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四十八章 莫須有

一天中午,剛剛從賭場輸光了渾身金幣的的領主大人己的官邸,他必須要在一個小時之內再拿一萬金幣來還剛剛欠下的債務。兩個年輕的貴族跟著他,能夠讓這位傳奇英雄輸在自己手里,那兩位年輕的貴族感到心理非常高興。但是,就在他們盤算著是不是等到他們一起進入房間之後立刻要求這位英雄給自己簽個名的時候,一個穿著樸實黑色斗篷的老者卻在幾個人的後面從天而降。

領主並沒有意識到突然出現的老者,而那兩位年輕的貴族卻看到了,他們試圖提醒領主大人,而就在領主剛剛轉過身來的時候,一道黑色的流光直接沒入了他的胸膛。

老者手中握著一把滿是烏芒的匕首,輕輕的在領主大人的耳邊說了一句話。

“凡爾納皇帝向您致敬,凱恩領主閣下。”

然後,那個殺手朝著灰龍山脈的方向揚長而去。

被領主的鮮血噴了一臉的兩個小貴族被嚇呆了,他們驚叫起來,很快,無數賭客出現在了廣場之上,他們看到那個傳奇的英雄倒在血泊之中的景象,大隊的精靈衛士趕來,然後迅速騎上獅龍追趕上去。

灰龍堡領主凱恩遇刺的消息立刻被這些南來北往的賭客們傳到了世界各地,小小的灰龍堡再一次成為了世人矚目的焦點,賭客們,間諜們紛紛湧向這彈丸之地。但是灰龍堡的領主城堡卻始終大門緊閉,少出幾個出入的女孩們臉上也沒有了平時的悠閑,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謹慎,和對周圍環境地過分敏感,一部分靠的很近的賭客還被抓起來嚴刑拷打,折磨的不成樣子才被放了出來。後來有傳聞說那些人其實是別國的間諜。但是無論如何。那個滿是傳奇色彩的英雄重傷已經成為定局。

艾薩克帝國女皇蒂娜親自發表聲明,要求凡爾納立刻無條件交出凶手,以免破壞大陸之上來之不易的和平。否則,凡爾納必須承擔由此引發的一切後果。但是凡爾納對此反應冷淡,他們指責艾薩克是無中生有,是在造謠,是在毫無道理的扣帽子。

在經過了數次聲明之後沒有結果,蒂娜女皇終于在暴怒之下做出了一個決定。

艾薩克將傾全國之兵攻打凡爾納,要將凡爾納從此在地圖上抹去!

這個聲明立刻讓整個大陸感到震驚。一旦兩國交戰。那麼幾乎整個大陸都會被卷入一場戰火之中,大陸上已經有數百年沒有發生過如此規模地戰爭了。這絕對不是每個國家想要看到的。于是一些國家在其中充當調停人,在雙方之間斡旋。凱恩遇襲,生死不明,這種事請讓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忍受,因為誰都知道這個天才領主到底給艾薩克帶來了什麼。一個如此重要的人才將來會給整個大陸帶來什麼,別說遇到一個刺客,就算是刺客組成軍隊去襲擊都是很正常的。

但是現在他真變成生死未卜,那麼艾薩克的反應也是很正常的。一些好事的學者甚至估計。那個男人如果真的死亡,那麼帶來的損失將會比整個大陸創造地價值都要多。

不過,卻沒有人真的認為艾薩克會對凡爾納動武,道理很簡單,因為凡爾納也算是老牌大國了,盡管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艾薩克絕對沒有那麼多的人力物力和凡爾納抗衡。無論是軍隊的數量上還是質量上,艾薩克都沒有什麼太多拿得出去的東西。

凡爾納有山嶺巨人,有高原巨犀騎士。還有機關傀儡部隊,在加上人類的部隊,凡爾納能夠在半個月內完成全部軍事動員,至少能夠集結一百二十萬正規軍,並且會有至少五十萬的後備力量作為補充,隨時准備參與戰斗。

而艾薩克呢?由于采取的是大公駐軍制度。艾薩克並不可能真的傾舉國之兵進入凡爾納,真正能夠調動地只有獅子大公手下的三十萬軍隊。這三十萬的軍隊清一色的都是人類。在這種情況之下,即便不算強力種族,凡爾納用人海也能將將艾薩克推回到邊境之外去。

艾薩克唯一的優勢,就是他們能夠通過隧道快速的將糧食送到前線上去,艾薩克地士兵是能夠吃飽上前線的。

一些敏感的人似乎也感覺到了一

勁,灰龍江三國別國出口的糧食卻一直都是采取配額制度,也就是說,艾薩克其實手中一直都握著很大一部分糧食!

