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二十一章 配置

快,蠍子們停止了爆炸攻擊,它們開始朝著士兵們射線,這些射線帶著濃濃的香氣和淡淡的酒味兒,很快就彌漫在空氣之中。一些士兵開始感覺自己頭暈眼花,同時昏昏欲睡。術士們則知道,這是蠍子的毒素射線,而且很有可能是嗜睡的毒素。于是一些術士開始慌忙使用大規模的解毒魔法進進行解毒,但是已經太遲了,那些靠近的大狗們已經找到了良機,兩片鍘刀一般的構造將那那些進入夢鄉的士兵斬殺在夢鄉之中。

隨著情況的繼續演變,戰士們好不容易提起來的勇氣和決心開始消退,各種流言出現在隊伍之中,王維從始至終都沒有露出一個臉來,但是他的惡名足以讓人聞風喪膽。

“我們現在沖擊的方向,就是那兩個精銳團駐紮的位置,按照這樣的情況看來,我們用不了多久就會抵達那里。”

王維說。

“在這之前,我似乎應該先提醒你,按照這樣的情況看來,似乎用不了多久,我們就會被至少二十萬大軍團團圍住。”

塞納說。

“沒錯,我知道,不過對于我們來說,二十萬,和二十個有區別嗎?”

王維笑著說。

“我們又不和那二十萬打,等到我們抵達,第一批士兵也應該靠岸了,所以,那些人是我老丈人和那些叔叔大爺們應該去忙的事情,我們要做的。只是這些本職工作而已。”

于是,這樣一直詭異地隊伍。完全由魔化生物組成,它們一路橫沖直撞,開辟出一條道路來,而沿途的聯軍無不聞風喪膽。

但是到了後來,那些普通聯軍似乎接到了什麼指令,他們不再做任何毫無意義地抵抗,而是直接給那些前進之中的生物讓路。而王維倒也樂享其成。就這樣大搖大擺的沖了進去。

倒不是王維真的認為那些聯軍打不過,王維知道。這些是正兒八經的正規軍。盡管一開始被打懵了,不代表他們緩過來的時候不會抗。唯一讓他們離開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那位坐鎮地指揮不想讓他們的戰士在這里丟掉他們地性命。畢竟現在出現在王維身邊的只是那些蠍子和大狗,其余的強力部隊根本就沒出來的多少,聯軍士兵如果用人數去堆的話自然沒有問題。但是那近萬只的大蠍子哪怕一只干掉一個人,對于聯軍來說都是不可接受地損失。更何況這些蠍子已經六階。它們的戰力高地驚人。

帶領這只精英團的是雨果地一位副院長,他們之前已經仔細研究過了王維地任何作戰細節。同時也制定出了詳細的作戰計劃,無論如何。他們非常有信心能夠在這里直接干掉那個男人。

當他們聽說艾薩克已經正式對這里宣戰。他們就已經知道,那個男人絕對已經頂上了他們。而且可能早就已經潛伏在附近。曾經在凡爾納發生地慘劇絕對不能在一次上演!他們嚴格告誡每一個軍隊的指揮官,只要他們看到王維的任何跡象,哪怕只是懷疑,也絕對不要和他發生正面沖突,要立刻帶領他們的部下離開,避免無謂的犧牲。

這絕對不是危言聳聽,那是無數凡爾納人血的教訓。

所以這一次聯軍的戰士們才會一看到王維招牌的蠍子海戰術才會如此慌張,事實和無數次的教育灌輸已經讓他們將王維當成了恐懼的源頭。

計算著王維前進的路線和時間,那位副院長心中緊張的幾乎讓自己渾身顫抖。盡管計劃的幾乎天衣無縫,但是在那個人面前,他仍然不敢大意,因為他知道事情的發展在這個人發生轉變。這是一個將神奇化腐朽的家伙。

每個人都在盯著那條前進的路,無數能夠進行偵查的契約生物都不斷的往返在那條路上,人們等著那個人自投羅網。

但是,就在那個人即將步入包圍圈的時候,他卻從嚴密的監視之中不見了。無論是天上,地下,還是空氣之之中,那個人徹底消失的無蹤!連同那些蠍子,那些新出現的大型生物。什麼都不見了,仿佛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這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他是來找咱們的,他絕對不會離開,這不是他的風格!”

