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六十三章 正義之使徒

從第一個神殿開始,王維,露娜,伊莉丹,赫莉,菲莉絲,阿拉貢,六個人,開始一起走訪每個神殿,向神殿之中的負責任打聽關于混亂之痕的事情,不過結果自然是令人無法心情愉悅的,竟然沒有一個人聽說過這件事。從早晨開始,一直到中午,王維只能和阿拉貢先到一個神殿之中去吃飯。

這個神殿之中信仰的神很令人心曠神怡,竟然是食神!凡是這里的信仰者無一不是廚師或者美食家,而這里的祭祀更是有這一手好絕活。這一頓吃的王維甚至連走都不想走了。

下午繼續到處拜訪,當然,最終的結果依然還是令人沮喪的,沒人聽說過相關的事情。有菲莉絲在,判斷他們是不是說謊是很簡單的。當然,也有幾次遇到了真正的神力擁有者,結果他們還沒等開口就被驅逐了,因為赫莉和菲莉絲是地獄生物,而祭祀說,那些神厭惡地獄生物。

這是典型的歧視政策,凡是稍微有點位面旅行經驗的人都知道,三界之中到處都是神的信徒,就連赫莉本身都還是空間之神的信徒。神根本就不在乎你到底是哪個位面的生物,這些祭祀完全是將他們的意願強加在了神的身上。當然,神是從來不會做出任何解釋的。

離譜的是,王維站在那個神殿門口指著天直接罵了一句‘你不讓老子女人進去,老子就把你地神殿給你砸了!’結果剛剛沉重關閉的大門突然被打開。剛才還冷冰冰趕人的祭祀們再一次將眾人熱情的請回到神殿之中。

但凡是能夠有產生神力擁有者的神殿,那麼他們信仰的神必然是真正的神。王維以進入神殿內部立刻就感覺到一種以前從來沒有感受到的力量,那是一種溫和,穩定,卻是無所不在地力量。

“萬分抱歉凱恩先生,我之前一直都在冥想室之中沒有出來,那些年輕人還不懂事,請您原諒他們。”

一個看起來和藹可親地老祭祀對一臉和善的將王維迎了進去。

“沒關系。只要有懂事的就行。話說回來。你們這里是信仰哪個神的?”

像王維這樣直接詢問對方神的行為估計也是世間絕無僅有的了,那幾個年輕的祭祀明顯不是很爽。

“我們的信仰一生只為偉大的生命之神萊夫格羅斯。”

老祭祀說。

“您地神殿在這里有多久了。”

是哪個神王維不關心,只要是個真正地神就可以,這個神殿才是王維真正關心的。

“我們的神殿從一千多年之前建立開始,一直屹立在這里,雖然經過戰亂略有損壞,到那時在偉大的生命之神的注視之下,我們的神殿依然完好。”

老祭祀說。

“好吧,那麼你既然是這里的祭祀。肯定知道很多古老的典籍吧。你能幫我看看這個嗎?”

王維將手中的野史冊子交給了老祭祀。

“哦?這個東西似乎很有年代了,而且用地還是非常罕見的古代神言體?”

老祭祀一比闞澤一邊說,突然,他的視線停在了一段話之上。

“請您稍等一下,關于神言體,我有一些疑問,不,還是請您給我一起來吧。”

老祭祀將東西交給王維,轉身朝著里面走去。

“啥是神言體?”

王維對一旁的阿拉貢問道。

“就是古代祭祀為了記錄神地一切豐功偉績而專門開發的一種文字。和我們現在用地問題書寫方式有極大的不同,非常難懂,現在很多翻譯都只是建立在猜測的基礎上的。”

阿拉貢說。

幾個人跟隨著老祭祀來到一個滿是紙張味道的房間之中,老祭祀從寬大的書桌上打開一本幾乎和盾牌一樣巨大的書。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神言體。他伸出手去,神力形成的光絲一點點的在那本書之中流動。然後那本書上空浮起了一個個發光的字符。

“找到了。”

老祭祀來到王維跟前,將書打開。

“看這里,這里寫的是‘名為混亂之痕’,而在神言體之中,很多表示相反意思的問題全部都是原始文字加上一個轉義符號!”

