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冥河擺渡者 第十七章 走狗

恩!

凱恩!

當這個名字剛剛一出現在拉伯雷皇帝的耳朵里之時他並沒有反應過來這個單詞代表什麼含義,但是當他看到身邊兩個皇帝驚恐的表情之後,他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愚鈍。

凱恩!屠夫!劊子手!這是他名字後面永遠帶著的裝飾,另外諸如屠龍者航母所有者之類響亮的名聲更是讓他知道,這個男人帶來的禮物只有一樣東西!那就是死亡!拉伯雷國王計算著自己如果全力逃走會有多少幾率,暗門距離他不遠,但是在這個男人面前,自己真的有機會沖到那里去嗎?

王維沒有理會拉伯雷國王的表情轉變,而是徑直將托盤上面蒙著的布打開,露出了整個會龍江流域的模擬沙盤。上面用標簽標注著整個流域未來規劃,開發方式,前景等等。而在沙盤的最上面,用一行艾薩克文字寫著‘灰龍江流域經濟特區開發藍圖’。

“這,這算什麼?”

拉伯雷國王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聲音不受控制的哆嗦起來,盡管他勉強支持,但是他的身體似乎也隨著抖動起來。相比較之下,兩側的兩位國王盡管很緊張,但是卻比自己要震驚的多。

“這什麼都不算,這是禮物,一份我給你們三位皇帝陛下的禮物。”

王維彬彬有禮的說,一如一個真正的說客一般。

“灰龍江發源于灰龍山脈,中途無數大河小河最終彙聚成為一條龐大的大江,而這條大江則是艾薩克和諸位三國的共同邊境。一直以來,我們幾個國家都在這條邊境線上進行著毫無意義的各種摩擦活動。但是要知道,這些摩擦給艾薩克造成的損失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對于你們來說,辛苦的積累就會因為這一次次的摩擦而最終沉沒在這灰龍江之中。這一點,你們的心里比我更清楚。”

王維看著每個皇帝地眼睛說道。

“但是為什麼我們不回過頭來想一想。如果我們能夠合作起來,將這條江變成一個大型的水運集散地,利用就在你們身邊的水資源優勢。《泛大洋資源開發合作交流組織》將會盡力開發這里的每一寸土地,讓土地物盡其用,人們除了種地之外還能有別的營生,讓國家飛速發展。”

王維的話非常具有煽動性,帕斯卡和莫里哀的國王已經有了要動心的意思。

“哼,說的容易,難道你想讓我們被艾薩克控制嗎?”

拉伯雷皇帝高聲說,他看到門外有衛兵經過。他試圖引起經過這里的衛兵地注意,但是那些衛兵看了看房間之中的情況之後,竟然露出了一個笑容,然後就過去了!

“控制?”

王維並不在意對方的小心思,笑了笑說。

“難道你們現在不是被別人控制著?雨果可給過你們什麼好處嗎?同樣作為糧食出口國,我們艾薩克的糧食運往國外的原糧價格是二十金幣一噸,你們賣給雨果帝國是多少?”

王維從戒指里面拿出兩個笑口袋。同時倒在桌子上。

“三金幣!”

王維倒出來的是糧食,而且是沒有經過細加工的糧食,看上起沒有什麼不同。

“這里一包是我們地出口糧食。一包是你們的出口糧食,沒有什麼不同,相反,土地肥沃程度較高的你們糧食還更好。但是他們就給你們這麼點錢。連十分之一都不到!著就是雨果給你們地?著就是你們想要的?同樣是種地,你們是要三個金幣還是二十金幣?”

王維問的話根本不需要思考。肯定是二十個金幣。

但是話雖然說的容易,長久以來雨果哈凡爾納兩個不糧食出產小國一直都是依靠地這三國的糧食才能過活。政治上地依附關系讓三國根本沒有辦法自己定價。而前來采購的雨果商人也越來越蠻橫。價格也越來越低,最終導致這里這種在國際上嚴重不平衡地價格劣勢。

“這是我們國家自己地事情。和閣下無關!”

拉伯雷皇帝壯起膽子喊道。

“當然和我有關,要知道,我可是一個好人啊。我最看不下去的就是這種恃強凌弱地情況,所以我才來給你們帶來這樣一份禮物。要知道,這樣的機會不是總有的。”

王維的話還沒說完,拉伯雷的皇帝突然站了起來,阻止了王維的話。

“我們不想聽您的謊言,雨果的價格對于我們來說是合適的,而且這也只是我們國家的內部問題,請您回去,告訴你們的皇帝,讓她放棄在這里插足的想法

一定會保護我們的領土不受侵犯!”

