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二十三章 好像亡者一樣
于王維歸來,灰龍堡的隊伍終于不用再一次辛辛苦苦了。王維通過國家傳送陣來到邊境,然後乘船進入三國境內,王維離開的兩年時間之內,三國境內早就已經裝置了傳送陣,盡管不是大國使用的那種國家級的,而是灰龍堡研制出來的小型傳送陣,但是對于似乎只是一個人來的王維來說,這已經足夠了。

來到前線,見到老丈人,王維非常簡單的明確了自己的任務。

“很簡單,雨果軍隊我來對付,我就是要看看那個冉阿讓到底是怎麼活下來的!”

“可是你怎麼去?召喚出你的那幫子人來突然出現,估計全世界都知道你還沒死了。”

大公有些顧慮,王維複活的事情還處于保密狀態。

“很簡單,我偽裝到黑色武士之中,一路殺進去!”

王維笑著說。

冥蝗是伴生生物,不占用契約位置,准確來說根本不是契約生物,即便王維現在失去了契約的感知能力,他依然可以利用冥蝗的力量。

偽裝成黑色武士,隨便混進一個隊伍之中,根本沒有人能夠認得出來,反正現在是戰時階段,任何一個戰士都要求必須以黑色武士的狀態出現。

戰爭開始的第一天,雨果就給了艾薩克的部隊一個下馬威,他們竟然研究出了在移動之中施放大型魔法的能力。要知道,大型魔法和大型魔法的無限放大版——戰略魔法由于發動的條件苛刻,需要極高的同步率,在行軍的時候根本沒可能施放。但是這一次,雨果竟然在行軍的時候就開始以大型魔法開道,艾薩克戰士甚至還沒看到對方,竟然就接二連三的硬吃了幾個沖天而降的大火球。幸好得益于黑色武士不錯的魔法防禦能力和恢複能力,這些戰士們都沒有收到受到致命傷害,只是不能立刻作為進攻的主力,他們需要休息。

這一次地雨果。果然來者不善。

不過,戰場就是這樣,任何情況都有肯能會發生,既然對方已經可以做到和移動攻擊,那麼再繼續在這里固守陣地已經沒有任何指望,那只能會讓自己的士兵平白丟掉性命,因為對方最真確的選擇就是不和自己接觸,一直使用這種大型魔法開路。和自己拼消耗,魔法最大的優勢就是覆蓋的范圍非常廣,一旦對方真的隔三差五的丟出幾個戰略魔法來,那麼損失將不會和現在一樣輕微了。

指揮官果斷下令出擊。果然。就在艾薩克出兵的同時,雨果地軍隊立刻全線後撤,而且沒有任何遲疑。而且就在後撤的同時,他們還留了幾個大型魔法給艾薩克。

這一次。艾薩克的指揮官終于知道自己還是小看了雨果的軍隊,但是這很奇怪,因為魔法地研究並不是一個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不卡能突然出現如此大的飛躍。因為如果當初雨果真的有這麼大地本事的話。也及不會被人炸了整個國都,也就不會毀掉了整個大陸魔法藝術的中心。

總有什麼事情是不對勁的。

無論是王維還是指揮官都覺得有些不對勁,尤其是當一個大型魔法直接落在了王維隊伍之中地時候。王維更是覺得有什麼地方充滿了問題。這個大型魔法竟然只有一個靈魂的信息!

已經得到靈魂力量的王維可以輕易地從魔法之中分辨一個人地靈魂信息。如此快速地施放大型魔法,顯然需要集合群眾的力量。需要足夠多地法師同時施法才可以,這樣釋放出來的魔法必然會造成整個魔法之中混雜著眾多法師的靈魂印記。但是從現在的情況看來,這個法術之中竟然只有一個,那就有些不可思議了。

現在王維只能直覺的認為是雨果找到了一個人作為施法中心,然後其余的法師協同施放的措施來達到這種效果,畢竟這也是當初大型魔法施放的一個學術方向,只是一直沒有成功罷了,既然現在出現了這種情況,也許就是雨果真的做到了將這種施法方式付諸實踐了也說不定。

不過隨後,王維就發現,讓他們感到詭異的情況還有更多,最大的一個問題就是,艾薩克的步兵們拋棄一切輜重,只帶著部分糧食快速行軍,爭取盡快抵達,同時雨果也在飛速的後撤,可是沿途他們依然能夠施放大型魔法阻礙艾薩克的步伐。這就有些問題了,畢竟雨果的軍隊都是法師,如果沒

的休息,他們的精神消耗根本無法支持他們的如此施

難道他們不累麼?

