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六十二章 混亂之痕

“我能做到的,也只能是這樣了。”

威爾斯來到城堡外面深深的吸了幾口氣,灰龍堡的空氣似乎比別的地方更加清新一些,因為世界樹的緣故。

“我認為您似乎多慮了,我跟著他們兩個數天時間,看他們的活動一直都比較正常,即便是偶爾有和一些值得懷疑的對象接觸,最終證明也不過是誤會而已。”

那個年輕人說。

“希望是誤會就好,能夠得到那個男人的保證,至少我可以睡安穩,而不用為他們的性命而擔憂。如果他們真的不知死活的去找他的麻煩,那麼不用那個男人,我自己就不會放過他們,但是現在,就讓他們去吧,小孩子,總是不懂事兒的。”

威爾斯長歎了一聲說。

“您太溺愛了他們了。”

年輕人看了威爾斯一眼,說道。

“我知道,我很清楚,但是誰讓我是他們的祖父呢。”

【】

宰相的一番話讓王維很上心,他沒有對宰相追問,因為他知道追問對方也不會告訴他,畢竟那是他的親孫子。王維總不能告訴宰相說,‘為了防止世界被破壞,把你的孫子交給我,讓我砍了他們’?

這件事可以簡單的理解成老人和下下一代的代溝問題,卻也能理解成為非常嚴重的特別事件。在這種情況之下,還敢找事兒的,不是腦子秀逗了,就是別有用心的家伙。

威爾斯不是那種依靠直覺辦事兒的人,他應該還是發現了什麼,但是他發現的什麼應該還不至于上升到危險的地步,他地眼里充其量只能算是孩子不懂事。

不過王維不這麼認為。

他讓露娜幫助提醒蒂娜一下。時刻盯著那兩個家伙點,看看他們都和什麼人接觸,說了什麼做了什麼,總之,防患于未然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一方面,關于王維看到了那個能在鎮魔法陣之中施放指使術的男子,皇家大圖書館找到了一份非常古老的曆史文獻,據說已經有一千多年的曆史,里面記在記載了部分關于這類的情況。

里面的描述和王維看到的一模一樣,一個低沉厚重的人聲。身上能夠移動的條紋,能夠控制他人地能力。

那份文獻將這個條紋稱之為混亂之痕。這種痕跡曾經在曆史的某個時期出現過,然後整個大陸一片亂套,戰亂遍布。由于這份文獻對于故事的描述演繹的成分比較大,所以似乎並沒有被人當作正統的曆史得以關注,只是當做曆史的一部分來對待。畢竟所謂的出現痕跡就天下大亂的事情只有神棍才知道。

然後,王維將這件事委托玲玲帶消息到深淵去,要他們幫忙查一查關于所謂混亂之痕的消息,不久之後,深淵傳來信息。說是在深淵之中也見到過這樣的東西。只不過由于太過于冷門,所以根本沒有人將這種事情放在心上。

隨後。自告奮勇幫助王維地天界黑白小蘿莉也從她們母親那里得到回應,說是天界之中也曾經出現過身體之上帶有條紋的人,而且還被她們地母親親手誅殺,那痕跡在人死後就立刻消失了。

“不用說,盡管我沒回到地獄去,但是如果人界,深淵,天界和地獄既然都有,那麼地獄也沒有理由沒有。”

赫莉說。

“四界都有?這玩意兒有這麼邪門麼?”

王維更加奇怪了。

他非常擔心那句所謂毀滅世界的話。亡者入侵是為了尋找讓他們繁衍的食物,迪魔高根入侵是為了在位面戰爭之中建立優勢地位。但是他們都沒提到所謂的毀滅世界。事實上。幾大位面毀滅哪一個世界都是非常危險的。尤其作為維持平衡存在的人界。眾神建立人界的用心良苦,王維倒是已經知道了一分半分。到現在還沒出現過所謂一張嘴就毀滅世界的,想要毀滅人類的倒是有不少。

