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四十二章 真的進階了

著潮水一般攻擊的艾嘉不談,單單是泰拉以及赫莉的這個戰斗要激烈的多。老頭子始終不和自己正面交鋒,從一開始就不停的躲閃,無論是想消耗自己的力氣還是有別打算,王維都覺得這樣的戰斗無聊的要死。

“既然如此,讓我們就來點刺激的吧!”

米里埃緩緩的將身體降落在賭場建築頂上,手中的匕首上面能量閃爍,不斷向前延伸,將一柄小小的匕首變成了一把細劍。

“有趣,來!”

王維沒有更多的廢話,直接奔著對方就沖了過去,一把惡魔戰刀和匕首上的光芒轟然相撞,無聲的波動在瞬間將老者狠狠的擊飛。而王維只是稍微晃了一下。然而就在這時,老者突然向著王維的方向猛的一抓,數道細細的能量絲線悄無聲息的沖向王維的戰刀,並且將戰刀糾纏住。如果不是王維已經能夠對周圍微小的能量波動有了更加靈敏的感覺,他幾乎都沒有發現這東西的存在。

絲線纏住戰刀之後立刻試圖鑽到里面去,但是一道道微弱的火花從刀刃一直蔓延到刀柄上,那些黑色的絲線卻始終無法深入一分一毫。

這惡魔角當初可是被蘇哈拉斬神劍砍了兩劍才砍斷的,除此之外,天下還有什麼武器能夠傷到他?

老者一發覺情況不對立刻試圖收回絲線,但是王維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他一只手猛然發力,將帶有絲線的戰刀向後一拉,老者那相對于王維來說微不足道的體重立刻被拉了過來,而王維另外一只手猛的揮出戰刀,沉重的威勢映著米里埃的腦門子就沖了過去。

米里埃大驚之下。渾身突然冒出如同黑色液體一般地物質將他的身體全部包裹住,戰刀劃過他的身體竟然毫無阻礙一般。

但是就在老者的身體重新實體化的時候,他卻發現原本應該在那一瞬間解開的黑色絲線竟然還纏繞在對方的戰刀上。王維趁著對方沒注意的時候直接又在自己的刀身上纏了十幾圈。他地身體毫無疑問的再一次被拉了過去,迎面而來的戰刀再一次臨近,而米里埃不得不再一次將身體液化。但是這一次,對方的戰刀上竟然滿是火焰!

轟!

火焰在二者之間爆開,黑色的絲線也被火光徹底燒斷,米里埃狼狽的摔倒在地上不停的咳嗽。

“你瞧,老鬼。你實在是太菜了。”

王維哈哈大笑。

“多少年了,我的身體幾乎都忘記了疼痛的滋味,年輕人,我要謝謝你,是你幫助了我找回了我地力量。”

米里埃站了起來,身體突然消失在了空中,王維的目光一緊,猛然朝著身側劈出一刀。一個黑影在他的刀鋒之下突然消失,而王維立刻朝著身後橫著掃出一刀。而同樣是一個黑影消失在了他的刀鋒之下。

“我是黑色的流光米里埃,我的名號因為我的匕首得。多年來我一直都在潛心研究這流光之中的力量,而忘記了原本屬于我的力量。但是現在,我沉睡了多年的力量終于因為你額蘇醒,年輕人,你要品嘗我地……”

老者的話剛剛說了一半,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的喉嚨被一只大手給卡住了。

“您看,我知道,當一個東西以極快的速度撞上障礙物的時候。一般來說受傷的總之人類,尤其是人類脆弱地脖子。”

王維猛的一拳揍在米里埃的肚子上,而後者卻又因為喉嚨被王維卡住,沒有地方吐出空氣,結果一肚子的髒器全部破裂,眼睛鼓出來老大。

“我聽說過你。米里埃,一個傳奇強者,卻因為沉醉在自己的武器之中而忘記了自己的力量,可憐的是,你整整十幾年沒有戰斗了,你真的以為你還是那個黑色流光嗎?”

王維將已經軟趴趴的老頭扔到地上,一刀插進了他的胸口。

“拜拜,黑色流光,願你地名聲響徹整個冥界。”

王維笑著說,巨大的刀刃將他的身體豁開了一個恐怖的口子。

黑色流光。那把一直陪伴著著他的匕首緩緩的從他的手中滑落,滾到了王維的腳下,被王維一腳踩住,踢到了一邊去。

“走吧,沒意思了。”

王維對還在看熱鬧的艾米麗說道,星星鐵女孩們站在賭城房頂地四周,時刻准備增援,但是沒有想到竟然如此快速的就結束了整個戰役,實在是令人意外。

“你說地對。我實在是太沉醉在自己的武器之戰中了。”

王維剛要離開,原本已經失去了一切生機的米里埃

在地上說道。同時黑色的光芒從天而降,籠罩在他

“我忘記了原本屬于我自己的力量,沒有我,一把匕首什麼都不是!”

