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四十八章 借人

那你又能怎麼辦?我的孫子啊,你很清楚,現在的國蒂娜女皇的,還不如說是那個男人的,那個男人正在外面運籌帷幄,他會允許你們在這里做任何對他不利的事情麼?”

威爾斯搖了搖頭,他知道,這一切都怪自己,怪自己當初說的那些話,而他的兩個孫子有太貪婪了。

“只要我們成為皇帝!那麼我們就能控制奧格騎士團!只是每個皇帝的秘密!我們只要逼迫蒂娜交出這個秘密,即便是那個男人呢我們也能消滅!”

“愚蠢!你真的以為那個混蛋會老老實實的等著你欺欺負他的女……算了,你們唯一要記住一點,威爾斯家族的振興絕對不會被放棄,但是在我麼這個時代已經不行了,也許是我們的後代,但是絕對不是我們。因為這個國家現在絕對不能亂,我們要當一個強大的皇帝,而不是在一片廢墟之上重建我們的國家!”

威爾斯揮揮手示意他的兩個孫子出去。

看著兩個人離開時那並不甘心的背影,威爾斯搖了搖頭,也許在這個時候應該吩咐手下把那兩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看緊點才好。否則一點出了什麼亂子,那個男人,可並不在乎他們是誰的孫子。

“也許,這就是我的命,誰讓我一輩子都在給阿西莫夫加當宰相來著?到頭來,竟然還是為了這個國家。”

威爾斯苦笑了一下,然後伸出手。一個黑色的影子突然凝結成了人形。

“看著兩個小家伙點,如果他們搗蛋,就稍微教育一下。”

【】

蒂娜女皇坐在書桌前面,用優雅地微笑和彬彬有禮的態度送走了幾個前來找事兒的使節,那些使節是來自被征用土地的國家,盡管他們已經在實質上不能對艾薩克造成任何影響,但是作為一個女皇,表面上的文章還是要做的。

“如果太累,就想辦法休息一下。如何?”

蕾婭在蒂娜的身後給她捏了捏肩膀,同時嗓子之中哼出輕柔的歌聲,即便是只是毫無歌詞的調子而已,在歌龍地嘴里哼出來也是能夠讓人心情安定的良藥。

“謝謝你。蕾婭姐姐,但是現在還不行,當他在外面為我們的國家付出一切的時候,我也必須在我地國家之內付出一切我能夠做到的的事情。”

蕾婭伸手握住蒂娜的手。

“我會和你在一起地。我的女皇陛下,就像我當初宣誓的那樣。”

碰,書房大門被人一腳踢開,一個大咧咧的身影從外面沖了進來。把兩個剛剛安靜下來地女孩給嚇了一跳。

“那些白癡肯定又是來找事兒的吧。”

王維一屁股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幾分鍾之前,那些使節才離開。

“是地。還是抗議你在他們國家領土上修建要塞地事情。”

蒂娜伸手將自己地茶杯遞了過去。

“抗議個屁。剛剛碰到他們。我直接告訴他們那些白癡,如果再來抗議就終止所有補償金的發放。並且強行征用更多地土地,我敢打賭,那些人再也不會來了。”

王維嘿嘿的笑著將茶水全部喝光。

“你這簡直就是在胡扯。”

蒂娜白了他一眼,她知道這個家伙肯定是說到做到的,不過也無所謂,即便是好脾氣的蒂娜被這些家伙給搞的很頭疼。

“不是胡扯,對付這些家伙,你根本就沒有必要給他們好臉色,要他們的土地是看的起他們,給他們補償金是道義問題,如果再來說三道四,那就是不知好歹了。”

王維搖頭晃腦的說的頭頭是道。

“好好,你有道理,你不會是大老遠的跑來給我講道理的吧。”

蒂娜將茶杯從王維那里拿走放到一邊去,怕那個家伙在手舞足蹈的時候把杯子碰到,桌子上那麼多的文件就要遭殃了。

“我是來和女皇陛下回報一下工作,並且前來接個人用用的。”

王維說。

“工程進度走了差不多一半,而從地獄那邊傳來的消息則是他們兵力集結的速度放緩了,深淵和地獄同時展開了更大規模的搜索,不過迪魔高根那個家伙狡猾的很,地獄的一層界域實在是太大了,又都是起伏的丘陵地形,想要找到一個刻意要躲起來的的家伙真的是不容易。”

“那麼我

是有更多時間可以利用了?”

