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四十一章 吞並計劃

漸漸昏沉下去,偌大的花園之中,王維,露娜,伊莉娜靜靜的坐在這里。蒂娜一臉的茫然。

“你這樣做,你,但是,我。。。”

蒂娜感覺自己無法總結出一個合適的詞彙來,她甚至不清楚自己到底要表達什麼思想,王維告訴他的東西實在是太驚人了,根本已經超過了所有她的預想!

“我說過,你只要知道,我不會害你,這就夠了,而且,這個只是一個計劃,至于是不是能夠用到,還要到時候再說。”

王維坐到了蒂娜的身邊,安慰著她,露娜和伊莉丹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在了契約光環之中。金色的夕陽照耀在花園之中,影影綽綽的,晚風輕拂,蒂娜竟然感覺有一絲絲寒冷。

她抱住自己的肩膀,努力不去想剛剛王維說的話,但是越是不想,那斷恐怖的話語就越是在自己的腦海之中回蕩。

“一定要坐到這樣麼?”

蒂娜還是不死心的問道。

“我不知道。”

王維歎了一口氣,將蒂娜樓在自己懷里。

“你也也不知道麼。”

蒂娜順勢往王維的懷里縮了縮,男人的氣息的堅實的胸膛讓她緩緩的放松了下來,身體外面更冷了,而身體之中卻變的燥熱起來。

“王維!”

蒂娜第一次直接叫了王維的真名。

“什麼。”

王維看著他。

“愛我!”

【】

凱恩歸來。

這件事在世界各國之間,幾乎一夜傳遍整個大陸。

這一次不是傳說。主要依據是來自艾薩克的皇宮衛士和艾薩克境內地商人,商人們在乘坐鐵路的時候見到了凱恩,而皇宮的衛士更是和那個男人親密交談。凱恩見到蒂娜女皇之後第一件事就是吻了女皇。這幾件事情立刻傳的沸沸揚揚,而這一次別的國家使節在向皇宮求證的時候,皇宮的發言人有限的發布了聲明。

請等待蒂娜女皇的官方聲明。

沒有否定,那麼就是肯定地!

那個家伙竟然再一次複活?還是他根本就沒死,而是耍了這個大陸的每個人?

不久之後,整個大陸的每個國家首腦都接到了一封邀請,邀請他們參加關于大陸未來走勢的討論。而討論地主要地點不是在大陸的某個國家,而是在外海上,具體竟然安排在了艾薩克唯一的一艘舉行航母上舉行。

在邀請人的一欄上,明確得寫著一個人地名字。

凱恩。

接到邀請的國家都保持了足夠的低調。他們不想對外說什麼,大陸上現在還有發言能力的國家已經沒幾個。幾個大國之中,雨果,凡爾納。大小仲馬已經名存實亡,新地皇帝能不能出現都成了一個問題。剩下的幾個希區柯克等中等規模的國家更是沒有多少發言權。大陸地南北兩方,托爾金和艾薩克兩家獨大地場面竟然已經形成!

大海中央,航母之上。各個國家地代表面面相覷。

那個男人就這樣笑吟吟的看著每一個人,在他們眼前,那個男人剛剛分發了一份厚達百頁地東西。這個東西讓每一個人都完全不知所措。

總體來說。這個東西聲明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為了防止出現任何雨果一類的事情。艾薩克提議建立以托爾金和艾薩克住主導,將整個大陸劃分為南北兩個部分,實行國家聯合。

聽起來很簡單,似乎只是建立起類似遠山議會一般的東西,但是實際情況是,這個提議建立後面附加的上百頁詳細資料規定了這個提議重重讓各個國家非常不安的東西。例如國家資源配比,軍隊部署,以及向軍隊內部安置觀察員等等,甚至連內部施政都要派遣一個觀察員負責協調。

說的似乎是戰爭時期臨時部署,但是誰都知道那個男人是那種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的家伙,如果真的惡魔入侵失敗了,那麼從那個男人嘴里往外拔牙豈是那麼容易的?

在座的都是各個國家的皇帝,艾薩克帝國的女皇蒂娜也在其中,從一開始,她就沒有說一句話,都是那個男人在說話,從那個男人一張嘴,就是要將整個世界吞並!他們很清楚這個東西到底要表達什麼含義!

“不行,我們堅決不能同意你的這個東西,從戰爭一開始我們就沖在戰斗的最前方,從來沒有任何退縮,如果連這種條件我們都答應了,豈不是連我們的國家都拱手讓人了?”

一個皇帝立刻表示反對。

“請問您是?”

