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二十七章 奧格的威脅

森說完這句話,直接遠遠將那條巨龍扔了出去,巨龍在他面前就好像沒有重量一般。

“呼,總算還活著。”

看到狼狽逃走的巨龍們,王維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我很好奇,如果我真的沒有來的趕來,你打算怎麼做?”

高森問道。

“當然是等死!”

王維毫不猶豫的說道。

“放屁。”

高森堅決不信。

“不信拉倒。”

王維說。

“這一場,你可害死不少人。”

高森看著周圍一望無盡的焦土,濃烈的熱風將席卷著灰塵到處翻滾。

“你說的這句話非常不負責,他們是龍族弄死的,和我有什麼關系?”

王維相當無辜。

“不管怎麼說,你在冥界可是非常有名氣。”

高森說。

“我在冥界還有名氣?”

王維奇怪的問道,他還沒死過,對冥界毫無概念。

“你當然很有名氣,你來到這個世界才幾年?可是死在你手中的人有多少了?”

高森哈哈大笑。

“任何生物死後的靈魂都會對一些人或者事物有很大的記憶,這些記憶會一直帶到冥界去。而冥界也總有人對他們的記憶很感興趣。但是自從你出現之後,冥界突然湧入了大量的靈魂,他們的記憶之中無一例外,最強烈的那個人就是你。我敢打賭。今天凡是死在這里地靈魂也都是這樣。”

高森說的很像是真地,王維似乎也相信了。

“那好吧。就算是這樣,那麼我想知道,那些冥界領主對我的印象如何?”

王維突然問道。

“印象不錯。”

高森說。

“你知道,冥界是幾乎所有生物的歸宿,那里總是會有很多死去的靈魂或者尸體什麼的。但是任何靈魂都不如人類的靈魂,對于冥界的那些家伙們來說,人類地靈魂就是他們賴以生存的生命源泉。當然。這很惡心,不過生物規律就是這樣。在所有地人之中。大死神艾格對你是最有興趣的。等到你位階更高一些的時候,你倒是可以去那里看看他。”

“你和那些死亡領主很熟?”

王維聽他說的這麼輕車熟路,似乎很熟悉里面的那些東西。

“當然很熟,深淵惡魔每年都有不計其數的戰士死亡,但是有有一些女皇陛下希望他們還能為深淵繼續服務,所以我就經常到冥界去要人啊。”

高森說。

“你去要人?他們給你?”

王維眼珠子瞪大了。

“當然不給。每次都要費很大地麻煩。”

高森撇著嘴說。

即便不用高森說太過,王維也能想象那些麻煩是什麼。就憑借這個老先生那火爆脾氣,哪個死神干不放人他還不把他的城堡給拆了?

“十分鍾。我地在這個位面基本就能停留這麼短。你的能力還真地需要好好鍛煉一下,你實在是太弱小了。我要離開了。女皇陛下托我對你說,你不用擔心深淵地事情,就算你擔心也幫不上什麼忙。我們現在基本已經肅清了全部上層深淵的地獄勢力。有我在,女皇陛下地安危你是可以放心的。”

高森說。

“謝謝你。”

王維長出了一口氣,說道。

“這是我應該做的。”

高森說。

王維當時就笑抽了,而高森則是在莫名其妙之中消失在了法陣之中,返回深淵。

-=-

發生在拉伯雷大平原上的事情當然一點不差的落在了幾個大公眼中,一些先期到達的艾薩克士兵也被卷入了其中。天空之中降下巨大的災厄並且將平原燒成荒土,這種事情幾位大公前所未見。而他們更擔心的,則是王維的安全。因為他們都公認一個道理。這個世界上只要引發了前所未有的騷動,那麼騷動的中心肯定是那個人。

一直到兩天之後,地面才徹底冷卻下來,整整五十萬艾薩克士兵全部進入拉伯雷,一部分和聯軍余部綻開了全面的對峙。而另外一方面,則有一部分進入災區尋找王維的下落。

而在幾天之後,艾薩克的代表突然在一次站在了遠山議會的之上,而這一次,和他們站在一起的還有托爾金,以及大多數遠山議會的成員。

“喪心病狂的雨果帝國,為了達到掩人耳目,消滅敵對勢力的結果,竟然在拉伯雷的戰場上率先動用戰略魔法!這一魔法造成聯軍部分成員傷亡,並

伯雷當地的居民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失!並且毀壞了和耕地,讓整個拉伯雷將在一次陷入即將滅亡的邊緣!針對這一點,如果雨果再不從三國撤離,艾薩克將會解開禁令,動用奧格騎士團!幫助雨果正規軍徹底肅清所有雨果軍隊!”