那位副院長堅決不相信王維就此離開的可能性,不但是他,任何人都不會相信的,這個男人做事的風格非常極端,他絕對不會作出任何半途而廢的事情來。

“立刻讓所有聯軍進行自查,清點人數,

蛋肯定又在一次混入他們之中了!這是他慣用的手法

此命令一出,整個聯軍立刻一片恐慌,盡管軍官們已經盡力秘密進行,但是由于這種事情根本無法真正的保密,很快整個部隊之中關于某個血腥屠夫竟然混入其中的消息立刻傳遍了整個隊伍。

而作為這部驚悚片的主要演員,王維本人其實並沒有離開。他也真的混入了軍隊之中,但是不是別人,而是一個軍官。藝人面罩是一個好東西,能夠輕易的將王維偽裝成一個大塊頭軍官。當然,原本這樣是不行的。但是現在跟著王維一起來的可還有一個出色的演員。

原本偽裝成拉伯雷皇帝的菜店老板席卷了皇帝的大量金銀跟著王維一起跑了,並且在這個時候發揮的關鍵作用。其實原本早就已經跑了,一直跟在蠍子後面的那個是斯瑪特先生的契約生物,來自精神位面的變型怪。而王維則偷偷干掉了一個軍官和他的副官。就這樣,菜店老板偽裝成的那個軍官,而王維變成了他的大塊頭副官。菜店老板從他的契約生物那里得來的心靈感知天賦幫了他們不少忙。這位軍官明顯沒有拉伯雷皇帝的精神抵抗力高,得到的內容更多。當然,掩護起王維來酒更方便了。再一點,原本這位副官就是一個大塊頭笨蛋,以至于王維在做錯了一些事情的時候,其余的軍官竟然還認為是正常的。

得到上級清查命令,斯瑪特和王維立刻著手進行內部清理整頓,同時將王維已經混入其中的消息不經意的透露出去。

在謠言上賺了大便宜的某人愛上了這種不需要一點體力,也不需要動腦子就能實現的攻擊手段。謠言的傳播速度總是驚人的,聯軍之間人心惶惶,生怕自己再一次變成那八萬凡爾納軍人之中的一員。原本親密的戰友現在都用懷疑的眼神相互試探,能夠將生命加以托付的朋友現在也值得懷疑。

這就是某人要的效果!

一切似乎在一次變的迷茫起來,而就在這個時候,從某下級軍官那里傳來消息,他們似乎發現了某人很可疑,盡管他自稱是從雨果來的,但是他的口音明顯帶有艾薩克的風格,不但如此,他還聽不懂一些軍隊內部流傳的俚語之類的。

得到這個消息,精英團的人們先是感覺到心中一驚,然後就是狂喜!

同樣是來自精英團,另外的兩個團還在朝著這個方向趕來。以兩只精英團的力量,他們有絕對自信能夠在王維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干掉他!

迅速將這一事件告知雨果皇帝,同時這位副院長要求發現問題的那位軍官以任何可能的名義將那個男人帶到他們的包圍圈之中來。他堅信,只那個男人來到他們的伏擊圈之中,那麼一切都將成為曆史,一切都將成為過去,而最重要的是,雨果從此將再也不會在意一個男人對自己國家的影響。無論是從國家上,還是他個人的感受上,皇帝都會為自己感到高興。

命令被很快執行,盡管不知道那位軍官用了什麼謊言,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個人已經在來這里的路上了。一切都按照他們計劃好的發展,一切都將開始!

一個風和日麗的清晨,廣闊的大地上矗立著數十個巨大的營帳,這些營帳中間是一個豪華的主營,上面懸掛著雨果的國旗。兩個男人出現在營地門口,守衛進行了簡單的盤問之後立刻帶著那兩個男人前往主營。整個營地一直都是十分安靜的,甚至連蟲鳴都聽不到。

打開營帳,里面空蕩蕩的,只有一個老人坐在最正面的椅子上,看著兩個男人進入營帳之中,他從椅子上站起身來,猛的一揮手,整個營帳突然被莫名吹起的狂風卷起,龐大能量將周圍的一切都給攪的粉碎,卻將中間的兩個人牢牢的壓在原地。一個帶著刺眼光芒的法陣緩緩的在王維腳下升起,逐漸蔓延到整個營地一般大小,同時周圍的每一個營地都猛然爆開,路出里面一台台龐大的機關傀儡。那些機關傀儡的頭部都是一枚碩大的水晶,而在他的周圍是一群法師正在不斷朝著那機關傀儡充能。

“我們又見面了,凱恩先生。”

副院長一臉平和微笑的對那位押送的軍官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