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五十九章 威爾斯的擔心

威爾斯進入自己的小院子,頭上是世界樹樹蔭,樹葉像太陽一樣,但是更加柔和,將籠罩在樹蔭之下的大地照的一片雪亮。

“這里真是一個好地方,算起來,我來這里的次數加上這次也不過是第二次,上一次是來看那些黑色武士的時候吧?”

威爾斯入座,看著周圍,語氣之中頗有些感慨,他身邊的年輕人從戒指之中掏出茶壺,水壺,火山炎金的爐灶以及一個精美的茶葉罐。

“曾經,這里裝的都是能讓人一夜之間成為高手的秘寶,而現在,這里只能裝茶葉了。”

威爾斯不知道怎麼回事,語氣之中總喲一些長籲短歎。

“曾經,這里只不過是一片廢墟,現在這里是整個大陸的天堂,當然,我是說沒有魔鬼入侵的話。”

王維笑呵呵的說。

“年輕總是充滿了朝氣和信心,和我這種一條腿都跨進墳墓之中的老家伙是不一樣的。”

威爾斯搖了搖頭,從罐子里面捏了適量的茶葉到茶具之中。

“這種茶葉出產自帝國東邊一個小村子,那里世代都是以出產茶葉為生。那里的大多數人都以這些東西為他們的驕傲,我也是一樣。”

威爾斯看著王維的眼睛說。

“我猜你肯定知道關于我,和威爾斯家族的一些故事,我們家族世代都傳承著這個名字,威爾斯,而一開始威爾斯只是我們的姓氏,但是現在我們將他作為名字,唯一的目的就是要提醒艾薩克的每一個皇帝。我們威爾斯家族地人正在看著你們,如果你不好好當你的皇帝,那麼我就來當!”

“聽起來還是挺不錯的。”

王維接口道。

“當然是不錯的,誰不想當皇帝?”

老人突然笑了。

“早年,還在五國紛爭的時候,威爾斯家族因為拒絕接受阿西莫夫家族的統治,而被奧格騎士團殘忍的消滅了整個國家。這件事,每個的威爾斯人都會牢牢記在心里。也許是出于內疚,也許是出于別的什麼考慮,艾薩克阿西莫夫召回了所有流亡在外的威爾斯家族成員。讓他們重新建設他們地家園。威爾斯家族才得以保留。而其余的三國成為了分別鎮守三方的大公,只有阿西莫夫家族成為了皇帝。”

“有的時候真的非常難以理解那個開國皇帝的想法,他將所有的軍隊全部交給了三個大公,這三個大公還是世襲的,而將國內的政務交給了被滅國的我們。那麼皇帝手中還剩下什麼?”

“但是很快我們就知道,這不過是為了安撫我們而做出地一種方式而已,無論是擁有兵權的大公們,還是擁有政權地我們,我們能夠做的都非常少。宰相有任何計劃要實施,那麼必須先經過議會的討論。並且要對每個議員提出的問題進行回答,以確認我提出的計劃能夠獲得大多數人都支持。而在得到議會通過之後,還必須要經過皇帝的複核。一旦皇帝方面無法通過,那麼這個計劃還需要重新經過議會討論,再交給我重新修改。”

“整個威爾斯家族之中都是政治方面的人才,多年來相互之間的聯系根深葉茂,但是由于幾乎被滅族,根本沒有哪個議員會真正為你的任何一點瑕疵妥協,所以我們只能盡力提出最好的計劃來。”


“而那些握有兵權地大公,根本就不敢隨便動用手中的兵力。因為他們都知道,在奧格騎士團面前。他們手中的那些軍隊根本不敢有任何舉動,而這些大公的孩子們很小地時候就會被送到皇宮之中,讓他們和皇家的子嗣一起玩。”

“不過,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威懾變地越來越小,而大公手中的兵力越來越大,但是他們早就已經習慣了成為一個在別的帝國名下的一個大公。在他們的領地之上,他們幾乎擁有和皇帝一樣的權利,而新一代大公們則和新一代的皇帝建立起了深厚的友情。威懾,再加上感情拉攏,而也正是如此,艾薩克家族才能得到如此快速的發展。”

威爾斯將茶壺端起來,給王維倒上一杯,王維趕緊將桌子上的杯子雙手托起來。這一次雙方的身份是長輩和晚輩,王維可不敢隨便擺架子。

“這個時候的威爾斯家族,還在做著皇帝的夢,他們希望奪回自己的土地,奪回自己的榮耀,他麼甚至認為艾薩克家族所有東西都將會是他的。可是到頭來,他們會發

來就算那個時候艾薩克-阿西莫夫沒與歐動用奧~國家,那個國家也會在某個事件之後衰落下去。”

老人有些無奈的看著自己眼前的碧盈盈的水。

“是什麼事件?”

