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六十八章 一個充滿智慧和冒險精神的人

實,一勞永逸的解決方式就是讓特斯拉精靈入住機車是,要推動機車的電能需要持久和穩定的,以特斯來精靈們那種不安穩的習性,肯定無法忍受不斷的向外輸出同一等級的電能,暫時還只能這樣。

戰勝了雨果,地鐵開始運行,新的線路還在建設之中,王維突然又回到了安穩的生活之中來,激烈的刺激之後,生活總是要回到真正的軌道上來。每天鍛煉身體,和伊莉丹交流感情,然後去皇城騷擾露娜,在蒂娜燦爛的笑容之中彙報工作。

似乎一切都很美好。

雨果國內的六國混戰愈演愈烈,大領主之間互不相讓,遠山議會的多次幹旋都沒有任何進展。凡爾納作為雨果從前最可靠的盟友也試圖參與幫助雨果恢複和平,但是那些領主不但不領情,反而矛頭指向了從前他的盟友,凡爾納。

盡管國內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是這些領主們最直接打交道卻是凡爾納。他們認為,就是因為凡爾納的突然反叛導致了雨果的四分五裂,所以這些自立為王的大領主們並不喜歡凡爾納。

畢竟,雨果和凡爾納的只是皇帝和皇帝之間關系好而已,雨果並沒有和凡爾納那里有任何親密如同兄弟一般民間交往。

此時,凡爾納皇帝已經清醒了。

當他聽到發生在雨果皇城之中的事情以後,他就徹徹底底的清醒過來了,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個人竟然炸毀了自己的皇城?

凡爾納皇帝知道雨果皇帝一些神經質一般,但是並不說明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他絕對不會摧毀那些屬于他自己的東西!

能夠做到這一點地只有一個人。

那個人。

但是凡爾納皇帝卻突然感覺到一陣慶幸和後怕,因為這件事並沒有發生在他的皇城之中,同樣是被那個男人闖進了自己的皇城。雨果皇帝的下場比起凡爾納來說要倒黴多了。

一切都結束了,他卻根本高興不起來了。他還愛著雨果皇帝,盡管他不敢對任何人說,但是的確是這樣。他後悔自己做過的一切,他後悔自己竟然在頭腦發熱的時候做出攻擊雨果軍隊的舉動,正是自己的這個不理智地舉動讓雨果的軍隊揮援失敗,進而讓艾薩克不但炸掉了雨果的皇城,更是直接在戰場上打敗了所有雨果軍隊。

現在回想起來,這里似乎有一個問題。他想到了他最信任的那個女人。盡管從頭到尾那個女人並沒有說任何一句雨果的壞話,但是他依然感覺有些不對勁,然而,當他真正想要找的時候,卻發現這個被他視為心腹的女人早在幾天前,因為雨果皇帝的死而精神恍惚的時候,用一個編造地理由離開了凡爾納,不知去向了!

每個人都背叛了我。

凡爾納皇帝突然感覺到,自己似乎真的成為一個孤家寡人了。

-=-

能夠見到那位傳說之中的領主。九十九號感覺自己感到心跳的速度正在不斷加快,盡管她在很久之前就作為一個金牌間諜進入了凡爾納皇帝身邊,但是凡爾納這幾年對某個男人的分析並不比任何一個狂熱的粉絲要少,相反,還更加詳盡,說實話,這些分析比起真正狂熱粉絲的分析還要誇張,幾乎已經將那位領主提上了一個國家威脅級別的程度。

不過從這樣的結果看來,這種威脅級別還遠遠不能形容他的存在。

他絕對是一個世界級別地威脅。

九十九號坐在房間之中,安靜的等待。艾薩克皇室的變故她是知曉的。畢竟這次變故很大程度上就是雨果和凡爾策劃的,她也在第一時間之內將消息送了出去,所以這一次她聽到蒂娜女皇使用秘密聯絡手段找到她的時候,她第一個反應是奇怪,她很不能相艾薩克皇帝就這樣隕落了。

不過,她依然還是扮演好了那個角色。那個同情凡爾納皇帝地角色,她知道,一個男人,卻是一個同性戀。這位皇帝很需要一個支持者,這個支持者必須是一個女性。所以她一開始就取得了皇帝的信任,並且在不經意之間就左右了皇帝的性格。

畢竟要成為一個間諜,首先要先成為一個天才的心理學家。

而現在,她已經結束了自己的任務,凡爾納皇帝身邊太危險了,蒂娜女皇親自召回了她。並且要和那個領主親自為她授獎。

由于她所從事的任務並不是什麼光彩的,盡管她是一個大功臣,但是她並不能像一個真正的功臣一樣接受皇室的獎勵,所以女皇這一次將在內宮之中秘密召見,並且秘密授獎。

當女皇結束了她的早間例行議事之後,在一個女孩地陪同之下來到了內宮之中,九十九號趕緊起身行禮,而蒂娜則輕輕的將她托起來。

“你為了這個國家付出了很多,所以。你可以要求國家為你做一件事,任何事情都可以。”

蒂娜說。

這是國家獎勵!

這是只有在對最高功臣的時候才會頒布的國家獎勵!

