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二十九章 一段傳奇

我能感覺到,那是一種在危機面前不能對抗的驚恐,了。”

赫莉說,稚嫩的小臉上有著不協調的成熟。

“其實,如果真的從理論上說,我們的這個主人是很勤奮的。盡管我們平時看不到,但是他一直都在努力的學習各種知識,我們身為他的契約生物,我們應該清楚,他其實並不是這個主位面的生物。他獨自一個人來到這里,原本就只有茫然,盡管他可能因為心態不錯而不把這種事情放在心里,但是其實他還是有一種孤獨感。他的脾氣很暴躁,容不得半點敵人出現在身邊,而他對自己身邊的人百般呵護,那都是一種因為孤獨感而維護自己的需要。當然,我們不能說那是裝出來的,我們的主人的確是個好人。”

“他知道,在這個世界上沒有力量是不行的,我不知道在以前他的世界是依靠什麼來獲得力量的。但是在我們的世界,他很不適應,他盲目的學習各種各樣的知識,他從我們身上獲得天賦,獲得力氣,然後去學習元素,學習魔法,他什麼都想知道,什麼都要吸取。最終的結果是,他其實什麼都沒有學精。他只是盲目的在追求力量,盡管他真的很勤奮。”

赫莉將水果的核吐到身邊的小籃子里。

“沒錯,這一次,他面對了危機。”

泰拉接著說道。

“龍族使用的東西,是叫光暈吧。”

泰拉對一旁地悠莉問道。悠莉點點頭。

“我問過悠莉了,這種武器威力即便是我和悠莉聯手也無法抗衡。從星界來的小行星一擊就摧毀了數百平方公里地土地,那種威力,以及在面對哪種情況時候的無力感,我也可以想象,當初我被精靈聖像封印在地獄入口處的時候我就體會過哪種感覺,那種無力感,那種迷茫感。”

“所以。他在害怕。我們不知道他是如何從哪種情況之下逃出來的,盡管伊莉丹看到了。但是她什麼都不說,她在為我們的主人保密。而他本人則封鎖了以一切和我們之間的聯系,把自己扔到了一個無人問津的地方。他應該是在思考,他在思考出路。”

“從本質上來說,我們地主人其實很弱小。如果真的和我們在做地單打獨斗的話,他打不過我。打不過赫莉,打不過變身之後的伊莉丹。他在擔心。那種純粹的大男子主義的面子問題在作樂,一種毫無意義的自我否定。簡單來說。我們地主人就是一大傻子。”

泰拉說。

“你才是大傻子!”

王維的從泰拉地背後走了過來。

“敢說我打不過你?!”

王維一把捏住泰拉的臉,就像是泰拉經常對赫莉做地那樣。將泰拉地臉用力向兩邊拉去。

“投降,投降,疼!”

泰拉趕緊投降。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王維得意地說道,然後擠開泰拉和赫莉兩個人之間的空隙,一屁股坐了下去。

“你們說對了,剛才我就下來了,你們說的我都聽的清清楚楚,其實你們說的一點錯都沒有,我害怕了。”

王維抓起一塊被切開的香瓜咬了一口。

“不但是害怕,而且還是嚇壞了。我怕死,我從來沒有視死如歸的覺悟,我總會在戰斗之前做好一切逃跑的准備,但是當我發現那個時候我的一切准備都沒有用的時候,我嚇壞了。我當時意識到了我可能會突然死在這里,我不喜歡這種感覺。我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請求了別人的幫助。”

王維很郁悶的幾口將香瓜吞進肚子里。

“那個家伙叫高森,是以前跟我媽的。”

王維說。

“高森!”

別人沒有反映,赫莉一下子站了起來。

“認識?”

王維奇怪的看著他。

“豈止是認識!”

赫莉咬牙切齒的說道。

“他曾經把我!把我!”

赫莉的一張小臉一瞬間變的通紅,支支唔唔的說不出來。


“不會吧?他還做過那麼禽獸不如的事情?”

王維大驚,他立刻猜到一些東西。

“沒錯,就是禽獸不如!”

赫莉揮舞著小拳頭說道。

“他曾經把我尾巴上的毛給拔掉了好幾撮!”

赫莉大聲說道。

“哈?”

眾人同時暈厥。

“你不知道,對于赫莉來說,如果擁有她尾巴上的毛,並且還能知道她部分名字的話,任何人都能召喚她。”

泰拉解釋道。

“哦,這樣。”

王維恍然大悟。

“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是那個家伙的召喚,我根本不能拒絕!”