而且最大的問題是,連續追趕了三天時間,雨果和艾薩克之間的距離竟然沒有任何縮短!難道雨果的魔法戰士們都是鐵打的?白天黑夜都不停的移動?

艾薩克是讓戰士們都是以人類狀態前進的,因為黑武士狀態太消耗能量,他們沒有辦法攜帶太多的食物,而一旦以饑餓的黑武士狀態回到人類狀態,瞬間的營養缺乏可能會直接要了一個人的命。

不過現在問題很大條,艾薩克需要知道怎麼回事。

指揮官抽調了五百人小組,帶著充足的食物,獅龍將會把他們空投到對方的陣營之前。在那里,黑武士將會用他們的大劍來測試一些對方到底是怎麼回事,真的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問題。

這個計劃,正是王維要求的。…Wap.16 k.Cn

他非常需要知道對方到底在搞什麼鬼。

獅龍連夜起飛,七階的獅龍能夠輕松提著兩個戰士高速飛行,當然,即便是黑武士狀態之下,獅龍也能提得動,只不過是沒有那個必要而已。

無論對方的速度有多快,他們都不可能快過一對翅膀,獅龍很快就找到的對方的陣營,他們將艾薩克的戰士凌空扔下,然後直接奔向雨果的陣營中間,在它們的另外一個爪子上,提著一個酒桶一般的東西。兩百多條獅龍分散開來,奔向各個方向。雨果營地之中也早就看到了獅龍的出現,各種個樣的遠程魔法對著獅龍鋪天蓋地的襲來,獅龍渾身轟然的爆開火焰護盾,硬扛著各種個樣的攻擊,然後將酒桶從空扔下。

酒桶一般的物體看起來及其沉重,而且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當獅龍扔下離開之後,這個東西立刻就成了地面法師的目標,不過這東西似乎做的很結實,一般的法術轟在上面基本上沒有什麼效果,于是一些法師開始聯合起來施放一些強力魔法,終于,一個酒桶在半空之中爆開,伴隨著近乎將鼓膜震破的低頻鳴爆,白色的霧氣立刻籠罩了每個人的視線,緊接著,這些霧氣竟然變成了一團大火!

所有的法師都感覺到了空氣之中的元素被灼燒一空,他們本能的以為這東西是負能量,不過很快,他們就發現,自己體內的元素只是變的紊亂,周圍沒喲可供調用的元素而已,除此之外,最大的傷害來自燒傷和耳朵的傷害,大部分法師都有鼓膜破裂,位聽神經受損,甚至走路都有些搖晃。

被遠遠扔下來的艾薩克戰士們在空中就變成了黑武士,展開翅翹以告訴滑翔,直接沖到了敵陣之中。四把戰刀同時揮舞,近戰能力近乎為零的雨果戰士如果韭菜一般一茬茬的被砍倒。

王維很奇怪,這一次雨果戰士表現似乎差強人意,沒有什麼很出彩的地方,看起來所有的戰士都如同是正常人一般。

王維一把砍翻兩個正在逃走的雨果士兵,其中一個被砍掉了一條腿,但是還沒死,他一把將將那個命大的家伙提起來。

“這幾天的大型魔法是誰施放的?”

王維大聲問道。

“是,是,是!”

那個人說了三個是,結果立刻比表情痛苦的一歪頭,竟然掛了!

“該死的,難道是指使術?”

王維將那個人的尸體扔了出去,再抓了一個人,結果還是一樣,那個人還沒張嘴就死了,王維甚至還沒傷到他。然而就在王維以為是這樣的時候,他卻看到第一個死的那個人竟然歪歪扭扭的又站了起來,他被砍斷的那條腿不知道什麼時候又長好了!

王維一把將將戰刀扔了出去,將他釘在地上,他立刻掙紮起來,但是似乎無法將戰刀從地上拔出來。

王維重新卡出他的脖子將他提起來,這一次,他看到對方的整個瞳孔都擴大的,而腦門上竟然還有一個奇異的印記!

那個人已經死了,但是他正在被什麼東西操控!

王維立刻就能感覺到,對方的身體之中,靈魂已經離開,甚至是身體機能都停止了,但是他的腦子竟然還活著。

這種情況,就好像。

是亡者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