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綠皮聯盟 第二十二章 香餑餑

但是大公閣下,這位阿魯的確是多才多藝的,按照他曾經在人類世界是生活在一個貴族的家庭之中,他一直都是接受了同人類一樣的貴族教育,而且最重要的是,您不是一直希望拓展同人類之間的關系嗎?也許這正好是一個機會!”

凱羅羅也不希望自己推薦的人在這里得到批評,他還指望這個機會平步青云。

“你說的有點道理,不過你最好給我保證,這個家伙不會在我面前表現的如同他之前一樣的桀驁不馴,否則我不能保證他會不會被我砍掉腦袋,扔到沼澤之中喂魚。”

薩嚕嚕說。

王維的臨時游覽讓他有些收獲,不過此行最大的目的還沒有解決,那就是所謂隱藏在沙漠之中的寶藏到底是什麼。

在這里呆了幾天,讓他至少知道了幾件事,綠皮聯盟並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麼和平,內部之中也滿是紛爭,獸人和地精表面上似乎是一個聯盟之內的,但是內部之中滿是裂隙,而要尋找寶藏的很有可能是獸人,而不是地精。道理很簡單,因為看起來地精並不像他們嘴巴上那麼有進取心。

地獄生物的出現讓王維很上心,盡管出現的只是他們的胳膊和腿什麼的,但是王維知道,這東西肯定不是憑空出現的,這些獸人們看上起也沒那個攻入地獄的本事,那麼事情就耐人尋味了。

如果說一開始王維只是擔心獸人們謀劃什麼東西而威脅到伊莉丹的話,那麼現在看起來事情比這還要複雜地多。地獄是自己老媽的對頭。而現在地獄和深淵之間的戰斗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之中,而且從前面傳來的各種各樣的資料看來,老媽坐鎮深淵內部,一些大的深淵領主連屁都不敢放就投降了。而外面,老媽曾經的先鋒,能夠直接硬抗星墜,還能去冥界要人的高森帶領士兵攻打地獄。按理說,地獄可不像他們表現的那麼悠閑,就算是將這些獸人全部弄到地獄去。魔化,王維不相信這些家伙能讓高森有任何頭疼地。

果然,放任了這麼久,這些家伙們自己也想找點事情做了。

王維知道自己要幫老媽的忙還早的很,不過,地獄戰場上不需要他,不代表這里他也做不了什麼,地獄的人一個個很聰明。他們絕對不會去做毫無意義的事情的。

現在就看哪個家伙能給自己開出一個足夠的價碼了,自己出去跑了跑,每天都有人跟在屁股後面,而且從那個架勢看來,似乎也不是一撥人馬。那是地精的勢力和獸人地勢力。

很快,安格爾和薩嚕嚕大公的信函都到了,內容基本上差不多,看起來目的也差不多。

“去什麼地方?我認為安格爾大公那里是不錯的。畢竟我們需要知道很多東西,而地精看起來不像是那種知道的人。”

王維說。

“不,正相反。正是因為我們要知道很多東西,我們才不能去安格爾那里。”

露娜說。

“我們既然想要了解一些事情,自然要和每個人打交道,而地精比起獸人來實際傷口可能掌握的東西更多。而且最重要的是,這是提高我們身價的好機會。”

“有道理。”

王維說。

薩嚕嚕大公和一般地地精唯一的區別可能就是他的雙眼之中沒有一般地精那樣露骨地光芒。但是這並不是說他沒有,而是說明他隱藏的好,地精是一種單純的生物。這是大多數人類給地精下的定義,他們總是自以為聰明,並且不斷的表現出來,但是顯然這位大公不是。

“阿魯,你看這里和人類那里有什麼區別嗎?”

薩嚕嚕一上來就對王維問道。

“沒有可比性,我們並非人類,沒有必要硬和人類比,畢竟我們並不是拙劣地模仿者。”

王維直截了當的說。

“說的很好。”

薩嚕嚕大公很滿意。

“我一直都是試圖將我們地社會按照人類的樣子推進,盡管不想承認,但是人類的社會的確比我們更加先進,我認為適當的學習也是進步的一種,你說呢,阿魯先生?”

薩嚕嚕繼續說。

“很有道理,這也是人類的一貫觀點。”

王維說。

“那麼,您能夠幫助我嗎?”