赫莉雙眼之中滿是委屈。

“他實在是太強大了。當年,星火陛下征戰四方的時候,

半領土都是那個家伙打下來的,除了戰斗,他什麼都且還對你媽非常忠心,而且到了那種愚忠的地步!”

赫莉義憤填膺的說。

“有好幾次,他把我召喚去僅僅只是因為你媽的一件首飾不知道掉到什麼地方去了,他竟然說要用我的鼻子來找!”

赫莉一把摟著王維的胳膊,皺著可愛的小鼻子。

“結果那一次我滿腦子都是你媽的味道,盡管那是一種淡淡的花香,但是依舊嚇得我整整一個月都沒敢睡覺!”

赫莉晃蕩著王維的胳膊說。

“額,回頭我批評他!”

王維嚴肅的說道。能讓地獄三頭狼赫勒西斯托來當尋物犬的,估計多元位面的也只有這麼一個家伙了。

“我對高森的認識就是這樣就建立起來的。一直到後來,我踩真正意識到了什麼是強大。在某一天,一個深淵領主被打的半死逃到了地獄之中來,一些地獄領主試圖干掉那個深淵領主,以獲得他的力量,但是那個半死的深淵領主硬是干掉了那些地獄領主,並且最終在地獄之總獲得了一大片領地。一直到後來,我們才知道,那個幾乎被打的看不出形狀的領主竟然就是赫赫有名的迪魔高根,而把他變成這樣的人,就是高森。而原因很簡單,僅僅只是因為您母親不喜歡長著觸手的而已。”

赫莉說。

“這個,我聽說了。”

王維苦笑。

“你知道,我們天界一項和深淵以及地獄不和。”

泰拉說。

“但是我們有一個人非常尊敬,並且從來不與之為敵的,那個人就是高森,他絕對代表了純粹力量的巔峰。盡管立場不同,卻是我們泰坦最好的榜樣。其實,我倒是十分希望深淵和天界的戰爭能夠結束,這樣泰坦就能向他請教對于力量使用的技巧了。”

泰拉看來到時很崇拜高森。

“難道你還很喜歡這個高森?”

王維挑著眉毛問道。

“說實話,高森在天界女泰坦之中是很有人氣的,有很多泰坦曾經甚至計劃墮落到深淵之中去嫁給他呢。不過我就算了,我還是喜歡一般一點的人,我可不喜歡我對付不了的丈夫。不過聽說那個蠻子根本對女人沒興趣,他唯一的追求就是力量,那些泰坦可能要失望了。”


泰拉笑著說。

“不可能,他有老婆呀。”

王維奇怪的說。

“沒錯,他有老婆。”

悠莉也說。

“啊?”

泰拉和赫莉同時莫名其妙。

“他竟然已經有妻子了嗎?”

泰拉是最不可思議的一個。

“當然有啊。”

一個聲音從後面傳來,嬌小的玲玲提著一個看起來頗為龐大的籃子遠遠的飛了過來。

“能夠讓高森看上的,我估計肯定是一個身高超過三十米,而且蠻力無窮的超級女性!!”

赫莉的想法立刻引起了泰拉的共鳴。

“那是不可能的啦!”

玲玲笑了起來。

“因為我就是他老婆呀。”

赫莉驚了,泰拉驚了。就連周圍一圈剛剛才知道高森是誰的人也驚了。

“這,怎麼可能!你們之間的差距,實在是!”

泰拉感覺自己有些語無倫次。

“愛情是會超越一切阻隔的。”

王維拍著泰拉的肩膀說道,當初他剛剛知道的時候和泰拉的樣子差不多。

“果然這個世界是充滿了一切可能性的,連深淵惡魔頭目都能和相位精靈走在一起,這個世界上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發生的呢?”

赫莉以于她形象不符的老氣橫秋說道。

“我已經決定了,在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我認為我應該徹底的向一些人尋求一些答案,我需要變的更強。果然,男人最重要的,還是腎啊。”

王維說。

眾女愕然。

“他在說什麼?”

沒有人知道那句話的意思,除了露娜滿臉通紅之外。

“總之,這次的野餐可以開始了,艾薩克不是一天建成的,我的道路還有很長一段要走,填飽肚子才是最重要的問題。”

王維打著哈哈說。

“對了?伊莉丹呢?”

露娜提醒道。

“啊,她還在上面!”

王維笑著說。

“本來她給給我找來很多書,說是要給我讀,結果她自己看入迷了,連我走都沒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