九十九號很激動。她一共向國家要了一塊不大的地盤,一些田地,兩處房產,以及恰到好處夠揮霍,卻並不太多的金幣。對于這些要求,蒂娜全部一一滿足。

然後,一個男人才推開大門走進來,他的臉上滿是還沒睡醒的表情,後面跟著一個有著動物耳朵的女孩,看起來她倒是精神爆滿地樣子。

“早,女皇陛下。”

王維點了點頭,算是行禮了。

“早,凱恩。”

蒂娜現在說話的時候自覺不自覺地將王維的爵位給忘記了,而是直呼其名。

“我來給你介紹,這位就是九十九號,我們

的大功臣,你的計劃最關鍵地一部分都是她的功勞,有她,我們的計劃絕對沒有那麼方便的執行。”

蒂娜趕緊給王維說道。

“九十九號,你知道有一個八十六號嗎?他叫史馬特。”

王維突然開口問。

“當然知道,他曾經和我一起在特工學校學習,我們是老朋友了。”

九十九號笑著說,這個領主似乎比看起來要平易近人很多。

“恩,挺好。你得到什麼獎勵了嗎?”

王維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坐下,就像一個暴發戶一樣問道。

“是的,凱恩領主閣下。女皇陛下答應了我請求,我萬分感謝。”

九十九號趕緊說。

“挺好,那麼這些是我獎勵給你的,這是我給你寫的收據。”

王維伸手遞過去一張紙,上面有他的簽名,那是從灰龍堡金庫領取金幣的批文,唯一不同地是,在數額部分王維給空了出來。

“你想要多少,就自己填多少。無論你填多少都是應得的。”

王維相當大方,不過九十九號卻知道,盡管給了自己權利,她絕對不可能瞞天要價,見好就收是每個做臣子的不二准則。

“多謝凱恩領主大人,我從女皇陛下那里得到的已經完全足夠了。”

九十九號不敢要,但是王維眼睛一瞪,她立刻意識到,自己應該將這東西留下來。

“其實今天我有一些問題要問你,正好我們的女皇也在這里。你就來給我解答一下疑惑吧。”

王維看著對方將那張紙收起來,看了看蒂娜,然後說道。

“大人請問,只要我知道的,絕對不會有任何隱瞞。”

九十九號說。

“我問你,在當初國家發生變故的時候。你其實是知道凡爾納要入侵艾薩克的事情吧?能不能給我講講呢?”

王維直奔主題。

“是的,大人,這件事我一開始就知道。”

九十九號看了看蒂娜一眼,沒發覺有什麼不妥,然後才開口說道。

“一開始,我們女皇地二哥,也就是二皇子殿下不知道通過何種方式發現了凡爾納秘密開掘隧道的事情,這件事凡爾納皇帝保密很嚴格,甚至我都不知道。但是二皇子不知道出于什麼考慮,並沒有將這件事告訴皇帝陛下。而是隱瞞了起來。後來,他開始策劃篡位,但是由于在國內根本沒有人支持他。他害怕艾薩克的大公聯合起來將他逼退位——畢竟這件事在曆史上曾經也發生過,所以他通過密使聯絡到了凡爾納皇帝。”

“二皇子一開始的計劃,是許給凡爾納大片土地,然後讓凡爾納在自己篡位的時候入侵,這樣就可以將謀害皇帝的事情直接嫁禍給凡爾納,但是凡爾納皇帝何其狡猾,他自然知道這對他來說是一個機會。于是他表面上同意二皇子的出兵時間,而實際上卻晚了一段時間。正是這錯開的時間。讓二皇子的事情並沒有向他原先預想的一樣。不過,凡爾納皇帝一開始就對嶺南郡地肥沃農田羨慕不已,現在有一個機會自然不會放過,所以他一開始就派上了自己的主力部隊。”

“但是事情的發展卻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就在每個人都以為叛亂會持續一段時間的時候,凱恩大人出現了,他以極快的速度終結了叛亂,蒂娜女皇陛下登基,整個國家都能夠將全部精力放在對抗外敵入侵上。結果自然就是我們都知道地,凱恩大人一個人將對方殺回本土,並且造成凡爾納國內極大的恐慌,甚至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你的名字都能將小孩子下哭呢。”

九十九號笑著說。

“那麼你既然很早就知道這件事,你是否向皇帝陛下報告了呢?”

王維問道。

“當然,我是皇帝陛下親自選出來安插在凡爾納皇帝身邊的間諜,我的唯一任務就是將一切可用的情報告訴我們的皇帝陛下。事實上,早在二皇子有叛變傾向的時候,我就已經通過只有我和陛下兩個人才有的秘密通訊方式將整個過程都報告了。”

九十九號正色說。

“那麼凡爾納地出兵呢?”

王維接著問。

“是的,接下來幾乎我幾乎每天都有和皇帝陛下聯絡,有幾次甚至都引起了凡爾納皇帝的懷疑,但是我都將我所有掌握的情報都報告了出去。”

九十九號說。

“你確定是皇帝陛下接受的情報嗎?”

王維問。

“沒錯,作為擔任最重要任務的金牌間諜,唯一能夠和我聯絡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皇帝陛下,無論是先皇陛下,還是女皇陛下,只有他們才知道如何和我們聯絡。”

九十九號說。

王維立刻抬起頭來看著蒂娜,蒂娜輕輕的點頭,示意沒錯。

“那麼請你告訴我,先皇是一個怎樣的人?”

王維突然問了一個很令人難以回答地問題。

“他是一個充滿了智慧和富有冒險精神的人,但是我總認為他更像是一個游俠。”

九十九號笑著說。

王維地話就問到這,他已經得到了所有他想要得到的答案。盡管這答案讓每個人都感覺有些稍稍不安。

送走了九十九號,王維坐在椅子上一句話不說,而蒂娜也一句話不說,露娜和蕾婭面面相覷,一個來到蒂娜身邊,一個來到王維身邊。

“一個充滿了智慧,而且富有冒險精神的人。”

王維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