這一次,人們不再震驚,也不再驚訝,甚至也沒有人在做任何觀望。

所有加入遠山議會的國家必須要遵守一點,那就是護國武器絕對不能出現在戰場上,尤其是這種還沒有正式接觸的戰場上。

雨果是入侵者,是不受歡迎的國家,而艾薩克是幫助雨果政府的國家,這兩個國家之間的戰爭根本不可能會上升到需要動用這種武器的地步。

但是在數天前,那震動了整個大陸的撞擊和滿目焦土不會是假的,除了雨果的戰略級魔法,沒有任何國家能夠做到。而且在當時,也確實出現了雨果使用戰略級魔法的跡象。例如天空之中一道元素形成的光線,元素的異常擾動和集結。

這一次,幾乎沒有幾個國家站在雨果一方,一是因為雨果這種毫無人性的做法。另外的原因,則是艾薩克的聲明。

奧格騎士團,自從大帝艾薩克阿西莫夫建國之後,這只騎士團就再也沒有在這大陸之出現過。但是所有的國家都知道一點,這支騎士團是不可戰勝的,他們不知疲倦,不知痛苦,他們所過之處只有死亡。因為這只騎士團的存在,艾薩克帝國曾經被譽為最血腥的帝國。而開過大帝艾薩克阿西莫夫也聲明,不到自己國家遇到毀滅的危險之時,絕對不會動用這支騎士團。于是,奧格騎士團就這樣被封印起來。

但是現在,艾薩克以騎士團解封為要挾,要求雨果撤軍?

沒有人願意看到這樣一只騎士團出現在自己的身邊。

那不是人類能夠承擔的罪孽。

雨果皇帝坐在自己書桌前面,他很安靜。他知道自己輸了,而且輸的很徹底。三十萬軍隊在一瞬間消失在從天而將的業火之中。而肇事的人竟然還是自己!

那些龍族的混蛋已經給自己來了信息,如果雨果敢透露龍族做了這件事,那麼雨果就將承受十萬龍族戰士的怒火。

自作自受。

除了最心腹的軍務大臣,極少有人知道自己曾經秘密找到龍族,請求他們的幫助。而軍務大臣現在正坐在他的對面,茫然的看著自己,雨果的皇帝。

“告訴我,你的想法,說。”

冉阿讓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聲音說道,他的聲音很平穩,仿佛什麼都沒有發生。

“我們,應該撤軍。”

軍務大臣沉吟了一下,說道。

“我們無法抗衡那支部隊。從我們雨果的曆史記載看來,艾薩克如果真的將那支隊伍解封的話,那麼也許我們將沒有任何一支隊伍能夠站在他們面前。艾薩克征戰時期滅亡了無數個國家,那是真正徹底的滅亡,帝國境內甚至連一個活著的動物都沒有。我們的戰士現在士氣處在最低點,一旦奧格騎士團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那麼我們也許真的會成為世界的罪人。”

軍務大臣一邊說著,一邊看著皇帝的表情。

“是啊,我是罪人。”

皇帝含糊不清的說。

“我親手讓幾十萬小伙子們變成了那個怪物的糧食,親手斷送了雨果的未來!而現在,我還要背上罵名!無論是國外,還是國內,沒有人能夠理解我。我也不能對他們說。”

皇帝突然感覺自己老了,他緩緩站起身來,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變的無比沉重。

“傑洛斯,你當我的軍務大臣多久了?。”

皇帝突然問道。

“三十年了,陛下。”

軍務大臣說。

“三十年,很好。”

冉阿讓點了點頭。

“陛下!臣有一個請求!”

傑洛斯突然跪了下去。

“臣希望陛下能夠將我的孩子和妻子送到莫泊桑帝國的一個叫做月光的小鎮去,那是我們的老家,並且給他們一筆錢,讓他們永遠能夠快樂的過日子!”

軍務大臣說道。

“我,答應你!”

冉阿讓沒有回頭,只是從窗口看著遠處的風景。

天,突然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