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三十一章 泰坦之力

就這樣結束了?”

泰拉搖了搖頭。

“盡管你可以疊加力量來獲得優勢,我也承認軟實力是實力的一部分。但是當你碰到不能用純粹的力量對付的敵人之時,你就要學會如何用最節省力氣的方式來獲得最大的力量。”

泰拉說著,看似隨意的敲了一下身邊的牆壁,結果牆壁一下子被砸出了一個坑。

“我使用的是和你一樣的力量,但是我能夠將力量全部集中在我拳頭的一個點上,而不是將力量消耗在你的肌肉上。”

泰拉搖了搖頭,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拿出一根繩子將頭發紮起來,幾乎一直作為披風來使用的金色長發變成了一條囂張異常的馬尾。

“我們從頭開始,我來教你如何使用你的每一寸肌肉。但是你最好要做好心里准備,人類的身體,可能會吃不消。”

泰拉原地跳了兩下晃動了一下身體,碩大的胸脯跟著一起搖晃起來,現實出驚人的彈性。

“那就來試試你的學生是不是孬種。”

王維笑著說。

一天之後,當王維從地下封閉的訓練場之中出來的時候,身上就剩下了一條短褲,渾身都是密密麻麻的傷口,而且是在泰的攙扶之下出來的。

“能熬過訓練的第一關還沒死,我不得不敬佩你的生命力還真頑強。”

這是泰拉對王維的評價。

王維就經過了簡單地一下午調理,在恢複了全部傷勢之後。他再一次被泰拉拉著進入了地下封閉訓練場。而當大門再次打開的時候。泰拉頭發凌亂地站在門口,王維則是干脆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王維幾乎每天都和泰拉鬼混在一起。每一次當大門打開的時候,眾人都會懷疑在里面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因為孤男寡女兩人共處一室,很難想象他們之間沒有發生什麼難以言明的事情。

其實,王維做的只有一件事,和泰拉摔跤。

所謂摔跤,不是那種比賽一般的你來我往。而是要兩個糾纏在一起,互相掙脫對方。並且想辦法壓制對方的身體。

原本這沒什麼。

但是泰拉地可是天界的泰坦!王維只是一個人類!盡管他力大無窮,但是如果在不疊加任何力量地時候根本無法和泰拉相抗衡!更別說是和泰拉玩摔跤這種泰坦傳統的體育項目了。

一開始王維還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被泰拉抱住之後,兩團柔軟充滿彈性的胸部緊緊的頂在王維的胸口,感覺自然是相當銷魂的。但是等到泰拉用力之後,那感覺就更加銷魂了。第一次地時候。王維竟然直接被泰拉活活擁抱著暈了過去!

被泰拉拉著臉醒來,映入眼簾的赫然是那對將自己干掉地巨大凶器。王維立刻感覺自己似乎產生陰影了。

在一次開始王維自然不敢掉以輕心,時刻感覺著身體的每一塊肌肉。用力掙紮。但是對方地身體仿佛被澆鑄出來地一般,紋絲不動。

“學會怎樣用力!而不是在那里瞎折騰!”

泰拉一邊摧殘他的主人。一邊還要教導他進步。

一個月地時間,當王維最終打破了泰拉的牢籠的時候,泰拉卻沒有表現的太興奮,她甚至有些悵然若失。她呆呆的坐在地上,看著那個男人氣喘籲籲的倒在地上毫無形象的笑著。他們兩個人渾身的衣服都不見了,激烈的蠻力較量讓王維的衣服和泰拉的那聊聊幾片護甲都變成了飛灰。

泰拉站了起來,將那個男人拉起來,然後從一旁拿起一件袍子給他披上。

“謝謝。”

王維一把拉住泰拉的手,泰拉原本就是哪種渾身幾乎沒有兩片布的打扮。而這幾天的肌膚相親讓王維更是讓他和泰拉親密到了幾乎達到的夫妻的地步,以至于現在即便泰拉是赤裸的,王維也根本沒有什麼太多的感覺。可以說,除了最後一步,兩個人之間什麼都做過了。

“教會了我這個好學生,你是不是渾身都是滿足感?”

王維還喘著粗氣說。

“恩。”

泰拉很少見的興致不高。

“總之,謝謝你。如果沒有你,我還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

王維將泰拉擁進了自己懷里,而這一次,原本是大姐頭一般的泰拉竟然有些不知所措,雙手就那樣僵持在空中。擁抱了一會兒,王維輕輕的在泰拉臉上親了一下。

“這個算是感謝,就請老師您笑納吧!”

