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十章 正逆十年

鬼嚎叫著將幾個蠍子瞬間送回了契約空間,同時徑直而就在他以為自己即將得逞的時候,原本站在王維面前的那個半透明的女子突然消失。然後,就在半空中,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胸前有些涼涼的,而且自己的身體竟然比腦袋先沖了出去!

他甚至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一身秘銀緊身甲的露娜手中抓著魔鬼的心髒,而伊莉丹的刀刃上,魔鬼的血才剛剛被負能量的火焰燒乾淨。

“怎麼,回事?”

魔鬼的腦袋費力的說著話,想要回頭去看,卻怎麼也看不到後面。

“讓我猜猜,那個控制整個艾克族的就是你吧。”

王維一臉平和的來到魔鬼跟前,一副無害的樣子。

“星火的孩子!你的死期就要到了!陛下會殺死你!殺死你的母親!殺死高森!殺死所有反對他的人!你們沒有人能夠阻止他!只要他來到人界!位面戰爭的最終勝利者就只有他一個人,他將會登神!他將會成為三界唯一的主人!”

惡魔瘋狂的叫囂道。

“你真聰明,怪不得赫莉總是對我說,魔鬼都是最聰明的。你剛才那麼喊是想告訴我說,你知道很多事情,讓我不殺死你,對吧。”

王維笑呵呵的說。

“您,您的睿智簡直超越了迪魔高根陛下!”

下一刻,魔鬼的臉上已經滿是諂媚的笑容。

托爾金的阿拉貢也帶著他的無數英靈沖了過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能夠穿過一切障礙的英靈們竟然會非常懼怕王維,他們盡量遠離王維地視線,生怕被王維碰到一點點。

“你果然還活著!”

阿拉貢竟然激動的熱淚盈眶!

“恩。老子是好人,死不了的。”

王維嘿嘿的笑著說。

艾克族被徹底剿滅,英靈們不會放過任何一個目標,他們不知疲倦,只是為了將殺死自己的目標。漫天地光球如同螢火蟲一般朝著王維的方向彙聚。卻沒有人注意到,只是王維手中的戒指上的枯骨卻在慢慢裂開了一個微笑。

經過了最初的慌亂之後,還沒有接觸到敵人的艾克族人開始組織反擊,他們撕裂地面,召喚熔岩生物,讓岩漿在地面上肆意流淌,空氣之中再一次彌漫起灼熱的硫磺味道。有了最初的榜樣,一些艾克族人也立刻加入到其中來。他們不斷地進行召喚,將地面變成一個個岩漿坑。

但是,他們卻沒有那樣的斗志,尤其是跟在後面的都是婦女的兒童,她們缺乏有效地攻擊手段,看到大勢已去。艾克族的幾個領導組織起所有人後撤,他們堅信自己只要頂住這一次,肯定能夠保住性命離開這里。

但是,就在他們這樣之後的下一分鍾。天空之中突然飄起了潔白地雪花,春季溫和的空氣突然變的寒風凜冽,雪片紛紛揚揚的從天空之中降落,落在艾克族地皮膚上立刻會讓他們的身體如同被燙傷一般。

艾克族生活的地方從來沒有雪。

他們已經失去了斗志。

艾克族的族長已經死了,現在擁有權利的是小三。這位政治地二把手要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投降,毫無條件的投降。

當對方打出投降地旗號之時。每個人都停止了戰斗,露娜和伊莉丹一臉期待的看著王維。

“好吧,我接受他們投降。”

王維說。

“盡管嘴里說的很冷淡,可是骨子里還是一個好人呢。”

蘇哈拉非常高興,她興奮的圍著王維轉了好幾圈,而露娜和伊莉丹也非常高興,因為他知道,那個男人並沒有他自己想象的那麼冷酷。

戰爭到這里就結束了,艾克族現在除了族長,小二,小七,和帶領部隊的小五不在之外,所有人都來到陣營之前對灰龍堡軍隊宣布投降這種投降是無條件的,他們也不可能得到任何東西。

“我們竟然被控制了,做了魔鬼的爪牙,也許我們一直都是貪得無厭的?”

