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綠皮聯盟 第十八章 用嘴把人說死

了看前面的角斗,王維感覺昏昏欲睡,這些都是廢柴任何有技巧的攻擊,都是在相互拼蠻力,不過這樣王維很喜歡。但是他始終沒有看到任何有關于所為而的‘恩賜’到底是什麼,只不過一種令人難受,卻又很熟悉的感覺始終在周圍徘徊。

和王維的輕松相比,凱羅羅顯然要緊張的多,盡管他認為這個叫阿魯的獨眼巨怪很厲害,但是他到底有多厲害他心理也沒底,所以他這一次壓在他身上的金幣沒有多少,按照他心理想的,即便是輸掉,也要輸的少一些。

很快,王維眼前的大門打開了,角斗場中央同樣站著一個獨眼巨怪,只不過這個獨眼巨怪發育有些畸形,他的身高甚至超過了四米,渾身肌肉紮實的簡直不像是一個真正的獨眼巨怪,他的身上穿著傷痕累累的鎧甲,手中提著滿是尖刺的巨棍,而另外一側,一個半個身體都一片模糊的家伙正在被他的保送人拖回到大門之中。

王維緩步來到場中,剛一出現,整個觀眾席上就一片抽氣聲音,緊接著就是一片哄笑,然後就是一片噓聲。凱羅羅躲在門後臉都青了,他現在就只能祈禱天神賜福,讓那個大家伙被雷劈死,讓王維能夠順利的進入下一輪多少能後保住住本就可以了。可惜天神聽不到他的聲音,就算聽到了他們也沒興趣理會,神從來不干涉人的事情。

王維抬頭仰視著那個大家伙,看起來像是某種藥物催化地結果?

“同胞。你好,我是來自人類世界的你的同胞,其實我們沒有必要的戰斗,你認為呢?”

角斗場地之中有特殊的聚音機構,能夠放大嘶吼和武器擊中身體的聲音,同時也能傳遞指揮者的聲音給戰斗者,但是托這個東西的福,王維的話很多人都聽到了,整個場地之中立刻一片寂靜。

“我地天啊!快看。那個獨眼巨怪竟然在說話!真是見鬼了!”

幾乎在瞬間,整個觀眾席上一片混亂。

遺憾的是,那個獨眼巨怪除了吼叫著揮舞著自己棒子之外根本什麼都不說。

門後的凱羅羅被台子升起,他是作為指揮著存在的,因為有很多獨眼巨怪參加戰斗,所以比賽允許指揮著出現。他自然看到了周圍人們對于王維說話的反應,他很滿意,至少那個家伙的人氣可以保證了。

隨著所有大門的同時關閉。戰斗正式開始,在對面一個地精的遠程指揮之下,這個獨眼巨怪如同吃了春藥一般嘶吼著就朝王維沖了過來。

“原來,這個比賽是能用武器地?”

王維突然轉過頭去對凱羅羅問道,而此時,那滿是釘刺的巨棍已經來到了王維的腦後。

“轟!”

一拳,獨眼巨怪的一條腿扭曲著向前對折,身體失去平衡。痛苦的倒在地上,而巨棍遠遠的飛了出去,正好落在凱羅羅的眼前。上面巨大的尖刺帶著斑駁地血跡。

那不是阿魯的血!

凱羅羅感覺自己的心髒都要跳出來了!

“連自己地同類都無法溝通,這麼說,你不是和我一個種族的。”

王維自顧自說著,來到滿嘴往外泛白沫的獨眼巨怪跟前,抬腳就是一下。剛才還在張牙舞爪的獨眼巨怪的脖子一下就被他踹斷了。

“哦哦哦?讓我們看看,今天地比賽出現了黑馬!是我們著名的賭棍,不把屁股輸掉都不回頭的凱羅羅老爺和他送來地戰士。讓我看看他的介紹,天,你們不會相信這個,這位名為阿魯的獨眼巨怪竟然是一個從人類世界回到故鄉的戰士!”

角斗場的解說也是一個地精,他繼承了地精啰嗦的優良傳統,在他的大肆渲染之下,一個從小就被奴隸販子弄到人類世界,結果長大之後學藝歸來的獨眼巨怪戰士就這樣新鮮出爐了。當然,主要故事情節都是凱羅羅編造的,他需要將這個大塊頭變成一個明星。

凱羅羅立刻感覺到自己臉上有光了。

“我說,這里都是這些打架不看人的廢物嗎?”