偷襲得手的王維一路狂奔出了地下練習場,最終留下茫然的泰拉。

漸漸的,笑意重新回到泰拉的臉上。

“能當老師,實在是太好了。”

金色的光芒在她的身邊閃耀,在她身

了一件修身的袍子。而袍子很罕見不是金色,而是色。

“所以,我可愛的學生,接下來,讓我們進入第二階段吧。”

泰拉笑著,摸著自己的臉,也離開了練習場。

-=-

可憐的王維以為自己剛剛熬出頭來,舒舒服服的洗了一個澡,要好好的睡上一覺,結果被某個暴力大姐從被窩里面拖著腳拉了出來。

“現在,我們進行第二課。”

泰拉的話讓王維當時就清醒了。

“一開始我們只是在玩一個天界小孩子們玩的游戲,作為鍛煉身體來說可以說才剛剛入門。而且我也沒有使用泰坦之力來對付你,你要知道,如果我直接使用泰坦的力量的話,你還是可能會很淒慘。”

泰拉揮了揮拳頭說。

“你冷嗎?”

剛剛清醒過來的王維看著泰拉竟然披著一身很修身的袍子,感覺很奇怪。泰拉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是那種近乎赤裸的打扮,她也不在乎別人的眼神,相反,身為天界最強戰斗種族的她們是以暴露自己身上的每一塊肌肉為美的。在天界,無論男女,渾身的衣服僅僅只是擋住要害部位,其余的部分都是露在外面的。泰坦是一個總是穿著內衣過日子的種族。

這樣一個人,竟然會突然穿起袍子來,而且還是擋住全身的袍子,這很不可思議。

“不冷,為什麼這樣問?”

泰拉臉上微微有些窘,她反問道。

“你穿著袍子干什麼?”

王維再問。

“個人愛好。”

泰拉說。

王維立刻不再追問,他也意識到,自己竟然在問一個人為什麼穿衣服,這實在是太奇妙了。

“下面我們要進行的,才是真正的訓練,我要教導你如何使用你的肌肉,而不是將你的蠻力消耗在自己身上。”

泰拉帶著王維來到了城堡內部的訓練場,這里十分寬闊,甯靜,而且結實。

“就和我說的一樣,你的力量雖然很大,但是你把力量都用在自己身上,每當你用盡全部力氣的時候,其實你的力氣都被你自己消耗掉了。這不僅會給敵人可乘之機,更重要的是,你會更加消耗自己的體力。而你在將來要掌握的,就是如何正確的使用你的肌肉。”

泰拉用一根手指輕輕戳了一下她身邊的牆壁,牆壁立刻凹進去一個小坑。同時伴隨著氣錘的打擊之聲。

“什麼是力量?”

泰拉問道。

“力量就是通過你的肌肉以及附加的屬性方式發出的力傳導到敵人身上去的過程。”

泰拉做了一個打擊動作。

“但是似乎一直有一個誤區,你總是認為將架子拉開的越大越有力,但是實際上你對敵人的傷害完全要看到你拳頭接觸到敵人的一瞬間。你的速度,你的力量,只有在那個時候爆發才是真正有效的力量,其余事件你的力量都是別自己的身體消耗掉了。”

泰拉拿起一塊金屬板,用手指輕輕的敲了五下,形成了五個依次排列的凹痕。最初的那個只是一個淺淺的痕跡,而這些凹痕的深度越來越深,最終的那個一個卻已經被擊穿了。

但是在王維看來,泰拉動作幾乎沒有區別。

“看到了嗎?這就是我在的手指在碰到鐵板的瞬間發力的不同。同樣是力量,我幾乎沒費什麼力氣,但是如果換作是你,肯定要比這費力的多。”

泰拉將鐵板交給王維。

“所以,我現在要教給你的,就是力量的運用技巧,我的主人。我希望你能夠全身心的投入去學,因為這是泰坦最得意的技巧,我們從來沒有教導過任何人。”

泰拉十分認真的說。

“請你放心,我會認真學習的。”

王維絕對是那種說道做到的人,在自己的問題上,他絕對不會投機取巧。

“我現在要做的,是將我們的身體合二為一,就好像一般的契約人和被契約人一樣,但是這一次,你要將身體的主導權給我。讓我來控制你的身體,而你來感受你身體上每一寸肌肉的運行狀況。我不指望你能夠很快學會,但是當我做完一遍之後,我希望你的身體能夠和我的身體發生共鳴,那是表示你已經學到了我的知識。”

泰拉說著,渾身的袍子消失在了空氣之中,在袍子下面,她的身體是赤裸的。

“脫掉你的衣服,泰坦之力會讓你渾身熱到極致,衣服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泰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