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九章 你還活著?!

作為一個侵略者,你想的還真長遠,在我聽起來倒是

泰拉毫不在意對方說什麼。

“您說的很對,以你的立場看來,我的確是沒資格說這些的,但是我依然認為,我們之間戰斗是毫無必要的。”

小七說。

“老實說吧,你今天自己一個人過來,這很令我詫異,我不知道是應該說你英勇好,還是說你白癡好,你覺得當你看到了我們的軍隊布置之後,我們還能這樣輕易的送你回去嗎?”

泰拉笑呵呵的說。

“不能,我早就已經做好了准備,即便是面對死亡我也做好了准備,不過我依然還是請求您答應,希望您能夠放過我們隊伍之中的女人和孩子,他們不能決定自己的命運,只能跟隨著族群,他們是無辜的。”

小七突然很黯然的說。

“我感覺你似乎對你們的前途本悲觀,小七,現在占據優勢的可是你們啊。”

泰拉突然來了興趣,她將腿從桌子邊上拿開,笑呵呵的看著對面那個看起來比她老很多的‘小’七。

“不是悲觀,而是發現了一些事情,讓我不得不擔心。”

小七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什麼事情?”

泰拉問。

“你是一個泰坦,你的作戰方式和你的性格我能夠猜得差不多,但是從戰爭一開始你的表現就非常奇怪,你會老老實實的坐在這里布置戰術,你會去幫助那些人類逃離,你會在這里被一些你其實並不太懼怕的岩漿困的束手無策。而最重要的是,你竟然會在這里老老實實地對我講話。在你眼里,除了那個男人之外。你會把別的人類平等看待嗎?”

小七突然抬起頭來看著泰拉說道。

“聰明的人,我早就知道你很聰明,但是沒想到你這麼聰明。”

是那個聲音!

盡管有些嘶啞!但的確是那個聲音!充滿了隨心所欲的聲音!

他猛地轉過頭去,終于看到了聲音的主人,那個已經消失了兩年多的面孔!

“你還活著!”

“你果然還活著!!”

小七仿佛所有的力氣都被抽空了。

他暗淡了下去。

在他的眼前就是那個人男人。那個已經死了兩年的男人。現在他一身不知何種材料的袍子,而在他的身邊兩側,兩個散發著動人魅力地女孩正一左一右的挽著他的胳膊,一臉幸福的笑容。

“准確的說,我死了,但是又活了,而且剛活過來沒幾天,幸好我活的很及時。要不然這個大傻丫頭還不把這邊地板塊都給砸了?”

王維說著,徑直來到泰拉跟前,一屁股坐在桌子上。

“臭小子,說誰是大傻丫頭?!”

泰拉一把伸出手去將王維耳朵給拉住。

“我!我說的我自己!”

王維立刻疼的絲絲抽著涼氣給泰拉道歉,這才讓泰拉把他放開。

“兩年不見,你倒是沒啥變化。但是你身邊的兩個女孩卻變了太多。”

小七看著一直都是微笑著地露娜和伊莉丹,滿肚子的感慨。現在坐在王維身邊的兩個女孩早已經沒有了當初的稚氣,她們的臉上都是那種端莊地笑容,那是一種一同經曆過無數磨難才能留下來的感覺。

“一言難盡啊。小七老哥,總之,你既然來了,就在這里住下吧,有些事情。實在是不好說,說了也太傷感情,不說又太尷尬。反正你也知道,既然我來了,有些事情就肯定會發生,而有些事情也是我們阻止不了的。”

王維說地模棱兩可,小七卻知道,自己這一次來,已經沒有意義了。

從一開始他就懷疑,泰拉的舉動有些異常,隨著時間的發展,他就更是懷疑,到了現在他已經明白了一切。

“我明白了。”

小七默默的跟著一個星星鐵女孩離開。然後,外面傳來了一陣爆炸的聲音。

小七,自爆了。

自爆,這是艾克族的能力,爆炸的威力並不大,卻能被很遠之外的同族感應到,是給同族示警的手段,小七知道自己的努力一進白費,他也預見了自己命運,他只是稍微著急了一些而已。