那個聲音王維親耳聽到了,而且牢牢的記在腦子里面。似乎對人有著非常恐怖地影響,以至于以王維這麼強大的靈魂力量都無法將他的影響抹去。

重新翻看這本書,在那些王維根本看不懂的文字之下。有著艾薩克文化大師做出地翻譯,王維仔細閱讀關于這里原話的描述。

“……

從他的召喚,聚集在他身旁,他地身體經過聖水的沐浴,沒有任何瑕疵,唯有那些條紋在他的皮膚上面游移……‘不用怕,聽從我的號令,我是你們的朋友’……他的聲音仿佛有磁性,頭上的金色星芒閃爍著光輝……我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到那時我知道他們都瘋了……那不是我們想要做的事情,我們被他影響,然後是每個國家……戰爭也許是我們引發的,或許不是……但是我知道,肯定和那個人有關系,只有他才能做到……那是混亂之痕的神跡。”

這本野史關于混亂之痕的描述具體就這些,更詳細的就沒有了,不過王維還是有些奇怪,如果書里描述的是真的話,這本書的主人顯然沒有一直受到影響,至少他在寫這本書的時候沒有受到影響。那麼,他是一個怎樣的人呢?

書沒有作者,只知道年代久遠。

但是王維看到了一段話。

他的身體經過聖水沐浴;頭上的金色星芒……

“是眾神教派,而其那個人還是個大人物,因為在眾神教派之中,沒有幾個人能接受聖水沐浴,而且可以肯定的是,這件事情肯定發生在托爾金境內,因為整個大陸上最早的眾神教派神殿就在托爾金境內,那些神殿出現的曆史甚至比魔法藝術的都市雨果還早,那個時候托爾金甚至還沒建國。”

露娜說。

所謂的眾神教派,代表的是一個體系,而不是具體說某個教,而是某個教派的集合。信仰某個神的人會來到某個人神的神殿去祈禱,而這些信徒們認為,所偶信仰神的人都應該是一家人,因為眾神是一家,他們是博愛的。所以,逐漸的,人們將所有信仰神的教派統稱為眾神教派。

托爾金境內有一個龐大的神殿城,那里有世界長最全的神殿,幾乎每個神都有數個神殿,當然,這些神是不是真的存在,有的時候都還是個問題。有的時候曆史上出現了信仰某個神的神殿,但是由于信徒不夠,結果導致神殿倒閉,被別的神殿買走的詭異事件,充分說明了眾神教派其實也不過就是一些利益集團。

不過在這里也有一些人是真正信仰神的,他們成為神的祭祀,甚至是神聖騎士,他們獲得了神的庇佑。擁有行使神力的權利,但是這樣的人非常罕見,可以說走在這里幾十年都看不到一個,因為他們都遵循神的絕對中立原則,都在忙著全心全意的信仰神呢。

王維來到眾神之城,第一個感覺就是這里實在是太容易讓人泛起懷舊情節了,在一個就是,這里實在是太壓抑了。

不同的神殿為了顯示自己的神威,一年年的將神殿蓋的沖天高,走在路上能夠真正體會到遮天蔽日的感覺,這里大多數人都是一身神官打扮,不過自告奮勇作為向導的阿拉貢告訴王維,這里大部分人都是冒牌的,一個神殿里面能有一兩個神官都不錯了,哪里滿地都是?

一拳放倒一個借販賣神符為名,行盜竊之實的白癡,王維也不得不感慨,盜版的力量多麼偉大。

“這里有幾個神殿有沐浴聖水的傳統,而且額頭上還有金色的星芒的?”

有土著不用,放著就是白癡。

“說實話,您的這個條件實在是太大了,因為大多數教派都有沐浴聖水的習俗,而額頭上帶有金色星芒的,你可以自己看看這里神殿上的裝飾。”

阿拉貢指著神殿中央的花紋。

“大多數都是星芒,只不過星芒形狀不一樣罷了。”

王維自言自語。

“所以說,你想找那個有聖水沐浴,同時還能有星芒的神殿,的確不好找。”

阿拉貢說。

“一千多年的曆史,沐浴,星芒,一家家找嗎?不過就算找到了,我們怎麼說,難道拿出這個東西來問問是不是他寫的?”

王維有些郁悶。

一件很複雜的事怎麼開始做?

答案很簡單,那就是從第一件開始做,將許多事情都做完了,那麼複雜的事情也就變成了簡單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