吧。”

老人推著餐車進入房間之中,正好看到王維和阿拉貢正在一起看著那本東西。

“哦,是老師!請休息一下,我一會兒吃。”

阿拉貢忙的連頭的沒時間抬起來。

“算了,這里面估計也不會有,不如先吃點東西吧,剛才一直都在想這些事情我都沒吃好,正好在你這里再補上一頓。”

既然有王維的提議,那麼阿拉貢自然也就不用勉強。將一枚書簽放在書頁之間,將書合上,放在一旁,同時阿拉貢的老師將餐車里面的東西掏出來放在桌子上。

“老師,怎麼是您送來了。”

阿拉貢看來還是很尊敬這位老師的。

“我看到送飯的仆人要過來,正好我路過,就讓他們回去了,我給你送過來就可以了。”

老人和善的說。

“真令人敬佩。”

王維滿嘴都是食物,含糊的說,和一旁的阿拉貢比起來,相當沒有風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