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二十八章 到老子這來!

阿讓話音一落,他身邊的覺醒者同時暴起綠色射線,般擊向下面的每一個蠍子,這些綠色的射線非常厲害,一下子就可以在蠍子身上留下一道極深的傷痕。

“我還有更好的選擇,我要把你碾成渣!泰拉!”

王維話音還沒落,泰拉已經有了動作,她竟然一抬手,一下子把王維給扔了出去!

泰拉那龐大的力量只用來扔一個小小的人類,王維幾乎在瞬間就感覺到自己的臉前轟的一聲,他突破了音障,兩秒之後,他結結實實的撞在了一個覺醒者的身上,而當王維和那個覺醒者分離的時候,覺醒者的腦袋已經被切成了兩半,同時露娜和伊莉丹也冒了出來。

“泰拉,按照善水的指引,把所有感染者和他周圍的人全部干掉,一個都不能剩!”

王維王維大聲喊道。

“知道!”

一片錐形的電弧之後,泰拉快步沖向遠處連綿的雨果部隊。

“去吧!去吧!凱恩,把他們都殺死把!你這屠夫!冥河的擺渡者!你將所有人都送到那個世界去!但是你是屬于我的!你將不會到任何別的地方去!”

冉阿讓大喊大叫著。

“是的,我哪都不去,直到我把你徹底碾碎燒成灰之前!”

王維,露娜,伊莉丹。靈魂之刃,蘇哈拉戰甲,艾嘉雙刃,在他們面前,那些所有覺醒者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夠成為一合之敵,一個個覺醒者腦袋被砍開,尸體從天空之中掉落。但是,很快,這種情況消失了,他們的進攻失去了應有的效力,綠色的光芒變的更加明亮,剩下所有的覺醒者都集中在冉阿讓周圍,他們的力量發生共鳴。

轟!

一道水桶粗的光柱猛然射出。王維甚至連准備的時間都沒有,靈魂力量及時擋住了綠光的襲擊,卻將他地身體遠遠的轟出去數百米!原本就沒有主動浮空能力的王維立刻開始往下掉。

“是意念力沖擊!不要被直接擊中,他會直接瓦解你的意志力的!”

善水看到之後里卡大喊起來。

“老子的意志力,是他能瓦解的麼!”

還在天空之中向下降落的王維身體突然一滯,緊接著好像彈簧到底一樣,整個人又再一次沖了上來!在他地身後,菲菲已經化作了他的翅膀。帶著他重返天空!

“我倒要看看,這個東西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

伊莉丹手上的艾嘉雙刃立刻布滿了負能量地火焰,但是,她的雙刃竟然不能前進一步!

“這是意志力。是一種單純的力場!是非能量或者物質的!負能量火焰不能點燃力場!”

善水立刻喊道。

“該死地,還有點道道!蘇哈拉姐姐,把你全部的力量都借給我!”

露娜狠勁上來了,風暴戰錘變成了巨大的風暴之劍。雷光伴隨著轟鳴橫著撞擊在綠色的屏障之上。盡管有雷光滲入了屏障之內,卻對已經毫無知覺地覺醒者沒有任何作用。然後,同樣是兩道綠色的光柱將露娜和伊莉丹也給轟了出去。

“即便是艾嘉的力量也對我無開奈何!這就是我地力量!凱恩,你看到了麼!不可戰勝地力量!”

冉阿讓地表情扭曲到幾乎看不出來人樣。

“不可戰勝?”

菲菲遠遠的將王維從更高地空中扔了下去。綠色的光芒擋住了他,讓他安穩的站在了空氣之中。

“我倒要看看,你是怎麼不可戰勝的!”

呆在王維手上大死神戒指突然露出猙獰的笑容。白色的靈魂光芒在王維的手中融化。凝結。變成一把發出柔和光芒的彎刀。

“魂之利刃!”

一刀!一個還在維持意志力護盾的覺醒者的腦袋就從中間被劈開,屬于他的那個部分立刻被別的綠色光芒填補起來。

“這麼說。你的力量還不是無懈可擊的。”

王維行動飛快,白色的彎刀仿佛是他身體的一部分一般,靈活的變換著形狀,一個又一個覺醒者在他的刀下丟掉了自己的腦袋。

“靈魂之力!原來你在冥界得到的只是靈魂之力而已!我還以為你會獲得死亡之力!”

