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五十九章 冥河擺渡者

艾薩克部隊正式開始向著內部推進的時候,雨果的部動用他們最賴以自豪的魔法能力。幾乎每一個防守的要塞之上都有一個威力強大的護國神器,有的能提高戰士的防禦力,有的能緩慢治療范圍內自己的人的傷勢,也有的會讓對方陷入莫名的惶恐之中。當第二次戰斗打響之後,艾薩克的戰士開始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阻力。雨果開始真正表現出來一個超級魔法大國的實力來,各種個樣的戰場魔法變著花樣的往對方的陣營之中扔,艾薩克的進攻一時之間竟然陷入僵局。

而且,最恐怖的雨果戰略魔法部隊已經完成編組,正式前往每個要塞,一旦艾薩克有任何疏忽,雨果立刻就會啟動要賽之中的戰略魔法設備對他們進行毀滅性的打擊。

于是,就在艾薩克的第二次進攻開始之後不久,攻擊竟然陷入了停滯階段。

“我們都知道雨果的魔法部隊很強,但是沒有想到這麼強!”

費奧雷大公對剛剛運送補給來的獅子大公費爾南多抱怨著。遠處就是雨果的一座要塞,也是他們面臨的首個有護國神器以及戰略魔法部署的要塞,里面的魔法戰士們利用地理位置優勢拼死堅守,大部分的雨果士兵都駐紮在要塞附近。燃晶大炮在護國神器的保護之下效果並不理想。

盡管新的燃晶炮彈價格便宜了很多,但是卻還遠遠達不到能用來強砸護國神器的地步。

“那麼我們的冥蝗戰士表現如何呢?”

大公當然還是關心這些新人類的表現。

“當然是沒的說!比你這個運糧官強多了!”

費奧雷大公笑呵呵的說道。

“那可不一定,我這個運糧官在一定程度上可比你這個打不下要塞來地指揮官要有用的多。”

兩個大公都是老交情了,相互開開玩笑很能化解緊張的氣氛。

“其實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不好打。”

費爾南多大公接著說。

“我那個女婿制定出來的計劃實在是太異想天開了一點,而且說實話,即便這個計劃我們跟著從頭一路參與。也想不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情,其實我還一直以為計劃會按照預先想象的那樣,通過加大他們的內耗達到進一步削弱他們的目的。我可從來沒有想到過我們竟然有朝一日會直接踏上雨果的領土,我做了這麼多年地大公,這可以頭一回。”

“但是現在想一想,我之前在凡爾納帶領游擊隊的攻擊,我們測試了軍隊的調集,訓練了戰士,還首次使用了弗洛伊德給我們提供的傳送法陣來運送糧食和武器。可以說。這樣一切更像是為了我們要為了打雨果而做的准備一般。而這一切,都像是那個臭小子都計劃好了似的,如果不是我知道他肯定想不了那麼多,我還真的以為這是他自己一個人做出來的呢。”

大公感慨的看了看遠方唯唯有些藍色地天空,那是對方要塞護國神器的光芒。雨果的每一個戰士都是魔法師,也就是說,對方的每一個人都能為護國神器提供能量,這種優勢是絕對沒有人能夠比擬的。

“現在我們先等等看,並不是每個要塞都有這麼完備的防禦。能干掉的就直接干掉,不能干掉的我們就圍著好了,反正我們一開始的計劃也是為了讓他們內耗。如此大規模的防禦范圍,我就不相信他能維持多久!”

費奧雷大公說。

“其實根本不用如此麻煩,只要我那女婿能夠將對方地戰略魔法部隊干掉,這些所謂的蛋殼體系就只能成為他們的棺材板!”

費爾南多大公哈哈笑著說。

雨果的戰略魔法部隊是由副院長帶隊的一只特殊隊伍,他們掌握著令全世界人都聞風喪膽的力量,他們是雨果地驕傲。從來都是別人懼怕他們的力量,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囂張的挺進雨果,這種瘋子在雨果的戰略魔法隊部隊面前都將成為飛灰。這是每一個成員都知道的事情。

但是。這只正在緊張行進的隊伍,卻沒有一個人能輕松起來。

每個成員都坐在一種移動非常快速的六足魔獸背上,這種生物有著寬大的後背,上面充滿了柔軟的皮毛,皮毛下面是柔軟的脂肪層。從外表看起來,這種動物就像是一種扁平形狀地駱駝一般。由于這只隊伍每個都為了專心研究戰略魔法的配合。從而

