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五十五章 秘密潛入

你想挑起戰爭嗎?”

那個指揮官大聲叫到,這個時候,阿拉貢也終于看到了這邊事情不對勁,他趕忙沖了過來,正好看到雙方對峙的局面,而且自己的指揮官還在對方的手里提著。阿拉貢一眼就看出來那個女子至少有八階的水准,如此的強者竟然還是一個女子,這不得不讓阿拉貢對那個男人傳說之中的後宮軍團另眼相看,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卻更加怒不可遏。

“艾薩克,你難道要幫助魔鬼攻擊人類?”

阿拉貢抽出手中的王者之劍,無論是內憂還是外患,他絕對不會懼怕。

“我真懷疑您是怎麼當上皇子的,您脖子上面的東西難道只是用來幫助身體維持平衡的嗎?”

女子一把將指揮官扔到地上。

“這里是艾薩克的軍事地區,請不要隨便靠近這里,以免有誤會發生,救助傷員可以使用那邊的工棚,雖然說名字叫做工棚,但是里面的環境還是有保障的。看在您是我們艾薩克的同盟國份上這一次就不和你們計較了,士兵們,解除戒備。”

女子絲毫不給對方留任何顏面,一把將那個指揮官扔到地上,然後轉身跳到那座巨大的建築台階上,消失在門內。

艾薩克士兵按照命令重新變成了人類形態,而托爾金的戰士則躍躍欲試,想要直接開一架。

“托爾金的士兵聽著,護送傷員到工棚去,其余人原地休息。斥候去偵查狀況!”

這種時候自然不能做太掉份的事情。阿拉貢也知道無論如何,對方沒給自己找麻煩,但是那個指揮官則很不爽,好歹他也是個軍隊地指揮,被人提著衣服領子恐嚇一番之後竟然就這麼結束了,兵痞出身地他渾身不爽。

“殿下,我們不能就這麼算了。兄弟們在這里拼死拼活。那個混蛋養著一堆娘們在那里吃香的喝辣的的。不給他們一個教訓兄弟們都不服!”

“放屁!如果你想去吃香的喝辣的,就去找那個家伙,不要跟著我。跟著我你就會受苦!”

阿拉貢少有的罵人了。看得出來,即便是如此有涵養地他也快被活活氣瘋了。但是他也明白,那個家伙從來都是這樣。他手下的兵也肯定就是這樣的人。這些艾薩克戰士都是那個男人老丈人地兵,是絕對地死忠派,無論那個男人做什麼命令他們都會去執行的。和那些黑色武士起沖突?阿拉貢只用想象的就知道結果,如果是用托爾金地正規軍還好,他現在帶領的先頭部隊只不過是雜牌之中的雜牌。哪有什麼紀律可言?

“殿下,屬下一時昏頭了!”

一聽阿拉貢真的生氣了。那個指揮趕緊道歉,當然,下面還是咬牙切齒的。

阿拉貢之所以能獲得如此高地聲望,最大的原因就是他能夠身先士卒,跟著士兵同甘共苦,所以士兵們都很敬佩他。當他幫助戰士們將傷員送到工棚去,他才看到,那個所謂修建在地下地工棚其實里面裝飾的比起一般人家都好,典型的精靈族紋飾,桌椅床鋪樣樣俱全。盡管看起來東西已經很久沒有人用了,但是里面似乎一直都有人打掃,沒有他們想象之中那種落滿灰塵的破舊小屋的樣子。

阿拉貢這個時候心里反而又有了一些動搖,那個男人做事絕對不應該是那種歇斯底里的,他做的任何事情都有原因,而且絕對不會對任何人解釋其中的原因。這些工棚說是工棚,可是里面其實連入住的痕跡都沒有,如果真是工人休息的地方,究竟是怎樣的工人才能做到這里甚至連被褥都是一塵不染的呢?

難道說,那個男人早就已經知道了自己一定會路過這里?

“你怎麼知道他們肯定會路過那里?”

這是赫莉最想不通的一點,尤其是當他和王維打賭打輸了之後,他更加不明白,到底為什麼這個家伙會說的那麼准,阿拉貢的軍隊竟然真的會在這里敗退,而且正好需要用到特地為他們修建房間。

“這很簡單,因為我有睿智的頭腦和精密的思維能力,這不是你的小腦袋能夠考慮的事情呀。”

王維一臉感慨的說。

“你就胡扯吧。”

露娜輕輕錘了王維一拳。

“這個家伙早就預備了好幾處這個地方,阿拉貢無論撤退到什麼地方,他肯定會尋找有我們軍隊的位置,就和我們一定要拉凡爾納幫助我們一樣,即便是我們說不參戰,阿拉貢也會把魔鬼帶到我們的視線之中來,他要判斷我們只是不作為,還是根本就投靠了魔鬼。”

“原來是這樣!你這個大壞蛋!還給我棒棒糖!”

