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二十五章 有知識的小水水

額?醒了?這麼快?”

善水聽到聲音,立刻睜開眼。

“凱恩?”

善水是認識凱恩的,畢竟當初這個家伙偽裝成仕女還侍奉過他,還刺殺過凡爾納皇帝,也算是老相識了。

“凱恩!你必須阻止他,如果你不阻止他的話,他一定會讓那些家伙來到這個位面的!”

善水大聲喊道。

“別著急,拯救世界和不差這幾分鍾,你還是慢慢說的好。”

王維笑著說,同時,露娜,伊莉丹,泰拉,赫莉都從門外走了進來。

“那麼,從什麼地方開始說呢?”

善水坐在床沿上,一只手點著自己的腦門說,一臉苦惱,看的王維直想一桌子把他給砸倒在地上。

“就先從自我介紹開始吧。”

露娜和善的笑容似乎很能讓人放下心來,善水于是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開口說道。

“我是善水,從我們的語言來說,就是如同水一般滋潤萬物的人,我來自被放逐位面,我是真-覺醒者。”

善水竟然是亡者一族的!

王維聽了這個消息之後一頭黃豆汗!

“我們被放逐位面一共有兩個種族,混沌者和覺醒者。那些和瘟疫共生的是混沌者,而那些死後卻又單純的依靠自己的力量複活的則是覺醒者,覺醒者的身體已經死亡,准確的說已經停滯,但是卻還不是純粹的死亡。”

善水說。

“我看你的身體不像是那種干癟的身體。”

王維說,一旁的露娜立刻笑吟吟的看著他。

“是的,我和他們不一樣。覺醒者在內部也分為三個種族,一個是被控制的偽-覺醒者,這部分的數量最多,他們有自己不夠強,只能被人恩控制。還有一部分是控制這些偽-覺醒者地一般覺醒者,他們的數量較少。但是確是有著自己的智慧和能自由活動的真正的覺醒者。而還有一種,其實是不被任何人承認的,他們幾乎和人類沒有任何區別,他們能夠自由活動,他們的身體會自然生長,他們有著和真正人類一樣飽滿的皮膚和肌肉,他們稱呼自己為真-覺醒者,我就是其中地一員。”

善水說。

“也就是說。其實你們是完好的?是不同的”

“沒錯,所有的真-覺醒者名字之中都帶有一個水:.些渾身干枯的覺醒者們進行區分。”

“原來如此。”

王維恍然大悟。

“和一般的覺醒者不同,我們真-覺醒者們的血液+存在。他們能夠輕松的消滅瘟疫,我們本身也不會受到瘟疫的襲擊,而且我們的力量甚至比覺醒者更加強大,我們很多人地願望就是將所有亡者的瘟疫都消滅乾淨。為了能夠做到這一點,很多真-覺醒者都死在了一般覺醒者的手中。”

“這很不可理解,沒有瘟疫不是會更好麼?誰會希望自己地身體之中滿是瘟疫?”

泰拉不解,同時也是所有人地不解。

“不會更好。因為一旦失去了瘟疫地支持,無論是覺醒者還是混沌者都將會立刻失去自己的力量,他們早已停滯地身體也會立刻死亡。”

善水說。

“但是依然有部分覺醒者和混沌者選擇用這種方式來結束自己的一切。我很敬佩他們。畢竟對于已經和瘟疫密不可分的種族來說。消滅瘟疫就等于消滅他們。”

“我們真-覺醒者生活在被放逐位面世世代代,和來。我們們的生命並不悠久,我們們和平常人類一般相愛,然後產生下一代。而一般的亡者則是以近乎批量制造的方式,他們通過子繁殖,凡是他們經過的地方,大地會變成沙礫,水會干涸他們近乎以一種瘟疫的態勢不顧一切的將所有的一切都是全部吞噬,絲毫不顧及任何後果。”

“一直以來,覺醒者的混沌者領袖就試圖重新打開位面裂縫,來到這個曾經屬于他們的世界,但是,一直都沒有成功,因為有龍族的防禦,但雖隨著龍族防禦能力的越來越弱小,這個時間也可能會進一步提前了。”

