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二十四章 偽娘小水水

你他娘的在開玩笑,沒有可能的!”

王維一把將那個家伙的腦袋從脖子上看下來,果然,即便沒了腦袋,那個身體依然還在動,甚至,那個身體還在施放魔法!但是,當他的魔法施放到一半的時候,王維一腳將那個家伙的腦袋給踹碎了,于是,魔法消失,他的身體因為元素混亂而自燃起來。

“凱恩!我知道你來了!你在哪?”

一聲尖銳,但是卻令王維非常熟悉的聲音冒了出來。

王維立刻回過頭去,正好看到一個讓他再熟悉不過的家伙。

冉阿讓。

“獅龍,我看到了獅龍,我知道你會來,無論如何你都會來的,這一切都是為了你!我親愛的凱恩!你殺死了我,但是我又複活了!就好像魔鬼殺死了你,你卻也會複活一樣,不同的是,我帶著新的力量複活了,而凱恩,你有什麼?”

冉阿讓瘋狂的叫喊著。

“黑武士,都是黑武士,你沒來麼?凱恩?你真的沒來麼?不,你還活著,你一定會來的!我親愛的凱恩!你會來的!就算是為了看看我,你也會來的。”

冉阿讓哈哈大笑著。

“真惡心,這倒黴孩子死了之後掉化糞池里了?”

王維感覺自己渾身都起雞皮疙瘩了。

“冉阿讓,你這混蛋!你去死吧!”

突然,一聲清朗的聲音打破了冉阿讓瘋狂的笑聲,一道身影從雨果軍隊之中凌空飛了起來,同時一道綠色的光芒直接轟向了冉阿讓。

“善水!你這個白癡,你和你的同類都是白癡!我已經獲得了力量,你的同伴卻只能留在那里,這是什麼?這就是命運,我即將成神,而你們只能仰望!”

冉阿讓也同時從手中轟出一道綠色的光芒,兩道綠光撞在一切同時湮滅。

王維這個時候才看到,一個長相清秀。臉很白淨的女孩正不顧一切的沖向冉阿讓,而冉阿讓渾身都是那種綠色的光芒,不但能夠防禦,還能夠進攻,名為善水地女孩根本不是對手,幾個回合之後就慘被擊中,從天上掉了下來,被王維一把接住。

“你說你是那個很會喝水的那個什麼來著?”

王維到現在還對她名字的發音很無奈。

“是善水。”

女孩虛弱的說。她渾身的衣服被被撕的破破爛爛的,露出里面滿是傷痕的白皙皮膚,但是那些傷口僅僅只是傷口而已,卻沒有任何血液流出來。

“這麼說。你認識他?”

王維趕緊追問。

“他,是,壞人。”

善水掙紮著說完這句話,立刻劇烈地喘息起來。連話都無法說完整。而此時冉阿讓也將視線轉了過來,他渾身綠色的光芒大盛,而那些原本只有逃走之力的雨果戰士們突然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般,戰刀對他們的效果變地不再明顯。同時他們渾身的綠光竟然會自動對黑武士造成傷害!而且這種傷害竟然如同善水一樣無法愈合!

“全體全力突圍!”

冉阿讓還活著,而且還是以一種詭異的方式活著,有人知道他的情況。而且還在自己地手中。這里根本就沒有什麼可留戀的了。

戰斗突然變的艱難起來。被綠色光芒籠罩的雨果戰士們攻擊力出奇地可怕,黑武士已經不能像砍韭菜一樣的來應對他們。只有全力以赴。

“他沒來,沒關系,只要你們死光了,那麼他一定會出現的,我相信,他還活著,他一定還活著!”

冉阿讓說著,渾身地綠色光芒變地更加強烈,雨果戰士地攻擊和防禦更是立刻再一次提升了一個等級!以至于黑武士的戰刀竟然都砍不進去了!

就在這個時候,王維抱著地女孩突然渾身也閃爍起綠色的光芒,光芒將所有黑武士給籠罩起來,被籠罩起來的黑武士沒有任何感覺,但是當他們砍向雨果戰士的時候,對方的防禦消失了。

“必須,殺死,他,他是,罪人

女孩大聲喊道。

“我們有的是機會,但是現在我們需要離開!”

趁著女孩幫助,黑武士們立刻全力回撤,同時獅龍再一次出現,再一次將一個個酒桶扔了下來。

只不過這一次扔的不是催化炸彈,而是魔晶蒸汽炸彈。

高溫和爆炸阻隔了雨果的追擊,黑武士們最終逃脫。

“凱恩!你會回來的!我會等著你!”

