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綠皮聯盟 第二十七章 弱小的蘇哈拉

去偽裝的王維開始全力在沙漠之中飛行,他需要盡快地盤上,他之前委托沙元素找水源的事情已經有了下落,一個小小的綠洲被發現,他需要用這個東西來換一些噴膠水的蠕蟲。魁族的首領當看到那個水源的時候,自然是高興的合不攏嘴,盡管距離他們的城市很遠,但是他們只有對水上是絕對不缺少耐心的。

膠水蠕蟲在這里並不是什麼稀罕東西,列魁送給了王維數十只,而且都是母的,這些蠕蟲能夠自己繁殖,在沙漠之中嚴酷的環境之中都能保持很不錯的繁殖率,一旦食物充沛,更是無與倫比。

解決完畢這里的事情之外,王維立刻趕往沙元素暴君那里,這個大沙子王在過去的時間之內從沙漠的一角將整個沙漠的區域幾乎全部翻了一個遍。

而當王維來到的時候,正好是魁族控制和沙元素控制的中心地帶。

當王維回來的時候,沙元素暴君如同一個找到了骨頭的小狗一樣給王維展示了一個東西。一個他在沙漠之中剛剛找到的東西。

一顆巨大的灰色水晶。

灰色的水晶不稀奇,但是稀奇的是,這枚水晶內部竟然封著一個人!

一個渾身赤裸的女人!這個女人的背上有兩道非常恐怖的傷痕,仿佛是被切斷的翅膀,在她的臉上一側也有一道傷,但是這道傷痕卻好像刺青一般充滿了詭異的藝術感。她赤裸著全身,雙眼緊閉。一直手向前平舉,掌心對著人。

沙元素暴君告訴王維,這是他從沙海地最深處找到的,其中一部分都被固定在岩石之上。于是對王維詢問,所謂的最強武器是不是這個,王維只能說是。結果這個大家伙竟然很高興的將這個東西作為謝禮送給了王維。在元素生物看來,所謂的最強武器不過是一個名字而已,只要他比別人先找到那就是勝利,他根本就不知道這東西是干什麼用的。

元素生物的思維果然不能用一般的人類角度來理解。

回到已經空無一人的蜥蜴人洞穴。王維仔細看了看這個水晶。乍一看到這個女人地樣子,王維總感覺在什麼地方見過,而仔細一看的時候卻沒有任何概念。水晶的質地異常堅硬,甚至連王維的蠻力都打不開。

而水晶之中若隱若現的出現很多符文,這些符文王維一個都認不出來,即便是赫莉菲莉絲以及泰拉之類的高手也都認不出來,最終,王維只能將伊莉丹搬出來。

通過伊莉丹的眼睛。艾嘉確認,這里的果然是蘇哈拉地身體,她背上的傷是自己憤怒之中砍掉翅膀留下的,而臉上的傷痕則是她自己刻下的,為的就是將自己重新塑造成複仇者。

所有無事可做的人都在關注著水晶,傳說之中的斬神者竟然是這樣一副樣子,每個人都有些不可思議。

從一發現這個水晶開始,露娜就有些心不在焉。她總是疑惑地看著水晶之中的女子,王維也注意到了這種情況,他知道露娜身上還有血腥女皇的刺青。而所謂地血腥女皇就是蘇哈拉複仇者的化身。

“我能感覺她在呼喚。”

露娜告訴王維。

“呼喚什麼?”

王維很小心謹慎的讓露娜和水晶保持一定距離。他可不希望看到什麼突發事件。

“呼喚,我,你,所有人。我能感覺到她的憤怒,悲傷。對生命的眷戀,還有愛。”

露娜有些喃喃地說。

“聽著,你別碰這個東西。好嗎?”

王維說。

“不,放心吧,什麼都不會發生的。”

就在眾人都在專心看著水晶的時候,水晶之中突然爆發出強烈地光芒,原本露娜身上的衣服突然被莫名的力量撕的粉碎,光潔的皮膚上如烏云一般出現道道刺青,秘銀緊身衣從她的戒指之中滑落,沿著刺青的紋路生長成衣服滿是刀鋒環繞的護甲!

