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十一章 關鍵是什麼?

十年?怎麼肯能,即便是時間不對等,可是你們的身不是那種十年衰老的樣子!”

無論是泰拉還是赫莉都不相信,盡管他們知道時間不對等,但是時間卻仿佛沒有給他們留下什麼痕跡,除了露娜和伊莉丹變的成熟一些之外,可是從外表看上去也就是兩年的區別而已。

“真的是十年,冥界的時間是雙向流動的,正向流動,然後逆向流動。這里的逆向並不是時間倒轉,而是和主物質位面相比時間的相位是相反的。我說的十年其實就是正向的六年,和逆向的四年,我們切身經過了十年,但是在回到了地上來之後其實只經過了兩年。”

王維連說帶比劃,總算是讓赫莉聽懂了。

“這麼神奇?怎麼我以前從來誒看到過這種地方,我也去過冥界的。”

赫莉摸著小腦袋瓜說。

“因為我呆的地方是大死神城,那是是時間永遠徘徊之地,每隔十二年時間就會流轉一次,這也會讓大死神們在經過無數年代歲月之後依然不會老去。”

王維說。

大打死神城?那里可是只有大死神才能去的地方,難道你?”

赫莉吃驚的叫起來,他已經看到了王維手上的那枚戒指,和剛剛給他的時候相比,現在的戒指雙眼之中已經閃爍著紅色的光芒。

“沒錯,現在我也算是在大死神城里面掛名的大死神了,盡管只能算是掛名。”

王維笑呵呵的說。

“太帥了!”

赫莉一豎大拇指。

“十年啊,如果不是有露娜和蛋蛋陪在我身邊,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麼熬過來的。”

王維沉沉的歎了一口氣,露娜和伊莉丹都握住了他地手,什麼都沒說。只是用眼神看著他。赫莉突然那注意到,露娜的一只眼睛變成了銀色,似乎里面還有一切精妙的裝飾。不過她沒說什麼,重新將注意力轉移到王維身上。

“我們進入冥界,看到和聽到最多的就是死亡。但是在冥界的人看來,死亡也不過只是一個起點而已,那不過是一個無盡地循環。在那里的第一年,我什麼都沒有做,只是在冥界之中游蕩。在冥界,從來都不乏游蕩者,他們茫然的到處走來走去,他們有的是靈魂。有的是骸骨,他們游蕩的漫無目的,我也加入了他們的隊伍,毫無目地的游蕩,一直到我被他們喚醒。”

王維帶著感謝的微笑看著露娜和伊莉丹。

“猛然驚醒,卻看到我竟然拿站在靈魂熔爐前面。我的身前都是靈魂,他們要被靈魂熔爐熔煉才成元魂,而我的身後更是有無數的靈魂也在等著這麼做。在那一刻,我突然意識到到了靈魂地力量。那是一種不可名狀的感覺。我唯一要做的,就是將這種感覺用自己的意思表達出來。”

“第二年,我成為了冥河擺渡者,那是一份很不錯地職業,我高高在上的看著看著每個卑微的靈魂貢獻出他們的一切來祈求我讓他們經過冥河。不過我很快就知道。他們付出的那些東西其實我根本就沒有用,他們只不過是在自欺欺人罷了,他們唯一要向冥河擺渡者付出地代價就是他們的靈魂。”

“在那里的第三年。我進入了骨骸之海,從那天開始,我地戰斗就沒有停止過,我帶領著大死神的軍隊橫掃一切敵人,但是在骨骸之海,從來都不缺乏敵人,他們會從任何地方湧出,然後將你包圍,他們不需要休息,不知道疲勞,他們無窮無盡。從那一天開始,我幾乎沒有睡過一個安穩覺,我需要時刻瞪大雙眼,我需要時刻保持警惕。如果不是露娜和丹丹,也許我也早就成為他們之中的一員了。”

王維抬起胳膊,將戒指亮給每個人看。

“這是大死神的戒指,大死神用這個來收集靈魂,從那一天開始,我獲得了新的能力,靈魂吞噬。每吞噬一個靈魂,我就會獲得更大的力量,我就會有跟大的精力,我就能夠動用更多的魂力。而到了現在,我已經利用這個能力變成了一個大死神,一個在六大死神之外的新的大死神。”

“我找到了我的新武器。”

擺在王維面前的一個水果緩緩浮起來,旋轉,看不到的利刃劃過果皮,將水果精確的變成一個機等分果肉。

“這就是我現在的力量,我現在的武器,魂之利刃。”

王維的歸來沒有在灰龍堡內部引起任何震動,盡管每個和王維有契約的人都知道了他的歸來,但是她們被明令禁止向外吐露實情,甚至連放松的表情也不能有。而實際上整個嶺南郡都沒有任何放松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世界各地的地獄裂隙魔鬼也不過數千,但是這一次集結在嶺南郡地獄裂隙的竟然上萬

