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吾名凱恩 第一章 逝者已矣

薩克帝國的凱恩死了。

這件事最先是從獅子大公爵費爾南多嘴里冒出來的,據說他是在貧瘠之地與魔鬼進行了殊死的戰斗,最終摧毀了魔鬼的黑暗之門。他本人卻身負重傷,失去了一切力量,最終被魔鬼派來的追殺者暗殺至死。一同死亡的還有大公的女兒,露娜-費爾南多,以及伊莉是凱恩的妻子。

大大公說起這件事的時候,所有聽的人都驚呆了,他們根本不相信這是事實。

“我的女兒是好樣的,沒有丟我們輝煌獅子家族的臉面,直到戰死都沒有後退一步。”

大公一雙眼睛含著淚水,哽咽的表情根本不是裝出來的。于是在場的人們這才知道為什麼從來是千杯不醉的大公為什麼一直用來面色陰郁,為什麼只是稍微喝了一些酒就醉倒了。

當震驚大大臣們來到女皇面前的時候,女皇也終于忍不住哭了出來。

“這件事情是絕對機密。”

這是女皇在擦干淚水之後說的唯一一句話。

凱恩死了,艾薩克帝國的凱恩死了!

有些傳言需要助力,但是有些傳言卻並不需要刻意散布,很快就傳的沸沸揚揚的,幾乎每個人都知道那個艾薩克帝國的頂梁柱死亡的消息。人們議論著,猜測著,互相交換著更多的消息,一些國家的使者來到艾薩克皇宮,希望得到准確的消息,但是都被艾薩克女皇以機密為由不予理睬。

但是每個人都注意到了,這一次蒂娜女皇並沒有反駁那些傳言,只是簡單發表聲明,希望她的子民不要傳播謠言。努力過好自己的生活云云。

于是,原本可能非常容易就被壓制下去的謠言,竟然如潮水之勢,不可阻擋起來。

凱恩這個名字,無論是在艾薩克帝國之內還是在艾薩克帝國之外。代表的都是一段傳奇,他地傳奇故事甚至超越了吟游詩人最大的想象力。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崇拜他,乃至把他當作自己榜樣和目標的人比比皆是。這個時候突然傳出來的這種謠言,立刻在這些鐵杆支持者之間造成了不小的沖擊。一開始還子還是三三兩兩地議論,但是到了後來,一些凱恩的支持者開始通過他們的關系向更高一層的官員了解情況,最終演變成一些人甚至直接進入灰龍堡尋找真相。

但是灰龍堡現在的主事人泰拉給出的答案只有一個。

“凱恩正在從事非常機密的事情。暫時無法見到任何人,希望人們不要聽信謠言。”

眼力好的人都能看出來,這位有著一張與眾不同膚色地女子當時臉上的深深的悲哀。

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原本不信的人基本上也相信了,但是他們依然千方百計的通過各種門路尋求關于凱恩的下落,其中最直接地就是對傳說最先出現的人。獅子大公費爾南多,而此時的費爾南多卻突然宣布自己病重,將一切事物都暫時交由兒子小費爾南多打理,自己去一個沒有人打擾的地方安心養病去了。

獅子大公地這個表態更加堅定了人們的傳言。于是,剛剛離開的春節。每一個艾薩克的人們都自覺的在自家門口掛上了一個小小地標志,那是艾薩克帝國傳統的為人祈福的象征,一個人人兩個人不算什麼,一百一千也許會令人驚奇。但是如果一個國家地每個人都這樣做。可見這個人已經多麼的深入民心!

艾薩克帝國的宰相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

“失去了凱恩,等于有人硬生生的砍掉了艾薩克的一條胳膊,而且是拿武器的胳膊。從此以後,艾薩克帝國至少一百年之內都不會再有和凱恩一樣的人才出現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艾薩克皇宮之中終于傳來了一份簡短的消息,蒂娜女皇終于在每周的議會上承認,艾薩克帝國最傑出的人才,凱恩,因為在與魔鬼的對抗之中身負重傷,被魔鬼偷襲至死,而同時死亡的還有凱恩的未婚妻,伊莉丹,以及露娜-費爾南多,整個.._.括附屬于灰龍堡的精靈國度,以及遠古競技場都重新劃歸嶺南所有,暫時由凱恩生前的參謀泰拉女士代為管理。