露娜的雙眼帶著紅色的光芒,目光所及之處,竟然沒有人能夠動彈分毫,即便是赫莉都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露娜一步步走向前去,伸出一直手,和水晶之中的那個女人的手對在一起。

然後,如同玻璃碎裂的聲音。光芒更加耀眼,巨大的力量強行推開所有人,一道磅礴的光柱沖天而起,並且瞬間就被血色的光芒染紅,狂怒的能量瞬間就將沙子化作氣體,撕裂天空。晴朗的沙漠星空不知道何時聚集的烏云,狂風和雷電將周圍的沙子一次次吹起,然後又被巨大的能量強行按下。

許久之後,一切歸于平靜,光芒消失,眾人能夠得以活動,露娜站在原地呆呆的看著王維,仿佛

有花一般。

“喂,露娜沒事……”

王維的話還沒說玩,露娜突然一把將王維給抱住,眼淚大滴大滴的留下來。

“我終于有見到你了,瑞諾爾。”

【】

凡是知道蘇哈拉故事的人都知道這樣一個人,基姆瑞諾爾,這是蘇哈拉的愛人,另外一個強大的天使,蘇哈拉之所以變成這個樣子,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基姆瑞諾爾的死亡。

而現在,露娜的狀況不需要想象力也能猜到,她被蘇哈拉上身了,而王維的樣子顯然和基姆瑞諾爾很像。

抱著露娜的感覺很好,露娜那種小鳥依人的態勢也很好,但問題是,現在的露娜是蘇哈拉,而現在的自己被當作了那個絕對悠遠的曆史之中一個倒黴的男主角。而自己竟然抱著的就是所有曆史之中提到的最強的弑神者。

說實話,王維現在感覺自己一點都不光榮。

所有契約生物都回到契約空間去了,這兩個人已經維持這個動作幾個小時了,最初的擔心完全被無聊所取代,所以他們被扔在這里。

“我說。”

王維試著打破僵局。

“什麼?”

露娜眨著眼睛問道。

“我不是瑞諾爾。”

王維有一次說。

“不,你是,只是你還不知道而已。”

露娜輕輕的在王維的胸前蹭了蹭腦袋,以便她能更清楚的聽到他的心跳聲。

“我說,你知道你是誰嗎?”

王維感覺自己似乎很奇妙,正在跟著一個熟悉的陌生人說話。

“我知道,我是蘇哈拉,而你是瑞諾爾。”

露娜閉上眼睛說。

王維無語,這個故事解釋起來實在是很慘烈,他不願意直接將蘇哈拉和瑞諾爾的事情強行灌輸給對方,他實在是不忍心做這種事情。兩個人就這樣一直抱著,直到天亮。而王維則迷迷糊糊的睡著了,當她醒來,卻看到露娜正睜大雙眼看著他。

“怎麼?”

看對方似乎沒有放棄的意思,王維只能很無奈的問道。

“你不是瑞諾爾。”

這個人依然還是露娜。

“我也不是蘇哈拉,我失去了翅膀,我早就已經死了,和我的愛人一起。”

露娜重新將頭埋進了王維的懷里,輕聲的哭泣起來。這一下子王維可亂了手腳,女人的眼淚對他來說是致命的武器他根本沒有什麼好辦法來安慰對方。情急之下他只能胡亂的給蘇哈拉講故事,出主意,但是這顯然沒有任何效果。

“多久了?”

許久,蘇哈拉終于停了下來,她抬起頭,眼睛通紅的問王維。

“從我離開這個世界之後多久了?”

王維一怔,這個時間幾乎已經久遠的無法計算,他根本都不知道。

“已經,很久了。”

王維只能這麼說。

“是麼,那麼,你知道天界現在是誰在執掌權利嗎?”

蘇哈拉終于情緒穩定了。

“不清楚,我還沒有強大到能夠到天界去的地步,而這里唯一的一個天界來的人也已經有數萬年沒有回去過了。”

“你不是要告訴我,你還要繼續你的複仇吧。”

王維將摟著露娜的胳膊稍微緊了一些。

“還有什麼是我能做的嗎?我除了這件事,現在根本什麼也做不到,甚至連真正屬于自己的身體都沒有。”

占據著露娜身體的蘇哈拉身體竟然開始唯唯顫抖起來,王維甚至懷疑,這個人到底是不是當初傳說之中那個能斬神的蘇哈拉了。

“至少,你還活著。”

王維最終只憋出這樣一句來。

“這樣,也算是活著嗎?”

王維感覺自己胸前的衣服濕了。

“恩,無論如何,只要活著,就是最好的。”

多余的話他實在安慰不出來了,蘇哈拉的故事實在太過于曲折,以至于任何安慰的話都毫無疑義。

“沒錯,你說的很對,至少,我還活著。”

蘇哈拉從王維的懷里抬起頭來,臉上洋溢著動人的微笑。露娜的身體開始浮現出層層的花紋,那是血腥女皇的刺青。刺青在王維的眼前緩緩消退,逐漸露出露娜潔白無暇的皮膚來,氤氳的光芒籠罩在她的身上,最終全部退回到她的手腕處,變成了一個精巧的手鐲。

露娜張開眼睛,在那瞬間,王維知道,露娜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