們的身體缺少鍛煉,所以基本上大部分戰略魔法部隊都非常臃腫,而且他們為了要保持精神的絕對配合,經常要靜靜的坐在地上相互感應,從而導致了他們全身的關節都有問題。就是這群關節炎大胖子,還帶著心血管疾病的人們,就是雨果最強大的人。

沒有人嘲笑他們地體型,因為每個雨果人都知道,他們這是為了雨果而付出。但是相應的就是,他們地人物卻是和他們的身材相矛盾的。

戰略魔法部隊講究的就是一個戰略。他們必須快速的抵達集結地點,並且以最快的速度完成施法的准備,但是他們的身體肯定吃不消這種程度的運動,所以他們給每個人都找到這樣一種契約生物,他們將他們的契約生物控制到幾乎能夠像他們自己身體一般,這樣,他們有時候甚至不用離開這種生物的後背就可以完成所有他們需要完成的任務。

而這樣的結果是,他們的身體由于更加缺少運動而變的更加臃腫。

這一次帶領這只小分隊的是一個副院長,當時也是招待王維的副院長之一。那個時候。和王維坐在一起的副院長們,現在已經死了兩個。還有一個失去了四肢,變成了人棍,生不如死。

如果說一開始他還秉持著雨果人的驕傲性格,沒有將王維放在眼里的話,那麼現在他可以可以很輕松的在心里承認,王維是每一個副院長的噩夢。

道理很簡單,因為只有副院長才能帶領這種戰略魔法部隊,而戰略魔法部隊肯定是對艾薩克殺傷力最大的部隊,所以艾薩克絕對不會允許這只隊伍出現在戰場上。而對付這只強大的部隊,最適合的人選肯定就是那個男人。

每一個副院長都清晰的記得那個男人是如何用蠻力撕開法師護盾,而施放法師護盾的人正是大名鼎鼎的老不死的。這個人被成為法師殺手,部隊的召喚著,死亡的代言人,甚至還有人說,他就是冥河的擺渡者。

因為他而死去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盡管不知道冥界是不是也承認這個名號,可以料想的是,對于這個名號,他是當之無愧的。

這樣一個人,根本沒有哪個法師敢面對他。

無論這只法師的隊伍是精銳法師部隊,還是戰略魔法部隊。

根據最新的消息,王維已經出現在了戰場上,他的行蹤非常詭異,有的時候看到他在這里,有的時候看到他在那里。每一次他出現的時候,當地的雨果軍隊都會人心惶惶的。

而就在不不久之前,那個男人已經放出話來了,如果有那個戰略魔法部隊敢在戰場上露露腦袋,那麼他就讓那個混蛋只剩下腦袋!

副院長看著那些坐在契約生物身上的大胖子們,他們每個人胖的連脖子都看不見了。

難道他們都嚇的把脖子縮起來了?

為了這支只有十二人的隊伍,雨果皇帝派出了兩萬人的精銳部隊保駕護航,而同樣的還有至少五個這樣的隊伍奔向各個戰場。一共六支戰略魔法部隊,這就是雨果最大的王牌。

一連不停行進了三天,很多戰士們都累壞了,但是每個人都知道,只有到達要塞之後他們才敢休息,因為一旦讓某個人盯上,結果根本不言而喻。精銳魔法戰士在那個人的眼里看起來和一般的魔法戰士沒什麼區別,而一般的魔法戰士在那個人看來似乎和一個一般的戰士也沒區別,但是似乎他認為戰士和一個一般人沒有任何區別。

簡單來說,在他看來,精銳的魔法戰士根本和一般人沒有區別。

副院長憂心忡忡。

-=-

臨近黃昏,前面就是計劃預定之中的補給點,一個表面上看起來不起眼的小村莊,其實這里是雨果的重要補給倉庫。不過,當隊伍靠近這個村莊的時候,卻發現這個村子似乎冷冷清清的,大街上一個行人都沒有,而一般在這個時候,村民們一般都會坐在一起聊天或者聚餐。

前面的士兵報告,沒有發現預定前來迎接的人,整個村子看起來也很怪異。

副院長自己一個人來到村口,一種莫名奇妙的壓抑感突然湧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