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四十一章 刺殺者

重要的研究總算是放了下來,盡管王維對于將這些傀部女性化的樣子感到很不解,不過按照羅薇爾的解釋,似乎也很通順。

“畢竟,胸部豐滿,是里面要放入液晶元素爐和液晶轉爐,而腰部纖細則是為了保持靈活性,至于臀部渾圓,則是因為需要維持腿部的力量,臀部的關節必須要更複雜一些。”

聽上去很有道理,王維就暫時扔下了所謂的美觀論調。

白天在太拉回額赫莉身邊飽受摧殘了一天,晚飯剛吃完就來看機關傀儡。從密封的地下試驗場出來已經是夜里十點多,王維興奮的睡不著,遠處賭城***通明。無數賭客正在那里揮灑他們的汗水和金幣。

“不如,去玩一玩?”

泰拉和赫莉突然從他身後走了過來,拉著王維的胳膊就走。

說實話,除了一開始賭城剛剛起來,王維去檢驗里面的設備之外,他一次都沒去那里玩過。而泰拉和赫莉則不同。泰拉是一個典型的賭棍,不蹂躪王維的時候她就一直在那里混。身為這里的大姐頭,她可是著名的老賭棍了,這里的賭徒們沒有一個不認識她的。而赫莉和她正相反,她身為整個領地商業運營的大老板,所有的錢都是她的,她並不在乎這點收入。她來著這里唯一的目的就是為了擊敗泰拉。

是的,這兩個人之間的戰斗已經超越了單純的力量,開始朝著各種各樣的層面發展了,賭場之中每一樣東西都讓她們比過一遍,盡管看起來泰拉大大咧咧的,令人吃驚的是她竟然在賭博方面有著驚人地天賦。不過以赫莉的聰穎和狡詐,泰拉自然也不可能取得太大的優勢。雙方自然還是達成平手。所以,這種機不費力氣,還能戰勝對方的游戲,自然就成為了他們最喜歡玩的東西。

不過,就在三個人剛剛一進入賭場之中,卻看到負責賭場的一個精靈女孩正在匆忙的往外走,當她看到王維的時候,她原本緊張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喜色。

“老板,來了一個老人。他已經贏走十萬金幣了。”

精靈說。

來砸場子地?

這是王維第一個感覺,在從前的時候,任何賭場都會遇到這樣的人。一些記憶超群的人,或者一些數學天才們會找到一個特別的方式去賭場贏錢。一個合格的賭場是絕對不會趕走顧客的,當然,這些人也懂得規矩,他們絕對不會用自己的技術來賭場玩大的,因為他們很有可能沒有那個命來享受他們剛剛贏來地錢。

也就是說,在這里也有這種人嗎?

跟隨值班的精靈女孩。王維來到那張桌子那里。游戲很簡單,就是簡單色子賭大小,在那張桌子周圍圍了一圈人,卻沒有一個人坐下賭的。在桌子遠遠的一邊,一個穿著黑袍子的老者正自己手里的十張金卡放在代表大的位置上。

一張金卡代表一萬金幣,十張就是十萬。

負責搖色子的女孩都快哭了出來,在這里工作的她哪里見到過這樣的陣仗,這些錢可以說都是她送出去地。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小蘿莉推開眾人走了過來,她推開那個小女孩。然後搬了一個椅子站在上面,拿起了骰盅。

“大叔,換人行不?”

赫莉一臉純潔的問道。

“行,當然行,小朋友。”

那位老人一臉的和藹可親。

赫莉二話沒說,輕輕的搖了一下。就放在了桌子上。

老者微笑的樣子每變,但是赫莉卻看到對方的瞳孔瞬間放大了一下。

“小朋友很厲害,我輸了。”

老者輕輕地將幾張金卡扔了出去。

“聰明的大叔。”

赫莉笑嘻嘻的接過金卡,交給一旁的工作人員。原本的那個小女孩重新回到桌子前面,打開骰盅,卻看到里面卻是三個一點。而骰子卻只剩下了上面的一半,下面的一半不知去向。

“那個老鬼不知道怎麼做到的,將一種能量絲線栓在了骰子上,直接控制骰子的點數,剛剛被我全部剪斷了。結果卻將骰子炸碎了。”

赫莉對王維暗中說道。

“奇怪的家伙,看起來不像是某個缺錢地人。”

王維看著那個老者起身朝著自己的方向走來,他的眼睛盯著遠遠的一處老虎機,從口袋里面掏出了幾個硬幣,看來想要去試試運氣。但是,就在他路過王維身旁的一瞬間,王維身體周圍突然冒出數道電弧,同時他突然猛的一拳擊向老者,而老者則立刻以詭異的身法橫著飄了出去。直奔賭場的大門。

“果然不是一個簡單的老鬼。”

王維笑了,特訓地這麼久。正好需要一個人來檢驗一下成果。

追出大門,卻看到老者正站在門前的廣場上一臉笑容地

己。

“我是一個殺手。”

老者說。

“看出來了。”

王維說。

“不想知道是誰要殺死你嗎?”