白色光球從帳篷外面飄了進來,緩緩的來到王維跟前,然後落在王維手上的那枚骷髏戒指上,被戒指吸了進去。

【】

小七死了,灰龍堡的軍隊撤軍了,對方的蠍子數量每天都在減少。小二顯然很喜歡這個結局,他甚至否定了憤

五要求出兵的計劃,他認為不損失一個自己人才是最死的很值得。

小五很憤怒,但是卻不得不執行小二的命令,部隊緩緩推進,而灰龍堡的軍隊也在不斷的減少。一切似乎都是如同往常一樣,一直到小五在整理小七的遺物之時,他發現了一樣東西,這個東西讓汗腺非常不發達的艾克族人小五出了一聲冷汗。

那是小七留給小五的信,信中只有兩句話。

“如果你看到這封信,說明我已經死了,他回來了。”

沒有人知道那個所謂的他是什麼含義,除了小五,因為小五曾經和小七討論過關于這個‘他’的問題,他知道,小七是怎麼死的了。小五下令,所有軍隊立刻進入一級狀態,同時他立刻將這封信交給了小二,小二看後表情陰晴不定,最終他說了一句話。

“無視。”

小五恨不得立刻將這個混蛋撕碎,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是這個人的對手,他只能命令軍隊提高一切可能的警惕。

最終,灰龍堡的軍度完全撤離,警報仿佛解除了,小二嘲笑了小五的膽小,而小五也無力反駁,如果不是那個人,還會是誰?

灰龍堡軍隊已經徹底消失,他們已經踏上返回的路途,托爾金的軍隊早就已經離開森林,退守國內,留給艾克族的是一條前所未有的寬敞大路。

艾克族在行軍的時候是不可能將所有他們經過的地方都變成岩漿的,那會讓他們耗費過多毫無疑義的精力。尤其是在這種周圍都沒有一個人的時候,小五命令隊伍以中等速度緩慢前進,這個做法遭到了小二的反對,他發動大長老直接獲得了小五的權利,命令軍隊全速前進。行動快速的軍隊和行動緩慢的女人孩子拉開了一條冗長的戰線。

而一直到那個男人從天而將,小五才終于證明了,小七說的沒錯。

王維真的是從天而降的,他的飛行幾乎沒有任何聲音,毫無預兆的就出現在了軍隊中央,小五的面前,在小五還沒有任何反應的時候,他發覺自己的腦袋已經和身體分家了。緊接著,噩夢一般的景象降臨到了這些艾克族的戰士們身上。鋒利的刀刃,精准的射擊,巨大的蠍子,雙頭巨猿。

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收割生命。

艾克族倉皇迎戰,燃燒的火焰一次次吞噬了那些敵人,卻看到那些敵人在火焰之中一次次將自己的同伴變成尸體。

“既然我現在站在這里,就沒有人會懼怕火焰。”

整個身體都影藏在斗篷之中的王維大聲喊道。

這是一場屠殺,單方面的屠殺。艾克族是一個強大的種族,但是這種強大卻並不能在這支突然出現的隊伍面前有所體現,因為和他們的對手比起來,他們還不夠強大。

一個個艾克人倒下去,一個個白色的光球從他們的尸體之中升起,然後被王維手中的戒指吸收,每吸收一個光球,戒指之中骷髏的雙眼就會明亮一分。

天上,一只只獅龍騰空而起,將液晶蒸汽炸彈扔到這些人的頭上,魔晶爆炸產生的不是火焰,而是元素亂流,能夠抵禦火焰的紅色皮膚卻被這新的武器攪的粉碎。

“真的,一個都不留嗎?”

蘇哈拉飄了過來,她的臉上充滿了不舍,盡管她的下半身還是虛像,她竟然已經能夠離開露娜的身體了。

“現在不行,如果是以前,也許可以,但是現在,我不能給我的敵人送去任何一個同盟。”

王維說。

“我感覺,自從你從那里出來之後,你就變了,你以前不是從來不殺小孩和女人的麼?”

蘇哈拉突然說道。

“沒有改變,我還是我,只不過是我看的多了,麻木了。”

王維長出了一口氣,輕輕的摸了摸蘇哈拉的臉,說道。

“熟悉的氣味,星火的兒子,你果然還活著。”

戰場之上,小二遠遠的看著王維,他輕易的躲過蠍子對他的攻擊,似乎毫不在意的在戰場之中漫步。

“這真是太令人興奮了,如果我帶著你的腦袋交給陛下的話!”

小二的突然渾身猛烈的顫抖起來,他的皮膚偏偏碎裂,露出里面惡魔的身體來。

“如果我帶著你的腦袋回到陛下身邊,他就會賜予我更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