連連丟掉了自己的擋箭牌,冉阿讓不但沒有任何不愉快,反而

笑顏開一般,似乎發現了什麼很開心的事情。

“靈魂之力已經足夠對付你了,你這個老玻璃!”

王維手中的彎刀化作一柄長矛,借助他飛奔的助力,徑直飛向冉阿讓。

“僅僅只是這個!你還不能殺死我!”

冉阿讓竟然直接讓靈魂長矛釘在了他的腦袋上!

“你一定以為我和他們一樣,也都是一個覺醒者吧。愚蠢,凱恩,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愚蠢了,我會暴露出我的弱點麼?你忘記我是誰了麼?我是冉阿讓!魔法國度雨果的皇帝冉阿讓!沒有誰能夠比我更加了解魔法,即便是這種新的力量!即便是瘟疫!也是可以用魔法來控制的!我會讓我變的和他們一樣脆弱麼?”

冉阿讓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抓住靈魂長矛,一點點的將長矛從腦袋之中拔了出來。長矛在離開他腦袋的瞬間化作點點光粒,重新在王維的手中凝結。

“不,我當然不會和他們一樣脆弱,為了打敗你,我不斷的研究各種生命,我不斷的學習各種魔法,我不斷的獲得更加強大的力量!為的只是打敗你!”

冉阿讓突然蜷縮起身子,渾身的皮膚片片龜裂,仿佛是一個陶土燒制成的人形正在破裂!

“我讓你看看我結合了我的試驗魔法和那無與倫比的瘟疫,再加上魔鬼送給我的力量,結合在一起獲得的強大力量吧!”

冉阿讓的皮膚之下,根系一般的肉芽蔓延出來,在王維的眼前生長,看起來像是一大團真菌,一些伴隨著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和骨骼碎裂的聲音,冉阿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令人作嘔的巨大生物。他看起來基本上還像是一個人形,但是渾身到處都是各種觸手,胸前數個眼睛同時盯著王維,腦袋基本上就完全看不出來在什麼地方了,那里取而代之的是一團看不出來是什麼東西的瘤子。

“我的力量!從我的身體之中湧現!”

含糊的聲音,散發著刺鼻的消毒液的味道,讓王維這種具有超強忍耐力的人都不得不向後退了好遠。

“說實話,我從來不鄙視任何為了獲得力量而付出的代價,但是我卻不得不鄙視你,因為你根本就是把自己給賣了。好吧,我承認我是對你說這個是我自己的腦袋出問題了,既然你弄了點好東西,我也真的想知道,變成這麼一坨東西的你,到底能強到什麼程度?”

王維的話還沒說完腳下突然一松,同時原本支撐著球形防禦的覺醒者們都放棄了他們的任務,朝著變異的怪物飛去。

“我可以變的更強!”

冉阿讓渾身的觸手一下子卷起超他飛去的覺醒者,將他們拉向自己的身體,然後原本就破爛不堪的皮膚下面湧出更多的觸手來,將那些覺醒者像是融合一般拉近他的身體。

而他身上的綠光,幾乎已經強到讓人無法直視的地步!

“他在依靠吞噬同類獲得力量!”

露娜吃驚的叫了起來。

“真他娘的叫人反胃。”

王維皺著眉頭,對面的這個怪物把他給惡心著了。

“不,這是力量!你做夢都無法擁有的力量!”

綠色的光線再一次射向王維,直接把他從天空之中轟到地下,同時跟多的光線輪番轟擊著王維墜落的地方,地面被不斷的降低,最終變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坑!但是怪物絲毫沒有停止射擊,他甚至根本也沒有停止射擊的打算,他從天空之中降落在地上,光線還是不斷的來回轟擊著同樣一個地方,粘稠而且誒充滿了令人作嘔氣味的液體沿著他的身體留下,流進坑里。

突然,大坑周圍原本的煙塵被一股莫名的風給吹散了,王維站在那里,用一直胳膊擋住前方,只露出眼睛看著已經變成怪物的冉阿讓。

“惡心不是你的錯,但是來惡心我,就是你的不對了。”

伴隨著他的話,他的身體頓時消失在空氣之中,然後再一次出席那在半空之中,白色的光芒化作數百米長的彎刀。

“Come…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