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三十四章 圈里圈外的戰斗

間流轉,艾薩克軍工廠交付的第一艘戰艦,霍比特一艾薩克的海港下水,這艘從開工到完成一只都在絕對保密計劃之中的戰艦從她一出現在海面上開始,就絕對吸引了大陸上所有人的視線。那是艾薩克對《泛大洋資源開發合作交流組織》交付的第一艘戰艦,而且還是在所有出賣的戰艦名單之中最強大的一艘。

托爾金皇子阿拉貢在海邊砸碎了一瓶香檳,然後帶領著委托艾薩克培訓出來的海員們登上戰艦,升起了托爾金和艾薩克兩國國旗。

水魔晶將海水淨化送入鍋爐,烈焰石將鍋爐里面的水燒開,推動汽輪機,戰艦發出悠長的汽笛聲,緩緩駛離海港。從大皇子一踏上戰艦的那一刻開始,他的驚喜就從來沒有間斷過。戰艦從頭到尾沒有一條縫隙,仿佛用一個大型模具整個澆鑄而成的,這對于保持戰艦的堅固有很很大的好處,至少看起來要結實的多。

然後是戰艦內部豪華的陳設,這些陳設很顯然沒有沿襲艾薩克哪種奢華的風味,而是采用了托爾金最喜歡的古典方式,每一處細節都力求完美,保證即便是最挑剔的船長也會對其贊不絕口。

整艘戰艦平穩而且誒安靜的航行在海面上,海水被巨劍劈開一般在艦船身後留下了兩道波紋。沒有風帆,沒有人劃槳,只有動力室內部的十幾各負責維護動力爐運行的法師。那些法師帶來了相當于國家機密的魔法充能陣,那是王維當初特地告訴他的。

整艘船,除了側面安裝的艦炮不是很讓他喜歡之外,其余的幾乎完美。但是皇子知道,艾薩克不可能將他們自己使用地超級艦炮裝在他的船上,不過負責交付的人已經大概告訴過他。艦炮的位置是采用易于拆卸的設計,可以隨時更換自己的喜歡的武器在上面。

想到了艦炮,阿拉貢就想到了某個男人。

“也不知道,到底怎麼樣了?”

著不但是阿拉貢的想法,也是世界上所有人的想法。無數間諜打著游玩地名義進入賭城,他們在一擲千金的同時也在不斷的暗中打聽某個人的下落,無論他們希望王維死,還是希望他活,他們唯一得到的答案只有一個。

不知道。

上到艾薩克皇室。下到灰龍堡領地,所有和王維有關系的人對王維的去想避而不談,而這樣大陸上的人們解讀出另外一個答案來。

某人死了。

那個人死在了雨果的戰略級魔法之下,他沒能逃過一劫,但是艾薩克絕對不會讓這件事就這樣走漏風聲。可以說,現在艾薩克在國際上地地位不但沒有任何下降,還有隱隱上升的趨勢!幾個月以來,拉伯雷境內的暴亂全部消失,新的皇帝勵精圖治。全力恢複生產生活。艾薩克的大農場主們紛紛進入拉伯雷圈地,他們支付給當地農民可觀的金幣,讓他們為自己種植糧食。很多農民從心里感謝那些幫助他們的人,畢竟很多農民連命都快沒了。

保守估計,那些大農場主們在短短幾個月的時間之內,幾乎瓜分了拉伯雷境內幾乎全部的肥沃土地,他們建造房屋,購買設備,雇傭農民,為此他們花費了數千萬金幣。但是一些聰明人估計。他們的損失只要一年就可以全部收回,拉伯雷地土地實在是太肥沃了,那里幾乎只要有各種子扔在那里都會豐收!

而在這種時候,拉伯雷兩側的帕斯卡和莫里哀也都給艾薩克去了一封信,心中對艾薩克表示出誠懇的歉意,兩國國王將髒水全部潑到雨果皇帝身上。同時希望能夠和艾薩克結成戰略友好聯邦。而艾薩克女皇很大度的原諒了他們曾經的做法,同時組織了一個商團進入兩國考察。最終三國達成協議,帕斯卡和莫里哀兩國的糧食將不再直接出口給雨果,而是通過龐大地灰龍江水路直接運往托爾金。

于是,整個灰龍江農業經濟體系,就此建立。

艾薩克再一次派出二十萬軍隊前往兩國上邊境,以防止匪患的名義駐紮。徹底將雨果和三國之間的聯系切開。就此,雨果損失了他最大的糧倉,而還做不出更多的掙紮來。

-=-

每個人都認為王維已經被干掉了。

而王維本人,的確也感覺自己被干掉了。

盡管經過了特訓。盡管也得到了泰拉的真傳,但是他還是被那只小籮莉戲耍的夠嗆。

當王維結束了泰拉的特訓,站在赫莉面前的時候,一

地信心是滿滿的,但是真正開始打的時候,赫莉終于告訴了他,一旦赫勒西斯托真正發起火來,那麼誰都擋不住。

原因自然是泰拉一開始說的那幾句話。

“親愛的徒弟,替你師父干掉這個平胸小蘿莉吧!”

