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五十八章 誰是王

可以。”

王維笑著說。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讓魔鬼進去那個區域里面嗎?”

王維指著地圖上的伊凡塞斯說。

“不知道,這也是我最想不明白的事情之一。”

阿拉貢干脆這一次一問三不知。

“因為伊凡塞斯周圍籠罩著龐大的能量,他們召喚迪魔高根需要能量,而那里最合適他們,但是他們卻不知道這正是我希望的,你應該已經看到我使用的那件武器吧。”

王維指著地圖上的幾個點問道。

“是的,看到了。”

阿拉貢立刻回答,他當然看到了,還看的很清楚。而且一想起那情景自己的耳朵也隱隱有些疼。

“這是我的武器專家研究出來的一種超級磁暴武器。在研究過程之中,我發現將這能量導入如同伊凡塞斯一般穩定的能量結構之中,會破壞能量體的穩定,最終造成能量的徹底湮滅!能量湮滅時候會產生極高的溫度,也許整個伊凡塞斯都會被融化,而魔鬼更是一個都剩不下!”

王維用手指比劃了一圈。

“你也說過,這隊魔鬼對迪魔高根來說是如此的重要,以至于失去他們,迪魔高根將會在很長時間之內無法重新組織起有效的軍隊,除非等到位面通道全部貫穿的那一天。可是那一天他根本不敢出現,他害怕別人找他麻煩。”

王維嘿嘿的笑著說。

“原來,竟然是這種戰術,我真蠢!”

阿拉貢為自己做的事情後悔不已。

“當然,就是這種戰術,不過那個時候。我之所以不說也是有私心的,因為如果所有人類都知道這件事的話,那麼魔鬼有肯能會起疑心,他們就不會按照我預訂地計劃乖乖的進去,所以我需要一個站在我對立面的人類領袖,所以你看,一切都做的很好,我們將他們連轟帶趕的弄到了那里面去。”

王維說。

“哎,慚愧。”

阿拉貢啥也說不出來了,自己甚至還別人當刀使了一回。

“所有的魔鬼都進入了伊凡塞斯。地獄裂隙已經不出現新的魔鬼了,不過大量的地獄生物開始不斷湧現,這個時期之內還是不能放松的。我們必須要准備一切時間,在這個時候,您最好約束一下那些皇帝們,讓他們不要到我的地方來搗亂,你知道,有些事情耽誤不得。”

王維說地當然是那些小國的皇帝。

“我明白,請您放心吧。”

阿拉貢說。

【】

“難道神諭是錯的?只有他才是真正的救世主?”

回去的路上,阿拉貢對一旁的老師問道。

“殿下。神諭不可質疑呀。”

老者急忙說。

“那為什麼我做出的一切決定最終都只能證明他是對的?”

阿拉貢看著手中的王者之劍,上面用古代語言寫著一句話。

‘執此劍。汝即為王。’

王者嗎?

“神的意志不容置疑,他絕對不會是救世主,只有您才是真正地救世主。神看到的都是未來,而我們只能看到現在,所以你會感到迷惘是可以原諒地,但是請不要再質疑神的權威,殿下,時間將會證明一切。”

老者露出少有的嚴肅表情來,對阿拉貢批評道。

“是的,老師。我知道了。”

阿拉貢說。

“無論如何,我都是托爾金的大皇子,未來托爾金的王,我會盡全力做好我的事情。而那個男人將會是我的戰友,以及我的榜樣,我會不斷的向他學習。然後我將會成為一個真正地王,無論那個男人做的如何,我也將不會放棄屬于我的那份榮耀和驕傲。”

伊凡塞斯,魔鬼臨時占領的廢城之中。

“一切都在我們地計劃之中,那個男人果然動手了。”

“為此我卻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為了迪魔高根陛下的偉大事業,你地那小小犧牲是很值得的,我們已經知道了那種武器的威力如何,也知道了運作方式如何。我們已經給了他一個契機,讓他明白我們害怕這個東西,而現在我們需要的時間,我們需要等到一切都開始,然後再讓他乖乖的交出屬于他的那部分力量。”

