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四十七章 有的人活著,但是已經掛了。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意外了。”

王維搖了搖頭,表示非常不信,不但是他,在座的每一個人都基本不信。

“這沒什麼可意外的。”

艾嘉說。

“主物質位面的一切,除了自然生長出來的,都是神創造的。”

“你這是廢話。”

王維白了艾嘉一眼。

“這不是廢話。”

艾嘉說。

“神不能創造自然,神卻能夠創造生物,並不矛盾,我可以告訴你神都創造了什麼,神創造了人類,創造了魔獸。無論是野蠻人還是獸人,或者是高盧人,對于神來說,他們都是人類。而魔獸則是神通過賦予野獸力量創造出來的,在這片大地上,除了自然產生的生物之外,只有一種是這個位面獨有的生物,那就是是精靈。”

“所有位面的精靈是一家。這一條信不信由你,任何一種精靈,無論是相位精靈,特斯拉精靈,白精靈,還是草原精靈,只要是精靈,那麼她們的祖先肯定都是同一種精靈,就好像所有類人人類都是同一種人類一樣。只不過在後來的進化之中變成了各種類型,或者是獸人,或者是巨人。”

艾嘉的話讓所有人都有些震驚,他們不是很理解,獸人這種綠色皮膚的生物到底和人類到底有什麼關系。

“只要這樣理解就可以了。無論是人類還是精靈,都是一種無限可能的模板,在什麼環境,就會變成什麼樣子。你可以想想海精靈和陸地精靈,他們都是為了適應環境罷了。而且我敢打賭,在幽影位面肯定也有幽影精靈。”

艾嘉說。

“有。”

羅薇爾笑了笑說。

“我們就是幽影精靈。”

哈?

所有人立刻注意到。盡管羅薇爾看起來渾身都是一團黑色的影子,但是的確能夠看到耳朵是如同精靈一般的形狀。

“可以說,神按照精靈的模板創造了人類,但是一開始沒有成功,過于善良地伊凡塞斯人自己選擇了毀滅。而過于邪惡的新人則即將毀滅世界。于是神就要一些工具幫助他們抹殺這些會影響到他們的生物,那就是仿造深淵之中的龍族創造的主物質位面龍族。”

“經過不知道多少年的征戰,龍族終于將每一寸土地都燒成了焦土,徹底消滅了瘟疫,將天災一族趕出了這片大陸。而且將他們永遠的封印在另外一片大陸上。”

艾嘉說的這番話就讓王維有些不理解了。

“你的意思是說。這里竟然還有別地大陸?”

王維的眼睛瞪的很大,這是絕對不可能的,這件事絕對有海族可以證明,這個世界除了這片大陸之外,根本就沒有別的大陸!

“當然有,只不過你們不知道而已。”

艾嘉說。

“你應該聽說過星辰女士吧?”

艾嘉突然將聲音壓低,仿佛怕被誰聽到一般。

“就是那個將蘇哈拉殺死的那個神?”

王維奇怪的看著艾嘉。

“不,她是一個人,她沒有神格。不過她卻掌控者別的神都羨慕的力量。位面地力量。而且她也沒有那個能力殺死蘇哈拉,天界諸神都沒有那個能力。所以她們將蘇哈拉分城了二十七塊碎片藏在了不同的位面之中。而她再一次運用這種力量,將那塊大陸送到了別的位面,那塊大陸是神創造出來的,什麼都沒有。”

“當時,精靈一族剛剛進化出白精靈,而人界也出出現了巨人一族。根本就沒有人知道當時發生過這種事情,因為他們沒有意識到,不過除了主物質位面之外,三大位面都應該聽說過這件事。那就是天災大陸一夜之間消失的故事,而你的母親應該也知道這件事。”

艾嘉說。

“那麼,你是說,這個來襲擊我的米里埃就是天災的人?從他的能力看來,他應該是蘇醒者吧。”

王維看著手里的匕首問道。

“不,他是人類。但是他已經被匕首之中地能量侵蝕。他之所以不死,就是因為他已經感染了蘇醒著的力量,但是幸好,這把匕首應該經過了重新淬煉,上面沒有沾染任何瘟疫,你不必擔心瘟疫的問題。”

艾嘉說。

“盡管如此,我卻能夠從這匕首之中感覺到那不斷迫近的死亡力量,盡管我不清楚這種力量到底從何而來,但是我知道,有一些人應該能夠給你一點提示。”

艾嘉指了指王維手上的戒指。

“龍族。如果我記得沒錯的話,他們現在還在龍島上鎮守著那龐大地位面法陣。”

-=-

聽故事是不錯的,但是故事里面的事情改過于驚心動魄了,那麼聽故事的好心情就會立刻被破壞掉。王維在聽完整個故事之後,立刻將這把匕首瘋狂的在手中燒成了鐵水,然後王里面灌輸進入能量之後直接扔到了磁暴亂流之中,讓狂暴的能量將鐵水都離解乾淨。

是,不可否認的是,王維的對這種事情很好奇。一人類不是神創造的,即便是神殿之中最虔誠的老祭祀都這樣說。而艾嘉則說人類是神創造地。這很不可思議。難道神會欺騙他最虔誠的信徒?或者說艾嘉在騙自己?