王維看著那個皇帝問道。

“我是李爾帝國的皇帝,李

。”

那個人立刻說道。

“據我所知,李爾帝國已經被魔鬼徹底摧毀,知道不久之前才剛剛被托爾金帝國的軍隊收複,現在你似乎依然還在托爾金帝國的皇家別院之中借了一處地方進行辦公,你們甚至連恢複國都的資源都沒有了。”

王維隨便從厚厚的一疊報告之中抽出一份來,看了看,然後說道。

“盡管我們的國家土地已經變成了一片廢墟,但是我們李爾家族有著優秀的傳統,我們的精神不會滅亡,只要給我們時間,李爾帝國還會重新屹立在世界之上。”

那個皇帝激動的拍著桌子說,在座的都是皇帝級別的,盡管是小國,國家被侮辱,不是一個皇帝能夠看著的事情。

“你說的很好,我也很同意你的國家有著優秀的傳統,但是那和我們沒有關系,在這種情況之下,你覺得大陸上哪個國家會給你們提供資助幫助你們重建國家呢?要我看來,與其現想著如何重新恢複你們的國家,不如你們思考一下如何應對魔鬼的下一次入侵的比較好。而且你還說道了時間,這很有趣,也許我們什麼都能給你,唯一不能給你的就是時間。”

王維說。

“不但是你們的國家,李爾,盧梭,還有別的國家,你們在對抗魔鬼的戰爭之中沖到了最前沿,成為阻擊魔鬼的第一道防線,整個國家損失慘重,甚至整個國家都被魔鬼們摧毀,我很感動。但是,現在不是感動就可以嚇退魔鬼的時候。我們面臨的兩個大的災難,魔鬼,和亡者。到現在為止,可以說我們都還沒做好任何准備,也許十年二十年之後我可以找到什麼辦法,但是現在不行,無論你們同意與否,這份文件你們必須簽訂,無論你們認為我想要做什麼都好。”

“你,這是在企圖趁著戰亂吞並整個世界!”

一個國王大聲斥責。

“如果你有辦法讓人類終結災難,那麼我們整個艾薩克和托爾金都交給你領導,托爾金即將登基的大皇子和艾薩克女皇都在這里,他們都會同意,如果你沒有任何辦法,那麼請您坐下。而現在的情況是,沒有兵力就沒有發言權。”

當王維說完之後,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一開始別的國家皇帝都以為這一次是對外有什麼事情要宣布,甚至有人認為是王維複活的慶祝,但是,當他們見到這個聲稱在兩年前就已經死亡的家伙之後,迎接他們的並不是驚喜,而徹頭徹尾的憤怒,但是他們沒有憤怒的條件,就和那個男人說的一樣,小國已經滅亡,毫無余地的。

小國重建根本已經毫無希望,敗退的魔鬼在憤怒之中摧毀了他們國家所有的東西,一絲一毫都沒有給他們剩下,如果要重建,勢必要得到別國的支援。盡管這些小國都是依附著大國生存的,但是在這種時刻大國肯定不會將有限的資源用在對抵抗魔鬼毫無關系的小國重建上。

這個時候,榮耀額驕傲之類的話都是廢話,在這茫茫大海之上,天上滿是飛行的獅龍,水中到處都是海族來回游弋,如果那個男人願意,他可以隨時將這些所謂的皇帝猛拋入大海。

反正他也不是第一次殺死一個皇帝了。

會議暫停了一段時間,就是要給那些皇帝們更多思考的時間,那些小國的皇帝們聚集在一起商討對策,同時調集人手仔細翻越那份百頁的文件。

趁著這個機會,王維享受了難得一次的悠閑,和女孩們在航母上開了盛大的海洋盛宴,海精靈們將各種個樣新奇的海貨送到航母的出廚房,然後被做成口味地道的艾薩克海洋大餐,王維甚至甲板上設置了幾個大號烤爐,進行露天燒烤。

這個自助宴會是對外開放的,所有人都能隨便來參加,只不過托爾金和艾薩克各自有各自的一個群體,而那些小國的皇帝們則圍成了一個群體,他們基本上都是在討論如何對應這件事。

“你說,他們真的會同意簽訂嗎?”

蒂娜倒是對這件事沒有多少信心,在她看來,這份協議的內容實在是有些過于霸道,里面很多內容都是看上去很平和,但是一旦實施起來,那些小國絕對會永世不得翻身。

“同意也要簽訂,不同意也要簽訂,說實話,我並不是在征求他們的意見,我只是給了他們一個通知而已,無論他們的討論結果是什麼,我根本不在乎。”

王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