王維回過頭去,仰著頭問在高台上的凱羅羅。

“不,絕對不是,你要小心,這里有很多高手的!”

凱羅羅還是不忘記給自己的搖錢樹提個醒。

“高手?”

王維眉毛一挑。

三十分鍾之後,又有六個人被王

殘。

“這太浪費時間了,按照這樣的打法,我可能連飯都來不及吃了。”

王維坐在一塊石頭上對凱羅羅抱怨。

“那也沒辦法,這個是規矩。”

凱羅羅現在已經徹底知道了這個家伙的厲害,他自然知道他晉級肯定有望,他也不希望他就這樣死在車輪戰之中。

“規矩有屁用。”

在新的大門還沒打開的時候,王維突然來到編號是八的大門前面,里面坐著一個神情冷漠的獸人,他滿臉都是五花八門的紋飾,身體瘦削,但是肌肉結實。渾身一點護具都沒有,只有一條粗麻布的褲子,手上和腳上都纏滿了繃帶,他的引導者就站在他身後。在所有的房間之中,這個房間似乎最乾淨,最重要的是,他的皮膚是藍色的。

“喂,你出來,如果我贏了,你的房間歸我。”

王維伸出一個手指往外勾了勾。

“……”

房間之中的兩人甚至都沒看王維一眼,顯然是沒把這個瘋子一般的獨眼巨怪放在眼里。

“嘿,你沒聽到嗎?”

王維突然伸出手猛地往身後一抓,然後往前一送,剛剛想要從後面偷襲的新一個挑戰者就這樣就將腦袋插進了狹窄的門縫之中,血液和腦漿流進了乾淨的地板上。

“髒了,算了,我不要了,你們繼續吧。”

王維轉身就要走,然後那個獸人終于動了。

“我的天,看看是誰動了!是我們的挑戰之王藍波!他的記錄至今無人能破!完全不用任何武器,用了三天時間打敗了七十個挑戰者最終進入八號房間的怪物,用拳頭就能夠劈開鋼鐵的的戰士!獲得‘恩賜’的幸運兒!”

地精恬噪的鼓動著觀眾的情緒,其實已經不需要他的鼓動,剛才王維接連干掉一堆對手的情景已經讓這些觀眾們血脈沸騰了,而現在,王維竟然主動找到了挑戰之王?前十號房間之中的角斗士能夠自由選擇是否迎戰對手,新來的人一般不會愚蠢到去招惹這個人,而他似乎也對再一次晉級沒有興趣,就這樣一直呆在那里,偶爾有蠢貨去挑戰他,結果都是渾身的骨頭被打碎的下場。

王維選擇他,自然是有意圖的。

“我始終覺得那個所謂的‘恩賜’和列魁說過的黑暗力量是一種東西,而那黑暗力量我感覺很熟悉,我不清楚這到底是什麼,但是我很清楚的的一件事是,只要我們干掉這個家伙,我們就會知道了。”

王維如此解釋。

八號大門緩緩打開,獸人一步步走出來,他幾乎和王維身材一樣高,而且也不像一般獸人那麼肌肉糾結。他是那種很勻稱的,卻如同鋼絲一般。

“這種氣味,還真是太熟悉了。”

赫莉突然冒出來一句話。

“豈止是熟悉,這***根本就是地獄氣息!”

一靠近,王維立刻感受到了與眾不同,剛才那個獸人收斂氣息的時候,王維只是隱隱感覺到有些熟悉,而現在當他充滿殺意的時候,即便是王維也能感受到這純粹的地獄氣息了。

“原來如此,所謂的恩賜就是和地獄有關的東西,那還真是不錯了,不過我倒要看看,這些家伙從地獄弄來了什麼還被當作恩賜?”

地獄,作為三大位面之中的一個位面,那里一向都是以出產瘋子而出名的,而這種瘋子不是瘋囂位面的那種純粹的瘋子,他們都是為了某種事情而瘋狂的怪胎。所以說,地獄之中如果發生什麼事情,從本質上來看是不稀奇的。

那個獸人冷冷的看著王維,而王維也看著他,藝人面罩模擬一個生物的臉成這個樣子已經很不容易了,複雜的表情基本上還是做不出來的。現在的王維就是一個呆頭呆腦的獨眼巨怪形象。

“你不是我的對手。”

獸人突然開口。

“這正是我想說的。”

王維也開口說道。

“自大就是造成你死亡的最直接的原因。”

獸人再一次張嘴。

“如果你每次的勝利都是用嘴把別人說死的話,那麼我倒是很想見識一下。”

王維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