尖銳而且瘋囂的聲音遠遠的傳來,綠色的光芒刺眼無比。

回到集合地點,黑武士開始將早就預備好的食物全部打掃乾淨,他們需要補充足夠的能量才能變成人類,在女孩一直維持的綠光之下,原本無法愈合的傷口也開始

但是女孩自己身體上的傷口卻沒有任何變化,一個個的皮膚上,看的王維心驚肉跳的。

吃完東西,所有黑武士都重新變成人類,獅龍帶著艾薩克戰士們返回,這一次,王維收獲的東西不少,比他想象的還要多的多。

回去之後,王維立刻快速回到灰龍堡,只有這里,王維認為才是最重要的地方,這個名為善水的女孩知道的事情也許會不少。

城堡之中,同情心泛濫的露娜立刻出現,將女孩送到了房間之中,她的衣服破爛,渾身傷痕,需要給她包紮一下,然而就在露娜進入房間之後沒幾分鍾,露娜突然笑著打開了大門。

“這個事情還是你來比較合適。”

露娜說。

“為什麼?她是一個小女孩我這樣做不好吧。”

王維很奇怪露娜為什麼如此大方,將這種事情竟然交給自己。

“很簡單,你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露娜笑呵呵的離開了。

王維很納悶的推門進去,躺在床上的善水只在腹部附近蓋著一條薄薄的被單,其余的別的地方都露在外面,包括白皙的皮膚和渾身的傷痕,以及平淡的胸部。

“作為一個小女孩來說,你也是真夠平的了。”

王維搖了搖頭,這個女孩應該也已經成年了,但是還一點發育跡象都沒有,實在是很令人無奈的事情。但是隨後發生的事情,徹底讓王維呆住了。

他拉開了被單,想給她調整一下姿勢,結果劃開的被單之下,是一個相當令人震驚的事物。

“不會吧?”

王維眼珠子瞪的碩大。

“明明連喉結都沒有,老子難道走眼了?”

王維自言自語。

【】

這個善水竟然是個男的,這個發現倒是讓王維很新鮮了一下,畢竟一的大老爺們能夠長的和女的幾乎沒任何區別,也算是人間一大奇跡了,更邪門的是,他的喉嚨上竟然連一個喉結都沒有,皮膚細膩,連毛孔都看不到,說他是小白臉都是對他的侮辱,這可是天生的旦角啊。

由于傷口都集中在上半身,王維很隨便的用繃帶將偽娘善水給捆成粽子,然後離開房間,迎面是一臉笑容的露娜。

“走眼了。”

王維笑嘻嘻的說。

“這一次收獲看來是不錯,看起來那個家伙還活著,也就是說,至少我們知道凡爾納和大小仲馬帝國突然起兵的原因。”

為了不在這個尷尬的話題上繼續下去,王維直接轉移了話題。

“恩,我也看到了,無論從哪個方面上看起來,那個家伙都不像是假的,而且和你一樣,他也有了新的力量,那種力量還很厲害。”

露娜說。

“所以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等著那個小子醒來,看來他知道很多內部消息,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和那個瘋子有同樣的力量來源。”

“前線方方面我們不需要擔心,一開始我們盡管還不知道怎麼弄,不過適應了之後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法師部隊畢竟不是魔鬼部隊,比起魔鬼來,他們脆弱多了。”

露娜跟王維就站在大門跟前聊天,而在里面,善水已經醒來,他看著渾身的繃帶也陌生的環境先是警覺的眯上眼睛,當發現沒有人的時候他才睜開眼睛。

“這種裝飾,是艾薩克之星?對了,我被艾薩克的戰士抓到了,這麼說,他們把我給捆起來了?”

善水看著自己被捆的如同一枚粽子一般,更加堅定了這種看法。

“不過沒關系,這種東西困不住我,不過,我肯定已經來到了艾薩克,既然我沒死,那麼我就有機會見到凱恩,只有那個男人才能阻止這一切,我必須找到他!”

善水一邊自言自語,渾身綠色的光芒閃爍繃帶在瞬間變成了破布,渾身的傷痕全都消失不見了。

“既然這里是艾薩克之星,那麼這里肯定有給客人穿的臨時衣服!”

善水立刻來到隱藏的衣櫃之前,果然衣櫃打開,里面是熨燙整齊的臨時替換衣物,什麼款式的都有,他隨便拿出一套來穿在身上,對著鏡子看了看自己的臉,確認沒有任何瑕疵的時候才關上衣櫃的門。

“又白了,怎麼辦啊,一點男人氣概都沒有了。”

善水一邊歎息,一邊來到門前,結果他的手剛剛碰到門鎖,大門突然從外面被人打開,堅硬的門框一一下子撞到了善水的腦門上,可憐的善水連一點防備都沒有,應聲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