老人手上浮起一個光球靠近‘混沌’那個詞。

“就是這個。”

老人說。

“這個詞根本不是混沌,而是混沌的反義詞,秩序!由于他使用的是金筆,那一筆在後來脫落了,但是顏料卻留在紙上了痕跡。”

老者說完,繼續指著後面的那個‘痕’。

“在神言體之中,痕的意思只有一個,那就是聖痕,帶有聖痕者,神之使者!”

“所以這句話的翻譯應該是,秩序之使徒!”

老祭祀摸了一把頭上的汗,對王維說。

“你很緊張?”

王維看著那個老人問道。

“一千年了,秩序之使徒,這個名字竟然還會出現在這里,我終于知道你手里這本東西是什麼了。”

老祭祀搖了搖頭說。

“是什麼?”

王維趕緊追問。

“是秩序神殿的書記祭司書寫的‘秩序與混沌的破滅’,這應該是其中的最後一本。”

老祭祀摘下眼鏡,將那本書放在自己的手上,絲絲神力透入其中。

“一千多年前,秩序神殿突然誕生了一名神使,自稱是神的使徒,他要讓整個大陸變的秩序井然,出于對神的信任,這位使徒得到了很多人的響應,但是很快,整個大陸陷入了一片戰火之中,人類的進步近乎停滯,目光所及之處,無處不是戰場。最終,那位使徒遭到了所有人都的質疑,最終被人類的英雄聯合起來殺死。”

“你應該看到,這本書凡是形容他的時候都是用的‘混沌’然後加上轉義符號,而不用原本的秩序這個詞。也許是他原本就是要讓眾人認為這是混沌的,但是後來不知道為什麼被添加的轉移符號,結果因為不是在同一時間寫下的,顏料脫落。”

老祭祀說。

“那麼,秩序神殿現在還有嗎?”

王維趕緊問道。

【】

看著老祭祀送王維離開,幾個年輕祭祀很不滿,他們不知道為什麼這位受到尊敬的老人為何對他們這麼好。

“你懂什麼?”

老人搖了搖頭。

“你真的認為你們那少的可憐的神力能夠和赫勒西斯托對抗?”

【】

秩序之神,這個神的神殿座落在非常不起眼的二等神殿區,如果不是有一條小路通往那里,基本上都不會有人知道在神殿林立的神殿城還有這麼一個地方。

一座矮小,破舊的神殿,牆上到處都刻著咒罵的話,岩石上被雕刻著混沌的字樣。

“真令人意外。”

王維看著連大門都有的神殿說道。

“豈止是令人意外。”

露娜說。

幾個人進入早就已經空空的建築之中,正中央的正是神殿的供奉的神,秩序之神,只不過這個神像被人把腦袋砍掉了,掛在他伸出的手上,在額頭上還寫了‘混沌’的字。也許是哪個不怕死的孩子做的。

千年的神殿,到現在還屹立不倒,只能說明這神殿的建築還是非常用心的,畢竟當初也是首屈一指的大神殿之一。

王維來到神像前方,仔細的看了看風化嚴重的石像,果然,盡管神穿著厚厚的衣服,但是他的臉上果然有兩道條紋。

“找到了,就是這個。”

關于秩序之神的事情,基本上大多數神殿都有相關的記載,但是大多數也都是當作反面教材的。而且記錄也都差不多,沒有找到關于這件事的更多消息,但是如果說身上有條紋就是秩序之使徒的話,他們能夠在鎮魔法陣之下活動倒是可以解釋了,可是這個使徒豈不是死的有些太快了?隨隨便便的就被燒成了一團灰。

還是說,這個神的使徒太多了,不在乎?

王維想起了之前善水和歌龍蕾婭關于神的描述,真正的神是一群無聊透頂的家伙,而且他們廢了如此多的周折為的就是能夠讓人類成為阻止位面戰爭的人,他們肯定不會希望世界毀滅的。

那麼,這個秩序之神到底是什麼?

對于一般人來說,神和神是不同的,有的神是真神,一般情況之下,真神被人信仰,但是他們一般絕對不會給任何人神力,偶爾會有一些將神力分給最執著的信徒。而第二種就是半神,這些神不會給信徒神力,但是他們本身不和信徒做任何交流。如同艾嘉之就是半神,她們行使神的力量,卻沒有神事實。

然後就是最大的一類,偽神。

所謂偽神並不一定是說他們假冒如何如何,很大程度上只是為人們提供了一個精神寄托而已。但是有實體存在,但是不是神,只是擁有特別力量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