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綠皮聯盟 第六十二章 負傷的進階

找掩護!”

泰拉的話音還沒落,沖撞已經將一切視覺和聽覺變成了擺設。漫天都是白色光芒,滿耳都是低沉的轟鳴,大地在搖動,空氣在顫抖,黑色的大門在空間亂流之中被攪成碎片。

許久,一切歸于平靜,原本建設黑暗之門的平地仿佛被一直巨大的手翻過來一邊一般,土壤被能量翻轉過來,然後被變成粉末,然後在被能量捏成岩石,在被摧毀。轉瞬之間,這里已然是一片白色的沙漠。

熱風陣陣,將地上的石粉掛的到四散飛揚,一只金色的手突然從粉末之中抬起來,進而是一條尾巴,莫名的能量推開粉末露出在他們保護之下的一片空地來。

“你,你沒事吧?”

露娜看著躺在自己腿上的王維,此刻的王維胸前依然在流血,從一受傷開始就沒有停止,一直到現在,繆撒使用的血腥女皇的右手是原本迪魔高根的收藏,上面帶著迪魔高根最強的詛咒。

王維的計劃是很周全的,但是要做的事情遠比當初想象的要多,變數實在是太多了。

繆撒不和王維正面接觸是計劃之內的,而泰拉使用她最強的技能,黃金泰坦之錘也是計劃之中,他們需要逼迫繆撒決戰。但是計劃之外是迪魔高根的出現和繆撒的血腥女皇右手。

迪魔高根的出現讓原本菲莉絲和赫莉兩個人壓制繆撒的計劃泡湯,赫莉必須負責阻止迪魔高根每分鍾五次的精神沖擊和從黑暗之門里面冒出來的下等魔鬼,而菲莉絲需要抵擋精神沖擊和壓制繆撒的閃爍能力。這樣真正作為主攻的只有王維一個人。

而在王維看到那個東西地時候,他非常清楚這件不能說是武器的武器對于自己來書有多麼危險。當初僅僅只是一個左手,就足以將露娜變成一個超級戰士,跟何況是一個被魔鬼掌握的右手?

就和繆撒說的一樣。蘇哈拉是用右手使劍的,也就是說,她習慣使用地是右手,誰都知道,習慣用哪知手。哪知手的的力量就比另外一只手大。

于是王維在和露娜以及蘇哈拉交換了意見之後,他大膽的用了一招,用自己的血去接觸對方的劍刃。蘇哈拉和露娜現在是一體的,蘇哈拉可以和露娜共享那個契約帶來的好處,同樣地是,利用自己的血引起蘇哈拉和原本就屬于她身體一部分的共鳴,奪回她的右手。

原本星星鐵女孩們是想要由他們來負責進攻,沒想到的是。王維的計劃之中卻並不包含他們,他要自己靠近對方!

王維大膽地計劃幾乎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對,即便是從來不主動幫助王維的艾嘉都堅決不同意這個計劃,她計劃由她來負責攻擊繆撒。但是王維並不同意,他不希望自己的底牌就這樣一個個地全部暴露出來,更何況。繆撒逃跑的功夫絕對是一流的,一旦艾嘉將今天的幾分鍾消耗完,那樣豈不是連最後的資本都沒有了。

所以王維否定了艾嘉出戰地要求,他有自己的打算。

但是。一切都和王維計劃的不一樣,對方獲得血腥女皇右手之後力量提升地實在是太離譜,以至于王維在和艾嘉對抗之中都不落下風的速度竟然無法追上他!

一劍,王維被直接貫穿了胸口,他已經盡最大的努力躲開自己的致命部位。但是對方顯然並不想給他這個機會。右手上附帶著的詛咒在瞬間就侵蝕進了王維的肺部和心髒,而此時,王維發現自己竟然不能將身體狀態轉化成炎魔!

“我沒事。只要沒死,怎麼都行。”

王維喘息著被泰拉架起來,泰拉扶著王維的身體暗暗心驚。這個大男子主義如此嚴重的男人,竟然已經到了會被一個女人架著而無法出口反抗的地步了嗎?

“知道就行,別說,太丟人了。”

忘記斷開契約鏈接的泰拉所有想法被都王維感知到,但是王維只是笑了笑,卻沒有多多余的話。實際上剛才那句玩笑幾乎都是用盡他全部力氣說出來的。

“怎麼辦,我們應該怎麼辦?對了!契約,我們不是有契約嗎?只要和隨便一個生物訂立契約,你的詛咒就會立刻消失!”