不,兩者都不可能。神不可能會欺騙他的信徒,因為那沒有必要。而艾嘉也不會欺騙自己,因為那也沒有必要。

也許,這二者之間可能會有什麼聯系也說不定。

但是,不管怎麼說,王維對于那個所謂的外海龍島更加好奇了。

-=-

剛剛干掉了一個聖域強者,這個消息立刻被送到了老丈人和女皇的耳朵里,露娜和蒂娜女皇幾乎在瞬間就沖了過來,露娜抱著王維來來回回的看來看去,發現他沒啥事情,這才放下心來。而蒂娜女皇盡管沒有敢靠近王維。卻也被雨果的所作所為無比憤怒,一直以來被王維灌輸的鐵血思想讓她甚至有了立刻發兵的打算。

“不,我們不著急,兵還是要發地,但是卻不是打雨果。”

王維笑的很純潔。

“這是什麼意思?”

蒂娜女皇很奇怪地問,她知道這個男人的腦子里面總是有這種個樣稀奇古怪的想法,而且這種想法對這些人來說還總是非常有用。

“我的意思就是我剛才說的意思,我們不打雨果,因為我們根本打不過。”

王維說。同時看著露娜。

“沒錯,我們打不過,我的父親和幾個叔叔都這樣說,大公們一直都在判斷國際形勢,不過遺憾的是,到目前為止,我們依然不具備擊敗雨果地能力。”

露娜點點頭說道。

“但是我們不能就這麼算了,你知道,這不僅僅是國家的尊嚴。而是,還有很多,你知道,方方面面的事情。”

蒂娜的語言阻止似乎出現了一點問題,這很不尋常,她當女皇已經很長時間了,一個皇帝應該有的特質都在逐漸從她的身上顯現,絕對不可能出現這種莫名其妙的說話卡殼現象。

“我明白,我明白。”

王維笑嘻嘻的說,結果讓露娜狠狠的白了一眼。

“我是說。這可能是一個機會,但是,你知道擊敗一個敵人,手段有很多種,我們可以用軍事,可以用政治。也可以用經濟。現在地山地聯盟之中,只有凡爾納和雨果才是最鐵杆的同盟,一旦凡爾納有任何事情,雨果肯定不能坐視不理。我們可以來看看這兩個特色鮮明的國家,凡爾納有著無與倫比的戰士,他們的士兵都很強壯,身為世界上最大的礦石出產國,他們的戰士有著最好的裝備。他有山嶺巨人,有巨犀騎士,還有機關傀儡。”

“而再來看看雨果。他們的國家士兵都是什麼人?法師,法師?還是法師。雨果人的頑固和驕傲從來都是放在一起說地,即便他們錯了,他們也絕對不會改正,而是要等到他們的錯誤真正已經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之時,他們才會用一個最不丟面子的借口。那麼現在看來,他們之間的同盟應該是很牢固的了。畢竟這是兩種世界上最好地互補陣營。但是,最好的軍事不代表他們國家也是最好的,政治互補。”

“讓我們來看看。最近一段時間,世界各國開始努力發展海洋資源。我們先後在海洋之中找到了大的金屬礦藏,海族龐大的運輸優勢讓海洋礦石比起山地礦石更加便宜,而且品質更好,所以幾乎所有大的礦石進口國都在不斷的將礦石進口朝向我們的海洋資源開發組織傾斜。而作為世界上兩大礦石出口國之一,雨果和凡爾納遭到的損失是完全不同的。”

“凡爾納最主要地經濟手段就是出口礦石,他的這是典型的用自己國土換金幣的買賣。這種單純依靠出口的國家,一旦他們的東西沒有人買,那麼損失是無法估量的。而雨果卻完全不同,他是通過加工燃晶大炮來獲得更高的附加值,同時出口魔晶,盡管我們不知道他們的魔晶到底是怎麼來地,但是我們至少知道,他們的東西絕對不便宜。”

“也就是說,同樣地同盟,但是遭受的損失不同,這自然會產生心理上的不平衡,而這種不平衡是絕對要出事情的。國家和國家之間沒有絕對的友誼,只有絕對的利益,如果我們真的在這件事上稍微推波助瀾一下子,那麼效果可能就不是一場單純的戰爭能夠比擬的。”

“這些都是我想的,然後讓俺媳婦和老丈人幫忙算計的。”

王維一口氣說了很多。然後趁著蒂娜還沒提問之前立刻補充道。

“那麼,你的計劃是什麼?”

蒂娜好笑的問道。

“我哪有什麼計劃?”

王維笑著說。“我已經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