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五十三章 預防

那個孩子,真的是太單純了。”

菲莉絲坐在窗口,看著離開的阿拉貢悠悠的說。

“豈止是單純,而且還頑固,還缺腦子,如果身邊有一個稍微腦子靈活點的家伙,這個家伙肯定會被耍的團團轉。”

赫莉坐在另外一側同時看著。

“沒關系,讓他去吧,早晚托爾金也會成為我們的攔路虎,這個時候也是一個削弱他們的機會。”

王維說。

“人類世界真可怕,敵人都壓在門口了,人類竟然還在思考如何消耗自己人。”

赫莉捧著自己的小臉,驚慌失措的說。

“少在你的臉上擺出那麼純潔的表情來。”

王維說。

“我之所以這這麼做,是因為我知道,我們真正的敵人,可能比我們想象之中隱藏的要深的多,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認為這種事情應該沒有這麼簡單而已,當然,無論是看上去還是聽上去都沒有那麼簡單。”

王維將那個單子放到自己鼻子一旁嗅了一下。

“我似乎問道了一股陰謀的味道。”

王維說。

“是嗎,可我除了食物的味道什麼都沒聞出來。”

赫莉從背後將王維一把抱住,睡眼惺忪的,甚至連臉都沒洗,頭發亂糟糟的。

“對了,赫莉,你見過這樣一種情況嗎?”

王維將自己從艾薩克皇城城防軍大營之中看到的情況說了一遍。

“渾身能夠移動地條紋?而且還能夠控制人?還能自燃?而且還是在鎮魔法陣所在的重型監獄之中?”

空氣有點冷,赫莉用王維的袍子將自己的身體裹起來。仔細思考著。

“如果單純分開每一種情況,那麼很多生物都能做到,但是被直接鎮壓在鎮魔法陣之中,還能控制一個人,還能控制周圍的人,這種事請就有些蹊蹺了,就算是強大的魔鬼也不能在鎮魔法陣之中隨意施展,更何況是直接被鎖在鎮魔法陣之中。如果有那麼強大的力量,何必在去控制別人。他想做什麼事情都能做到了。”

赫莉也毫無概念。

“如此?那就更奇怪了,我總感覺那個老師就給我一種那個人的感覺,希望這件事只是一個個案就好了,千萬不要出什麼狀況才好。”

王維摸了摸赫莉的小腦瓜。把她抱著上洗室。

“主人。”

就在赫莉被放下地一瞬間,赫莉突然睜開朦朧的睡眼,看著王維。

“什麼?”

王維保持這彎腰的動作沒變。

“我最喜歡你了!”

赫莉揮舞著小拳頭說。

“恩,我也很喜歡你。”

王維用腦門頂了赫莉一下。笑著說。

“不是的,我是說,如果將來我有什麼事情騙了你……當然,不是那種而已地欺騙。而且也不會對任何事情產生壞的影響,而且說不定還會有好的結果,那麼你不會生我的氣吧?”

赫莉小臉通紅。一臉期待地看著王維。

“恩。不會的。”

王維說。

“不過赫莉。如果你要撒嬌的話最好換個時間,馬上要吃飯了。按照平時的習慣你沒半個小時絕對折騰不完,最好還是快點。”

灰龍堡凱恩投降魔鬼,無數財寶被當作好好處運送到灰龍堡領地?

這件事幾乎在阿拉貢離開地第二天就開始滿世界傳了開來,與此同時,很多質疑的聲音也在大陸之上蔓延開來。一直以來,王維都是以一個世界的拯救者地身份出現地,而這個時候發生地這件事更是讓很多人感到不解和懷疑,盡管傳言沸沸揚揚,但是還是有一些人表示不相信,他們希望等到艾薩克或者是灰龍堡官方能有一個解釋出台。

但是隨著時間的發展,無論是艾薩克還是灰龍堡都沒有相應地回應出現,而一些從所謂高手那里傳來的消息表明,早就已經沒有任何客人的灰龍堡盆地之中不知道什麼時候突然出現了大量的財寶,那些財寶的是如此之多以至于不得不將他們放在外面。

而隨著時間的發展,更是有很多證據表明,魔鬼之所以能夠順利的通過灰龍堡,完全是因為灰龍堡軍隊給讓路的結果,因為按照魔鬼現在的行進路線上看來,如果灰龍堡下定決心想要堵住他們,魔鬼們根本不可能通過一些能夠節省時間,但是極為凶險的地區。