消息一出,整個大陸徹底震驚了。

凱恩,給這個大陸帶來了兩種極端,一個極端

,而另外一個則是極端的血腥。

沒有人會忘記,這個人帶領著他的部隊獨自殺死凡爾納士兵八萬人之眾,也沒有人會忘記,雨果因為和王維的戰爭比被徹底滅國。

但是同樣的,沒有人會忘記這個將海族的威脅變成海陸共同發展,沒有人會忘記鋼鐵戰艦發明和鐵路的行駛。更不會有人忘記,在關鍵時刻,將國家機密的燃晶大炮制造技術拿出來分享。

“他是一個好人。”

這就是托爾金的大王子阿拉貢對王維的一句話評價。

“失去凱恩,艾薩克的發展將會減緩至少十年,而原本剛剛起步的大陸發展,很有可能會就此衰落下去。”

只是某個大師的預言。

凱恩的葬禮在新年過後的第一個月舉行,此次葬禮是只有皇帝才能享受到的國家葬禮。世界各國的皇帝都接到了邀請,甚至連從來不理會世界各國事物的希區柯克帝國皇帝都表明絕對會來參加。

葬禮是在灰龍堡舉行的,世界各國皇帝入住艾薩克之星,這些皇帝們平時很少能夠見到,如今一見面,他們第一次很有默契的都是一臉惋惜。

無論是立場是否,凱恩是一個人才,這是不可爭議的,凱恩出現的這幾年,艾薩克幾乎以令人無法企及的速度告訴發展,超過了別的國家幾個世代,但是現在看來,這些竟然都變成了他留個全世界的遺產。

鋼鐵戰艦的建造依然還在繼續,那艘屬于他的巨大航母一直都靜靜的停在小鎮附近的海面上。鐵路的鋪設依然還在繼續,新的機車也在繼續的從灰龍堡之中生產出來。

但是,這些類似的驚喜卻不會再有了。

葬禮是在上午十點舉行的,所有國家的皇帝都站在他的棺材前面默哀。按照艾薩克的習俗,葬禮原本應該先讓眾人悼念,看他最後一面,但是根絕流傳出來的消息,說是他們三個的身體已經被地獄氣息腐蝕的不成樣子,只能這樣做了。

蒂娜個女皇站在諸位皇帝之前,宣讀了洋洋灑灑近萬字的悼詞。然後,她後退的兩步,對著棺材深深的鞠了一躬。

“凱恩閣下,一路走好。”

蒂娜輕輕的說,眼淚奪眶而出,然後她整個身體都癱軟過去,幸好一直跟她身邊的女侍衛將她攙扶起來。

所有皇帝都輕輕的歎了一口氣,早就聽說蒂娜女皇是被這個男人強行推上皇位的,一來二去兩個人能不產生點什麼?看到蒂娜竟然悲傷的暈倒,諸位皇帝都有一些悲涼的感覺。

但是,這種悲涼感並不是每個皇帝都打心底湧出的感覺。

也有部分人知道,凱恩之死也許還是一個機會。一直都是在國際舞台上橫行的凱恩一旦離開,艾薩克帝國就會很難找到這樣一個人來頂替他的位置,也許這正是他們的機會!

凱恩離開了,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幾個月之後,盡管人們一提到這個近乎于曇花一現的偉大人物還是唏噓不已,但是他已經不再是人們生活之中著重討論的問題了。

國家和國家依然還在抓緊時間進行軍備,無論是地獄還是亡者,威脅依然沒有解除。盡管凱恩以自己的死為每個國家贏得了寶貴的時間,讓地獄暫時退卻,但是亡者的威脅還在眼前,區區三年時間,每個國家能做到怎樣,依然還是一個問題。

失去了凱恩,蒂娜女皇似乎也對這件事失去了熱情,她將所有的事情都交給了幾個大公來處理,自己則專心國內政治和經濟,她要將凱恩留下的一切財富發揚光大。

凱恩離去的第二年,經過兩年的全力發展,整個大陸上一片欣欣向榮,艾薩克國內更是基本上達到了每個領地都通車的地步,人們的物質文化生活極大提高,灰龍堡的光環不再,但是一直都是帶動整個艾薩克經濟的發動機。兩年的發展,一些定向培養的火系高手們已經基本上可以獨當一面了,艾薩克開放了遠古競技場作為練兵的地方。只要不深入內部,遠古競技場的大領主們就不在乎這些人在外面折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