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四十四章 你知道,有的時候。。

恩,很不錯。”

王維說。

既然所謂的神諭不存在,那麼神諭到底是什麼意思?為何選擇他?奇怪的事情開始變的多了起來,對于毫無頭緒的東西,思考再多也只是浪費精力,對人生和理想沒有任何幫助。

接近傍晚的時候,航母所在的天空之中突然烏云密布,電閃雷鳴,狂風夾雜著冰雹,落在航母的甲板上發出低沉而且讓人煩躁的聲音來。

各國的代表相互看著,艾薩克和托爾金兩方並列坐在桌子的一頭。

沉重的航母在起伏的波浪之中上下顛簸,巨浪一次又一次的轟擊在船舷上,讓沉重的航母不斷左右搖晃。間或一道閃電劃過夜空,然後沉悶的雷聲震的整個人都跟著顫動起來。

“諸位,下午的燒烤宴會吃的還舒坦吧?”

王維一臉和藹可親的笑容。

“不錯。很好。”

得到的回答基本上都是敷衍一般,那些皇帝哪有心思吃所謂的燒烤?就算有心思吃,暈船的時候估計也都吐了出去,還有幾個吃壞肚子的正面色發青的縮在穩固的椅子上,每當顛簸到來,他們的臉色就更難看一些。

“那麼,我想你們可以告訴我諸位的答案了吧。”

王維站了起來,幾乎在同時,閃電劃過王維身後的窗戶,雷聲滾滾。

“本著為了大陸的安全,我們。原則上同意您的看法,但是,我們要添加一些附加條件,否則,即便是你殺死我們,也不會從我們這里得到任何承諾。”

李爾國地皇帝首先站了起來。

“好的,您說,只要不太麻煩,我這就可以答應你。”

王維說。誰都不知道他那個所謂‘不麻煩’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們要求,一旦戰爭結束,艾薩克和托爾金要立刻歸還我們的領土,並且幫助我們的國家進行重建。同時還要支付。支付國家租借費用!”

李爾國王看著王維的臉色幾乎都快說不下去,盡管對方一臉笑容,但是那個笑容看起來怎麼都是很勉強的冷笑!

“真行啊你們,得寸進尺說的就是你們這種人吧。”

王維一屁股坐了下去。而那些皇帝們則都站了起來。

“請答應我們的條件,否則,就算拼上了我們的性命……”

“你真地覺得我在乎你們的性命麼?”

王維的聲音冷冷響起。

“我不過是不希望看到一個個有著悠久曆史的家族就這樣隕落在曆史地長河之中,那樣豈不是可惜了麼?不過你們似乎把我看的太軟弱了一些?和我講條件?”

王維臉色說變就變。一巴掌拍到桌子上,當時就要翻臉。

“凱恩先生,請冷靜一下。其實。我也覺得這件事是可行的。畢竟他們的國家什麼都沒有了,如果真地戰爭勝利。那麼重建勢在必行,那些在戰爭之中出過力的小國肯定需要幫助。”

阿拉貢站了起來,一臉和煦的微笑,而那幾個一直都是依附托爾金的皇帝立刻報以感激地笑容。

“你說的有道理。”

王維臉上的陰冷立刻不見了,取而代之地是比阿拉貢還和煦地笑容,幾乎如同春天一般溫暖……

“好吧,看在偉大地托爾金大皇子阿拉貢的面子上,我決定同意你們地補充條件,那麼你們可以簽字了。”

王維把簽字用文件交到每個人手上,然後在他們遞交的補充條款上簽字,雙方交換了協議之後,王維一臉彬彬有禮的將所有別國皇帝全部送走,房間之中只剩下蒂娜和自己。

“無論如何,我總算是以我自己的方式開始了一場只有我們才能參與的戰爭。”

王維看著窗外的雷電,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無論如何,我都相信你,並且永遠站在你的那邊。”

蒂娜在後面抱住王維,幽幽的說。

“阿拉貢,那個小子,果然不簡單。不過,他也應該知道,既然我答應了一件事,這就說明根本還沒到我的底線,實際上,想要達到底線,還早的很。”

王維伸出手去,將密封的舷窗打開,風雨立刻沖了進來,幾乎瞬間就將王維正面給淋個透,而蒂娜則躲在王維的身後,除了裙子邊緣濕了之外,其余部分都被擋住了。

“冷靜下來想想,其實當時應該多要點東西的,不過從現在看來,這樣也已經足夠進行我們的計劃了。回去之後立刻開工,如果從地獄那邊傳來的消息沒錯的話,我們的時間應該正好能夠趕上魔鬼的軍隊進入時間。”

“不過,我不明白,既然時間那麼緊,

麼還要特地來這里開這個會議呢?”