小三在面對泰拉的時候說道,王維並沒有出現,知道王維還活著的人只有小五,別人沒有看到王維那張隱藏哎兜帽之中的臉,現在王維的行蹤還是一個秘密,除了托爾金的王子,還沒有人知道。王維知道自己存在的意義,他現在不僅僅是他自己那麼簡單,他更是整個戰場的榜樣,只要他存在,軍隊指揮就會有更多的信心,所以他需要一個人知道自己的存在。

艾克族被安置在托爾金的郊區,他們被嚴格控制在托法師部隊之下,只要有任何輕舉妄動,周圍的燃晶大炮會立刻開炮。

艾克族的進攻竟然還沒起到一定的規模就退卻了,而且還退卻的如此不可思議,難道灰龍堡的區區兩萬軍隊竟然有如此的力量,連十幾萬的艾克族都無法抗衡嗎?身為戰爭參與一方的托爾金告訴大陸上其余的國家,因為艾克族真正的戰士只有數萬人,其余的都是婦女和兒童,他們沒有作戰能力,他們真正的依靠就是熔岩生物熔岩生物一旦失去作用,艾克族就沒有了任何依仗。

一些專家對這種說法表示懷疑,他們很清楚艾克族的破壞力,火焰作為最基本的破壞手段也是最早被人類掌握的破壞手段,知道現在依然是戰場上最常見的有效攻擊方式,如果艾克族真的如此不堪一擊的話,以前那些人類的聯軍都干什麼去了?

但是無論懷疑的是什麼,無論是灰龍堡方面還是托爾金方面都沒有更多的消息,他們拒絕透露任何關于戰爭的問題。

大小仲馬帝國的突然背叛讓所有人都感覺到非常不可思議,這兩個帝國的皇帝不是傻子,他既然做出這樣的決定自然不是睡糊塗的緣故,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原本就是這樣的計劃。在如此在災難的面前,竟然還有人在這種時刻出狀況,這件事引引起了每個國家的重視。既然能夠出現一個大小仲馬帝國,也難保不會出現第二個,第三個。國家和國家之間立刻忙活起來,大小仲馬帝國的皇帝在逃,國家都一同發出了懸賞,金額高到一個離譜的地步,尤其是托爾金,單單他一個國家就開出了三百萬金幣的高昂價格。

不過,這兩個皇帝現在已經杳無音信,整個大陸上不見蹤影了。

一開始一些人認為,魔鬼是在拖延時間,他們讓艾克族來拖延更多的敵人軍隊,他們好趁機對人類國家發動攻擊,但是隨後的情況卻很出人意料。魔鬼似乎沒有更多的動作,他們甚至派出使者和國家之間進行接觸,聲明他們是帶著和平而來,絕對不是想要侵占人類世界。盡管大多數國家並不相信這些事情,去卻並不代表每個國家的人都這麼聰明。

一些小國在和魔鬼的接觸之中已經開始有些動搖,他們在內部的會議之中盡管沒有明確的說出來,言語之中卻表明了對于未來前景的擔憂和對那些魔鬼抱有幻想。

“你這個笨蛋,回來之前竟然也不打個招呼!讓我們在這邊等了這麼久!”

赫莉一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立刻跳了起來,一下子騎在王維的脖子上用力拉扯著王維的大臉。

“難不成,你這麼擔心他?”

泰拉在一旁小聲說道。

“擔心他個鬼!一看他在那邊過的還不錯,回來之後都不告訴我!”

赫莉氣鼓鼓的說。

“我一回來就去北方極地找人幫忙了,那邊實在是比較吃緊,我也沒辦法來回跟你們聯系呀。”

王維有些無奈的笑著。

“你的力量不是恢複了麼?”

赫莉疑惑的看著王維。

“准確的說,是獲得了新的力量,我以前的力量全都不見了,我用新的力量代替了以前的力量,不過契約依然只能你們單方面發動,我還是感應不到。”

王維說。

“這樣啊。”

赫莉也不說話了。

“總比沒有強,除了他不能遠程調集隊伍之外,似乎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

泰拉一臉無所謂的說,每個人都點頭說是。但是實際上,王維失去的遠遠比這個要大的多,失去了契約感應,這麼多契約生物提供給王維的天賦他就一個都不能使用,沒有了超級力量,沒有了超級精神力,可以說,他以前所有的東西都失去了。這一次在冥界,無論他得到什麼都無法彌補他的損失。

“對的,只要你回來就好了。”

赫莉停止了捏王維的臉,輕輕的說。

“說說看,兩年,你們到底在冥界做了些什麼?”

赫莉在別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立刻轉移的話題。

“兩年?”

王維笑了。

“可不是兩年,而是十年。”

王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