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六十六章 最高意志?

噗通!

腿軟的王維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渾身都被冷汗浸濕了,他渾身劇烈的顫抖著,雙眼漫無目的的在黑暗的小巷之中來回的掃視,短促的喘息仿佛剛剛從窒息只總恢複一般。

“艾……艾嘉……”

王維張嘴,差點連話都說不完整了。

許久,伊莉丹冒了出來,不過出現之後也我一樣,渾身癱軟的倒在王維身邊,一把抱起王維的胳膊,緊閉的雙眼之中冒著藍色的火星。

“那,那是誰。”

王維和已經是艾嘉的伊莉丹抱著休息了好久,總算是稍微緩了過來。

“我……”

艾嘉睜開眼睛,看著王維的手。

“我也不知道!”

王維嚇傻了。

然後,一個個光環從王維身邊升起,露娜,赫莉,菲莉絲同時冒了出來,她們幾乎和王維沒有任何區別,都是驚恐萬分的樣子。

“剛剛,那個是最高意志,一種超脫于真神之外的最高神?”

赫莉幾乎把整個身體都縮到了王維的身體之中,王維從來沒見過赫莉如此害怕過。

“是的,那就是最高神,多元宇宙之中唯一的神,不是偽神,不是半神,也不是曾經試圖殺死蘇哈拉的真神,而是唯一存在,創世的存在。”

艾嘉一口氣說出來。

“那麼,這個,難道就是?”

露娜捧起王維地手。

歇了一會兒。王維感覺自己的力量稍微恢複了,他讓幾個女孩回到契約空間去,他自己一個人勉強站起來。剛才他動用靈魂的力量看那個女人,結果他除了看到一片璀璨的光芒之外,幾乎什麼都沒看到,那個女人的靈魂近乎無形,強大而且不可被直視。

最高意志嗎?

伸出手去。手心之中印著三只眼睛的符文,在伴隨著王維的心跳緩緩發出光芒。

“神,如果你真地是唯一的神,你大可以自己做出決定,我相信不會有人質疑你的權威。你為什麼要將這這個東西交給我呢,我只是一個小小的人類甚至不是你創造出來的人類,你真地認為我做出的決定就會比你們呢更加適合這些人類嗎?”

王維緊緊的握住了拳頭,然後再伸開,那個紋飾已經不見了。

“凱恩閣下!”

小巷子外面傳來的熟悉的聲音,王維抬起頭,看到那個人竟然是阿拉貢王子的老師,那個倔強的老頭。

“發生了什麼事?您看起來很虛弱的樣子?”

老人很關心的對王維問道。

“可能是水土不服,結果在皇宮之中吃壞肚子了吧。”

王維打著哈哈說。

“身體不好就不要到處亂走,請快回到皇宮去吧。魔鬼的刺客們很經常到處游蕩,除了皇宮之中,沒有任何一個地方是安全地。”

老人說。

“行,謝謝您,老人家,我這就回去。”

王維抬腿就要走。

“對了,你剛剛有沒有見到過什麼人?”

老人突然問道。

“見到了,一個行跡相當可疑的家伙。從這里跑了過去,怎麼他偷了你的東西嗎?”

王維奇怪的問道。

“是的。不過只是錢包而已。幸好不是什麼重要的東西,請和我一起回去吧。”

老人熱心的說。

“榮幸之至。”

一路上。

老人一直都在找話和王維說,不過這個時候的王維根本沒有心思和老人搭話,問話和回答也是有一句沒一句地,進入皇宮,王維和老人分開,王維回到自己的寢殿。幾個女孩們都沒出來。

躺在床上,王維伸出手去,符文隨著他地心意閃爍著光芒,在天花板上映射出那個符文地倒影,和王維小時玩的手電筒貼紙一樣。在用靈魂視覺地那瞬間,王維認為自己看到了天堂,但是幾乎在瞬間,王維就感覺自己看到了地獄。

不是多元位面的天界和地獄界,而是王維心里的天堂和地獄,王維似乎在那瞬間看到了未來。

“我估計你睡不著。”

赫莉突然冒了出來。

“不害怕了?”