蒂娜聽到這個消息倒是很高興。

“並非如此,如果把那個家伙逼急了,趕在我們建築完成之前就冒了出來,那麼吃虧的還是我們自己。所以我剛剛已經通知了深淵那邊,要他們別逼的太急,只要圍堵就可以了,所以,這一次來,我要問你借一個人,相位精靈米婭。”

“誰誰?誰要找我?”

正說著,米婭推門進來了。

“當然是我,除了我之外,還有誰能找你。”

王維笑著說。

“哦,原來是你呀。”

米婭走到蒂娜身邊,一把將蒂娜給抱住。

“你這種語氣還真是令人不爽。”

王維捏著拳頭說。

“廢話少說,找我干什麼?”

米婭抱著蒂娜一邊搖晃一邊說。

“恩,要你幫我運點東西,那個東西太大了,單憑一個相位精靈的力量太難運走了,而我的戒指里面要裝很多附屬設備,所以我就只能來求您老,開開恩,幫幫俺吧。”

王維嬉皮笑臉的說。

“一個相位精靈都搬不走的東西,有這麼大?你說的那個相位精靈,難道就是那個名叫高森的惡魔的老婆玲玲?”

米婭突然像想到什麼似的問道。

“沒錯,除了她還有誰。”

“那好那好,我幫你了,你說怎麼幫吧?”

米婭一口答應。

“其實,對于那位前輩,我也有很多事情要請教的。”

所謂的向前輩請教,米婭對于請教的細節保密,她跟著王維回到了灰龍堡,然後就和玲玲一臉相見恨晚的鑽到了小屋之中,整個房間隨後被換相,恐怕除了眾神,誰都不知道她們談論了些什麼,唯一可以知道的是,米婭在離開的時候滿臉通紅,而玲玲則一臉詭異的笑容。

王維不是相位精靈,所以他搞不懂這兩個家伙在搞什麼鬼,就好像王維無論如何都不知道女孩們一個月一次的那些事情到底是怎樣的感受一樣。

米婭和玲玲的密聊之後,她們自然要投入到王維的計劃之中來。

“我要你們幫忙做的,就是把這些東西帶上,然後送到我指定的地方去。”

王維指著一個大的離譜的圓盤對兩個相位精靈說道。

這些圓盤是由金屬分裂體直接生成的,是一個絕度標准的正圓,厚度近乎半米,中間鏤空雕刻著繁複的花紋,看起來就像是魔網的翻版。

“這東西是用來干什麼的?”

米婭用手摸了摸,入手竟然一片溫熱,並沒有金屬的冰冷。

“一個好東西,用的得當的話,可以直接將一切事情都結束。”

王維嘴角掛則神秘的微笑。

“說實話你不適合這個表情,你最適合的還是誇張的笑容和對人炫耀的姿勢,我覺得那才是最適合你的說話方式。”

米婭搖了搖頭說。

“這個東西有十二噸重,在安裝的時候單單只是固定支架就有三噸,而且在安裝的時候不允許圓盤本身有絲毫的晃動或者顫抖,這件事除了你們,我不知道還有誰能夠做到。”

王維看著兩個相位精靈說。

“但是,只是一個小小的金屬圓盤,需要兩個八階的相位精靈麼?”

米婭伸出手去,剛剛碰到圓盤的時候,她的整個身體急速的閃爍了一下,然後她的手被彈開。

“我的天啊,這個東西!你竟然把這個東西弄在了這里面!”

米婭驚叫起來。

“沒錯,就是那玩意兒,我要把他當作我最強的武器,好歹那些影子精靈們給我留下的資料不少的,只要稍微控制得當,這個玩意兒就好玩了。”

王維說。

“你瘋了,不過,我喜歡!”

米婭一臉雀躍。

“別太早高興,這個東西只是整個系統之中的一個零件,在接下來的幾個月之中,我估計你和玲玲連休息的時間都沒有,從安裝開始到結束,我需要你們從頭到尾跟著。”

“放心好啦,本人的水平可是非常可靠的!”

米婭直接拍著胸脯保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