還在不停的增加,更別提那些下等地獄生物了。

嶺南郡現在空氣之中彌漫的凝重幾乎讓每個人都喘不過氣來,民眾們早就已經分批撤離。面對這種情況,如果不是王維再三強調等他回來再說,估計大公早就發動戰爭了。

王維要等他是有原因的,因為他至少抓到了一個管事兒的。

那個在艾克族之中扮演小二的魔鬼被王維一路帶回到領地之中,關在一個星星鐵的盒子里面,王維不希望他透露任一些消息出來,聰明的他已經表明他知道一些事情,那麼王維自然不能浪費了他的腦袋。

“迪魔高根的計劃是什麼。”

王維一向都是開門見山。

“您瞧,我現在根本沒有辦法反抗,我只是一個普通的魔鬼,你們不比如此大費周章的把我弄到一個星星鐵籠子里面來。”

魔鬼張嘴沒有回答,而是說出了一番如此言論。

“聽著,如果你認為你這腦袋很重要那你就錯了,你說的話可能會有些用途,但是還重要不到能夠影響我決定的地步,所以你最好趁著我沒有生氣趕緊說點什麼,否則我新學來的幾手對付魔鬼的技巧肯定很適合你。”

王維伸出手來直接點在魔鬼的腦門子上,魔鬼立刻感覺到渾身劇烈的疼痛起來,而這種疼痛幾乎是不可忍受的!

“你做了什麼!我已經沒有身體了!為什麼會這樣!”

魔鬼大聲嚎叫著,沒有了身體的他甚至連掙紮都是徒勞的。

“很簡單,我在毀壞你靈魂,你們魔鬼的靈魂非常結實,我只要稍微小心一些,不把你的靈魂摧毀的太嚴重,你的靈魂就能恢複。這里是星星鐵的牢籠,你的靈魂即便是離開也無法逃逸,我倒要看看,你的靈魂是不是如同你的嘴巴一樣堅硬。”

魔鬼的靈魂和嘴巴都不是堅硬的,尤其是當他知道了他已經沒有任何逃走的希望之後,他們立刻就會變的異常老實。

“告訴我,迪魔高根為什麼如此在意人界,這並不適合魔鬼們生存。”

王維放開魔鬼的腦袋,坐在他的正對面。

“簡單說來,這一次只不過是之前計劃延續而已。迪魔高根陛下希望能夠打開一扇進入人界的通道,就是這樣。”

魔鬼說。

“算了,我還是干掉你吧,反正你也只是說廢話而已。”

王維說著就要動手。

“不要!我什麼都說!我說!你知道位面戰爭麼!”

一聽說王維要干掉自己,魔鬼立刻害怕起來,他知道這個家伙是真的能做到的。

“說下去,關于位面戰爭。”

王維停下來,但是手指還點在魔鬼的腦袋上。

“是的,就是位面戰爭,位面戰爭即將到來,人界將不會有任何出路,但是提前占領人界的人將會獲得更大的優勢!”

魔鬼急急的說。

“果然,是位面戰爭嗎?”

泰拉搖了搖頭,看了赫莉,赫莉果然也是同樣的表情。

“沒錯,位面戰爭的到來不可避免,迪魔高根陛下早就已經掌握到了取勝的關鍵,為了這個關鍵,他必須要來到人界。”

“告訴我,關鍵是什麼!”

“關鍵就是…引爆界域…啊

魔鬼的話還沒說完,他的腦袋和心髒突然爆開,紅白的顏色仿佛被罩在一個罩子之中,沒有落在任何一個人人身上。

“是迪魔高根的詛咒,任何魔鬼如果泄密就會和他一樣。”

赫莉說。

“引爆界域,那個家伙?他還有機會?”

王維沒有再看看著眼前的一片狼藉,而是看向一旁的赫莉。

“迪魔高根看來試圖在位面戰爭之中獲得勝利,他的野心果然不小,但是三大位面的戰爭他憑什麼認為他自己能夠對付的了呢?”

赫莉很奇怪,她不能理解,這個雙頭甚至連高森都打不過,他有那個能力戰勝三大位面的巨頭嗎?不說別人,看到星火一個照面腦袋就沒了,變成了單頭!

“除非人界上有什麼他認為他能夠掌控的東西,你聽到之前的魔鬼說了一句,他說迪魔高根甚至還能登神,這句話可大可小,之前唯一一個以一己之力差點登神的只有蘇哈拉,可是你看她的結果。”

泰拉看著一直飄在露娜身後的蘇哈拉,對王維說道。

“無論是誰給了他信心,既然他要來,我們就讓他上來!”

既然對方的計劃無法推斷,那麼現在就應該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