泰拉突然想到了。

“大胸女。”

赫莉搖了搖頭,然後眼睛搖擺了一下,泰拉突然發現自己在剛剛用完大招之後竟然沒有出現任何疲勞的狀況,甚至連一點點累的反應都沒有!

“主人剛剛進階了,現在我們都是七階,而他的詛咒,卻依然如故。”

赫莉

時就讓每個人的心都沉了下去。

“這怎麼可能!契約是神術,是神的恩賜,迪魔高根他算個毛,詛咒還能持續?”

泰拉激動的破口大罵。

“迪魔高根不算個毛,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他可能已經有一絲神力了。”

赫莉淡淡的說。

“怎麼!”

泰拉剛要張嘴,就看到一身緊身甲冑的露娜站了出來。

“對不起,我想,那是我的錯。”

這是蘇哈拉。

“獲得了我的右手,我的記憶恢複了部分,我的劍曾經斬殺過神,而神的神格和靈魂都被我囚禁在劍中,他們的靈魂在我囚禁他們的歲月之中每時每刻都在詛咒我,這讓我的劍上也附帶了強烈的詛咒,這詛咒會不斷的侵蝕任何生命。而迪魔高根……想辦法利用了那部分力量。”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蘇哈拉趴在王維身邊,眼淚無聲的滑落。

“又不是你砍的,你哭啥?”

王維虛弱到幾乎快要說不出話來了。

“那我們怎麼辦?”

赫莉趕緊問。

“沒有辦法,這詛咒是神力的,而且是真正的神力,除非有同樣的神力干涉,否則根本沒有任何辦法。”

蘇哈拉哭的連話都快說不清了。

“我呼喚月神試試,她應該會回應我的!”

泰拉立刻說。

“沒用的,月神不是神,她只是一個旅行者一樣,就和艾嘉一樣,行使著神的規則,卻沒有神力。”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王維身邊冒出一道白光!

“不好了!王維,那個家伙使用了蘇哈拉的神力!你可能會……”

人還沒出現,聲音就出現了,但是當人出現的時候卻說不出話來了。

“果然,來晚了一步!”

出現的人正是高森的老婆,相位精靈,玲玲。

“剛才在地獄里面,我家那口子又和迪魔高根打了一架,結果對方竟然把你的劍給拿了出來。高森就讓我趕快過來告訴你們可能會有危險,結果竟然晉級了,我還以為危險過去了,不過看來,神力的詛咒果然不好弄啊。”

玲玲盡管嘴里說的緊張,可是臉上卻沒有一點緊張的樣子。

“你有辦法對不對。”

蘇哈拉淚眼婆娑的看著玲玲。

“哎,說起來你也是個可憐的女人,盡管當初你把俺老公的角都給砍斷了,好歹也是因為這個讓我遇見了他,說起來,你似乎還是我們之間能夠見面的最直接原因呢!”

玲玲看起來更加悠閑了。

“求求你救救他,即便你要我的性命也可以!”

蘇哈拉情急之下竟然從露娜的身上分離開來,直接將自己的本體暴露在玲玲的眼前。

“別,我可沒那麼小氣,高森可說了,她可是很想再和你打一場的。至于這個小子,我看純粹是自找的,契約鏈接一建立起來我就知道發生了什麼,我是故意讓他受受罪,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再這麼猖狂,拿自己的胸口當盾牌用還是真的以為星星鐵刀槍不入?”

玲玲笑著伸出手來在空氣晃蕩了幾下,一把幾乎比她嬌小的身體大幾十倍的惡魔角戰刀就這樣凌空懸浮在她的跟前,刀刃直接對准了王維的胸口。

“你,你這是要干什麼?”

剛剛恢複意識的露娜緊張的問道。

“還記得蘇拉在地獄之中砍了高森兩劍嗎?那個時候,劍上的詛咒可沒對他有任何效果!”

玲玲說著戰刀已經將王維的胸口直接豁開!

“我現在要為他做手術,看速度來說,大概需要兩個小時,契約空間之中能出來的都出來吧,我剛才看到無數魔鬼正在朝著你們的方向前進,龍族戰士們正在對整個貧瘠之地進行大規模清洗,你們很快就要有活干了。”

玲玲笑著將刀刃直接貼在了王維正在跳動的心髒上,猛然一股黑煙從他的胸膛之中冉冉升起,發出了熱量竟然將刀刃都燒紅了。而王維竟然連一聲都沒吭!

他暈了。

契約法陣不斷升起,女孩們一個接著一個從空間之中沖了出來。

“讓那些魔鬼們都來吧。”

泰拉的臉上有些扭曲。

“我要把它們全部都給碾成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