“在兩年多之前,我突然發現了一個人類,和我們不一樣,他是一個地地道道的人類,他渾身都是傷痕,完全不知道經過了何種事情才會變成這樣,而我們的世界無處不在的瘟疫正在吞噬

我發現了他,我救了他,瘟疫遠離他而去。他告訴阿讓,是人類的皇帝,是一個名叫凱恩的人將他變成這樣,他趁著魔網爆破形成的空間裂隙拼命離開了他的皇宮,最終流落到了這里。”

“我很同情他的遭遇,于是我將他留在我們的居住的地方,但是,我低估了他的野心,他先是向我學習關于如何控制一個覺醒者和偽覺醒者,這是我們的能力,然後他背著我們組建了一個龐大的軍團,我知道了他的所作所為之後,他卻告訴我們,他這是要複仇,于是我同意幫助他,結果在和龍族的戰斗之中,我看到了你,就在那個時候,我對他口中的凱恩總算是有了第一個印象。”

“你是說,那個時候帶著兜帽的人就是你?”

王維總算是想起來那個兜帽之下的潔白下巴。

“沒錯,就是我。”

“即便是覺醒者和偽-覺醒者,他們也有生命的權>:後,我立刻要求全部撤退。盡管當時他沒說什麼,但是我還是能夠感覺到他心中的憤恨。而在那之後,他開始纏著我,向我學習我們真覺醒者才能學習的能力,意念之光,這是一種將我們的意念具現化的能力,只有心意單一,一心一意的人才能學習,而他,只用了不到兩天就學會了,他的力量甚至能夠達到我的水平。”

善水再一次歎了一口氣。

“到現在,我總算是才知道,他那個時候唯一的目標就是擊敗你,所以他才能以那麼快的速度學會這種能力。”

“真榮幸,這本事很厲害麼?”

王維撇著嘴。

“這種能力本身沒有大小之分,完全就是看一個人的心靈是不是真的能夠做到專心。”

善水說。

“這對一個瘋子來說並不難。”

赫莉笑嘻嘻的說。

“是的,你們說他是個瘋子,我完全同意,因為他竟然做出了如此,令人發指的事情。他以令人難以置信的口才欺騙我的同胞,他要求我帶同伴們幫助他離開這里,他說他出去之後會幫助我們真覺醒者離開這個,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我的同胞相信了他,當我們的意念能力發揮到極點的時候,我們可以將一個人送被放逐位面,也許是在那里的日子過的太久了,我們也希望離開那里。但是,當他離開之後,我的同胞們都因為力量使用過度而瀕死!而原因竟然是那個家伙為了獲得更大的力量,趁著我的同胞正在施放力量,身體脆弱的時候突然發動控制覺醒者的能力,強行掠奪了他們的力量!”

“那個該死的人渣,他甚至沒有動用任何自己的力量,因為那會讓他的力量衰弱,而我的同胞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換來的只是一句話嘲笑而已。于是,我在他離開的一瞬間,也跟隨著他一同進入了這個世界。我要讓他付出代價!”

“果然很像是那個家伙的行事風格,他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都做了些什麼?”

王維問道。

“他首先拜訪了凡爾納皇帝,將凡爾納皇帝變成自己的傀儡,然後將大小仲馬帝國的皇帝也變成自己的傀儡,隨後是雨果六國的皇帝,同時他還在秘密將從被放逐之地帶來的瘟疫施放到大陸的各個角落,試圖將每個人都變成他的傀儡,幸好我一直都在跟蹤者他們,每次都被我給破壞。而且這種瘟疫遇到水就會很快死亡,這才沒有大規模傳播開來。”

善水說。

“怪不得我去拜訪那個凡爾納皇帝的時候他表現的這麼奇怪,原來他已經被控制了!”

王維皺著眉頭說。

“沒錯,他那個時候已經被控制很久了,他只是機械的按照冉阿讓的命令做事而已。”

善水說。

“那麼,他有和魔鬼接觸過麼?”

赫莉立刻接到。

“有,而且不止一次,具體談了什麼我不知道,但是他肯定和魔鬼達成了某種協議,而且還是及其危險的那一種。現在的冉阿讓已經秘密計劃讓瘟疫潛伏在每個士兵的身體之中,一旦發動,所有士兵都會在瞬間變成他的傀儡。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個計劃還沒實行多少。”

善水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