米里埃突然大笑起來。

黑色的能量形成一個渦流,以他為中心高速旋轉。並且越來越快。

王維沒有等著他把話說完的愛好,他重新沖到渦流跟前,沉重的雙刀同時砍下,龐大的能量瞬間碰撞在一起,但是,甚至能夠和艾嘉勢均力敵的戰刀竟然被渦流狠狠的彈開!

“你知道我的這個名號,卻不知道我的另外一個名號。我的另外一個名字,是,不死的米里埃。而今天,你將我的匕首打掉,卻給了我一條新的道路。一個通往不一樣的世界的道路,一個聖域之路!”

米里埃身邊的黑色能量轟然爆炸,磅礴的能量吹飛了賭城樓頂上所有的東西,王維將兩柄戰刀插入樓頂之中才勉強維持住身體平衡,而樓頂被他硬是劃出了兩道一米多的傷口。

“糟了!那個混蛋突然進階了,是聖域!”

泰拉和赫莉的眼睛同時瞪大了。

“讓聖域見鬼去吧!一起上!”

赫莉身體之中突然冒出無比的氣勢來,龐大的威壓一下子將沖向她的氣流全部絞碎,同時一道金色的光芒硬生生的破開能量湍流直接命中了中間的米里埃。

能量湍流在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但是位于中心的米里埃卻沒有絲毫的變化,而泰拉則被強大的力量直接震飛出去。

米里埃現在一臉的從容,盡管衣服上有些破損,但是神情之中那種傲然于天地之間的感覺卻不是假的,他渾身的傷勢全部消失,身體幾乎半浮在空中。腳下一個複雜的光環,能量不斷的向四周噴湧。

“媽的,聖域光環,那個混蛋真的進階了!”

王維暗自罵道。

聖域,是人類力量極致的體現,對于人類的力量超越八階之後,為何會成為聖域,沒有人能夠給出答案。因為八階和聖域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恐怖了一些,即便是一百個八階也不是一個聖域強者的對手。人一旦進入聖域,無論從人性上還是對待世界的態度上都會有一個天翻地覆的變化。

根據一些研究過所謂聖域存在的學者說,當一個人成為聖域之後,他的雙眼看到的就不再是這個世界,而是這個世界的本源。他們能夠輕易的使用從前他們從來沒有想象過的力量,那種力量是遠遠超越他們自身認識的。于是大多數聖域強者會立刻完全沉醉在新獲得的力量和知識中,他們會忘記時間和地點,也會忘記自己周圍的朋友好敵人,就和一個換上了老年癡呆症的病人一樣。

而所謂聖域光環,是聖域變態們獨有的一種標識,讓人們在很遠的地方都能一眼將他認出的標志,不但如此,聖域光環還有一能力,那就是聖域之盾,一個由純粹的能量形成的防禦,無論是物理攻擊還是魔法攻擊,只要無法擊穿這個盾牌,就無法傷害倒聖域強者本身。

每一個聖域變態腳下都會有這樣一個符號,每一個聖域強者的形狀是不一樣的。王維能夠看出來,面前這個家伙的標識上帶有很鮮明的黑暗氣息,那是一種腐朽的氣息,但是和地獄的腐朽之氣不一樣。這種腐朽的氣息更像是一種死人才帶有的氣息。

泰拉說的沒錯,位階果然是神送給人類最離譜的禮物,一種最強的作弊工具。一旦提升位階,無論何種程度的傷勢都能立刻好轉,無論何種詛咒都能立刻消失。米里埃盡管是不死的米里埃,但是他的身體想要恢複卻絕對沒有那麼快,但是加上一個位階提升,那麼效果立刻就不一樣了,位階提升會讓他們立刻治療好身上的一切傷患。

所以,現在王維面對的是一個渾身精神爆滿,身體健康無比的聖域。

對于聖域是什麼,王維沒有概念,任何人都沒有,因為聖域是純粹只屬于人類的位階,別的位面從來沒有聖域這個說法,甚至也沒有位階這個說法。不過王維並不打算問一問對方,因為看起來對方也沒那個打算告訴自己。一旦看清了對手,王維立刻將戰刀拔了出來,沖向對方。

然而,沉重的戰刀被對方用手臂輕輕擋住,衣服被砍出了兩道傷口,而里面的皮肉竟然沒有損傷一絲一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