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四十七章 艾嘉

維猛的打了一個噴嚏,然後一頭大汗的驚醒,趴在他丹小嘴嘟嘟囓囓的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然後繼續沉沉的睡著了。左邊露娜非常霸道的搶了他一條胳膊當作枕頭,而右邊蒂娜則非常安穩的保持蜷縮在王維懷里的姿勢不變,皇帝專用的大床一旁狼藉,滿地都是衣服碎片。

“竟然夢到世界毀滅,該死的,我不會在世界毀滅之前就被這幾個小妮子給折騰死吧?”

王維心里想著,卻怎麼也睡不著了,房間之中非常溫暖,但是王維感覺到有些冷。稍微利用魂力將幾個人搬開,王維離開大床,然後將滿地的衣服放到椅子上,將扔到一旁地上的被子給幾個人蓋上。

獨自一個人披著衣服來到陽台上,這里是皇宮,曆代艾薩克皇帝處理國家事物的地方。天空之中是滿月,很漂亮。

“真難得,竟然有閑情逸致在這里賞月。”

一個女聲突然在背後響起。

“艾嘉?”

王維沒回頭只是伸出手去將後面的女孩攬進懷里,是伊莉丹,也是艾嘉。

“怎麼睡不著?”

雙眼之中泛著藍色火焰的女孩抬起頭來看著王維。

“剛剛我夢到了世界毀滅。”

王維說。

“我經常夢到。”

艾嘉說。

“我不可能做夢,因為我這里一直都在休息。”

王維點了點自己的腦袋。

“所以你在擔心。”

艾嘉拉著王維地衣服將自己裹在里面,就像是一個袋鼠寶寶一樣。

“不僅僅是擔心。而是恐懼,一旦那個夢里的東西成了現實,那麼我將會失去一切,失去靈魂,失去身體,失去你們,除非我沒心沒肺了,否則我還怎麼睡著。”

王維低下頭,親了親艾嘉的額頭。

“我也害怕失去你。好不容易從那個黑暗的地方離開,遇到了心地純淨的小丹丹,還遇到了你。冥界的十年,可以說是我最快樂的十年。我不想只有那十年快樂的記憶回到那個黑暗的地方去。”

艾嘉趴在王維地懷里,瑟瑟發抖。

“你,也是聖域吧。”

王維突然說。

“是的,我是一個聖域。卻不是現在意義上的聖域,而是我們自己的力量達到地聖域。”

艾嘉仰起頭,用王維的衣服擦了擦眼角。

“我是第二紀元的人,就是伊凡塞斯人。我們通過各種試驗來增強自己的力量,我自願成為新能量地試驗品,于是我獲得了新的力量。領悟了規則。卻被摧毀了身體。我的意識進入了一片黑暗之中,許久許久。我才能在黑暗之中找到一個出口,你猜我上一次來到這個世界,誰是我的出口?”

艾嘉突然笑著說。

“不知道。”

王維實在是猜不出來。

“是索倫,一個從小就非常悲慘地孩子。”

艾嘉說。

“他從小就和小丹丹一樣,是負能量的所有者,我利用他重返世界,結果他那個時候心理已經徹底扭曲了,他利用我的力量制造出了獸人這個種族,你簡直無法相信,他竟然真地憑空就創造出了那些強大地生物,而他竟然還是第三紀元地人類。”

“真離奇。”

王維用三個字總結。

“我想說的是,我能夠重新回到這個世界,並且見到你,我非常高興,而且,我也不想失去你。”

“我是神力行使者,卻並非神祇,和月神一樣,只不過他是第一紀元地人類,和你說的沒有區別,我們都是一群無聊的家伙。”

艾嘉伸出手指,在王維的胸前輕輕劃了兩下。

“這是啥?”

王維感覺胸前一陣麻癢,確是剛才艾嘉畫的位置上多了兩道痕跡。

“我的名字,我將我的名字用我的規則刻在你的身上,如果你死去,那麼我就會和你一起進入冥界,這樣,我就能真正永遠和你在一起了。”

“進入冥界,你的負能量會被全部抵消掉。”

王維立刻抓住了艾嘉的小手。

“沒關系,在那之前,我會把我的所有的力量全部沖掉,我會干乾淨淨的進入冥界,到時候,你可不要忘記,擔心你的女人之中,還有一個我。”

王維什麼都沒說,只是緊緊的將她抱在懷里。

“對了!”