于是。王維很淒慘的倒在了腥風血雨之中,然後被那只小蘿莉踩在腳下高喊著叫我女王。沒有疊加力量的王維根本打不過沒有使用力量的赫莉!准確的說王維根本碰不到小蘿莉地衣服角。

著和跟泰拉訓練的時候完全不同。泰坦地作戰方式完全是直來直去。用絕對的力量將對方逼退的作戰方式。而赫莉則是使用各種能夠依靠的手段,各種小技巧就把王維耍的團團轉。

“實在是,太狡猾了,一開始你可沒這麼狡猾!”

王維很憤憤不平的說道。當初這只小蘿莉被召喚出來的時候可沒有現在這麼難纏,那個時候王維雖然打不過她但是也沒有現在這麼難對付。

“那是因為如果太厲害了,將來就沒有人敢召喚我了。”

小蘿莉笑嘻嘻的蹲在地上,拿小棍戳著王維的腦袋。

“所謂戰斗,對于我來說,就是保護自己,讓別人憤怒,狂躁,恐懼,無論陷入何種情緒,這都是我勝利的開始。我會將他引入一切我事先設置好的陷阱之中,你要知道,在你來之前,我已經在這里的每一塊地板下面設好了陷阱,可以隨時按照我的意願爆發。你可以覺得不公平,我也覺得不公平,但是對我來說哦,公平是沒有意義的,我的公平只有兩種,一種是你自己死掉,一種是我把你干掉,總之只有除掉我的敵人,那才是最公平的。”

小蘿莉笑呵呵的騎在王維的脖子上,讓王維馱著她坐了起來。

“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就要教你動動腦子,讓你如何在戰斗之前就把敵人擊敗。”

赫莉是一個強大的法師,強大的武者,雖然她沒有泰坦一般的蠻力,但是對于能量和元素的掌握以及知識的應用方面卻是無人能及的,王維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小蘿莉的小腦袋瓜之中竟然裝著如此多的東西。很多都是人類從來沒有聽說過的,一些超越位面的知識。在小蘿莉講這些知識時候,悠莉和蘿薇兒也會在旁邊跟著聽,並且是不是的提出一些更加新鮮的知識來。而佛洛依德大師干脆和王維一起充當起了學生,大師將自己的記事本記錄的滿滿的。

沒錯,他的記事本就是那塊寫字板。

學習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而王維現在的打算則是一個口吃成一個胖子,當然,以王維的現在食量和食欲來說是很簡單的,只不過這個廚師似乎過于強悍了一些。

赫莉比起泰拉來要更加委婉,更加柔和一些,但是那絕對不會讓王維有任何輕松的可能,相反,王維被這只狡猾的小蘿莉折磨的不成人形。

不過即便王維自己也知道,這個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沒有捷徑,如果你想要讓自己變的強大,而又不想付出太多的時間的話,那麼就只能讓自己更加勤奮。幸好的是,某個人似乎還有一條優點,那就是他比別人的記性更好。一旦他在某個地方上吃過虧,他肯定就不會再吃第二次。

“由于你給自己訂立的敵人實在是太強大了,那個所謂的艾嘉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存在我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我和泰拉兩個人都不一定是她的敵手。在當初伊莉丹還沒有太大力量的時候他就已經可以借助那個孱弱的身體發揮出恐怖的力量了,而現在伊莉丹的由于位階的提升變的更加強大,一旦那個所謂的艾嘉來真的,我們可能誰也幫不上你的忙。”

赫莉在王維累的猶如一灘爛泥的時候,對躺在地上的某人說。

“我知道。”

王維似乎都快斷氣了,說一句話要喘三喘。

“所以我才讓你們在教我的時候一定要融入實戰,我必須找到一個我現在能夠找到的最強大的敵人來做我的目標。但是你知道,我不可能去找我媽,或者枚卓阿姨,或者高森,她們都很忙,我們做晚輩的只能自己努力。”

王維總算是組織出一套完整的詞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