“不過,事情似乎仍然有一些出乎我們的預料之外。伊凡塞斯境內

的生物實在是太多了,我們的軍隊盡管擁有無與倫比沒辦法和這些殺死之後又複活的家伙們連續作戰,我們是不是應該去找那個男人再說一說?至少我們要為我們爭取出緩和的時間來。”

“那不不可能,他既然讓我們到這里來,他就肯定已經安排好了後手,在曆次和那個男人的交鋒之中,他那一次沒有把後手安排好?那些伊凡塞斯的領主都是這里的生物,只要這個區域不滅,他們就不會死亡,也許偉大的迪魔高根陛下和他的大將能夠做到這一點,但是我們不行,你們唯一的任務就是按照陛下的命令建造召喚祭壇,而不是在這抱怨。至于防禦的事情交給我們,我不會讓任何戰斗的聲音傳到你的耳朵之中。”

“可是,那個男人如果不按照我們的計劃進行怎麼辦?”

“不,他一定會的,因為他知道,這是唯一的辦法。”

【】

對于艾薩克突然攻擊魔鬼的事件,魔鬼方面突然發布了一個聲明,他們強烈譴責這種不負責任的態度。他們說,艾薩克和已經同意不在進攻魔鬼,為何出爾反爾,他們要求艾薩克將魔鬼交給他們的所有‘買路錢’全部退回來。

這個名聲聽起來很有意思,而艾薩克方面的回答更有意思。

‘艾薩克從來就沒有任何一個負責外務的事物的大臣和魔鬼坐在談判桌上,而魔鬼所謂的買路錢也一分沒有進入艾薩克國庫,這件事艾薩克根本就不知情,艾薩克進攻魔鬼是天經地義的,不需要向任何人,尤其是魔鬼解釋。’

說實話,在稍微有點腦子的人耳朵里面,這些話就像是小孩子在打嘴仗一樣可笑,不過這件事就這樣發生在如此嚴肅的戰場上。

位面通道的進一步擴大讓世界兩極的艾薩克和托爾金都不得不抽出大量的人力物力用來維持國內的戰爭體系,不停冒出來的地獄生物更是時刻檢驗著各國軍隊平時的訓練成果。



魔鬼除了發布一個毫無意義的聲明之外就沒有了音訊,不斷有消息傳出,說魔鬼遭到了遠古競技場之中大領主的圍攻,損失慘重。

不過對于一般人來說,只要眼前是和平的,他們就會安心。

這也是王維唯一要做的,他什麼都不要,只要這些人能夠高高興興的度過每一天,無論明天如何,只要今天他們還能愉快的生活就可以。

王維重新贏得了人們對他的贊譽,人們再一次開始激烈的討論起這個締造了無數奇跡的人,熱門猜測著他下一步要做什麼。而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下一步他根本就不知道要怎麼做。

他有些茫然了。

而就在他茫然的時候。

一個人卻突然找上了門來。

宰相,威爾斯。

這個精明能干的老頭給王維的第一印象就是他很了不起,當王維來到這個世界最初,他就聽說這個老頭似乎渾身都充滿了反叛的因子,但是隨後在一次次並不多的接觸之中他才看出來,這兒老人並不是如同自己想象一般的歇斯底里。相反,他非常聰明的能夠看清大局,能夠搞明白他自己在一個局面之中應該扮演的角色。

至少王維知道,自己和這個人幾次有限的接觸都沒有什麼好的氛圍,當然,也是當時的情況使然。不過說句良心話,這個人的確是一個天生的當宰相的料,他幾乎就是為了宰相而生的,就連蒂娜本人也對威爾斯處理國務時候果斷和敏銳贊不絕口。

而現在他親自登門拜訪,自然不是來聊天喝茶的。

“凱恩先生,我來找你聊天喝茶了。”

威爾斯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威爾斯就帶著一個一身黑色袍子,神情冷峻的年輕人跟隨,不過王維看得出來,那個年輕人應該也是威爾斯的契約生物,對于他這種上位者來說,唯一能夠信任的人也就是自己的契約生物了。不過契約生物竟然已經八階化人,這個情況倒是很令王維意外的,一直以來王維就認為只有武夫才有那個時間將自己提升到八階,沒有想到一心治國的威爾斯竟然也是一個八階的強者,這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