王維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來似的。

“剛才在做的時候,我看到你好像偷偷出來了。”

王維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笨蛋!冥界十年,我做的還少嗎!

艾嘉一拳打在王維的下巴上,然後將王維的衣服一把給脫下披著進到房間之中去。

“哎,還是小丹丹好,好歹人家不用拳頭呀。”

王維抬起頭來,看著天空之上的滿月,然後又看了看自己滿是傷痕的身體。

“你,不許笑。”

王維指著天上的月亮說。

【】

艾薩克軍隊開始按照協議分批進入協議之中的所謂‘租借國’,那些國家的人一部分已經回到他們原本的家鄉,而部分被占領的土地,艾薩克也按照協議支付了部分安置金,要求他們到別處去定居。結果這個安置金,反而成了好東西。畢竟毀滅的幾乎是整個國家,重建都需要資源和金錢,一些別的地區的人只能自己想辦法,可以被艾薩克占領的地方卻能給錢,被占領的一方只要重新找一個地方就可以了,這種事請立刻讓一些‘聰明人’看到了機會。一些人也冒充成這里的居民,騙取賠償金。

也許是出于對艾薩克占領的抗議,當艾薩克占領軍要求當地政府提交這些人的可信報告的時候,當地政府竟然全部都列為可信者。

結果小小的一座小鎮竟然被安排進了上萬人,而原本這個數字只有幾千人,還不算上死于戰爭之中的人。

結果,艾薩克占領軍的提款機行為反而平息了被占領土地上的不滿情緒。

“你當那個男人真的是傻子?他不過是花了幾萬金幣,卻幾乎等于永久在對方國家之內買下了一座城,這座城能夠輻射的范圍可遠遠比他們想象的要大的多。”

這是阿拉貢親口做出的評價。

在建築這些大型建築的時候,來自凡爾納阿羅納科斯家族也發揮了重要的作用,這個當初近乎掌控了凡爾納整個政治經濟的大家族一度被凡爾納皇族打壓,但是現在他們重新煥發了活力,不同的是,所有技術部門都出現了一些高大而且矮小的身影。

他們是騎著獨眼巨怪的地精。

地精在艾薩克軍隊的嚴密保護之下正式入主阿羅納科斯家族,開始對所有他們的技術進行整合,地精們那和身體不成比例的腦袋之中充滿了各種各樣點子,他們輕松的將所有資源全部整合在一起,然後重新設計了阿羅納科斯家族最著名的機關傀儡。

地精們制造的東西一向都很偏重于生活,而不是戰斗,而王維的意圖也很明確,他需要很多用于建設的機關傀儡,于是,新型的機關傀儡被地精們設計並且制造出來。

在那些大型建築的制造上,這些新型機關傀儡發揮了很大的作用,而原本只是作為戰士來使用的山嶺巨人也都被征調來為這里的建築而忙碌。

這些大型建築一天比一天高大,也一天天的顯露出他們的樣子來——一種由砌塊嚴格構築起來四邊的尖椎體。

大陸上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形象的建築物,尤其是那個用來穩定結構,深達二十米的地基,然後是地上龐大的砌塊結構,看起來異常穩固。

建築一天天被構造起來,周圍開始修建一些附屬建築物,看起來根本就是在大金字塔一旁的小金字塔,一共三個,分別排列在大金字塔的周圍。

“那個男人,實在是太有趣了,就連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他到底是想要在干什麼。”

艾薩克的宰相威斯爾時刻從自己特有的渠道得到各種個樣的消息,而最讓他感興趣的,就是那個男人到底又干了什麼。。

“你到底能夠做到什麼樣呢?真的能夠擊退魔鬼嗎?真的能夠抵抗亡者入侵?但是在那之後呢?難道是消滅托爾金?凱恩,你讓人看不透,你的想法永遠都超過別人太多,還是說我已經老了?不中用了?”

威爾斯最近悠閑太多了,蒂娜女皇和她新培養出來的班底已經能夠有效的治理整個國家,而宰相的權利正在被一點點架空,但是威爾斯一反常態,他並沒有任何反彈的動作,反而帶頭支持女皇帝決定。

“我已經老了,我突然看開了,如果說我之前所作的一切都體現了我的內心的話,那麼我現在所作的一切就體現了我的靈魂,我的靈魂告訴我,我這麼做是對的。”

威爾斯對他的兩個孫子說道。

“但是祖父大人,我們一直以來的努力,就這樣擱淺嗎?”

兩個青年人雙眼之中滿是不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