不過。這種情況也有可能是商業的一部分,很快就被人忘記了。

凡爾納自然也是對艾薩克的說法嗤之以鼻的,他不相信艾薩克真的敢這樣做,如果那個男人真的快掛了,他就更不相信艾薩克敢對凡爾納動兵。

大陸上每個人現在都認同一件事。

‘沒有了凱恩,艾薩克根本算不了什麼。’

很快,在新年之後還沒有多久,一直在凡爾納邊境上駐紮地艾薩克士兵突然出現了大規模的調動,原本在嶺南郡境內的士兵開始有序的通過凡爾納開鑿出來的穿山隧道。迅速完成了至少三十萬大軍的調集。

隨後,艾薩克女皇蒂娜發表聲明。“凡爾納于一個月之前派遣殺手潛入艾薩克境內進行大肆破壞。並且試圖刺殺帝國功臣凱恩,最終的導致凱恩重傷,生命垂危,後殺手逃回到凡爾納境內。艾薩克帝國是一個愛好和平的國家,但是絕對不能容忍別國對于本國的如此侮辱!”

于是,整整三十萬獅子大公麾下地軍隊就這樣全部進入凡爾納境內,並且拉開了一條十幾公里的戰線。發誓要將整個整個凡爾納每一寸土地翻過來一遍,

“這丫頭瘋了。”

凡爾納皇帝坐在雨果皇帝冉阿讓地桌子前面,臉色鐵青。

雨果派人去暗殺王維,凡爾納是知道的,但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那個殺手竟然會把他說出去,他和那個殺手有個屁關系?

“這簡直就是胡扯,是汙蔑,最可笑的是,大陸那些白癡國家竟然還會相信!”

看到雨果皇帝沒喲任何表示,凡爾納皇帝機動的揮舞著自己的胳膊說道。

“冷靜,我的兄弟,我正在思考。”

冉阿讓說。

思考?

凡爾納皇帝狠狠的瞪了那個裝模作樣的混蛋一眼,自從和雨果上了一條船以來,凡爾納就沒落下一點好處,無論從任何方面,他們幾乎都快要成為這個世界被遺忘的人了。看著雨果皇帝那不緊不慢的態度,他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等等,難道是雨果皇帝故意這樣的,好火水東引?

凡爾納皇帝被這個想法給嚇了一跳。

不,絕對不可能,雨果和凡爾納自古以來就是親密的伙伴,他是不會這樣做的。

凡爾納皇帝如此告誡自己。

“我們都知道,這百分之一萬是那個男人的把戲,但是這把戲太真實了,連他們那個小小的女皇,都是參與者,而大陸上的那些人都被騙了。”

冉阿讓喝下一口皇家才能享受的頂級貢茶,慢條斯理的說道。

“但是既然他打算花這麼大的力氣來騙人,就肯定不能露出馬腳,也就是說,那個男人將不會出現在我們的戰場上,否則他們就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騙子國家!男騙子,女騙子,大騙子,小騙子,全都是騙子!”

雨果皇帝將精致的杯子放下,來到凡爾納皇帝身後,雙手捏住凡爾納皇帝的肩膀。

“但是,對于我們來說,這未嘗不是個機會!”

冉阿讓笑著說。

“我會幫你的,我的兄弟,我一直都是你這邊的,任何時候都不例外,即便是這次也一樣,所以,也許我們能夠換一個方式來思考,如果我們兩個國家一起出兵,將會如何呢?”

“我們兩個國家有一共超過二百萬的軍隊,你的強力種族部隊和我的魔法部隊將會是最好的組合,我們在戰場上將不會有任何敵人。因為我們可以輕易的碾碎那三十萬入侵者,我們需要付出的,只不過是區區的一點時間,和一些筆墨而已。”

冉阿讓的手很重,凡爾納皇帝感覺自己的肩膀在疼痛。

“很簡單,我的兄弟,讓我們締造一個曆史吧。”

【】

【】

【沙盤果然是好東西,雙開dnf自己帶自己很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