而整個事件發展到最頂端,則是那份來自魔鬼聲明的曝光,魔鬼稱贊了凱恩為和平做出的貢獻,同時還將大量的金銀作為戰爭的賠償留個各國。

而事實是,某個男人一個銅板都沒放出來。

作為世界另一極的托爾金還沒反應,那些小國可不願意了,他們的使節紛紛要求約見艾薩克負責外務的大臣,向他們轉達自己的不滿,同時

他們皇帝的親筆信,要求面見蒂娜女皇。而艾薩克一樣,毫無反應,到了後倆,外務大臣更是秘密失蹤了,而皇城的警備直接提升了一個等級,有幾個試圖沖進皇宮的外國是使節被當場格殺,尸體被送回國內。

小國的目的很簡單,既然這些是魔鬼的戰爭賠款,那麼無論出于什麼目的,黃金沒有善惡之分,那些國家要求分到他們那份。

這個要求自然是沒有人搭理的,于是在那些小國的內部,針對艾薩克的行為開始紛紛出現,尤其是那些有巨大建築的區域,總有一些人試圖通過自己的手段對建築進行破壞。

對此,艾薩克守備軍命令非常明確——‘就算自己掉腦袋,也不能讓建築有任何損傷。’

任何人都不想自己掉腦袋,那麼就只能讓那些破壞者掉腦袋。

不到一周時間,破壞行為一共發生了數百起,死者達到了七百多人,每天都有幾個人都因為試圖破壞建築而被防守士兵殺死,而那些外國人的不滿也愈演愈烈。

和動蕩的外國相比,國內的情形則分成了明顯的兩撥人,一方是絕對相信這件事的是真實的人,由于大量的事實證據,以及發生在眼皮底下的事情,他們堅信這件事是真的。而另外一方則是堅決相信凱恩的人,他們認為無論發生了什麼,那個人是絕對不會背叛艾薩克的。甚至在大街上還出現了雙方為了自己的觀點游行,最終導致斗毆致死的情況出現。

對于國內的事情,只是皇城護衛增加的巡邏的次數和強度,官方依然沒有任何多余的說法出台。

就在這件事開始要變的不可收拾的時候,托爾金的大皇子突然發布了一份聲明,聲明說,凱恩這樣做的原因是什麼,他都堅信凱恩絕對不會做出對不起人類的事情,希望一般人們不要相信魔鬼的謠言,人類自亂陣腳。

這份聲明盡管聽起來是幫王維說話的,但是實際上卻等于托爾金官方承認了王維的事情。

于是,找不到精神寄托的人們開始跑去擁護阿拉貢了。

而在這個時候,艾薩克皇宮要求王維立刻前往皇城說明相關事情,並且對大量的財寶做出解釋。

王維走在皇城的大路上,身邊跟著赫莉,道路兩旁的人對他指指點點的,沒有了走到什麼地方都被高呼‘我們的奧羅拉’那個場面,王維反而覺得耳根清淨了。

“似乎,你的人氣變的很低了呀,還這麼趾高氣揚的。”

赫莉笑嘻嘻的說。

“人們總是這樣,擁護這個,擁護那個,但是又有什麼意義,我又不需要信仰之力,擁護不擁護又有什麼作用,說的難聽點,他們死活和我有什麼關系,你對他好了他及擁護你,有朝一日你真的需要他們擁護和支持的時候他們也許會記得你?所以我根本就沒做那個打算,他們愛如何就如何,反正我也不是為了他們。”

王維不屑的說。

“至于趾高氣揚?如果你低著頭走路他們肯定認為你有理虧的地方,所以,根本就無需搭理他們,走自己的路,別人有無路可走和咱無關。”

王維說。

盡管嘴上這麼說,王維還是能夠感覺到那種氣氛,尤其是皇宮的守衛,當他第一次來到這里的時候皇宮的守衛都爭相的和他說話,但是這一次他們都躲在一旁竊竊私語。

“辛苦了。”

當王維見到蒂娜的時候,這是蒂娜說的第一句話。

“辛苦?”

進入皇宮的王維沒有了趾高氣揚,相反他的眼神變的軟弱了起來。

“我一想到我即將做的事情我就覺得一點都不辛苦,讓他們罵又如何,盡管我可以說這是為了世界,但是做到這種地步。”

王維長歎了一口氣。

“每當我看到那些已經建好的東西,我就充滿負罪感,我祈禱著我永不到他,但是我也知道,有時候,我們必須要做出決斷。”

“所以,無論那些人是怎麼看我的,我都覺得無所謂,畢竟,這件事,是我的錯。”

所謂的問話根本就沒有任何進行,一切實現總是有安排的。王維在蒂娜的寢宮之中呆了一下午,傍晚離開皇宮,啟程上路。

“你和她說的話與和我的說的不一樣哦,主人難道你是傳說之中滿嘴花花的大騙子嗎?”

坐在鐵路上,赫莉在王維身邊問道。

“不,這都是我的感覺,只不過你並並不在乎那件事,而蒂娜,她會在乎,我怕她最後下不了決心,而這個東西真的要用的話,她肯定會傷心的,所以我只能提前給她打預防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