看著對方眼角似乎還掛著淚痕,王維笑著捏了捏她的小臉蛋。

“我比她們強點,我將恐懼強行移動到了我的另外兩個腦袋之中,也許恐懼的時間會變長,但是我實在是無法忍受這種恐懼。她太強大了,強大到真的可以為所欲為,這就是我看到她之後的一個感覺。”

赫莉說。

“她這兒時候突然出現,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王維反複看著手中的符文,畢竟這個時候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赫莉了。

“如果有可能的話,那麼只有唯一一個可能。”

赫莉說。

你明天將要去面對一個神,而你永遠都不知道一個神會對人造成一個怎樣的影響,所以她這個時候不顧一切的要出現,還記得關于神的那些事情嗎?無論是善水,還是蕾婭,他們告訴你的神,他們創造人類就是為了要阻止位面戰爭。而則是在這其中最重要的人類,唯一的問題就是,如何讓你真正走上正軌。”

“聽起來好像你就是神似的。”

王維說。

“如果我是神,我就立刻把那些白癡都給滅了,省的麻煩。”

赫莉躺在王維的肚子上,一直拿著王維的那只帶著符文的手。

“不過,真神果然是讓人無法理解的存在,他竟然敢把這麼危險的東西給你。”

“應該說是信任,本人是好人!好到連神都信!”

王維大聲宣布自己好人的屬性。

“是,是,我知道你是好人,別人都睡覺了,別這麼大聲說。”

赫莉將小手放在嘴邊,做了一個噤聲的姿勢。

“你看到的不一定是你知道的,你知道的你反而看不到。這句話我記得龍族先知,炫金龍威雅曾經對我說過一次,那個時候我要他給我做出預言,結果她得到的是這句模棱兩可的話,結果這一次真神現身得出的又是這句話,我就這麼和這句話結緣?神就這麼無聊,有話直說不行?”

王維很郁悶,他最討厭猜謎,而且還還是這種毫無線索的謎語。

“這點我就可以告訴你,他是唯一的神,而不是這些享受信徒信仰的神,說白了,那些享受信徒信仰的神是不是神都要另說,她是唯一的神,她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會成為推動這個世界的可能性,如果他什麼都和你說,那麼等他說完,事情很有可能就都會發生了。當然,另外一個可能就是他怕被人發現,神的語言都是有神力的,在這個地方任何一點神力的泄露都會成為萬人矚目的焦點。”

赫莉說。

“是,是。”

王維從牙縫里面擠出來兩個字。

“算了,估計你也很郁悶,還是早點睡吧,明天一早還要應付那個老人家,能夠把最高神都驚動的今天跑到你面前來,那個老人家不簡單哦。”

“不過,你說這個最高神,和你信仰的空間之神斯皮茲羅姆是不是一波神?”

“當然不是,我說過,她是大意志,而空間之神則是真神,服從于這個大意志。你可以簡單理解為所有神的意志總和,但是又是一個獨立的個體存在。總之,他們之間的關系很複雜,唯一可以分辨的區別是,他們無法擁有信徒,他們也不需要信徒。”

“情況很具體,那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猜得!”

“不說算了,睡覺吧。”

赫莉的知識駁雜,還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總之,每個人都有秘密。

盡管想著要睡好,可惜的是某個人依然失眠了。這個時候契約空間的優越性就體現出來,幾個女孩盡管有些疲憊,但是休息質量都相當不錯,可憐的王維被露娜和額伊莉丹拉近浴室去洗澡,然後換衣服,整個人精神萎靡到了極點,仿佛昨天把精神都給掏空了。而事實也是這樣,他的精神從來沒有這麼差過,渾身都酸痛,仿佛昨天剛剛自己一個人去攻城了一般。

“有契約空間真好啊,我都羨慕了,早知道當時就和那個神簽訂契約算了,這樣好歹我還能找到一個契約空間恢複恢複。”

王維一邊被人來回拉著跑,一邊抱怨。

“你不是好人麼?好人天生就是勞苦命!”

露娜幫王維把衣服撫平。

“算了,我是好人,我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王維自暴自棄一般的自言自語。

幾個女孩們都回到了契約空間,王維在寢殿之外見到了早就等待在那里的阿拉貢王子。

“早安。”

王維有氣無力的和對方打著招呼。阿拉貢對王維的精神萎靡似乎早就有所知,不過他只是用曖昧的眼光看著王維。

“兄弟,我知道身邊女孩太多是很幸福的,但是也要稍微顧及一下自己的身體才好啊。”

對于阿拉貢的調侃王維直接報以微笑,總不能解釋說自己見到真神了吧?

和阿拉貢走出皇宮,阿拉貢的老師早就在皇宮之外等待了,這一次王維看到這個老人穿了一身大祭司的袍子,頭上帶著祭司的帽子,手中拿著權杖,儼然有派頭的一副打扮。

“願神的光芒指引你,阿拉貢。”

老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