蒂娜很奇怪的問。

“很簡單,所有人之中,只有你們幾個沒有來過海精靈之城,所以我想帶你來看看,而且,這種談判,誰也不知道會不會突然出現一個腦殘的家伙,扔到這里來開會,自然可以在發生一些事情的時候處理的神不知鬼不覺。當然,最後還有一條,那就是我感覺太悶了,想要來散散心。”

王維說。

“就在我們來到這里的時候,灰龍堡的工程隊已經出發了,穿過灰龍江底部,進入他們的國境。前期准備早就開始了,在幾個考察好的國家之內。只要這個協議以簽訂,他們立刻就可以開始進行地上工程,這個工程很麻煩,需要的時間也不短,自然是不可能等著我的。”

王維碰的一下子將窗子關上,轉過身來,前面已經濕透,蒂娜立刻伸出手去幫助他把衣服脫了下來。

單薄的衣服下面,是滿是傷痕的身體。

“你有很多傷口,你的身上從來都沒有傷口的。”

蒂娜撫摸著王維堅實的肌肉說。

“我記得上一次你就看過了,怎麼現在才說?”

王維很奇怪,上一次在皇宮之他可脫的比現在乾淨。

“上一次!”

蒂娜立刻變的滿臉通紅。

“上一次,一直都是閉著眼睛,根本沒敢看。。。。。

蒂娜笑聲說。

“沒關系。”

王維嘿嘿的笑著隨便用脫下來的衣服擦了擦身體,然後一把將蒂娜攬在懷里。

“你要干什麼!這里是會議室!你想讓所有人都看到嗎!!”

蒂娜緊張的趕緊想要推開王維,卻被對方越抱越緊。

“會議室怕什麼?哪個領導的會議室里面沒個暗門?”

王維抱著蒂娜,一腳踹在牆上,然後牆壁裂開了一個一個大縫,王維剛要進去,卻看到露娜和伊莉丹正在一臉冷笑的看著王維。

“心情不錯麼,親愛的?”

露娜捏著拳頭說。

“這個,你知道,有時候,是吧?”

王維嘴里似乎很緊張,但是卻沒有把蒂娜放開。而蒂娜更是羞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既然如此,這種事情,還是人多比較好。”

露娜和伊莉丹一左一右,把兩個人給拉進了暗門之中。

“完蛋了,明天要扶著牆走路了。”

王維此刻心中一片淒涼。

【】

第二天一早,王維頂著兩個黑色眼眶出現在甲板上,而阿拉貢早就已經在甲板上開始他的晨間鍛煉。

王者之劍,是托爾金帝國開過大帝傳下來的武器,只有皇帝和即將成為皇帝的人才能使用這件武器,阿拉貢當年就是依靠這把劍成名,可以說,早在他離開托爾金帝國的時候,他就已經是內定的托爾金皇帝了。

而這個早就已經過了而立之年的皇帝有著非常好的生活習慣,至少比起某個精神萎靡的家伙來,他要強的多。

“早安,凱恩先生。”

看著一臉哈欠出現的王維,阿拉貢沒有停下他每天早晨都堅持的揮劍練習,只是在嘴里和王維打招呼。

“早,殿下。”

王維說著,張嘴又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昨天晚上露娜和伊莉丹差點沒把他給折騰死,結果到了後來蒂娜不知道哪里來的那麼一股邪勁竟然乘勝追擊,可憐的老王同志,到現在還感覺到某個地方似乎有些磨損過度,腰膝酸軟。

“昨天沒有睡好麼?看起來您沒有什麼精神似的。”

阿拉貢如同一個和善的大哥一樣對王維問道,同時手中的寶劍還在一下下的劃破空氣。

“是啊,相當沒睡好,人生啊,怎麼都是人生。”

王維軟趴趴的坐在一旁椅子上,兩個可以說是現在大陸上最有權勢的人。一個正在練劍,而另外一個就這樣感歎著人生。阿拉貢一絲不芶的揮動這手中的劍,一旁的侍衛雙手捧著毛巾和另外一把劍,阿拉貢的每一劍都揮的一模一樣,幾乎沒有任何區別,甚至連渾身擺動的複幅度都沒有區別,劍尖和空氣摩擦發出低沉的嗡嗡聲,更加讓王維昏昏欲睡。

突然,阿拉貢掉轉身體,王者之劍的劍尖從側面猛的劃向王維的腦門,准確的停在王維的腦門前面。

“有沒有興趣來比劃比劃,提提神?”

阿拉貢保持這姿勢,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