老者看到王維不再說話,只是一步步的朝著自己走來,于是自己開口問道。

“除了雨果那個混蛋之外,我想不到任何人。”

王維沒說什麼,只是凌空揮出一拳,凜冽的罡風沖向老者,將他身上的袍子吹開,露出里面一身褐色的皮甲。

和一般刺客渾身都是各種個樣的武器不同,老者除了在腰間別著一把匕首之外,其余的什麼也沒有。

“聰明的人,不過人過于聰明總是會讓人疑惑,或者誤入歧途,你知道嗎?年輕人?”

老者如同一個老師一般循循善誘。

“我知道,哲學刺客閣下。”

王維笑著沖了出去,每一次看似普通的揮拳都能帶起一陣如同刀片一般的罡風,老者原本臉上滿滿的笑容緩緩變的凝滯起來。他猛的一揮手,漫天黑色的絲線變成一個密不透風的網絡將王維當頭罩下。王維渾身轟然掀起一道火光,將黑色絲線金屬燒盡,而此時老者已經將匕首拿在了手里。

“希望你是我找的那個人。”

老者看著王維的雙眼說。

“不,你認錯人了。”

王維笑著說,紅色的火焰沒有從他的身體周圍消失,而是重新被他的身體吸收,讓他的身體泛出火焰一般的顏色。

原本在賭場之中賭錢的賭客們經過了剛才的變故也沒有了繼續玩下去的心思,而是從賭場之中跑了出來,畢竟和賭錢相比,拼命更有看頭。

“如果我認錯人了,那麼你就只有一個出路!死!”

老者的眼神突然變的凌厲起來,樸實的匕首上面帶著絲絲不詳的氣息,這氣息讓王維感到有些不爽,于是他干脆反手將惡魔戰刀抽出來。

裝逼是會遭雷劈的,王維已經認識到了這一點,所以,在面對任何敵人的時候,都必須全力以赴。

-=-

這里是人口集中的地方,王維不敢太過于施展,他試圖將那個老頭逼進遠處的灰龍山脈去,而那個老頭則看出了他不敢在這滿是人口集中的地方隨便拉開架子,反而越是往人多的地方轉悠。他的身法詭異,出招角度刁鑽,從絕對速度上要比王維快了很多。但是王維的特訓並不是白來的,無論這個老頭有多塊,他的速度比起艾嘉來差得遠了。

米里埃發覺他已經遇到了對手,這是他很久沒有遇到過的強敵,無論他如何從刁鑽的角度揮動手中的匕首,對方都好像能夠看穿自己的動作一般輕而易舉的躲開,並且在躲避的瞬間揮舞他手上沉重而且詭異的武器砍向自己。

那件武器和自己的匕首一樣,絕對碰不得!

米里埃和清楚這一點。

“你說,那個老頭是什麼來路?”

泰拉雙眼緊緊盯著那個老頭的動作,嚴肅的赫莉問道。

“無論是很麼來路,總之那個老頭給給他當作對手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

赫莉笑呵呵的看著兩個纏斗的人說道。

“那麼我們先看著,不用幫忙嗎?”

泰拉問。

“不用,主人不是傻子,他怕死的很,如果他能召喚,他絕對不會放任的。”

赫莉說。

精靈開始勸說賭客們重新回到賭城之中去,因為那是王維的要求。王維可不想在這里給那些狂熱的賭客們制造認為的決斗好讓他們用來下注,而且最重要的,自己不能放開打很可能會吃虧的。

漸漸的,所有賓客都按照精靈們的指示重新回到賭場之中,賭場內部是全封閉的,從里面完全看不到外面。當王維看到終于沒有人打擾的時候,他的攻勢猛的加緊了。

米里埃自然發覺了王維的意圖,他甚至試圖攻擊那些賭客們。但是每當他沖向賭客,那個男人的攻擊總是能夠如影隨形的跟上來,讓他不得不想辦法重新回到自己的優勢上來。而那個賭客在看到他開始攻擊無辜賭客之後,他們更加瘋狂的朝著賭場里面湧去。米里埃早在來的時候就已經做過准備,他知道賭場的外牆不知道是由什麼材料制成的,自己的攻擊對如此堅固的建築是沒有任何效果的。摧毀建築引起混亂的做法對于那個男人來說行不通。

“青年人,你很厲害,你讓我不得不認真起來了。”

米里埃猛的一招讓開王維的攻擊,笑著說道。

“老鬼,你太菜了,我都快睡著了!”

王維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