王維奇怪的問。

“遠山議會的建立。”

威爾斯說。

“其實遠山議會一開始並不叫遠山議會,而是叫做國家和平組織,最初組建的幾個國家目的是為了讓這個世界和平,不過很快,那個組織的味道就變了樣,小國在那個組織的提議之下紛紛被吞並,最終可能連國家和血統都剩不下,以至于人們把那個時期的國家和平組織叫做國家吞並組織,因為這件事,無數國家從地圖上,消失。如果不是那個時候艾薩克帝國建立起來,這里的土地很有可能就被凡爾納或者雨果之類的列為附屬國了。而那個時候兵力最差的威爾斯很有可能即使第一個消失的國家。”

“不久之後大國之間開始因為利益之爭發生分歧,國家和國家之間矛盾日趨激化,最終導致國家和平組織破裂,而新的遠山議會被組建起來,倡導組建遠山議會的就是托爾金的開國皇帝。”



“這麼多年來,國家和國家之間從來就沒有過一天真正的和平,皇帝們通過各種手段為自己的國家聚集財富,明爭暗斗不計其數。”

“然而,一切都從你的出現開始變的微妙起來。”

“威爾斯家族的野心開始消退,重新將心思放在國家上。邊境上的爭斗開始減少,最終消失。海族從人類的敵人變成人類最大的貿易伙伴。灰龍江三國從艾薩克的扼喉者變成了艾薩克最大的糧倉。凡爾納的軍事野心,雨果的秘密圖謀,甚至是這一次魔鬼的入侵。人類曆史數千年,竟然都不如你出現的這區區幾年來的精彩!”

威爾斯的聲音有些激動,他握住茶杯的手開始顫抖起來。

“您,想要說什麼?”

王維耐心的聽了半天,都沒搞明白,這個老者到底要說什麼,不過他還是感覺到有些話老人沒說出來。

“一個在我這個年齡的人經常想的事情,當一個人即將老去,死亡,回顧他所作的一切,發現竟然只是毫無疑義的煙云而已,難免會有些感慨。”

威爾斯說。


“我的兒子已經死了,死在戰場上。我一直都認為那是皇帝搞的鬼,那是皇帝希望限制威爾斯家族的力量而這樣做的。但是我也知道,那只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我的兒子不喜歡政治,他喜歡戰斗,他要建功立業。”

“我現在只有兩個孫子,他們跟著我,除了算計和陰謀之外什麼都沒有學會,而令人難堪的是,他們的算計和陰謀根本還沒學到家,就想要去算計別人。”

“所以,凱恩先生。”

威爾斯突然站起來,來到王維跟前,王維趕緊也站了起來。

“如果將來有一天,那兩個孩子用他們那微不足道的胳膊擋在您的路上,請您只留下他們用來擋路的胳膊,可以嗎?”

王維的眼眉皺了起來。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您的意思是說,他們正在計劃對我不利嗎?”

王維聽到這份上還聽不出來,那不是白活了?

“不,目前還沒有,但是我很擔心,因為我為他們灌輸了太多不適合他們的知識。”

威爾斯搖頭否認。

“只留下,他們的胳膊嗎?”

王維默念的一遍。

“好吧,我答應您,威爾斯宰相閣下。”

王維說。

“十萬分的感謝您,凱恩先生,我發誓,無論將來發生何種事情,我都將會站在您這邊!”

威爾斯看起來很高興,一掃臉上的陰霾,甚至連他一旁的那個男子也跟著高興起來,他飛快的起身告辭,甚至連那套茶具都扔在了王維這里。

“將來發生何種事情?”

王維看著桌上還帶著淡淡香味的茶水,有看著遠去的對方。

“將來發生的事情不是你能預料的,那個時候即便你能站在我這方又怎樣?你不站在我這方又怎樣?你的兩個孫子又能怎樣?”

王維微微一笑,直接將茶壺拿起來,對著嘴就是一通猛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