拉伯雷國王高聲喊道。

“我想您還沒搞明白一個問題。”

王維坐在那里靜靜等對方喊完踩開口。

“這是一份禮物。”

王維站起來,看著對方的眼睛。

“一份能夠讓你還能活下去的禮物。”

空氣之中的壓力越來越沉重,拉伯雷國王感覺自己似乎被什麼東西纏住了,他試圖轉身逃走但是他知道自己根本沒有機會。

“哈哈哈,凱恩,愚蠢的艾薩克人,的計劃不會實現的,你,還有你的皇帝,還有你們這兩個蠢貨,你們都會在雨果的鐵蹄之下變成尸體!尸體!”

拉伯雷國王高聲用滿是山地口音的話叫罵著,然後突然從自己的戒指之中拿出一卷東西,然後猛的一拉,同時得意的看著王維,但是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當他低頭看的時候,他的手腕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鋒利的武器給削掉,而掉在地上的兩只手依然保持著拉開卷軸的動作!

“你!你!”

拉伯雷國王終于驚恐的坐在那里,失去手腕的胳膊不斷向外噴湧著滾燙的鮮血,但是失去手臂的他根本無發自己止血,而且最恐怖的是,他們根本無法感覺到疼痛!

“你看,我說過他是雨果來的白癡,你們還不信,現在信了吧。”

王維攤了攤手,很無辜的說道。

被揮舞的拉伯雷國王濺了一身血的兩位國王面色鐵青,讓他們憤怒的不是王維當著他們的面殺人,而是雨果竟然真的以直接控制一個國家的方式來控制他們整個三國!一直以來,拉伯雷都是作為三國之中的領頭者,現在看來他主張的親雨果政策並不是突發奇想,竟然是早有預謀!

“你們!”

拉伯雷國王用力掙紮著,他不敢相信原來那個男人竟然早就已經接觸過了另外兩個國王,而更不敢相信的是,那兩位國王竟然沒告訴自己!而最令他心驚的是,那兩位國王很顯然知道那個男人今天要出現在這里!

“不!你不能殺我,我是這個國家的皇帝,如果我突然死亡雨果會立刻知道,他們不會讓你安心的!”

拉伯雷皇帝還在試圖用雨果來威脅王維。

“那真是太遺憾了。”

王維笑著是說。

“幸好我早有准備,我認識一個有點特別本事的菜店老板,他想當皇帝很久了。”

憤怒,驚恐,外加失血過多,那位國王幾乎在王維的話音剛落就翻白眼了。王維來到他跟前,看著他手中的卷軸,然後猛然一拉,結果什麼都沒有發生。

“可惜了這塊地毯。”

王維搖了搖頭是哦。

“狗就是狗,給你一塊骨頭還是用石頭刻的。”

王維將那份假冒的九階傳送卷軸扔在死不瞑目的皇帝臉上,擋住了那張已經逐漸扭曲的臉。

“現在,我們來談談正事兒把。”

王維對剩下的兩個皇帝說。

當王維心滿意足的換上衛兵的衣服跟隨一隊衛兵出城之後,另外兩個國家的皇帝也秘密的離開了拉伯雷,他們的懷里揣著王維送給他們的文書,那是王維的保證,那是國家未來的希望。至少兩位皇帝從這文書之中看到了國家發展的希望,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對未來感到的渺茫。

-=-

這一切發生的都很快,當王維處理完這邊一切事物的時候,聯軍正在很郁悶的撤出三國。然而就在聯軍的最後一只小隊離開國境的同時,艾薩克的邊境之上竟然在一次熱鬧起來,而這一次,整整集結了五十萬的軍隊!

這一次整個大陸所有的眼睛度看向了這里,事情的發展已經超出了人們的預料之外,艾薩克的舉動似乎正向著每個人表明,他們竟然真的在醞釀著什麼。

發現了這個舉動的聯軍立刻像發現了財寶的海盜一般在一次浩浩蕩蕩的沖了回來,甚至都沒來得及經過遠山議會的批准,而這一次托爾金帝國卻沒有再一次推出別的什麼看法。在外界看來,托爾金帝國是艾薩克帝國的鐵杆盟友,既然這一次連托爾金帝國都沒有對這件事作出任何反駁,那豈不是說明艾薩克真的試圖進行入侵?