薩嚕嚕一直都在觀察王維的一舉一動,盡管看上去對面的確是一個獨眼巨怪,但是他的一舉一動都和一個人類的貴族一般,這是絕對出身豪門才能培養出來的結果。

“您有什麼問題?”

王維問道。

“不,我

個意思,我的意思是說,你是否願意成為我的部下,社會的進步,以你在人類世界學習而來的知識?”

薩嚕嚕看起來很和藹。

“我需要考慮一下,你知道,我只是一個在世界各地旅行的武者而已,我還是希望回到人類世界去的。”

王維說。

“好吧,不要過忘記,你所作的決定很有可能會讓你和你的獨眼巨怪同胞們獲得新的地位和尊重。”

薩嚕嚕將殺手锏放在最後。

“感謝您,我會考慮的。”

阿魯的身子明顯的顫抖了一下,然後緩緩的說道。

“我相信你會的,阿魯。”

地精揮了揮手,示意王維可以離開了。

對話簡單的到不能再簡單,也許是地精還不適應和一個會說話的獨眼巨怪談論?

【】

“將軍,阿魯從薩嚕嚕大公那里離開了,並且正在想我們這里前進,我相信他已經得到了薩嚕嚕的大公的拉攏,但是他卻不一定會加入他的派系。”

安格爾將軍的心腹剛剛得到消息。

“聽著,我們無論如何都要將這個獨眼巨怪留下,他是否站在我們這一邊已經不再是我們一個人兩個人的問題,而是我們所有人的問題了。他了解人類世界,這會為我們將來的計劃鋪平道路打下良好的基礎,給他一切他想要的,什麼都給他,只要他能夠留在我們這里,他要什麼我們給他什麼。”

獸人已經下定決心,並且這種決心被飛快的傳遞給了王維,當他再一次來到獸人的家中之時,他看到的是一副非常令他滿意的景象。獸人將軍非常單刀直入的這樣告訴他。

“我希望你留下來幫助我,用你的知識和你的力量,同樣,如果你想要什麼,請告訴我,任何事情,只要我有的,都會給你。”

獸人開出的價碼是一個獨眼巨怪不能拒絕的。

即便是王維也不能拒絕,他必須成為獸人最信任的人,他需要知道內幕。

“老師說,我不清楚我到底要什麼,我一直都是追求更高的武力,如果您能幫助我,讓我成為一名更加強大的武者的話,我會對您感激不盡的。”

王維小心翼翼的說道。

“就按照你的意思去做好了,你會得到我的親自的傳授知識,如果你還不滿意,我甚至可以將‘恩賜’交給你,讓你成為絕對無與倫比的勇士!”

獸人說。

“既然如此,將軍閣下。我,阿魯-烏拉瑪,向您效忠。”

王維行了一個騎士禮,而且還是那種絕對不用跪下的禮儀,這個禮儀是來自人類世界,王維就是欺負這個獸人不懂。

“我接受你的效忠,阿魯,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親衛隊之中的一員了,我有很多事情想要向你詢問呢。”

將軍顯得非常高興。

獸人果然還是有野心的,而且野心還不小。當王維真正成為獸人將軍的手下之後,他立刻意識到了這一點,這位將軍在第二天就將他弄到了均是大廳之中,那里是很多人類國家的地圖,而且大多數都是一些和沙漠有關聯的地圖,其中赫然就有艾薩克,只不過這些地圖和人類的地圖比起來有很大的出入,很多都是在很早之前的,而且還都是官方販賣的旅行地圖,並非真正的軍事地圖。

獸人自然知道這些地圖的問題,所以他們首先向王維勘驗的,就是這些地圖的真偽,這一點王維自然不可能告訴他們,盡管他能記下所有的地圖的位置,但是並不代表他就會將這些告訴獸人們。

不過,除了艾薩克之外,其余國家的地圖王維倒是並不在乎。更改了幾處之後,王維收到將軍的重用程度立刻得到了上升,王維知道,這只不過是一種考驗而已,地精連並不太久遠出產的禮服都能弄到,那麼一副像樣的地圖自然也不在話下。

在那之後,獸人將軍開始不斷向王維灌輸獸人理論,包括很多例如人類如何迫害和壓迫獸人的故事,王維相信這些都是真實的,但是那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黃曆了,獸人被趕到這里來,只能說明他們跟了一個不符合曆史潮流的主人,沒別的。

王維的同情心從來不會為戰爭機器而浪費一點。

當然,表面上,王維還是要接受這種程度的洗腦,他需要讓獸人將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