赫莉立刻沖到王維跟前來,小拳頭對著王維的肚子一通亂錘。

“不過,你這次好人當的還真的很別扭,就算是給人家好處還得讓人家罵著你。”

露娜說。

我不是要給他好處,我是通過這種事情來判斷一些問還是希望我的判斷有誤,那樣的話我們能輕松不少。”

王維說。

“魔鬼按照計劃一路追擊托爾金部隊,即將進入射程,我們是否攻擊?”

杜瑞雅的聲音突然冒了出來,在灰龍堡,杜瑞雅就是一個無所不在的存在。

“攻擊,而且要一次性的來個大的!要做就做全套!”

王維說。

【】

阿拉貢愈發的感覺到問題的不對勁,聯想到之前那個男人的種種表現,他覺得關于那個男人投靠魔鬼的事情還要另外考慮,事情有太多巧合之處讓人感覺到懷疑,但是這些巧合畢竟只是巧合,巧合是不能當證據的。

夜晚。托爾金的部隊在那座沙土顏色地建築周圍安營。斥候四散偵查,阿拉貢站在自己地帳篷前面,看著那座宏偉的大型建築,滿腦子思考的都不是如何擊敗魔鬼,而是那個家伙到底在干什麼。

也許是太過于勞累,也許是巨大的要塞給了他安全感,已經很久沒有休息好的阿拉貢沉沉的睡去。當他睡下之後。幾個黑影摸出了托爾金營地。

“老大,如果你讓艾薩克的給抓住了,殿下肯定會非常生氣。甚至撤了你地指揮官權利也說不定!”

一個黑影小聲說道。

“別說那些喪氣話。老二。那些該死的艾薩克人,那個臭娘們,我這輩子都沒被人提著衣服領子過。我非得要看看這里面到底是個什麼樣子,好歹咱兄弟三個當年也是名噪一時星空之下第一盜賊三人組,進個這里還不是小菜一碟?是不是老三?”

為首的黑影急急地說。

“如果你再把嗓子放大點,咱們就不用進去,直接就會被那些黑武士給砍了。”

老三直接潑了一盆冷水。

“算了。廢話別說了,咱們進去。別看跟了殿下這麼久,當年地功夫我可一點沒扔!”

黑影說著,整個身體竟然變成了半透明的顏色,和周圍的地面幾乎差不多!

艾薩克地守軍非常嚴密隔著幾步就有一個崗哨,三個人一組的侍衛背靠背站著,監視范圍毫無死角。不過既然這邊是傳世之中的星空之下第一盜賊團,自然一些下三濫的功夫不容小看。

例如,下藥。

空氣之中突然傳來陣陣微香,三個即將到換崗時間的艾薩克戰士不由得用力嗅了幾下子,緊接著,三個人連聲音都沒來得及出,就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當年,咱們洗手不干的時候,我才六階,現在老子七階了,老子地契約生物可是號稱最強催眠效果的睡夢草啊。”

名為老大的黑影笑的很猥瑣。

“我的幻影蘑菇效果也比以前強多了,真懷念以前的日子啊。”

老二感慨著說。

“恩,把他們的衣服脫下來,我用我的偽裝花來幫你們變變樣子。”

老三說。

三個黑影忙忙碌碌的折騰了幾分鍾,然後學著之前的樣子直挺挺的站在那里。

“我說老大,別的不說,艾薩克的士兵可真是好樣的,那些家伙站了幾個小時連動都不動,咱用這個姿勢站了幾分鍾就腿酸了。”

老二抱怨著。

“可惜跟了這麼一個廢柴領主。”

老大說。

很快,換班的人來到,原本站崗的人一句話不說,低頭就往里面走,而這三個人也學的有模有樣的走路姿勢,竟然也沒被人發現。

“我說兄弟,你猜那三個笨蛋幾分鍾之後被揍出來?”

原本應該睡倒的三個艾薩克士兵竟然都醒了過來,看著那三個人往里走,幾個人穿著內衣笑呵呵的聊著天。

“大姐頭說了,放他們進去,當然是等大姐頭玩夠了再說,不過咱們還是小心點的好,今天晚上說不定要打起來。”

“打起來?那最好了,憋了這麼久,渾身都快要被憋出毛病來了!”

偽裝的三個人一路走向建築,在底層根本沒有們,所有換班的回去的士兵都輕松的躍上了接近兩米高的巨大台階,幸好這幾個家伙平時也都是竄房上樹的高手,自然也不會落哎後面。

上到第三台階,有一個不大的門,周圍的士兵都湊了過來。

“兄弟,哎,要保重啊。”

一個艾薩克士兵拍了拍老大的肩膀說。

老大愕然。

“就是,兄弟,真難為你們了。”

另外一個士兵說。

“什麼?”

老大用自己聽起來還可以的艾薩克口音問道,結果周圍的艾薩克士兵竟然都好像和他劃清界限一般紛紛躲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